老公我好爱你的,紫苏静静的躺在床上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bbin澳门新蒲京 >

  南柯华出差两天了,茜宁馨菲一个人呆在家里,更新完今天小说的内容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啊,好累!”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之后,打开电视剧开始看了起来。剧情很狗血,但是好在里面帅哥美女云集,令很多年轻人追捧。

  一大早,刘晨刚起床,正准备穿衣洗漱,电话铃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来显,竟然是老婆。他皱着眉接起来,不耐烦地问:“又怎么了?”
  “小雨生病了,你快回来一趟。”老婆带着哭音的声音让他特别心烦。
  “别拿孩子等借口,我是不会回去的,除非你肯在离婚书上签字。”刘晨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眼皮突然开始不停地跳,跳得他心烦意乱。
  他和他老婆闹离婚已经整整一年了,这一年里他像是生活在地狱中一般,老婆有事没事都会打电话来骚扰他,其实都是借口,不过是想见他,想要他回去。他不想回去,家已经再也不是他向往的堡垒,而是个让他恶心的地方,他亲眼看见老婆和别的男人滚在他的床上,从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回过家一趟,哪怕在她在电话里哭到晕倒。
  刘晨并不是个心狠的男人,可他毕竟是个男人,怎么会不介意这样的事,怎么能忍受下去,继续和老婆一起生活,他铁了心想要离婚,只是老婆迟迟不肯签字。
  匆匆穿好衣服,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刚想吃早餐,手机响了,又是老婆,他干脆挂掉,即使是这样,还是影响了他的心情,胃口全无,再也提不起来吃的欲望。胸腔里就像被塞进了一块千斤巨石,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他失神地望着窗外,初升的太阳被雾霾遮去了面孔,只露出淡黄的一个晕。这个晕看久就像一张脸,一张在男人身下极度欢悦变形的脸,就像她老婆。他突然抡起拳头打在晕上,只听玻璃咔嚓一声碎掉,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血从他的手指一滴滴滴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此时门铃突然响了,惊得他浑身一震,快步走到门口问大声问:“谁?”
  “爸爸!是我……小雨。”儿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的鼻子突然酸酸的,儿子、他的儿子,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开门,拥抱自己的儿子,可是他想要打开门的手,突然一顿,一个三岁的孩子怎么能说来就来,除非有大人带领,他想起了老婆,想起了老婆那张阴险的脸,他的手松开了。
  “爸爸……爸爸……”儿子拍门的声音一声声响起,每一声都震撼着他的心,他突然很想哭,很想、很想。
  不久敲门声消失了,他又等了几分钟这才打开门,走廊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他有些失望地合上慢,一转身,却撞到什么,他后退一步,蓦地睁大了眼睛,惊叫道:“小雨……”
  “爸爸!我想你了。”儿子瘦小的身体,突然扑上来抱住了他的大腿。
  刘晨的鼻子一酸,蹲下来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说:“爸爸也想你。”
  “爸爸!和我回家好吗?妈妈也想你了……”儿子伸出他的小手摸着刘晨的脸,儿子的小手真冷,刘晨被摸的一激灵,推开儿子气急败坏地大吼:“是你妈妈教你这么说的吧?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他的样子像个暴怒的野兽,吓得儿子哇哇大哭。
  刘晨有些不忍,抱住儿子的瘦小身体说道:“儿子你不明白的,爸爸不想见妈妈,一辈子也不想。”
  儿子失望的低下头,突然啪一下,他的头颅竟然掉在了地上,刘晨被吓呆了,手一松儿子掉在了地上。
  “好疼……爸爸你看见我的头了吗?”儿子的声音竟然从脖子里发出,说完伸出小手四处乱摸起来。
  刘晨被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就跑,不料一脚踩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儿子的头颅,他失声尖叫,快速拿起手机打给老婆。
  手机刺耳的铃声竟在他的身后响起,他吃惊地扭过头,正好看见老婆那张恐怖的脸。“你……你怎么在这里?”他颤声问道,身体不住向后靠。
  “老公原谅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也看见了,我的情夫就是你的上司,他威胁我,如果我不和他好,他就开除你,我不想你失业,不想你痛苦,我才委屈我自己,可是老公我没想到你会发现,更没想到这成了你不回家的理由,老公求你了,回家吧!儿子想你,我也想你,我知道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做那种事,我已经把他给杀了,他再也不会威胁到我们的生活。”老婆说着从背后拿出了一颗血淋淋的头,正是她的奸夫,他的上司,可他没有一丝快感,他只感觉浑身发抖,随时都会晕倒。
  “老公……原谅我吧!”老婆艰难地挪着步子,一步步向他走来,不远处儿子的没头的身体也向他走来,他抱着她歇息地里地大叫了一声,一下子惊醒……
  原来竟是一场梦,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痛苦地抱住了头。突然手机响了,他一怔,伸手拿起电话,不小心碰了一下遥控器,电视被打开了,上面正演着新闻节目,他这才接起电话,老婆的声音带着哭腔响起:“老公我想你了,你回来好不好?”
  他正不耐烦地想要挂了电话,突然被一则新闻吸引。幸福小区五单元六楼三号,今早发生了一起三人惨案,初步调查女主人杀死了一名陌生男子,并砍掉儿子的头后自杀,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幸福小区五单元六楼三号那不就是他的家,死掉的女主人不正是他的老婆……刘晨手中的手机啪嗒掉在了地上,里面清晰地听见老婆带着哭音的声音传来:“老公……对不起!……老公……回家吧!”这喊声越来越凄厉,突然,手机里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他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拉到了手机里。

文/逗逗,资料/网络

  《梦中的婚礼》的乐曲缓缓响起,白色的鸽子在空中飞舞着,紫苏挽着父亲的手臂,踩在小天使为她撒下的花瓣上,款款地走向象征幸福的鲜花拱门。“从今以后,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还是贫贱,是健康还是疾病,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要支持你,爱护你,与你同甘共苦,携手共建美满家庭,一直到我离世的那一天。”王奕辰和夏紫苏的誓言在教堂中回荡,空气里流溢着的是满满的幸福的味道。
  一年后,紫苏与奕辰有了自己的女儿,但也因为在生产时难产,以后都不可能再有孩子。在奕辰的细心呵护下,紫苏渐渐忘了这些不愉快。
  随着时间的流逝,奕辰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每次紫苏问起,奕辰都说为了应酬,后来甚至经常夜不归宿。
  这天,紫苏像往常一样哄女儿睡着了。没有睡意,紫苏便端着杯咖啡来到庭院里坐坐,没有打开庭院的灯,紫苏只想静静感受这份宁静。忽然,紫苏看见奕辰的车在门前停了下来,放下咖啡,紫苏刚想去给他开门,走到一半的时候,紫苏仿佛定格在那里一般,在柔和的月光下,只见奕辰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子深情的吻着,这一刻,紫苏好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回到屋里,紫苏静静的躺在床上,一会儿功夫,奕辰回来了,他放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奕辰,5年的情感,难道你真的一点点都不在乎了吗?”紫苏的泪水打湿了枕头,这一夜,注定无眠。
  第二天,紫苏依旧为奕辰煮了早餐。好几次,紫苏都想开口问问奕辰,在他的心中紫苏到底算什么?可是,紫苏每每想到他们5年的感情和娇小的女儿,她终究问不出口。
  紫苏不知道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又到十月了。那天,女儿被外婆带出去了。风柔柔地吹着,紫苏坐在庭院呆呆的望着大门,这时门铃响了,紫苏打开大门,只见一个雍容的孕妇站在门前,紫苏永远都忘不了,她就是紫苏看见的月光下的年轻女子。紫苏的心仿佛被掏空一般。
  “你就是紫苏吧,我是白雪,我的身份,相信你并不陌生。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挺佩服你的,明知道自己的丈夫有了外遇,可你居然做到如此淡然。我怀孕了,孩子是奕辰的,而且,我和奕辰到私立医院检查过了,这一胎,是男孩!”白雪炫耀的说着。
  “白雪,是吧,我不知道你和奕辰在一起图什么,但还是恭喜你,你升级了,从年轻貌美的女子升级为单身妈妈!”紫苏温婉地说道。
  “你以为奕辰会继续和你在一起吗,告诉你,我们说好了,等我孩子一出生,他就和你离婚,正大光明和我在一起,别忘了,我还有一张王牌,而你,除了你自己所谓的5年,你还有什么资本和我争,对于奕辰,我相信儿子比你们5年贵重得多。”白雪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总之,我相信奕辰……”
  “姐姐,我错了,我不应该破坏你们的幸福,你不要生我的气,孩子一出生我就离开,如果还是不行,我可以立刻打掉孩子,只要你不要在责怪奕辰,我是真心爱他的,我不想他不开心,姐姐,你原谅我吧,原谅我吧!”紫苏还没有说完,白雪就上前拉住紫苏的手说了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紫苏还没有反应过来,白雪的手突然一松,摔倒在地上。
  紫苏赶紧过去,准备将地上的白雪扶起。
  “姐姐,你就这么恨我,非要伤害我和孩子吗,你可成想过奕辰的感受。”白雪竟在地上抽噎起来。
  “夏紫苏,你干什么?”奕辰一踏进门,就听见白雪对紫苏说的低身下气的话,接着又看见白雪摔倒的这一幕,奕辰迅速跑来将白雪扶起,细心的问有没有摔疼哪儿。
  “奕辰,你……你怎么……回来了?我没有推她,真的,她自己摔倒的。我真没有……紫苏拉着奕辰的手臂断断续续的说道。
  “走开,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这些,你当我是瞎子?你明知道我一直想要一个儿子,现在白雪好不容易怀上了,你竟然敢伤害她。我看错你了!”奕辰用力的甩开手,紫苏一不留神狠狠的摔倒在地,手被地面划破皮,流出了血。
  “奕辰,相信我,我没有……”
  “夏紫苏,你别装了,收起你的虚伪,还好我回来了,要不指不定你怎么对付白雪呢?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心肠竟是这样歹毒。我一直觉得对你有所愧疚,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实情,现在看来,都没必要了,你这种狠毒的女人,不要也罢。我们……我们离婚吧,我不想跟你这样女人过一辈子,走,雪儿,我陪你去医院检查检查,要是你和孩子有什么事,我断然饶不了她。”奕辰小心翼翼的楼着白雪的腰离开了,白雪回头冲着紫苏笑了笑。
  和白雪设计的一样,紫苏终究和奕辰离了婚,凡是财产,紫苏一分都没要,她唯一的要求便是女儿的抚养权。
  紫苏离婚的事没有瞒她的母亲,女儿睡着后,紫苏的母亲始终也不明白,两个人感情好好的,怎么说离就离了呢?
  “紫苏,你老实跟妈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否则你们怎么会离了呢?”
  紫苏靠在母亲的腿上早已经泣不成声。
  “妈,我以前那么爱他,又怎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如果女儿真有什么错,那么,女儿最大的错误就是我生的孩子是女儿,而不是儿子。妈,对不起,让您操碎了心,以前总以为爱情就是我的全部,现在我明白了,女人也应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我决定了,以后我活着不在依附爱情,明天我就去找工作。”
  “乖女儿,去吧,妈永远支持你!”紫苏的母亲轻轻抚摸紫苏的头,悄悄叹了口气。
  第二天,紫苏找了一大早上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紫苏坐在大树下的长椅上无精打采的。
  “紫苏?”突然一个陌生的男子站在紫苏面前叫出她的名字。
  “你是,你是蓝山?”紫苏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是啊,你……你还……记得我?”蓝山激动得说话也断断续续。
  和紫苏交谈后,蓝山知道了紫苏的遭遇。
  “紫苏,以前我们上大学那会都那么爱好文学,现在我自己办了一家杂志社,正准备招编辑呢,你来帮我忙,也算是做老本行,再说了,熟人,用着放心。”蓝山试探地问紫苏。
  “蓝山,我已经几年没有接触编辑了,谢谢你的关心,我怕做不了,你还是请其他人吧?”紫苏摇了摇头。
  “紫苏,我请你,那是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更相信你的实力,以前在学校社团和你搭档过,你的能力,我清楚。还是,你不想帮这个忙?”蓝山假装生气了。
  “别,蓝山,好吧,我先帮你一段时间,等你找到合适的人选,我就离开。”在蓝山的软磨硬泡之下,紫苏只好答应了蓝山的请求。
  紫苏深知自己与社会脱离了太久,因此,紫苏每天陪陪女儿后便争分夺秒的给自己充电,公交车上、地铁里、吃饭时、甚至散步,紫苏都在看书。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杂志社,紫苏的努力与实力得到大家的认可,她接手负责策划的《女人,你幸福吗?》这本杂志的销量比以前提高了18%,紫苏的名字也渐渐被杂志界知晓。
  奕辰和白雪结婚后,才知道白雪和紫苏真是天壤之别,白雪妖娆,喜欢无理取闹,紫苏温婉,善解人意。奕辰儿子是有了,可惜,这仿佛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这不,今天又和白雪大吵一架,白雪摔门而出,留下儿子由奕辰照顾。当看见杂志上的紫苏时,奕辰那颗心放佛又死灰复燃了。此时此刻,他觉得,他是爱着紫苏的。他给紫苏发了条短信:
  “紫苏,我想看看女儿,晚上8点,转角咖啡见个面吧!”
  删除短信,奕辰仿佛感受到紫苏见面时依在他怀里的那份温存。
  咖啡厅里,《好久不见》飘散在每一个角落。
  和奕辰设想的不一样,紫苏只是静静地坐到奕辰的对面。此时的紫苏就是雪山的雪莲,那么高洁,那么美丽。
  “紫苏,以前都是我的错,原谅我,好吗?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奕辰握住紫苏的手,紫苏立马将手抽了出去。
  “王奕辰,请弄清楚一件事,我只是你生命中曾经的过客,没有你的日子,我很充实,从未想过再次回到你的世界,你以为,我紫苏还会像以前一样站在原地等你,抱歉,这次让你失望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对了,以后我们没有必要再见面了。”紫苏说完潇洒地大步离开了。
  一个月后,奕辰无意间从下属那看到《错过花开,后会无期》这本书,“错过花开,后会无期。”奕辰细细咀嚼着这一句话,忽然间,奕辰才知道,他奕辰的确如愿得到一个儿子,却失去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
  奕辰和白雪的婚姻最终也没有走到尽头,如奕辰所愿,他得到了儿子,却再也没有人像紫苏那样嘘寒问暖。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奕辰总会情不自禁想起那个温婉的女子。只是,错过花开,后会无期。      

  突然,茜宁馨菲听见了细微的开门声。

1.

  她吓了一跳,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像是随时都会跳出来。她赶紧关掉灯,拿起桌子上的铁质台灯,躲在了门后面。她在黑暗中看见一个黑影摸到了床边,在床上摸索起来。她拿着手里的“武器”,慢慢的靠近那人。

我老公在拉萨,我暑假去看他。

  “咦?老婆人呢?”就在她高举着台灯,准备砸下去的瞬间,男人说了一句。茜宁馨菲赶快跑过去开了灯,南柯华也被吓了一跳。

有一次我一上出租车,我就对他说:“老公我好爱你的。”

  “老婆,你怎么还没睡?你这是要干什么?”他看见茜宁馨菲手里的台灯,疑惑的说道。

“老婆我也爱你。”我突然之间心血来潮说:“那你什么时候跟你家那个母老虎离婚,娶我?我都跟我同事说好了我要结婚了!”

图片 1

老公配合我说:“主要是她太凶了,我还在想办法,不过快了快了,再等一等哈!”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茜宁馨菲岔开话题,不着痕迹的把台灯放在了桌子上。

“我能等,但我肚子里的不能等啊……”然后司机看我们的眼神,好鄙视的感觉,顿时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奥斯卡影帝……

  “哦,我这不是想你嘛,提前完成了任务,赶回来见你。”南柯华闪烁的目光并没有引起茜宁馨菲的注意。

应该再补一句的:不行咱俩就合谋杀了她,哈哈~

  “那赶紧洗洗睡吧。”说完,茜宁馨菲朝床上走去。

图片 2

  南柯华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出来后,看见茜宁馨菲已经睡着了,把她抱过来,闻着那熟悉的体香,他紧紧的搂着她睡着了。

还有一次啊,晚上我俩脱光光躺床上准备睡觉,我俩都是像个八爪鱼一样互相搂着睡。

  半夜茜宁馨菲是被渴醒的,习惯性的摸了摸床边,发现是空的,想着老公可能是去上厕所了吧。起身来到客厅准备找点水喝。隐隐约约听到卫生间有人在说话。

突然我觉得腿有点痒,就伸手去挠,迷迷糊糊的挠了半天不管事,心想咋还是痒呢,就更使劲地挠。

  “乖,别闹,过两天我就去看你。好好休息,嗯,那件事我会跟她说的,好好照顾宝宝。。。”老公压抑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

结果我老公可能还没睡着,处于想事的阶段,幽幽的来了一句,“大姐,你挠的是我的腿”。

上一篇:让男人想逃也逃不了,有人曾为爸爸介绍过女人 下一篇:柳柳都能拿到最优惠的价格,  阿满拾到了枫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