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写好的几篇文章拿给语文老师点评,一般会在上课的前二十分钟教我们乐理知识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bbin澳门新蒲京 >

图片 1

  从部队转业后,工作、买房、娶妻生子。当作家的梦想,被锅碗瓢盆儿的碰撞声湮没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读书的习惯没有丢掉。劳累的工作之余,读书成了我解除疲惫的最好办法。读书时,忘记了尘世的劳苦,忘记了人生里的诸多不如意。那支写文字的笔,却被岁月尘封起来,一晃就是十八年。想起了汪静之在《出了中学校》中的一句话:职业是损害艺术的,我希望在一二年内能够弃去职业,专事写作。当然,汪静之是成名作家,即使丢掉职业,也不会为生计发愁。或许,我们所缺少的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很多年过去了,我的文字梦还在慢慢的做着。但万分感到羞愧的是,我的文字功底没什么长进,没有抓住文字的灵性。但我不会放弃的,会依然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着。

  现在想来,我那时是多么无知可笑呀!梦想和现实之间永远夹着两个字:沉淀。我那时缺少太多的沉淀不说,更缺少清醒认识自己的反省能力。该完成学业的时候,却想着模仿已经找到自己下一步人生路的韩寒,其结果是心比天高,却只是只井底之蛙。后来大学退学,来北京北漂多年,经历的苦痛和失去,都只是因为没有在该干什么的时候干什么,才会走了许多弯路。幸好自己还够努力,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凭着能力和坚持,现在已经有一个可以让自己衣食无忧,并且喜欢且有能力做好的工作。

  很庆幸,如今的我还能以敲击键盘来代替尘封的笔,记录诸多心事。在网上写文字,转瞬已经一年有余,大小文章写了数百篇。深切地体会到文学是一条寂寞且漫长的路。脑海中,还会时常浮现初中时的自己,坐在老家的小院里,看着夏夜里的满天星斗,闻着满园的蔬菜清香,为写一首诗而苦思冥想。母亲看着我凝重沉思的表情,会忍不住发问:你写这个有用吗?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有用!长大了可以当作家。

图片 2

  旭儿,如今觉得你比我幸福。在这个冬天,你在大连可以面朝大海,等待春暖花开。我在北京却只能面朝雾霾,等待沙尘暴来袭。这封信无关爱情,只是匆匆那年的青春与怀念。希望你若有一天再听《童话》,还能记得音乐课自始至终都望着你的那个讨人嫌的少年。

  当作家,是深植在我青春里的梦想,曾对着滑过夜空的流星许愿,曾对着如水的月色暗下决心,长大了一定要当一个作家。祈盼着有一天梦想能照进现实。初中时,特意准备了一个作文本,把写好的几篇文章拿给语文老师点评,在语文老师用红笔写下的长长的评语中,有一句话至今仍然记得:坚持是实现梦想的唯一途径!

图片 3

  后来,连你的QQ号也丢失了。

  青春是疾驰的列车,不知能把你载向何方。高三时,父亲下岗,家里的经济条件已无力支撑我继续念下去。我把目光投向了军营,乘坐青春轰鸣的列车,驶向了遥远的山东。在苦并快乐的军旅生活中,当作家的梦想依然伴随着我。每当深夜,戴上耳机,听着收音机里岚清主持的“沂蒙夜话”,柔和的语调读着一篇篇美文,像是甘冽的清泉,流淌进我的心里。终于按耐不住,提笔写了一篇短文,文字随着信寄出后,并没有抱能发表的希望。没想到,当主持人念到我的名字时,激动得眼泪差一点儿掉下了,那是我生命里发表的第一篇稿子,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正朝着作家的方向迈近。然而,随后投的几篇文章,如石沉大海,让我的希望又跌入了谷底。

和我们一起春游的Miss罗

  时间进入了2011年的冬天,那时我已经在北京工作。我忘记在哪里找到了你的QQ号码,便加为好友。简单地聊了几句后,再无联系。

  又想起了我的语文老师的那句话:坚持是实现梦想的唯一途径!每个人,都曾有过梦想,放弃梦想的原因,其实是放弃了坚持。怀着谦虚谨慎的态度,脚踏实地的走下去,不要急功近利。我以我笔写我心,“但行心事,莫问前程”。体会漫长的过程带来的回味,生命会更有意义。作一首诗,谨以明志:

扬起的手被周围的人群淹没

  展信佳。

  读你的文章,如听家常,温婉朴实,不掺假。关于能否入围获奖,有些是让人觉得实至名归,有些也让人觉得意料之外。这是主编决定的。

意外的这篇小文章使我成为了当时年级里的小名人。听他们说倩姐把这篇作文传给办公室的其他老师看,有老师看哭了。或许并不是我写的多好,只是我写出了我内心真实的思念,真感情打动了他们吧!

  后记

  有时,靠在老家枣树下的青石旁,捧着一本《收获》,读得忘了时间,任斜阳投下金色的霞光,母亲呼唤吃晚饭,几经催促,才意犹未尽的合上书,满脑子都是书里的故事情节。高中暑假里,租来十几本名著,感觉最快乐的时光,是沉浸在无尽的阅读中。

这是开学的第一堂语文课,也是第一个一上课就讲规矩的老师。一头大波浪的她全程冷漠脸的给我们讲着她上课的风格以及规矩,那阵仗吓得我们那帮毛头小子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只一味点着头。虽对着这个陌生的老师有点害怕,但我还是记住了她下课前说的一句话,

  旭儿:

  喜欢短文网的原因,是编辑不参与写作,有一定的公平性。不喜欢自写自评的网站。引来很多人捧臭脚。

成悦阁与竹桃苑联合的征文ⅠⅠ我的写作情缘

  最后让我告诉你,中考结束那天,你走出校门的时候,我在背后望着你,莫名地叹了一口气。刚升入高中的那个国庆节假期,我提前两天先离开学校。那天,在市区里你所就读的高中附近的餐馆,我看着你的侧影从我眼前掠过。第三次是你刚上高三那年的秋天,我去了你们学校专门在郊区为高三学生准备的封底寄读分校,我骗过门卫进了学校,偷瞄到你,可你却不知道我正站在窗外。第四次是紧接着的春节,在初中学校附近的马路上,我望着你往公交车站走去的背影,只是笑了笑,却连上前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那一年,我的诺基亚5300也丢了,给你发过一次短信后,你的手机号便再也没有留存在我的手机里了。

  如果说梦想是盛开在枝头的花朵,那么属于我的花朵早已被岁月凋零,拾起飘落的花瓣,小心翼翼的珍藏,用以作为生命中青春的纪念。

转角处

  三年的初中生涯,除了看一堆没有用的“闲书”外,没有一门能拿得出手的成绩。于是,结局在故事的开头便已注定。你如愿以偿地考入市重点高中,三年后又考入大连的一所重点院校,而我却只是在外地高中百无聊赖地念了一阵子,后来因为胃肠炎又回初中附近的普通高中就读,且是降级一年。当然,与初中相比,高中毕竟是长大了,不能只是糊里糊涂地“混”日子了。于是,除了看“闲书”以外,我便多了一项“专业技能”——写一些不痛不痒的文字,然后不断地去买各种文学期刊,开始试着投稿,梦想着只要发几篇文章,再出一本书,没准我就是下一个韩寒,就可以走到你面前说:你看,虽然我不像你初中喜欢的那个同桌一样,物理学得那么好,可我是个作家啊!

  就在一年前,偶尔在电脑上浏览网页,发现了短文网。一时技痒,投了一篇短文,从此一发不可收。短文网成了我最好的练笔平台,承蒙抬爱,有几篇征文获奖。又一次看到了漫漫长夜的曙光,脚步却变得踏实了许多。前不久,往一家刊物投稿,编辑让写个人简介,我理直气壮的把自己说成是网络作家。编辑回复,只能两篇里取一篇,我征求编辑意见,能不能把另一篇发到下期。编辑很不客气地说:一千多会员,水平都差不多,不可能单发你一人的文字。听后,不禁沉思,网络写手多如牛毛,还是要做好长期走下去的准备。

饭堂里

  因为《美文》最重要的读者对象是中学生,这样想来,我最少陪伴了四届毕业生走过中学时代。这篇《十年后的童话》里的每个字,都是我十年来内心最柔软的爱与痛,现在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只是想很用心地最后和你们一起重温一次没有遗憾的青春。

“杏花村。”这答案当然是没经过脑子就脱口而出的,当时教室笑翻了天。

  感谢时间让我们学会如何成长,如何释怀,如何正确表达所思所感。以此篇文章正式结束为《美文》写稿整整五年的创作历程,写每一篇文章时的境遇和心态,现在都历历在目。这是一次非常奇妙和感动的旅程,感谢《美文》的工作人员和所有读者,把机会留给更多能用文字感动这个世界的年轻人吧!只要努力,我们终将找到自己梦想与爱。

在我眼里,文字是小精灵,灵性、活泼。要想写出好的文章,光有灵感是不够的,还得掌握文字的灵性。

  祝你幸福永远。

有时她也会让我们写诗,还鼓励我们写爱情诗歌,写出我们认为爱情的样子。我的第一首情诗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感谢《美文》的责编。不会忘记那年冬天我们在西安初识,一起在编辑部附近吃饭聊天。那时,我是个乳臭未干的莽撞小屁孩儿,你是一个毕业刚工作几年的文雅女生。而现在,我已是告别青春的奔三男,你也已是幸福的人妻人母。

无心错过

图片 4

最喜欢的部分大概是,下课期间,她走进教室在黑板上抄写一些诗歌,或是一些经典的句子。

  与你相比,我一直觉得自己特卑微,浑身都是糟点。用湖南卫视比较火的真人秀节目《一年级》来做对比,你如果是安琪儿,我就是马浩轩,我们中间隔着千万个如你一般优秀懂事的像陈思成一样的阳光暖男。

那时QQ特别流行,在流行下我加了Miss罗的QQ,但我不敢和她聊天,怕她认为我不务正业,所以她成了我好友列表里一个特殊的存在。

  去年,家人在老家的市区买了新房。搬家时,收拾我儿时住的房子时,在书架上找到两封信,那是我们高一的时候唯一通过的两封信。我将它们小心地夹在一本非常喜欢的书里,那是2009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海子诗全集》,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位北大诗人西川编撰的,应该是迄今收藏海子诗歌最全的书。

图片 5

  你自小父母离异,懂事地跟着奶奶长大。你特别好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班长。你学习成绩优异,对于不太擅长的物理,每次拿到不太理想的成绩后,你都会找同桌——如陈思成一般懂事稳重的男生请教补习。与你比之的我确是很多人眼中的讨厌鬼,少年时性格不和群、总是很自我、不懂得礼貌地与人交流,学习成绩更是一塌糊涂,就连打架也只有挨揍的份儿。

初中——倩姐气场全开,自由洒脱

  前言

当时听着很费解,但后来慢慢就懂了。

  就从2005年的一首流行歌曲开始说起吧,那首歌是光良的《童话》。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专门上网查了一下资料,这首歌发行的时间是2005年1月21日。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应该是上初二。记忆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音乐课上。音乐教室在二楼,里面有音乐老师的钢琴和一台连有DVD的电视。那时候,对于我们所在的三线城市郊区的学校来说,这样的一间教室无疑就是人间天堂。音乐老师对我们很好,一般会在上课的前二十分钟教我们乐理知识,后二十分钟,老师会用DVD播放最近流行歌曲的光碟。我记得播完《童话》后,好多女生眼睛都通红通红的。我还记得你当时很爷们儿地笑着说,隔壁班的一个女生听完这首歌曲的MV后,哭得一塌糊涂。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你的眸子里也有泪光闪动。

“我的课不允许迟到,作业必须交。”

  不再像少年时那般,总是以梦想之名去撒野,如今更喜欢冷静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该做的是什么。我现在在做一份与文字相关的工作,白天是一家出版公司的编辑,去为别人出书实现梦想,晚上则窝在卧室,一杯咖啡伴我继续写着不痛不痒的文字,成不了什么畅销书作家,但稿费有余亦可当闲钱,还有一些热心读者访问我的微博并且留言说:这些年,我写过的短篇伴着他们走过了迷茫的青春岁月,想来已觉幸福至极。

(具体答案是什么,你们可以猜猜。)

  自2011年在《美文》1月刊发表第一篇文章《我在流光里枕着你的声音》,到你们看到这篇文章为止,五年内,我共在《美文》登刊18次,发表文章20篇,皆为少年回忆类短篇故事。目前应该是《美文》近五年来发表文章最多的作者。虽然责编一直没答应给我开专栏,但也与专栏无异。还有请相信作者与责编都是认真负责的态度,我保证在《美文》发表的每篇作品皆为用心之作。

高中——小林天真烂漫,热血满满

  旭儿,你可知道,当我提笔写下上边五个字的时候,内心就像翻倒的五味瓶,不知道是何种滋味。原谅我又用多年前这般矫情的心情起笔,只因我只是简单地怀念起你,怀念那种曾几何时懵懂的情愫。它搅得我的心慌乱不已,连想对你表达的情感也没有逻辑可言。

相处了一学期下来,她渐渐在周记中发现了我的小秘密——我喜欢写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于是每次周记发下来除了很用心的批语外,还会有满满的鼓励。就是那时开始,Miss罗的鼓励让我的文字梦扬帆起航。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