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只看见了北戎肆虐后的断壁残……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后感大全 >

  她说,到时,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就当是最后的情书。
父亲的葬礼上,她的出现颇为意外,只为,所有亲朋好友中,竟无人识得她的身份。
七十岁许的妇人,着手织的黑色毛衣,襟上别一朵小小的白花。发已花白,梳理得整整齐齐,微胖,容貌依稀可辨年轻时的姣好。
是独自一人前来,在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入场时,她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走到沉睡在鲜花丛中的父亲身边,注视他,良久。
目光温和柔软,并无太多悲伤。
妇人靠近父亲,唇微微蠕动,说了些什么。之后,竟露出浅浅笑容,朝着魂魄已去往天堂的父亲挥挥手。
还是过去轻轻搀扶住她,虽然并不相识,但能来送父亲这一程,作为女儿,我当感激。
是在对视的刹那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那圆润的脸型,那并未在光阴中老去的秀丽眉目,那温和的眼神……
只是,我在哪里见过她?
妇人微微颔首,拍拍我的手背,问父亲走时可好。
是父亲天年,并未被疾病折磨太久,前日睡去,便未曾醒来。我简短叙述了父亲临终前的情形,甚至父亲离开时,似乎还是微笑的。
那就好。她亦似微笑,眼中却忽然涌出泪水,喃喃道,去吧去吧,重逢有期。然后,妇人松开我,并不像其他的祭奠者,依次安慰悲痛的家属,只是又转头去深深看父亲片刻后,缓缓离去。
我送她到外面,她回头说:别太难过,那是每个人的归途,也是新的开始。
我点头,她的话,我懂。只觉这老妇人,无论气质和谈吐,都是如此简洁不俗。
但是,她是谁?我始终疑惑,也想知晓她的身份,以便日后礼尚往来,于是,试探地问她如何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
她顿了一下,说她看到报纸上的讣告。
我心下一动,原来是讣告!父亲早早就同我们说,等他百年时,一定记得在晚报上发一则讣告。
最初父亲说这个话题时,身体尚好。记得当时还同他开玩笑,说他这一辈子,家人朋友包括同事,都在这个城市,有什么风吹草动,一人知便人人知,何用在报纸上发消息呢?
父亲这样答:总要在形式上和这个世界告别一下吧。
如此当了几次玩笑,后来终于发觉父亲是认真的,甚至这么多年,他每日看报,从来不曾遗漏过那个小小角落里发布过的某人离世的信息。而他,也一定要这样一个小小的形式——这要求又何尝过分?故此,父亲去世当日,哥哥便去报社发了一则讣告。
但来吊唁的人,全是口口相传得到的消息,多数人看报纸时都不会留意那则小小的讣告,她却看到了。下意识地,我想,或许父亲的讣告,是为她而发。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我记起了父亲老相册中的一张老照片。年岁太久,那照片已经泛黄,但照片中的人依旧面目清晰,是个梳短发、面容姣好、笑容甜美的年轻女子。
记得最初看到这照片时,我还是小孩子,指着她问母亲:“这是谁啊?”
母亲似是微微犹豫片刻,答:“是妈妈以前的同事。”
又问:“怎么没有见过她?”
母亲这样说:“她去了很远的地方。”
继续问:“多远?”——小孩子终归好奇。
母亲就微微叹口气:“很远,反正是,回不来的那种远。”
于是不问了,之后很多年,也果然不曾见过她,只浅浅留了一个这样的印象。之后关于她的话题再未被提起,而长大后,我亦不再好奇。后来也是闲来无事翻父亲的那本旧相册,再次看到那张照片时,闪念间觉得,母亲说的那个远方,也许是天堂吧。
但,我想错了。她尚在世间,且就在这个城市,否则,她不会看到那份只在本市发行的报纸。
可是为什么一年前母亲去世,这个她口中多年前的同事,却并未来送她最后一程?而现在,她却来送父亲,一个人,以这样的深情。
一个女人的目光,只有蓄满深情才会那样温和柔软,我亦爱过,分辨得出。
我太想知道答案,但彼时并不适合纠结于这个疑惑,在离开前,我恳请妇人留下联系方式。
她没有拒绝,说:“他已经不在了,你见我,不算违背约定。”
约定?她和父亲之间,该是怎样?
三日后,我收拾过悲伤的心情,在离家不过三公里的另一个小区,再次见到她——她不仅不远,和我们,也只是隔着穿城而过的那条河。
情由一如我的猜想,她的叙述亦简单明了。
她并非母亲的同事,而是和父亲深深相爱过的女子,只因彼此家庭的缘故,他们终究没有能够在一起。后来父亲在祖母的逼迫下娶了母亲,父亲结婚两年后,她也嫁了。出嫁前,她和父亲见了此生最后一面,约定从此以后不再相见,不去影响彼此的生活。但是,多年后,不管谁先离开,另一个人,都要去送对方最后一程——见最后一面,为来生相见、相认、相亲。她说,到时,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就当是最后的情书。
听至此,我再也忍不住泪湿衣衫——她同父亲分开时,也不过20岁的年纪,从此半个世纪、三公里的距离,咫尺天涯再无彼此的音信,约定的最后的情书,却是讣告。
那么如果真有来世,母亲,就请许父亲下一世同她走吧,不为别的,只为他们今生恪守的承诺,为他们今生最后一次相见时深情的目光,为她说的重逢有期。
为,这世上最凄美的一封情书。

  他说,到时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就当是最后的情书。
  
  母亲的葬礼上,他的出现颇感意外,因为,所有的亲朋好友中,没有一人认识他。
  他近八十多岁的老人,精神矍铄,站在这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穿一件黑色的风衣,襟上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头发花白,却齐齐整整,可以看出他当年的英俊帅气,卓尔不凡,风流倜傥。
  独自一人,在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缓缓地走到鲜花丛中的母亲身边,默默地注视她,许久,许久。
  目光慈悲柔软,满含深情,并无太多的伤感。
  老人靠近母亲,嘴唇微微蠕动,低声地说着什么,因为声音太低,别人根本无法听到什么。之后,站直身子,朝着母亲挥一挥手。过去轻轻地搀扶他,虽然并不相识,只为能来送母亲一程,作为儿子就当感激,就当磕头谢礼。
  就在对视的刹那,就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的伟岸,他的俊朗,他的卓尔不凡,他的眉宇间的慈眉善目。
  在哪里见过呢?老人微微点头,拍拍我的肩膀,问母亲走得可好?
  母亲性格内向,不拘言谈。平日里身体很好,未曾被疾病折磨过,只是前日睡去,便未曾醒来。母亲离开时,并没有痛苦的表情,脸上似乎还在微笑着。
  那就好。他也微笑,转向母亲,喃喃道,去吧去吧,后会有期。然后转身离去。
  送他到外面,他回头安慰我,不要太难过了,人终究要走这一步。
  我点头,他的话,我懂。只觉得这位老人与众不同,无论气质和谈吐,都是那么的不俗。于是,我试探着问他如何得知母亲离世的消息。
  他停顿了一下,说他看到报上的讣告。
  我心里动了一下,原来是讣告!母亲早就跟我说,等她到了那么一天,无论如何记住在报上发一则讣告。
  最初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才刚刚退休,身体硬朗。我们都以为她在开玩笑。说我们这一家子,亲朋好友都在这座城市生活,即使有个别生活在稍微远点的地方或者生活在乡下,现在是信息时代,一个电话,一封电邮,几千里路,瞬间就到,何用在报上发讣告?
  母亲说:“走个形式吧!不会费太多的钱,就算向这个世界告别一下吧!”
  如此玩笑,岂能当真,后来发现母亲是认真的,甚至这么多年来,母亲每年订报看报,每次看报,角角落落也不曾放过,尤其不放过边角发布过的某人离去的信息。而她,也一定要以这样一个小小的形式向这个世界告别。母亲的要求不高,也不过分,所以在母亲离去的当天,就去报社发了一则讣告。
  但是来吊唁的人,都是电话告知的,或者口口相传得到的消息。只有他却是看到了报上的讣告。
  也就在那一瞬间,我记起了母亲抽屉里的一张老照片,泛黄的老照片。母亲有几次闲来无事,拿着照片默默地端详,许久,许久。那是一个高挑俊朗的帅小伙,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透着智慧。
  记得当时曾经问过母亲:“这是谁啊?”母亲稍微犹豫了一下,说:“是妈妈一个远房表姑的儿子,你的表舅。”
  又问:“怎么没有见过?”
  母亲说:“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多远?”“很远很远,远得永远回不来!”于是就不再问了,之后许多年,也果然不曾见过他,只浅浅地留下了一个印象。长大后,一次闲着无事,又一次在母亲的抽屉里看到了那张照片,不再好奇,只是认为母亲说的那个远方,或许就是天上吧!
  但是我错了,他尚在人间,或许不远,否则怎么会看到那则讣告?
  可是,五年前父亲的离世,怎么没见他来送最后一程?而现在他却来送母亲,一个人,以这样的深情。
  我太想得到答案,我恳请他留下联系电话。他没有拒绝,说:“她已经不在了,你见我,不算违背当初的约定!”
  约定,他和母亲之间该有个什么样的约定,要用一生来守候。
  半个月后,我收拾起悲伤的心情,见到了这位老人,他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临县,相距不远,七八十里的路程。
  泊好了车,他已经在路边等候。在咖啡馆里坐下。情景如我的猜想,他的叙述简洁明了,寥寥数语。
  他不是母亲的远方表哥,而是母亲深深爱着的男子。只因1957年的一场运动,他的父亲被划成右派,他成了右派的儿子,外祖母死活不愿意把母亲嫁给右派,那时候,右派是人们躲避的瘟神,谁敢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右派的儿子,那就是万劫不复的火坑。
  后来外祖母做主,母亲嫁给了父亲。母亲结婚后,他去意已决。他们见面了,见了此生最后的一次面,约定今后不再相见,不去影响彼此的生活。但是,百年之后,不管谁先离去,都要在报上发一则讣告,活着的一位,要去祭奠,见最后一面,认准对方,以便到另一个世界相见,相认,相爱。他们说完这些,挥一挥手告别,她就回家了,他呢?就去了远方,一去就是半个世纪。
  母亲说,到时,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就当最后的情书。
  听到这里,泪水潸然。他和母亲分开时,也就是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从此半个世纪,天各一方。约定的最后的情书,竟然是一则小小的讣告。
  晚年的他回归故里,过着安逸幸福的退休生活,每天必看报,尤其关注边边角角的讣告,就为了当初的那个约定。
  如果有来生,父亲,请允许母亲同他走吧,不为别的,只为今生他们恪守的承诺,为他们今生最后一次相见深情的目光,为他说的后会有期。为,这世界上最凄美最无奈最令人心碎的情书。

图片 1

1、那一年,他是代课的英语老师,她是他的课代表。一节课上,他让学生找出单词里的元音字母,她第一个举手。“husband”他问,“U”她答;“wife"?“I”……在场的很多同学都没有发现,也都不知道,许多年以后他们最爱的游戏依然是她问“Mr. right”?他答“I”……

 

图片 2

2、老友相见,他们谈笑风生。他随意玩弄她的手机,一愣,“几年前的短信你居然还留着。”她抢过手机,“你没心没肺甩了我,我留着这些甜言蜜语日后调侃你还不行吗?”饭后,他自先离开。她安静地翻出短信一条条认真看,喃喃自语:“我只是需要些证据,证明即便分开,你也有过那么爱我的时候……”

图片 3

3、他离开的第二年,她问他:你还认识我吗?他回避她。第五年,他不回答她。第十七年他说:我认识。第四十六年,他说:我记得你。第五十九年,她找到他,他却只说:我不认识你。她哭着说:我认识你。她把他接回家,花尽余生,执手共老。

《一本文庙老相册,竟记录了民国无名“女神”的一生》的网文在互联网上传播甚广。知名演员姚晨在微博转发美文美图后,无数网友被民国无名“女神”超凡脱俗的气质所吸引,也对她由疑似上海千金小姐到一家国营饭店普通员工的人生转变之路充满好奇。人们都在追问,这位女子到底是谁?她的一生是如何度过的?果真一生美丽并未养育后代,直至暮年去世?

4、母亲去世早,父亲没有再娶,任劳任怨十年如一日的支撑着整个家。平时我总是开玩笑的说:爸,给我找个妈吧。那你就不用那么幸苦了。可爸总是淡淡一笑,没有再说。几年后,父亲去世,我们整理父亲遗物时,打开了父亲生前视如珍宝的信,信上四字,用笔如行云流水,笔锋苍劲有力:许你来生。

羊城晚报记者辗转多人,核实到了这位“网红女神”的身份:她叫李伟华,生于1926年,是广东中山人,后举家迁居上海。2008年她因心脏病去世,享年79岁。与其相熟的多名同事向记者回忆:李伟华一生爱美低调,会说一口流利的粤语。她跟回族丈夫育有两子一女,真诚开朗乐于助人。最后在离开人世之前,思想开放的夫妻双双立下遗嘱,将遗体捐献给医学界做研究。

5、他不想死,北戎入侵,他被征召出征,可他怕死,她在等他,所以他逃了,做了唯一的逃兵,也是唯一活下来的!到了到了他爬上最后一个山头,翻过去,就是他的家,她在等他,他期盼了很久,可他愣在了那颤抖,失声痛哭!他没看见她,只看见了北戎肆虐后的断壁残……

因相册被封“女神”

6、他和她在学车的时候认识,练习大路的时候她和他们四个男生挤在一辆车里每天过着类似于军训的日子。这天,大路考结束,女孩对他们说:“留个QQ号吧,以后也见不到了,网上联系。我大号里是同学,小号是家人,你们加我大号吧!”可是她却收到唯一一条拒绝的消息:让我加小号吧!

2月13日,一篇名为《一本文庙老相册,竟记录了民国无名“女神”的一生》的微信文章在网上热传。因文章集中展示了相册里一名清新女子各个年龄段的照片,时间跨度从民国时代一直到解放后,年龄跨度从小女孩到垂暮之年,该内容引发的网络点击量迅速超过10万。而后文章被转载至新浪微博,知名演员姚晨转发后,再次引发网民关注,并封照片中清新明媚的女子为民国无名“女神”。

7、他爱她,她也爱他,但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爱。她因为这个节日,鼓起勇气向他告白,把自己想说的话用开玩笑的方式说出来,想着,至少能拿到他的礼物也好。她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局。他竟然接受了她的告白。或许有些爱,明明就在眼前,只需要一个借口。

上一篇:花店老板说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小七每年都会在情人节到来之际请一些想要兼职的大学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