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正式定名为"西河戏",她大大方方地行了一个礼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后感大全 >

  上一次见到张清简,在大理的一个酒吧,她正在小圆圈舞台上唱歌,穿着藏蓝色的低胸碎花裙,血红的唇,化着浓浓的烟熏,眯着眼在那安静的唱着《夜来香》。

上一次见到张清简,在大理的一个酒吧,她正在小圆圈舞台上唱歌,穿着藏蓝色的低胸碎花裙,血红的唇,化着浓浓的烟熏,眯着眼在那安静的唱着《夜来香》。

图片 1

图片 2

  那南风吹来清凉

唱罢这首歌,她给台下的人行了一个礼,丁字步,一只手优雅下滑背在身后,另一只手贴在胸前,弯腰四十五度。

【楔子】

沿赣江支流――西河上溯,以星子县为基点,向鄱阳湖流域四周衍散,其水乡泽国,景色优美;其水土肥沃,鱼丰米足;其民风淳朴,意态逍遥。忙时耕云种月,春播秋扬,闲时走村串户,出将入相。人们并不担心,跨境逾县而言语不通,沿湖县域,都操着同样的鄱阳湖语系,大同小异。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样的语系習惯,成就演绎了独具地域特色的地方戏种,人称"星子大戏"。大戏者,以曲牌或板腔之结构,表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之风流雅韵也。

  那夜莺啼声细唱

酒吧里的人并不多,她下台找到一个空桌补妆,我拿着两杯威士忌走向她,她有些轻佻的瞥了我一眼,收起了口红,嘴角轻轻上扬。她没认出我。

胭脂巷的尽头有家相馆。

每于逢年过节,娶亲嫁女,升学做寿,或乔迁开张、筑路修桥,村人总喜欢请个戏班,唱上几天几夜。专业的唱,业余的唱,戏台上唱,戏台下唱,哪怕是田埂地头,也要走上几个台步、吼出几声唱腔。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板一眼,一招一式常引来村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戏班所到之处,总能受到当地百姓的热烈欢迎和积极参与。人们一旦参与,就像着了魔,一传十,十传百,迅速由一种个人行为变成一种集体行动。一村唱了,另一村接着唱,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场接着一场,从正月年初一直唱到清明前后,端午节前,秋九八月,中秋重阳,直至年冬腊月,一年四季,怕是节节要忙。八月廿八,乐王菩萨生日,也是梨园弟子的节日,前前后后,热闹非凡;寺庙法会,大戏开台;村祠祖堂,落成典礼,也要戏里戏外装扮一番。一些戏迷子们,朝也唱,暮也唱,日也唱,夜也唱,一年下来,不办上几回文臣武将,不唱上几曲西皮二黄,就像是喝酒的人未能干上几大白曲硬不过瘾,像喝茶的人没喝上几壶浓郁黄汤总不解渴。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十多年过去了,眼前的她唯一让我觉得熟悉的也只有刚刚那四十五度的行礼。

老板是个女孩,叫胖胖,平时在店里忙碌,闲了就坐在茶几旁的藤椅,像个老人家,捧着一杯茶,放一首古老的调子,最近,经常放的是河图的《第三十八年夏至》。

相传为清道光年间艺人汤大乐(今德安县高塘人,1801年生),先后在南昌的乱弹班和汉口的汉剧班唱戏,之后载誉归乡,与其兄汤大荣一起,在老家汤家坂组织汤家戏班,排演黄皮戏。后又来星子教戏,广收艺徒,建立了星子县第一个弹腔戏班,演出剧目30余出,成为远近闻名的戏曲班底。后星子艺人周自秀出任班头,戏班定名为"青阳公主星邑义和班",简称"义和班"。周自秀,星子县苏家垱人,生于1844年,"自幼聪明异常,后习伶人之业,故对于古往今来之历史,莫不知其大略,悲欣欢乐之态,尽皆形人"。

  只有那夜来香

读三年级下学期的时候,班上来了一个插班生,齐肩短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老师让她给大家做介绍的时候,她唱了一首《Rock you》,我们一个个昂着头,张大着嘴等着她入座,她大大方方地行了一个礼,昂着头从讲台穿过我们,选了后一排。

左邻右舍听得多了,问这歌唱着什么,胖胖说,民国时,有个花旦喜欢上国民党官员,说要带她去台北,结果丢下她一个人跑了。

多少年来,人们一直这样吟着唱着,跳着舞着,师徒相承,世代相传,乡风流灿,文脉流光。如果说,汤大乐是第一个将弹腔带进星子这块土壤并在此生根发芽,那么当地贤达的积极支持与农人的广泛参与是这一剧种能得以沿续和发展的基础保障。后经风历雨,又逐步流衍至德安、永修、共青、德化、都昌等地,从义和班起步至今已历时近二百年,一直延绵不绝,历九代而灿烂千阳。后来戏曲专家研究为何如此高雅艺术形式独存于此而长衍不绝?一曰星子乃陶风浸染、真儒过化之地,容易生根;一曰山川形胜之秀美、风土人情之淳厚易于接纳西皮二黄之唱腔。于是,星子大戏成了农人田地间隙的一盏浓茶,浸泡着生活中的休养生息与苦乐年华;是村人文化旅程中的一亭驿站,忠奸善恶,孝义廉耻,都在唱念坐打中一一展现,以古喻今;是艺人师授徒传,甚至乡翁村妪、市男井女内心忧乐的曲意表达。到了1982年,才正式定名为"西河戏",皆因其流衍地域为西河两岸流经之故。

图片 3

她说她叫张清简,清澈的清,简单的简。

“夭寿呀,是个负心汉!”

我的村子里原有个古戏台。听大人们讲,戏台是建在村子的中央,雕梁画栋,气宇轩昂,远近乡村的人都喜欢到这儿来看戏。同村的黄纪进老先生是远近闻名的西河戏大师傅,自幼聪慧,好习诗文,生得人高马大,仪表堂堂,至24岁时拜西河戏艺人周昭生为师,发蒙戏为《过昭关》。历三年刻苦学习,初通技艺,正式加入义和班。主演行当为文正生,兼演文净、大丑等行当。黄先生演戏台风正,音韵亮,一经登台,精神焕发,字正腔圆,方圆数百十里,皆有传颂。1930年,黄先生被推为义和班班主,其技艺日益精进。1935年抗战前夕,戏班在县城演出《梅龙镇》,先生饰演正生--"正德皇帝",时政府授于银质奖牌一块,牌上有"声色俱佳"四字。很快,黄先生便成了远近闻名的角儿。后来又将西河戏的演唱行腔和文词剧本进行改制,便于更好地学习与传唱,使西河戏又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之后,关于黄先生的事也越传越广,越传越神,说是文曲星下凡,乐王菩萨再世。

  唱罢这首歌,她给台下的人行了一个礼,丁字步,一只手优雅下滑背在身后,另一只手贴在胸前,弯腰四十五度。

张清简来到班上的第一天就给那些成天讨论着哪个头绳好看的女生来了一个下马威,有人开始猜测她是城里来的,在乡下借读,她走路的步伐特别轻盈,像被一根线拉着一样,声音清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读起课文来比老师读得还要好听。但她除了上课回答问题,都不说话。

胖胖点头,轻轻笑了,跟着歌悠悠和着。

到我这一辈,我们称之为三爷,村里人都习惯喊三先生。戏台柱子上大红对联是三先生撰写,不过认得对联的人并不多。夕阳还在西天彳亍,鸟儿还未归巢,老人小孩就搬着大小的凳子,占着最为有利的地形。来不及搬凳的人搬块石头砖块也要占上去处,不等搬来凳子,常常又让人移了地方。每逢新戏开台,村人家家户户都要请亲邀戚,呼朋引类来看戏。不管看得懂看不懂,有无兴致,看戏是引子,吃饭喝酒是大事,无论如何都要给个面子,帮着撑台,花花轿子人抬人。不等天黑,锣鼓就响,吃饭的早就没了心情,生怕耽误了戏的开场。一个说,快吃快吃,戏就要开场了。一个说,放心吃,师傅还在孝真家喝酒呢。催人的锣鼓一阵响作一阵,闹得吃饭的人心里越发紧张。囫囵吃过晚饭,赶到戏台底下,黑压压已挤满了看戏的人,下午早早搬好的凳子早已派不上用场,人挤人,人看人,一个比一个站的高,一个比一个叫的响。嘈杂声、呼喊声、嘻闹声、锣鼓声不绝于耳,马灯、汽灯甚至高高的红烛映得人脸上通红,却还是看不清戏台上人的模样。戏讯月前就发出,七乡八里,男女老幼都赶来凑热闹,很多人不止为看戏,定要一睹三先生台上风采。

  酒吧里的人并不多,她下台找到一个空桌补妆,我拿着两杯威士忌走向她,她有些轻佻的瞥了我一眼,收起了口红,嘴角轻轻上扬。她没认出我。

她像一个外来生物一样,独自霸占着教室的后一排,而大家似乎并不讨厌她,她在教室走上一圈,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城里人的气息。有男生窃窃私语:你说张清简,她放不放屁呢?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静静和衣睡去,不理朝夕……”

受三先生影响,村子里很多人都喜好上这一行当,忙时各人有各人的事务,打石制砚,担粪浇田,锄草耘禾;闲时拿腔作势,出将入相,粉墨登场。纪字辈的有纪印、纪球、纪利、纪忠,孝字辈的有孝滋、孝云、孝真、孝广,都是戏台上的好手,各有绝招绝技绝活绝唱,常引得台下掌声雷动,一浪高过一浪,欢呼声、喝彩声、口哨声此起彼伏。青衣、花旦也毫不示弱,如果说三先生领衔正生、正净,三奶奶就是名花旦角,村里的妇女婆子们都跟着一起,咿咿哑哑一天到晚唱个不完。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村人唱起戏来不分男女,个个有模有样。

  十多年过去了,眼前的她唯一让我觉得熟悉的也只有刚刚那四十五度的行礼。

但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她像一只白天鹅一样伫立在我们一群丑小鸭之中。

她也认识一个戏子,在青梅竹马的年纪。

孝滋是个戏迷。村里的戏台就是他的床台,演员在台上唱戏,他就爬在戏台边看,一连几天几夜也不愿离开,他喜欢台上演员的坐姿作派,一颦一笑,他喜欢演员的浓妆华服,顶戴花冠,更喜欢从那些演员喉咙里流出的西皮流水二黄。不知不觉,他也学起了演员的一招一式,一唱一和。一日,三先生问他,孝滋,你要想学唱戏,要先问你爸,得他同意才行。孝滋知道他爸坚决反对他唱戏,认为唱戏不是正经人干的事。孝滋曾跪在他爸面前哭着承诺,保证不唱戏,可是没过多久,就又与戏班子的人混在了一起,气得老头子吹胡子瞪眼,跑到戏班子里捉儿子。今天孝滋见问,显然有些突兀,两只大眼睛盯着师傅看,忙说,他不同意我也要唱,除非死了就差不多,他管得了我的人,管不住我的心。渐渐,他也从一个戏迷变成村里屈指可数的戏骨。孝真也是个超级戏迷,常跟在三叔后面,走村串户。三先生开门授徒,孝真忙前忙后,帮助张罗,孝真从小写的一手好字,有时帮助三先生整理剧本,有时帮助看管戏服戏箱。耳濡目染,孝真也很快成了行家里手。每一场演出下来,师傅总要插上一出两出,这时,剧务的人更要忙活。有时也蠢蠢欲动,随师傅一起客串一角,过过当角的瘾。

  读三年级下学期的时候,班上来了一个插班生,齐肩短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老师让她给大家做介绍的时候,她唱了一首《Rock you》,我们一个个昂着头,张大着嘴等着她入座,她大大方方地行了一个礼,昂着头从讲台穿过我们,选了最后一排。

那整个学期,白天鹅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是在我当组长收作业的时候,她很有礼貌的和我说了一句:谢谢。

【一】韩胖胖,瞎胖胖!

村里的戏台下早已挤满了人,只闻锣鼓响,不见有人来。有的说,开台呀,人都到齐了。有的说,我们是来看戏,不是光听锣鼓响。台下开始有些骚动,但还是不见有人来,但锣鼓更是一阵紧似一阵,千呼万唤,出来一个报台的,说:感谢众乡亲的捧场,今晚的戏马上就要开台了,请大家带好自家的老人小孩,维护好台前秩序,今晚的剧目《天水关》,师傅饰演孔明。台下掌声雷动。那人接着宣布:鸣炮。顿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祭乐王菩萨。台后的艺人们鱼贯而出,正冠华服,师傅走在前,其他人尾随其后,向台正中行三叩九拜之礼,然后转身向台下观众集体行礼,礼毕,演员们逐一退场,锣鼓、竹板、笙箫等鼓乐齐奏,一场久蓄未启的大戏就这样在千呼万唤中开场了……

  她说她叫张清简,清澈的清,简单的简。

但我们后来从大人饭后的闲谈中知道,她不是城里的孩子,她爸妈都是唱戏的。

胖胖的家乡是出了名地迷信,每逢七八月,村村都有佛事,少不了请些戏团来助兴。

可惜,村里的戏台拆得太早,不等我出生,就没了个影,再精彩的戏都赶不上。

  张清简来到班上的第一天就给那些成天讨论着哪个头绳最好看的女生来了一个下马威,有人开始猜测她是城里来的,在乡下借读,她走路的步伐特别轻盈,像被一根线拉着一样,声音清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读起课文来比老师读得还要好听。但她除了上课回答问题,都不说话。

她总是刻意避开身边人,在班上也交不到朋友,总是独来独往,一整个学期都一个人坐在后一排。

乡下地方不懂什么叫国粹,只知道是唱戏的,连请的是高甲戏还是梨园戏都分不清,小孩更不懂。那会儿,胖胖还只是个十岁的小鬼,刚刚抛弃长年挂在脸上的两串鼻涕,一听有戏看,饭没啃几口,抱着小板凳,屁颠屁颠去占位子。

解放后,义和班解散,民间艺人各谋出路,黄先生初以教戏授徒为业,后因家庭出身问题被划成地主,受批挨斗,一生颠沛,终生不止。土改后,又强令三先生迁至故里垅改造,自此三先生夫妇俩又一次开始离乡背井,异地改造。每天早起,照常走村穿巷,这次不再是收徒授艺,而是拾粪交公。就在那最疯狂的年代老伴先他而去,丧葬他乡。

  她像一个外来生物一样,独自霸占着教室的最后一排,而大家似乎并不讨厌她,她在教室走上一圈,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城里人的气息。有男生窃窃私语:你说张清简,她放不放屁呢?

暑假前的后一次班会,刚结束期末考,同学们一个个都兴奋得不得了,在教室大声叫嚣着,临放学前,班主任一脸青筋的赶到教室,大伙看到他那个样子,瞬间安静了下来,低垂着头,生怕待会点到自己的名字。我坐第一排,忍不住看了班主任几眼,他蠕动着嘴唇,一副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突然“嘭”的一声,班主任将书往讲台上一摔,朝着教师后一排的方向吼着:我教书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竟然交白卷!我们齐刷刷的望向后一排的张清简,她正直视着老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班主任让她说清楚理由,张清简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不说话。

她喜欢看皇帝,好威风,好神气!

至晚三先生才回到村中,此时已是孤身一人,满面沧桑。后来我们这些村童也常与先生一起玩耍,偶尔也讲些逸闻趣事和诗文词章给我们听,有时也开个玩笑。说:三先生,还记得哪块田曾经是你家的吗?三先生边指边说:长丘是……,话说到一半,三先生突然警醒,停止不说,怒喝道:你们几个鬼仔,又想斗我呀。一句话说的我们几个村童莫名其妙,之后才意识到,三先生太敏感了,几乎成了惊弓之鸟。可惜那时不懂,让先生空怀惊恐。其实,老先生至老没有留下任何值钱的东西,但他喜欢孩子,常用他那瘦而白净、骨而温软的大手掌抚摸我们这些村童的光葫芦头,仿佛一种温情从手心流出。此后,回忆和怀念便成了老先生余生的主题。一是和孝真一起,继续搜集整理旧时剧本剧目,二是偶赋词章直面人世沧桑,尽管心有余悸,言词隐讳,有时故作盛世太平之语,心中那份激荡与感慨又何须用言语来表达,一切都成过往,九十三年的岁月风尘、世事沧桑早已告诉后人,什么叫做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但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她像一只白天鹅一样伫立在我们一群丑小鸭之中。

那一次班会足足拖堂半个小时,班主任一遍一遍地说着: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张清简就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直到后班主任没有办法,叹了一声气,朝班上招了招手示意放学。全校就只剩我们班没有走,正是中午时分,校园显得特别空旷,远处低矮的房屋烟囱都升起了炊烟,同学们一个个提着书包,欢呼着朝校外奔去。碰巧那天轮到我锁门,我看到张清简在所有人走完后才开始收拾书包,不紧不慢的,临出门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问她:你怎么不写卷子呢?

占好位子,胖胖就坐在板凳上,安静地等开始。来看戏的人渐渐多了,她来得早,选了个不错的地方,那些抢不到的孩子把她围起来,为首是九队的孩子王韩兵,他叉着腰,喝道:“起来!”

暮年的老人心境渐趋平和。唯一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百年之后,能把老伴的残骸移来与自己合葬。"发不同青心同热,生不同衾死同穴",他把这个愿望不止一次地告诉了弟子孝真,最后还是村人凑钱送走了老先生。身后仅留下几叠厚厚的发黄泛灰的手写剧本及一套并未找回的戏服戏箱。那年清明,我邀一个熟悉情况的村友一起去看望了老人的墓地,极普通的一块墓碑上写着"黄公纪进大人夫妇合墓"几个楷体大字。

  那整个学期,白天鹅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是在我当组长收作业的时候,她很有礼貌的和我说了一句:谢谢。

她直直的望着我,我有些后悔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耳根竟有些红,她抬头看我,眼眶红红的。

“为什么?”

今年重阳节那天傍晚,我散步归来,路经庐阳市场门口,发现大群的人集聚一起,原来是蛟塘镇槎垅村戏班赴县贺重九西河戏汇演,台上的演员们咿哑不止,字正腔圆,现代化的音响设备及灯光效果如梦如幻,舞台边上两侧的屏幕均显示演员的唱词。西皮二黄的音韵与节律又一次在耳边响起,历史总是在不断向前,有时又有惊人的相似,要是先生还在,看着这一幕的话不知又有何感叹?

  但我们后来从大人饭后的闲谈中知道,她不是城里的孩子,她爸妈都是唱戏的。

我转过头当没看到,锁了门,故意放慢脚步走在她身后,一路上她都没回头,到了分叉口的时候,她突然说着:下学期见了,叶安海。

“你又看不到,凭什么占这么好的位子,浪费!”

西河戏是这块土地上长出的一段文明诗史,是一条源于古老、继往开来、承传有绪的潢潢文脉,承载着农人内心深处喜怒哀乐的委婉诉说与低回吟唱。

  她总是刻意避开身边人,在班上也交不到朋友,总是独来独往,一整个学期都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

我有些错愕,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支支吾吾的回了一声:嗯,下学期见。

其他小男孩应和着,胖胖涨红了脸:“谁说我看不到,我看得到,看得到!”

图片 4

  暑假前的最后一次班会,刚结束期末考,同学们一个个都兴奋得不得了,在教室大声叫嚣着,临放学前,班主任一脸青筋的赶到教室,大伙看到他那个样子,瞬间安静了下来,低垂着头,生怕待会点到自己的名字。我坐第一排,忍不住看了班主任几眼,他蠕动着嘴唇,一副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突然“嘭”的一声,班主任将书往讲台上一摔,朝着教师最后一排的方向吼着:我教书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竟然交白卷!我们齐刷刷的望向最后一排的张清简,她正直视着老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班主任让她说清楚理由,张清简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不说话。

蝉声一天比一天响,门口的香樟也一年比一年茂盛了,到了八月,门口那棵香樟蝉声响彻了房顶的整片天空。

她证明似的重复着,一群半大的小孩哄笑成一团,大人也只当孩子们在闹腾没理会,胖胖被围在中间,急得快哭了,韩兵推了她一下:“看戏?咱们村谁不知道你是半个瞎子,戏子穿什么衣服,化什么妆,你看得到吗?”

图片 5

  那一次班会足足拖堂半个小时,班主任一遍一遍地说着: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张清简就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直到最后班主任没有办法,叹了一声气,朝班上招了招手示意放学。全校就只剩我们班没有走,正是中午时分,校园显得特别空旷,远处低矮的房屋烟囱都升起了炊烟,同学们一个个提着书包,欢呼着朝校外奔去。碰巧那天轮到我锁门,我看到张清简在所有人走完后才开始收拾书包,不紧不慢的,临出门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问她:你怎么不写卷子呢?

那时候每年八月中旬,我都跟着大人一起去看戏,农忙结束,庄稼人个个放下裤脚,洗净衣泥,那些衣襟拂袖的戏团就浩浩汤汤地来了。

胖胖楞住,支吾着说不出话来,扑上去和他打起来,结果显而易见,她失去了好位子。胖胖搬着小板凳,跑到戏台的偏僻角落哭,她觉得她不是瞎子,可确实看不清。

  她直直的望着我,我有些后悔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耳根竟有些红,她抬头看我,眼眶红红的。

村头的道场专门空了出来给搭戏台用,四根木桩,十几块板子架起一米半高的戏台,拉上两块颜色艳丽的布,一帮粉墨登场的角儿,锣鼓一响,一唱便是三五天,我每年都兴冲冲地搬着一个小板凳,跟着父老乡亲齐排排的坐着,却总是一出戏唱了个开头就坐不住了,各处去寻着好吃的,有举着糖葫芦的大爷,有卖凉粉的婆婆,就凉粉便宜也好吃,我经常是喝完三四碗,肚子鼓鼓的,还意犹未尽地想要再添一碗,直到发现兜里没钱了才怏怏地离开。

她不知道蓝天是什么蓝,草是什么绿,别人赤橙红绿青蓝紫,在她眼里,就黑白一片。胖胖是长到五岁才发现眼睛有问题,妈妈说,把蓝紫的头巾拿给我,胖胖看了看,拿了花纹一样的。

  我转过头当没看到,锁了门,故意放慢脚步走在她身后,一路上她都没回头,到了分叉口的时候,她突然说着:下学期见了,叶安海。

其他时候喝不到凉粉,只有唱戏的时候有,我只要一听到唱戏的来了就特高兴,一度被我家人认为是小戏迷。但我一次都没认真听过那些人唱的什么,直到那天下午,张清简唱的第一首我听清楚的戏。

“蓝紫!蓝紫!”

图片 6

那天戏班唱完后一场,谢了幕,几个老戏迷在台后跟团长央求着再唱一场,团长一遍又一遍对那些人说着:天就黑了,再唱也唱不完啊,明年吧,等明年!团长执拗要走。这时候听到一个清脆的孩子声音嚷着:天黑也可以唱啊!

妈妈气坏了,拿给她看,胖胖对比了一下,不解问:“不都一样吗?”

  我有些错愕,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支支吾吾的回了一声:嗯,下学期见。

团长有些恼火,轻声吼着:要唱你自己唱去!

到医院检查,医生说了个名词,全色盲,胖胖只看得到黑白,还带着些畏光喜暗。

  蝉声一天比一天响,门口的香樟也一年比一年茂盛了,到了八月,门口那棵香樟蝉声响彻了房顶的整片天空。

于是我就看到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张清简两步当三步地跑上拆了一半的戏台,我揉了揉眼,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的确是她,只不过是扎起了马尾。

父母嘀咕着,难怪日头大了,胖胖就喊眼睛痛,又问:“怎么医?”

  那时候每年八月中旬,我都跟着大人一起去看戏,农忙结束,庄稼人个个放下裤脚,洗净衣泥,那些衣襟拂袖的戏团就浩浩汤汤地来了。

戏台后面的幕布也掀得只剩一角,那些脱了戏服的戏子穿着便装,一脸疲倦的在那收拾道具,有的闲坐在那磕瓜子,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气势汹汹的姑娘跑到舞台是想要干嘛。

“治不了,到哪儿都一样。”

  村头的道场专门空了出来给搭戏台用,四根木桩,十几块板子架起一米半高的戏台,拉上两块颜色艳丽的布,一帮粉墨登场的角儿,锣鼓一响,一唱便是三五天,我每年都兴冲冲地搬着一个小板凳,跟着父老乡亲齐排排的坐着,却总是一出戏唱了个开头就坐不住了,各处去寻着好吃的,有举着糖葫芦的大爷,有卖凉粉的婆婆,就凉粉最便宜也最好吃,我经常是喝完三四碗,肚子鼓鼓的,还意犹未尽地想要再添一碗,直到发现兜里没钱了才怏怏地离开。

天色阴沉得特别快,就那么一会儿,我都看不清张清简的脸,只看到她那瘦弱的轮廓在半个戏台上,霎时一阵:啊呀呀呀,台上台下的人都抬起了头,时间在那一瞬凝固了一样,没有锣鼓伴奏,没有花哨的身段,张清简继续唱着,她唱的是《女驸马》。

接下来的,胖胖听不懂,只记得,妈妈抱着她,说能吃能睡看得到就好了,那么多颜色,看得眼睛还花呢。花不花,胖胖不知道,只晓得那之后,村里的小孩就爱指着自己衣服问,胖胖,这是什么颜色,然后,看着一脸茫然的胖胖,异口同声地喊道:“韩胖胖,瞎胖胖!”

  其他时候喝不到凉粉,只有唱戏的时候有,我只要一听到唱戏的来了就特高兴,一度被我家人认为是小戏迷。但我一次都没认真听过那些人唱的什么,直到那天下午,张清简唱的第一首我听清楚的戏。

唱了一段哑住了,有人说着:小姑娘,不是谁都是想唱戏就能唱戏的。语气比这刚刚入秋的黄昏还要冷。

“我不是瞎子,不是瞎子……”胖胖坐在角落抹眼泪,她有些弱视,一哭就看不大清楚,模模糊糊,见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面前,居高临下地问:“你们村哪里有卖彩票的?”

  那天戏班唱完最后一场,谢了幕,几个老戏迷在台后跟团长央求着再唱一场,团长一遍又一遍对那些人说着:天就黑了,再唱也唱不完啊,明年吧,等明年!团长执拗要走。这时候听到一个清脆的孩子声音嚷着:天黑也可以唱啊!

我拍着手,大喊一声:唱得好。张清简突然跳下了台,笑着向我走来,对我说了一声:叶安海,我们走。

【二】别人浓妆艳抹,你是江南水墨

  团长有些恼火,轻声吼着:要唱你自己唱去!

张清简拉着我的胳膊跑得特别快,一直到看不到戏台了,我们才停下来,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望着她,她还在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胖胖不哭了,她认得这身衣服!

  “唱就唱!”

我们去吃冰棍吧,虽然天气有些凉,可我的确不知道说些什么。

是戏子穿在里面的中衣,站在她面前的就是个小戏子,虽然没梳头没化妆,可胖胖知道他是,她擦干眼泪,紧张地站起来:“我知道!”

  于是我就看到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张清简两步当三步地跑上拆了一半的戏台,我揉了揉眼,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的确是她,只不过是扎起了马尾。

她说好,可是我忘了我兜里的钱都花完了,后她付了钱,我们边吃着冰棍边找了个稻草墩坐了下来。她问我:“我唱戏真的好听么?”我舔着冰棍点着头。那我以后经常唱给你听,我说:嗯。

小戏子好笑地看了她一眼,递给她一块手帕:“先擦擦脸。”

  戏台后面的幕布也掀得只剩一角,那些脱了戏服的戏子穿着便装,一脸疲倦的在那收拾道具,有的闲坐在那磕瓜子,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气势汹汹的姑娘跑到舞台是想要干嘛。

我们靠着草垛望着远处的荒岸堤,太阳快要下山了,那些杂草泛着灿黄的光,有些刺眼。

“啊?”胖胖拿着手帕,目瞪口呆,还没一个男孩对她这么友善呢,她小心翼翼地擦了脸,好软,觉得自己的脸都金贵起来了,然后,对着手帕发呆,脏了,她抬头不好意思地看着小戏子,他又笑了笑:“给你吧,反正我很多。”

  天色阴沉得特别快,就那么一会儿,我都看不清张清简的脸,只看到她那瘦弱的轮廓在半个戏台上,霎时一阵:啊呀呀呀,台上台下的人都抬起了头,时间在那一瞬凝固了一样,没有锣鼓伴奏,没有花哨的身段,张清简继续唱着,她唱的是《女驸马》。

吃完冰棍后,听到有人在喊她,是张清简的爸爸,声音越来越近。她应了一声,突然又恢复到平时的冷淡,很认真的看着我说:不要跟我爸说我去看戏了。我说:好,肯定不说。她还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我。我说我们拉钩,我伸出小拇指,她没看明白,我让她伸出手,拉着她的小拇指说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妈妈说不能拿人东西,可一点都不想还回去,胖胖紧紧地抓着手帕:“我带你过去。”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

也不知是不是后一抹夕阳照在她脸上的原因,她竟有些脸红。

卖彩票的离戏台有些远,一路上,胖胖不时偷偷瞟一眼,小戏子比自己高不了多少,不过他长得真好看,脸白白的,眼睛大大的,是不是唱戏都得这么漂亮?胖胖捏捏手帕,她有好多问题,又不敢问。

  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我一路小跑着回家,边跑边哼着小调,到了家,家里人问我遇到什么事这么高兴,我笑呵呵的说着:今天的戏,唱得真好!

卖彩票的店到了,胖胖看着小戏子熟练地买了几张,心里怪怪的,好比天上的仙女原来也食人间烟火,唱戏的也会买彩票,跟其他人没啥两样。这样想着,她难免有些失落,低头看着脚,一根菠萝冰递了过来。

  人人夸我潘安貌

到了九月份开学,再见到清简,她朝为微笑,开学第一天放学,张清简走到我座位旁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去,我们两个家隔得不远,就一个岔路口的两端几百米的地方。我收拾东西,在旁边同学的一阵起哄声中和她一起走出教室。

“给!”

  原来纱帽罩婵娟

后来每天我们都一起放学回家,班上几个男生开始嚷着:叶安海要娶张清简做媳妇儿啦。开始我还会去反驳,后来就习惯他们嚷了,有些时候反而有些莫名的得意。

“啊?”

  唱了一段哑住了,有人说着:小姑娘,不是谁都是想唱戏就能唱戏的。语气比这刚刚入秋的黄昏还要冷。

后来班上的一些女生开始叽叽喳喳的小声说着:张清简有了叶安海的孩子了,我都看到他们牵手了。

“谢谢你带我过来。”

  我拍着手,大喊一声:唱得好。张清简突然跳下了台,笑着向我走来,对我说了一声:叶安海,我们走。

我没胡说,我妈告诉我的,和男孩子牵了手就会有孩子。

小戏子撕了冰棍的包装,胖胖也咬了一口,两人相视一笑,革命友情因为冰棍迅速地建立起来。

  张清简拉着我的胳膊跑得特别快,一直到看不到戏台了,我们才停下来,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望着她,她还在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要亲了嘴才会有孩子,你看电视上那些人都是亲嘴之后就有孩子了。

“你为什么要买彩票?”

  我们去吃冰棍吧,虽然天气有些凉,可我的确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知道他们说的都是假的,我以前和我奶奶讲过是不是牵了手就有孩子了,我奶奶笑得合不拢嘴。我没有去揭穿她们,从小我就有一种不愿意与人争论的性格。

“为了中一百万。”

  她说好,可是我忘了我兜里的钱都花完了,最后她付了钱,我们边吃着冰棍边找了个稻草墩坐了下来。她问我:“我唱戏真的好听么?”我舔着冰棍点着头。那我以后经常唱给你听,我说:嗯。

但我的确牵了张清简的手,那天学习委员从办公室交完作业回来,向大家宣布说:班主任找张清简和叶安海。我硬着头皮在大家的一阵哄闹中走在张清涧的后面,张清简走路喜欢把手背在身后,她和我们不一样,她的指甲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不像我们五指一伸全是泥渍。

胖胖瞪大眼睛,小戏子笑了笑:“我爸爸,天天买彩票,就想中一百万。”

  我们靠着草垛望着远处的荒岸堤,太阳快要下山了,那些杂草泛着灿黄的光,有些刺眼。

到了办公室才知道班主任找我们是为了元旦晚会的事,要从四年级中选两名主持人。她推荐我们当主持人,我点着头答应了,张清简没说话,老师就当她应允了。自从上次老师发脾气之后,她也开始写起作业,不再与老师有什么正面对峙,听说老师去她家里家访了几次,我以为是她变得顺从了,但清简跟我说说她愿意当主持人就是想为了有个机会请老师答应她让她在元旦晚会上唱戏。

一百万是个很抽象的概念,胖胖不懂,隐隐觉得跟全色盲有的治一样,是不可能的事,当然,她什么都没说,她喜欢看他笑眯眯的样子。她咧着嘴,跟着他傻笑,两人走回去,小戏子问她,刚才怎么哭了。

  吃完冰棍后,听到有人在喊她,是张清简的爸爸,声音越来越近。她应了一声,突然又恢复到平时的冷淡,很认真的看着我说:不要跟我爸说我去看戏了。我说:好,肯定不说。她还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我。我说我们拉钩,我伸出小拇指,她没看明白,我让她伸出手,拉着她的小拇指说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她想在那么多人面前唱戏,唱给她爸听。

胖胖找到倾诉对象,一股脑儿说出来,末了,又强调:“我不是瞎子!”

  也不知是不是最后一抹夕阳照在她脸上的原因,她竟有些脸红。

“全色盲?”小戏子停下来,好奇地看她,“这么说,你只能看到黑和白?”

  我一路小跑着回家,边跑边哼着小调,到了家,家里人问我遇到什么事这么高兴,我笑呵呵的说着:今天的戏,唱得真好!

胖胖点头,心里紧张极了,她好怕他和韩兵他们一样,先猎奇般地接近,再嘲笑她的缺陷,那样她会伤心死的,因为小戏子是不同的,虽然他们认识也就一根冰棍融化的时间,她小心盯着他,戒备又期盼。

  到了九月份开学,再见到清简,她朝为微笑,开学第一天放学,张清简走到我座位旁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去,我们两个家隔得不远,就一个岔路口的两端几百米的地方。我收拾东西,在旁边同学的一阵起哄声中和她一起走出教室。

万幸的是,小戏子又笑了,清冽的眸子甚至多了温度:“那你看到的肯定跟我们很不一样,就像黑白电影,呃,不对——”

  后来每天我们都一起放学回家,班上几个男生开始嚷着:叶安海要娶张清简做媳妇儿啦。开始我还会去反驳,后来就习惯他们嚷了,有些时候反而有些莫名的得意。

他顿了下,挠了挠后脑勺:“我说不出来,总之,是不一样的。”

  后来班上的一些女生开始叽叽喳喳的小声说着:张清简有了叶安海的孩子了,我都看到他们牵手了。

“不一样的?”胖胖喃喃重复,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她是不一样的,她望着小戏子,眼睛放光,“你觉得,我是不一样的?”

  胡说。

“当然不一样,”小戏子用力点头,“你想,所有人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只有你,全是黑白,就像唱戏的妆容,别人浓妆艳抹,你是江南水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