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况去机场接老妈,那哥们说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后感大全 >

  1.

二狗在九岁的时候是那么的残暴,敢于想拿砖头把别人砸死,而长大以后则越来越没这个胆子。到了现在就算是有仇人在二狗面前,法院告诉二狗杀此人可无罪,二狗也绝对下不去手。这说明什么?是说明人之初、性本恶吗?虽然二狗姓孔,是孔子的后代。但二狗不大同意老祖宗的“人之初、性本善”的看法,二狗宁愿认为,人从出生时的人性的恶的、是自私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家长及老师的教育,戾气逐渐减少,而戾气减少的程度则完全取决于受教育的环境。有很多暴戾的人正是因为没有受到更好的教育所以使其对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危害,二虎和三虎子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三虎子的暴戾程度与二虎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二狗知道三虎子干过的一件事就是“三虎子杀牛”。三虎子家在东郊、属于城乡结合部。不但有毛纺厂、啤酒厂等大型的工厂,还有一些零零散散农户。这些农户有一些还养了耕牛,但是到了80年代,农业机械化开始普及,耕牛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一些农户就开始杀自己家的耕牛。据说那年三虎子最多也只有15岁,还在上初中。他路过一家农户时看见有很多人在围观,三虎子便走上前去看热闹。原来,正是一家农户在杀自己家的老黄牛,那个农户杀牛用的刀是一把杀猪刀,这把杀猪刀又窄又长,宽度大概只有3-4cm,而长度则有近30cm。老黄牛已经被绑在了农户家院子前面的树下,但该农户的主人一个粗壮的中年男人却拿着刀却迟迟下不了手。因为,他面前的这头老黄牛还没等眼前蒙上黑布,就已经知道自己为其辛苦耕耘十几年的主人,今天是拿着刀要杀它,老黄牛默默的跪在地下,浑浊的双眼里全是泪水。围观的人无人不为之动容,这个中年男人眼眶也有点红了,他对他的老伙计下不去手。随着老黄牛泪水的涌出,围观的村民多数都劝这个中年男人不要杀这头老黄牛了,毕竟自从建村开始,还没有人宰过自己家的老黄牛,都是等老黄牛一直老死。中年男人也心软了,想去给老黄牛解开绳子。这时围观的三虎子觉得挺没劲,他是来看杀牛的,结果却什么都没看到。三虎子认识这个中年男人,他走上前去“雷锋”了一把,说:“叔,你把刀给我,我帮你杀”。中年男人看着还是个半大孩子的三虎子,半信半疑的把刀交给了三虎子。三虎子接过刀根本没废话,径直冲到了老黄牛的面前,抓起牛角,对着脖子就捅了一刀。三虎子不但当时力气小而且没杀牛的经验,这一刀没捅死老黄牛却让老黄牛痛的“哞,哞”的惨叫。三虎子脾气上来,拔出刀来又是一刀,这一刀扎到了老黄牛的动脉上,鲜血喷了三虎子一脸,老黄牛还在挣扎着,还是没死。三虎子一见血腥气更加冲动,开始对着脖子疯狂的乱捅,连捅了十几刀,把老黄牛的脖子捅成了个血马蜂窝,老黄牛,终于咽气了。满脸是血的三虎子狰狞着笑着停了下来。围观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不少人看到这惨景吓的哭了起来,还有人在不住的呕吐。而三虎子则用自己的背心擦了擦那把杀猪条刀,递给了吓得呆若木鸡的中年男人。浑身是血的三虎子扬长而去。当时围观的人缓过神来说:这孩子不是人!李四用钢管把三虎子捅了的时候,三虎子已经至少有20岁了,在东郊,二虎之所以能成为老大自然也有三虎子的功劳,这哥俩是纯粹的混世魔王,在外面和别人打,回家这哥俩也打,尽管这哥俩感情极深。在被赵红兵一伙收拾的前3、4天,三虎子还刚刚和二虎在家闲着没事打了一架,二虎居然徒手把三虎子的耳朵差点撕下来!1986年全市敢主动招惹这俩混世魔王的,恐怕也只有赵红兵这一伙了。在六中高三、班的“吉他演唱会”过去大概3、4天,伤的不怎么重的三虎子肩膀上缠着绷带来到了市区。带着大概10几个人每天在街上转,就找那天把二虎和他都收拾了的李四和费四。三虎子刀不离手,手里总提溜着那把杀猪条刀,这把刀外面用报纸包着,每天在市区晃来晃去。三虎子这群人虽然在东郊名头甚响,但是在市区他们却不认识几个人。他们只知道那天来他家的这伙人其中一个人名字叫赵红兵,还有一个在离红旗公园不远的地方开了个废品回收站。但三虎子再去小纪的废品回收站的时候,小纪的由于还在医院里住院,所以门是关着的。然后他们就开始找赵红兵。其实三虎子这人思想简单的很,谁把他伤了他找谁。他最恨的根本就不是赵红兵也不是小纪,而是那天出手伤他俩的是李四和费四。他找赵红兵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那天伤他哥俩的人到底是谁。据说三虎子也打听到了赵红兵是谁,也知道了赵红兵的家在哪里。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了赵红兵的爸爸是市委常委、市组织部部长。三虎子敢在路上截住赵红兵开战,但他肯定还想多活几天,不敢去市委常委家中找茬。再说,他要找的人主要是费四和李四。费四和二虎、李四和三虎子是两对前世的冤家,在之后的十几年里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一直到九十年代末二虎双腿残疾和三虎子横尸街头为止,现在总算是停了。而他们之所以打打停停而不是一直打是因为有赵红兵存在。如果说混世魔王三虎子在这个世界上还怕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赵红兵。那天已接近元旦,三虎子在多次来市区找费四和李四未果以后开始找赵红兵,他们十几个人提着刀漫无目的的在市区闲逛,准备抓赵红兵,由于是要找赵红兵,主要以问话为目的,所以他们没带刮刀和双管猎枪。一直到了中午这群东郊流氓饿了,当时他们正在回民区附近,看见一家清真饺子馆就走了进去,那家饺子馆规模不小,是回民区的老字号,起码有30几张桌子。赵红兵是没找到,三虎子却遇上了另一个冤家——回民区的张大噶子。据说三虎子一进门就看见了张大噶子正在饺子馆里,三虎子还挺牛逼的朝张大噶子呲牙一笑:“噶子,请你三哥喝酒!”三虎子这帮东郊流氓和张大噶子率领的回民区混混以前没少茬架,一直打到86年的夏天,大噶子这帮算是勉强服软了,摆了几桌和气酒算是停战。“呵呵,小三子,没钱喝酒了?”张大噶子不怀好意的坏笑着说“你三哥我钱多了,今天就是想让你请喝酒!”三虎子的嘴又臭又硬“小三子,今天张哥请你,坐下来喝吧!”张大噶子没想因为吃顿饭再起争端,因为过去的事儿毕竟已经过去了,无论过去再怎么打,到如今总归能勉强算是半个朋友。张大噶子那边大概有6、7个人,三虎子这边大概10几个人。坐了两桌开始吃饭。刚开始喝酒的时候气氛还不错,互相开着玩笑并且频频碰杯,但是几杯酒一下肚,这两帮混混的本色便显露了出来。三虎子先有点多了,开始大话连篇了。“噶子,这几天我来市区是来找个人,你看我这肩膀”三虎子火挺大。“听说是赵红兵他们干的?我前几天看见你们在市区转,问卫东你们干嘛呢,他说你们在找赵红兵”张大噶子说“你认识赵红兵?”三虎子问“知道有这么个人,前段时间不是把铁南的傻伟给捅了嘛”张大噶子说“他们还捅了路伟?”三虎子问“你没看现在路伟不来市区了吗?现在下巴还封着呢,赵红兵这帮够狠的”张大噶子说“其实我和我二哥倒不是赵红兵给伤的,是他们里面其它两个小子干的”三虎子说“你和你哥也真他妈的衰,在自己家门口让人家给干了”张大噶子也有点多了,口不择言。“噶子你他妈的怎么说话呢?我们是被暗算的!”看样子,三虎子那疯劲要上来“操,要么怎么说你俩衰呢!两个打两个被人打成这操行”张大噶子嘴更损“去你妈逼的,不他妈的跟你喝了,以后你他妈的说话注意点!”三虎子站起身来叫兄弟就要走。“你骂谁呢?”张大噶子绝对也不是什么善茬。“老板,今天我把这里盘子和碗都砸碎了啊!张大噶子付钱!”三虎子说完把桌子上的盘子全摔在了地上。“三虎子我操你妈!”张大噶子虽然以前和二虎、三虎子他们打服软了,但是总归是回民区混混的头目,手头硬的很。两伙人随后就混战在了一起,两张桌子掀翻了,饭店里的其它客人也吓的跑了出去。刚才还在呼着酒气、搂着脖子像是亲兄弟一样谈“知心话”的两帮人转眼就成了死对头。二狗真不知道这两伙人为不为刚才他们还是伪装得亲密无间而感到羞耻。三虎子明显喝多了,他的那把被报纸包着的条刀还没抽出来就被张大噶子夺了去,他胳膊又行动不便,被张大噶子按在地上狠狠的踢。坐在三虎子旁边的一个兄弟拔出一把枪刺就扎在了张大噶子的腿上,张大噶子倒地后剧痛之下随手拿起摆在地上的花盆砸在了三虎子的头上。这时,清真饺子馆的几个厨师拿着擀面杖和菜刀也冲出来帮三虎子。回民区里面基本都是回民,回民打架抱团、胆壮心齐。虽然张大噶子他们6、7个人本来没带刀,但是由于冲出来的厨师相助,很快取得了上风。打了大概2、3分钟后,清真饺子馆的几位老阿姨服务员终于把架拉开了。流氓毕竟也是人,有50、60岁的老阿姨苦口婆心的拉架,也不好意思再动手了。张大噶子这边有三个人腿上和胳膊被扎了,而三虎子那边则是三虎子头上挨了一花盆,另外一个人后脑挨了厨师一擀面杖。挨擀面杖的那个被打晕了,三虎子他们骂骂咧咧的搀着那个被擀面杖打晕的出了清真饺子馆,叫了车直奔市三人民医院。市三人民医院,也正是小纪住院的地方,当三虎子他们在清真饺子馆开战的时候,赵红兵正在给小纪办出院手续。全市大大小小20几家医院,真不知道这群人为什么都爱去市三人民医院。挨了擀面杖的那小子被打不轻,到了医院神智还是不清。三虎子等10几个人把他送到急诊室出来正看见一个30几岁的女人在电梯口指着赵红兵骂,被骂的赵红兵低头不语,而赵红兵身边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赵红兵认出了三虎子,三虎子却没认出赵红兵。赵红兵被骂的原因是因为赵红兵和高欢他们两个人大白天在医院“见鬼”了。由于那天临近元旦节,做为班里文艺委员的高欢找借口上街买纸花和瓜子等准备班里的元旦晚会,所以她那天下午就没上课,出来找赵红兵玩,这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赵红兵本来想把小纪出院的手续办好然后和高欢去东风剧场看马戏,结果,他们在医院的三楼遇见“鬼”了。赵红兵和高欢本来约好了1:30在住院部的三楼见,可是高欢不知道市三医院有两个楼,前面的那幢楼是各个科室的门诊和手术室而后面的那栋楼才是住院部,她去了前面那幢手术室的三楼去等赵红兵。赵红兵和小纪左等右等高欢不来,赵红兵才想起可能高欢是去了前面那幢楼。赵红兵就急匆匆的冲上了前面的楼的三楼,出了电梯口正看见高欢也在焦急的等。“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以为你知道住院部的楼呢”赵红兵气喘吁吁的说“没事,没事,也怪我,我没听清楚”高欢一向善解人意“那咱们走吧,去找小纪”赵红兵说“好的”高欢微笑着说正在这时,电梯的门开了,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推着一个身穿红色大衣的30几岁出了车祸的女人冲向手术室。这个出了车祸的女人被撞的面目全非,已经看不清楚长什么样,满脸是血,眼见是活不成了。“是不是已经停止了呼吸了”“恩,可能已经死亡了”那几个医生边推边讨论着。“啊………………”高欢看见这个女人的惨状吓的惊叫了起来。“别怕,没事儿,咱们下楼“赵红兵边按电梯边安慰高欢。很快,电梯从四楼上下来了。刚被那个遭遇车祸的女人吓到的高欢看见电梯来了,就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电梯门一开就进了电梯,赵红兵随后跟了进去。进了电梯,他们俩人几乎同时赫然发现:刚才那个死于车祸的穿红大衣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们蹲在电梯的角落里!!!!!!!!!由于总要有一些担架之类的进电梯,所以市三医院的电梯空间极大,是普通电梯的好几倍。所以这个鬼在角落里蹲着,头也不回极是恐怖!当他们俩想从这个电梯出去时,电梯门已经再次关上了。“啊!!!!!!!!!!!”高欢吓的肝胆惧裂,扑到了赵红兵怀里。这也是赵红兵人生中第一次抱了女孩子。不得不佩服赵红兵的确胆色过人,他见到鬼以后心中先是一凌,然后他选择的不是像高欢一样惨叫,而是要和这个女鬼死磕!他和这个女鬼拼了!!高欢的惨叫还没结束,赵红兵一手抱着高欢,腿却踹向了鬼。“啊……………………”这下是那个红衣女鬼惨叫了。赵红兵看有效果,放开高欢冲上去又是一脚,刚才那一脚这是试探性的,第二脚是真狠,一脚把这个刚才还蹲着的女鬼踢倒在地。“你打我干嘛?!”这个女鬼哭着喊赵红兵随后说出了他这四十多年中最经典的一句话,也是被高欢讽刺至今的一句话:“你是鬼你牛逼啥?!我他妈的死了以后也是鬼!别他妈的以为你是鬼我就怕你!!”赵红兵吼。“你才是鬼呢?你凭什么打我”红衣女鬼被赵红兵这凶悍绝伦的两脚快踢断气了。“你还装人!”赵红兵上去又要踢。“红兵,她可能真的不是鬼,她好象是人!”缓过神来的高欢拉住了赵红兵。赵红兵也回过神来,他刚才那两脚下去,踢到的的确是人的感觉,好象真的不是鬼。这时,电梯门开了,赵红兵和高欢走了出去。“小王八蛋,你凭什么打我!你站住!”三十多岁的红衣女鬼挣扎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追出了电梯。“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鬼”赵红兵终于认识到了刚才那个电梯里的鬼是一个和死于车祸的女人同样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是个实实在在的女人,绝对不是女鬼。他愧疚万分。“你才是鬼呢?走,跟我去派出所!给我治病!”看样子这个女人也是个泼妇二狗从那天才知道,原来“撞衫”可以造成如此之大的危害。“不好意思,我如果刚才把你打坏了我一定负责”赵红兵小声说。赵红兵有个优点,那就是他绅士的很。“…………………………”这个穿红大衣的女人骂起了一套又一套全市最难听的脏话。自知理亏的赵红兵低头不语,高欢是个女孩子,脸上挂不住,小声抽泣了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来多,赵红兵脸也越来越红。一肚子火没地方发,他偶然一抬头,正好看见了人丛中看热闹的满头是血的三虎子。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图片 1

今天是礼拜六,其实这几天日记写的并不算少,但写的都是流水账,确实好久都没有心情写一篇长篇日记了,这几天体验的事情也不少,很多,感触很深。

愉快的度过了五一,每天玩的很充实,从早high到晚啊~

  年前张瀚来北京找我。

咸味“腊八粥”

有那种感觉,心里有很多话的时候,嘴巴上却不好说出来,同样的,想写一篇日记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去下笔。

今早5点默默起床看书,昨晚忘记拿外套上床,冻死了……

  他要去西藏途径北京,我是途径北京却不知道去什么地方。

“风儿,吃早餐,咸味‘腊八粥’。”

昨天吧,上午,去了楼下那个春招看了看,也投了几份简历,说实话,这简历就是前一天晚上花半个小时搞出来的,想着也就耍一耍那些公司,反正又不能去,投了几家做网页的,搞光电的,都不中意,后来有一家叫辉创的汽车电子公司,我投了简历后,整面了半个多小时,也就是说我吹了半个小时牛逼。。。。他们好像对我做的无人机这些方面也不是很了解,仿佛就跟混过去一样,最后谈起月薪,给的实习期4-5000。虽然只是玩一玩,面完后总感觉到一点伤感,这感觉来自多方面。。。 首先,有那么一点点的得意,因为毕竟我做的东西确实有用处,找工作说一说,吹吹牛逼也有资本。然后更多的是感觉到我自从来到研究生,仿佛和社会脱节了一样,面试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群面试我的人打的那些个官腔,不就是我几年前搞的东西吗?我几年前用得游刃有余,现在反而受制于人?我这几年到底在干什么?就学了一点可笑的知识? 第三个,我意识到环境条件的约束,要是我是楼上那群老师放养的学生的一员,那我岂不是就已经找到工作了吗?工资也不低!   这就是命,奋斗了这么久还不如运气好的命。

跑去吃早餐,去晚了啥都没有,默默的喝碗粥

  我们在麦当劳见面。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晴

今天哥们田由打电话给我,说复试的那叼鸡巴学校因为老师出去玩去了,规定好的面试时间临时推迟两天。搞得那么多面试学生的回去的票全废了,他买的飞机票,退又退不得,搞毛线啊,并且在那衣食住行又要花钱,这是超预算的。。。。蛋疼,这学校就没有拿学生当回事,从复试录取的比例是1比3.5就看得出来,没有非全日制的调剂,这不是叫学生去浪费时间么。 本来我自己是没什么钱的,只剩500了,转了过去,后来我和我妈打电话,说到这事,我妈说你这朋友能靠得住的话,小钱肯定是要帮忙的,给我转了一些生活费,我又转了一些给他。通过这事,我觉得我父母很通情理啊,这可能也和他们的经历有关系。

码代码,腰酸背痛,哎,颈椎病必经之路。

  续了两次杯,很默契的谁也没提到付媛媛。

1

昨天晚上回宿舍,寝室哥们回来,谈起了他下午发生的事,他是学硕,需要发论文毕业,这么久了也搞了一篇,给他们老师看,他们老师本来答应好好的,让他发完就ok了,但下午仿佛那老师有什么不爽的事情,对那哥们大发一通脾气,说你这不行,基本的东西没搞清楚,还窃取他人劳动成果。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什么不清楚,什么窃取劳动成果,那就是那老师不想他发出论文来,因为一发出来,学生没有后顾之忧了,不好好干活了。。。老师也就靠这个压人了。那哥们说,在老师办公室,被骂的哭了。想想,一个20多岁的平时很硬气的大老爷们,被老师骂哭了,这得多难受。

晚上喝了黑米粥,默默回寝室背命令行,啊啊啊,脑子不好使啊~

  临走张瀚给了我一张请柬,新郎是他,女的我不认识。

六点多,被电话铃声吵醒,迷迷糊糊接起。

我们安慰他一阵子,看看寝室每个人扮演的角色,被骂的那哥们是被安慰对象,泉总负责分析对象,我负责谈谈心,大勇负责搞气氛,当然到最后我也负责转移话题。搞了这么一出,我也知道我缺在哪了,缺在自己的性格上,性格上的悲观,导致这个搞气氛的工作我只能辅助,不能做主力,这我要是主力,自己都会不自在,自己悲观嘛。

跳了一个小时健美操,哎,不是为了减肥,而是怕身体不好,真是年纪大了,得服老啊!

  张瀚说,我逃婚了。

“老板娘,还不来开门,我都在你门口等了半小时了,赶紧来给我包束花,我要去机场接老妈。”

今天中午和我妈谈了谈我在这里的情况,谈着谈着就谈起了我这工作等等,我说我天天都在逼自己工作,看书,学习,很辛苦。 确实也是这样,可能这样是很累,学到东西其实也不错。 在这里,也是,看到的东西太多,太乱。  记得上次哥们和我谈起一高中同学的事情,他家里出了急事,急需要钱救济,当时,他找了他有两个从高中开始一起搞得非常好的两个兄弟,想向每个人借5000块钱。想想看啊,高中三年,加大学四年,加工作两年,共9年啊,工作后手上不可能连几千块钱都拿不出来吧?说是有各种理由,不借……我就在想,这不是不还你,只是救急而已啊。。。。我和我母亲谈到这一点,我妈说,虽然遇到不好的事啊,硬说的话,你这同学运气还好至少只花了9年看清楚了人,有些人一辈子都看不清的。  也是,乐观点看确实就是这样子。

前天表姐结婚,表姐说:最大的孝顺就是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让父母操心。我觉得很有道理,我要给我妈买lv的包包~

图片 2

我一下灵醒过来,才六点呀,我一般八点开门,无奈门口的广告牌上有我电话,也时不时被客人打电话叫起床,好在我住的地方离花店不远,也就五分钟路程。

想想我在这里的两年,可能第一年没有学什么东西,第二年我是认真在学的,我就一直在纠结一点,我这么学有用吗?为什么旁边的人都在玩呢,为什么他们在玩还能找到工作呢?难道努力是错误的选择么? 当然,我也可以和他们一起玩,我想这样研究生生涯确实可能会很开心,但我这么去选,我会不会全灭呢?  不太清楚。 还有就是,我没事喜欢瞎管闲事,我发现一个道理,帮别人仿佛不会像话中说的那样,赠人玫瑰手有余香,通常的结果是,今天帮完别人,明天别人就忘完了,我这没有自信了,我不知道这样做下去对不对。好像谁会惹谁开心,那这个人就会得到最大的好处。

对了,今天忘记了github的用户名,默默的翻自己以前打卡留下的照片,所以说,没事还是多拍照啊~

  很酷。

“去机场接老妈!”如今虽然买花的年轻人不少,可是买花送老妈的却不多,更何况去机场接老妈。

今天一个驾校的学弟给我发感谢消息,说今天他科目二过了,多谢我的指点之类的话,我才感觉到,还是有人会记得这些人情的,我觉得很开心,和他说了说科目三要注意的事情。也不错,这一次虽然他们都分在死亡考场,但都过了。

  我说,付媛媛要结婚了。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三两下套上衣服,拿起钥匙就出门也不梳头洗脸刷牙了,反正店里有这些用品,给这位有孝心的顾客包完花,再洗漱呗。

也是,今天的消极情绪仿佛达到了顶点,这几天什么不好的事情都来了,工作不顺利,亲友遇困难,身体不舒服,自己在中午也十分难受,没人的时候也流了一些眼泪,这不丢人,只是难受而已。太累。

  语气很抱歉。

2

没办法啊,这还指望谁来帮我,除了那些真正能帮我的人,或者那些我知道愿意为别人真心提供帮助而不是假心假意的人,我考虑不到了。这不,想找人喝个酒解解闷,好不巧,全都有事情耽误。。也是都这么大了,谁也没太多时间了。。。一个人喝喝闷酒也不好啊。

  付媛媛是张瀚大学时的女朋友。

到店门口,一辆宝马停在店门口,我先去开门。

不过我相信自己能走出来,我记得我爸那句话,我这身体内是优秀的基因,这不靠自己靠谁,当时在河南那么艰苦的环境下,什么事情都搞定了,这还不行?只是方法心态不对而已,对吧。

  张瀚是我的大学同学。

“风儿,吃早餐,咸味‘腊八粥’。”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就是刚才电话里那个好听的男声,有孝心的男声。

对了,这还得考虑明年的毕业旅行的事情,我自己是想一个人去国外走走的,找人问了问这么搞护照,好像要提前两个月搞,不过还早得很。在现在至少有这些好事能提提劲。不过那从现在就要开始省钱了,昨天和军喜谈了谈,他说我这如果要开始省的话,绝对能够,我这回来也算了算,确实差不多。。。那这就要开始省吃俭用了,不过这不就是习惯么,平时少一点饮料,少去饭店,也差不多,毕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搞这,还要调整心态,要搞找工作的项目。

  他们俩是在网吧认识的。

他怎么知道我名字?还给我带早餐,还是咸味‘腊八粥’?

  张瀚的手很快,当时玩魔兽世界操作很厉害。

我回过头,一个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成熟的温柔的男人,手上提着一个保温桶对着我笑,特别是那双眼睛好温暖,好熟悉的感觉,可我一下子却想不起来是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温柔与俊秀!

  张瀚的嘴也很快,当时玩魔兽世界我们都不让他开麦。

“老同桌,记不得我了,我可是专门打听了你在这卖花,专门赶过来看你的,顺便买花去接老妈。”

  大二的时候,整个寝室在网吧通宵。

“同桌。林?是你呀!越来越帅了,十几年没见了,真不敢认识了。”我欣喜的发现他是我高一的同桌林,有点激动的都不知道是该继续打开店门的卷闸门,还是去接他手上的保温桶,还是和他握手了。

  张瀚喊,妈的磊子你怎么治疗的。呆逼!

林把手上的保温桶塞到我怀里,接过我手上的钥匙,打开卷闸门。

  我默默的抽烟。

我们进店,到茶桌旁坐下。

  张瀚又喊,妈的大雷你怎么跑位的。呆逼!

“先吃早餐吧,我不急,老妈飞机十一点才到,主要是先来看看你。还有时间。”林在茶桌旁坐下,帮我打开保温桶。

  大雷默默的抽烟。

“你这有碗筷吧?”

  张瀚再喊,这个叫***的傻逼是谁啊?一会儿踢出去。

“有,有,我去拿。”我取来碗筷,先打开烧水器,准备给林泡茶。

  我们对面一个一直在默默抽烟的人站了起来。

林帮我舀好‘腊八粥’,递给我。

图片 3

“吃吧,我自己来泡茶。尝尝看还是不是你十几年前吃的口味。”

  2.

我接过碗,舀起一调羹,放进嘴里。

  那次打架虽然全宿舍倾巢出动,却还是不站人数优势。

“好吃,比十几年前的好吃。”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吃咸味“腊八粥”,确切说是十六年前的“腊八节”吃的。

  张瀚的手指头断了两根。

3

  在医务室大声冲大夫喊快救救我,这是职业玩家的手指头。

十六年前我上高一,高一新学期。我们那个班是重点班。都是从各地的初中考来的优秀生,而且一大半都是免学费的尖子生。

  大夫说好,于是缝针的时候没打麻药。

而我的同桌林是一个家里花钱硬塞进我们班的男生。排座位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和他坐。林个子不高,带着重度近视眼镜。

  主动动手的人外号叫虎子。

当时的我个子也不高,既然没人愿意和他同桌。我让班主任把林安排和我坐,反正当时的自己一心也只顾学习,和谁坐都一样。

  是学校附近的小痞,他当时的女朋友叫付媛媛。

刚开始的时候,早自习,林低头在课桌下吃东西。课间基本上除了上厕所,也是坐座位上吃东西。也不和别人玩,也没人和他玩。

  当然这是在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的。

上课基本上也不知道手在课桌里面玩啥。反正连课本翻的地方都不一定是当堂老师讲的课。每个老师对待林也是冷嘲热讽。班主任直接说:“不知道校长收了你爸多少钱?硬把你塞到我班里,简直是一个老鼠屎害了一锅好汤。”林也不说话,照样自己玩自己的,自己吃自己的。

  虎子没钱赔,又不想被抓进去。

大概是第三还是第四个礼拜的礼拜四下午的第三节课,还有最后一节物理课,就放下午学了。我却突然来了例假,而且肚子疼的厉害。我还没在学校宿舍住,在外面租房子住。当时学校才在盖宿舍楼,房子不够住。这下可怎么办?裤子弄脏了,还没有卫生棉,甚至没有卫生纸。我爬到座位上不知所措,肚子还疼得要命。

  每天都来医院给张瀚道歉。

林用胳膊肘碰了碰我,从课桌下面递给我一包餐巾纸――还真是家里有钱,平时用的都是小包装的餐巾纸。我那时候是穷学生,只是见过,可没舍得用过。还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给我。

  所以张瀚一直就没出院。

“把我衣服围到腰上,去厕所吧。”

  一个礼拜后,虎子不来了。他因为另外一件事真的被抓了进去。

很少听到林说话,原来他声音挺好听的。我当时也顾不了许多,听话的去了厕所。

  换付媛媛来了。

回来后林递给我一瓶可乐。

  付媛媛不爱说话,每次都带一罐自己烧的汤。

“喝吧,不是可乐。”

  张瀚每次都不喝,装酷。

原来是一瓶子温热的红糖水。

  付媛媛就默默的看他酷。

4

  又一个礼拜后,张瀚出院了,因为张瀚发现在医院搞对象太贵了。

从哪以后我们开始聊天了。原来他爸爸在西安和别人合伙开公司。两年前爸爸就和妈妈离婚了,他爸有一辆凯迪拉克,据说在当时,全商洛只有这一辆。他们家房子很大。可是只有他和奶奶还有一个保姆住。爸爸几个月也不会回家一次,就是回来也不会在家待多久。都是出去和人吃饭喝酒。妈妈和爸爸离婚后就没回来过。

  张瀚也不跟付媛媛摆酷了,因为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林有时候说着说着眼泪就留下来了!

  3.

“你是男孩子耶,还哭。”

  夜里男生寝室都会聊天。

林开始每天早上给我带早餐。有牛奶,有汉堡,有好多我没吃过的东西。

  大雷说,张瀚你挖人墙角,你不耻。

我开始劝他好好学习,他也开始上课认真听了。当然了林很聪明,进步很快。下了课,不懂的地方就会问我,却不愿意问老师。

  我说,张瀚你挖人墙角,你厉害!

就这样我吃了林三四个月的早餐!

  张翰说,付媛媛的汤真好喝。就是我从来没趁热喝过。

5

  张瀚手好后每天都在寝室做恢复训练

腊八节,快到了,也快放寒假了。

  从不出门,天昏地暗。

腊八节早上,林给我带了“腊八粥”。我打开饭盒,用小勺舀了一口放进嘴里,咸的。以前吃的“腊八粥”可都是甜的呀,我用勺子搅了搅饭盒里的粥,有火腿,有肉,有鱼肉,甚至有我不认识的肉。

  我跟大雷陪不起了,因为他有付媛媛给他送饭。

“我妈是南方人,她以前都煮咸味的腊八粥给我吃。昨天她打电话教保姆做腊八粥给我吃。其实后来是我自己做的,也就是你吃的腊八粥是我做的,好吃吗?”

  付媛媛不是大学生,她在离学校很远的一个快餐店打工。

“好吃,真的很好吃。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腊八粥’。”我忙着吃粥,忙着回答林,声音都含含糊糊的。

  每天都要骑着自行车给张瀚送店里的汉堡吃。

“慢点吃,都是你的。”林看我着急吃的样子,轻轻拍拍我,接着说,“我明年转学去西安呀,妈妈给爸爸说让我去西安上学。爸爸忙,没时间,她来照顾我。风儿谢谢你,这一学期以来对我的照顾,明年我们可能就不见面了。”

  风雨无阻。

我放下手里正吃的粥,有点出神。

  那个汉堡我见过,比麦当劳的肉还多。

“好呀,去西安好呀,你就能见到妈妈了。”

图片 4

其实我真不知道这一学期到底是谁在照顾谁,不过林要走了,心里还真是不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