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灰是一只廋弱的草原狼,年兽终于来到了这个村庄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后感大全 >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却忘了,他始终是要成亲的,会有一位温柔美丽的仙子来陪他,而不是我这样一匹狼。

图片 1

ps.阳光,温暖从未离开。

五月雪/文

楔子

  其实梓兮是配得上凌渊的,一个是蓬莱公主,一个是天界神君,还有,梓兮那么美,厨艺还那么好,但是我就是不待见她。

插图作者:花露水

阿灰是一只廋弱的草原狼,因为出生时受了风寒,比不了其他的狼崽子,自小就怯弱怕事,尽量不与其他兄弟争夺食物,即使如此还是避免不了要受比他强壮的兄弟们欺负。哪怕狼爸狼妈百般照顾,像这样一只小廋皮狼还是没有办法在弱肉强食的狼群里生活。

我记得我的名字是团团。

  “喵~”凄厉的叫声响彻森林,一只通体白毛的小猫,紧紧跟在一只大猫身后,凄厉的叫着。

  我真的不喜欢梓兮,每次看见她和凌渊在一起,我心里就酸酸的,我承认,我就是匹恶狼,总想着她会离开凌渊,却不知道凌渊的想法。

“年来啦!年来啦!”

阿灰性格很温和,他有一对奇特的耳朵,直挺挺的朝着天上,让其他狼觉得很另类,这样更是不被其他小狼待见,每次被欺负,他也就偷偷躲起来。他喜欢趴在小草丘上柔柔的看着大漠里很美的日出,喜欢摇尾巴追赶落在小河道边喝水的鸟群,看着它们扑腾着翅膀向湛蓝的天空翱翔,心中总是生出莫名的羡慕感,虽然他知道那是一片神秘的天地,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在月夜里爬上小丘,望着月亮,嗷嗷的嚎叫。

不过,很久没人叫了,我记忆也有点模糊。

   大猫时不时地回头,看着小猫踉跄的跟着自己的步伐,眼中有了些许的柔情,但转瞬即逝。

  以往每半年凌渊都会带着我去打猎,自从梓兮来了,便要带着梓兮。我们还是在秦律林打猎,秦律林里关着的都是作恶的妖兽,凌渊说关着也是关着,还不如用来修炼。梓兮的法术是很高的,我认为她完全可以应付那只白虎精,可是她却在它扑过来的时候,旋身躲开,她分明是想让凌渊去帮她。

一个男人跑到村口,慌慌张张地说:“大家快躲起来,年兽快来了!”

终于还是到了狼崽子们接受成人礼的日子,阿灰没有像往日一样早早的赶去狼群们距离的大树下,而且蜷着身子窒窒的望着这一方熟悉的天地,虽然狼妈妈不停的劝告阿灰打消独自离开狼群的念头,可是狼爸拖着猎物从远方赶来的身影,看着哥哥们高仰着威武的头颅,叼着猎物,从他身旁走过,总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家门一直锁着,我只能每天在门口等妈妈。

   小猫好不容易跟上了大猫的步伐,却不想,被大猫一爪扇了回去,在地上滚了几圈,洁白的毛发顿时变的灰扑扑的,身上也是疼的让猫站不起来。

  一股火冒上来,我以最快的速度扑向那只虎精,将他撞出十丈开外。凌渊似乎被我惊到了,我无视他那声“沐歌”,再次向那只虎精进攻,我本就不敌它,所以这次换我被撞飞,就在那只爪子到我眼前时,梓兮已经揽了我的腰闪到一边,那只虎精已被凌渊一道缚妖索缚住。我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居然挣脱梓兮直接扑向虎精,撕裂了他的胸膛,咬出了他的心脏。血液黏在我的嘴上,皮毛上,分不清是我的还是虎精的。

于是村民们背起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躲进了山里。

“阿灰,你怎么还躺在窝里,再不去族长爷爷可要责骂你了。”铁塔的声音打断了阿灰的思索。

没有妈妈的日子,我没有了豆豆吃。

   艰难的抬起小脑袋,晶莹清澈的蓝色大眼睛颤抖着。

图片 2

这天晚上的时候,年兽终于来到了这个村庄,却发现村里们都已经跑掉了,而在村庄正中央的空地上有一个被绑在树上的小女孩。

阿灰看了看远处模糊的树影,咧了咧嘴,尽可能的把自己装得凶猛冰冷一些,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眉宇间仍旧看不到一丝凶气,倒像一个赌气的孩子,丢了心爱的糖果。

我每天只能自己觅食,可是,外面吃的很少。我每天的路线是,先跳到小区门口的垃圾桶上闻一闻,我的鼻子很灵,我能闻到埋藏在重重垃圾下面食物的味道。垃圾桶的盖子有的很严,我要费很大的力气钻进去。有时候运气好,里面会有剩饭,也有运气特别的好的时候,垃圾桶里有鱼骨头。

   大猫看着小猫,眼底又是担忧又是不舍,嘴角的血止不住地流。

  我趴在地上,凌渊蹲在我跟前,皱着眉头,我感觉到他好像在生气,伤口汩汩冒着鲜血,我受不了疼痛,“嗷嗷”哼了几声,可能是我的可怜样,让他没办法。他重重叹了口气,伸手将我从地上捞起来,避过伤处抱在怀里。

年兽运用强壮的四肢奔跑起来,一眨眼就跑到了小女孩面前。它用爪子割开绑在小女孩身上的绳索。

终究还是败给了命运,阿灰并没能通过狼群的试炼,这个结果宣告了他只能一辈子躲在领地里照顾狼崽子,等待其他狼的救济。

不过有一次,鱼刺划破了我的嘴,很疼很疼。血流到我的毛上,舔了很久都舔不干净。后来,嘴巴开始流黄水,连毛也舔不了了。

   小白猫艰难的爬起,摇晃的走到大猫面前,舔舐这它嘴角的血,最终,大猫眼角划过一抹微弱的亮光,永远的闭上了双眼,再也不会醒来。

  梓兮伸出手:“我来抱她好了。”

小女孩从绳索里解脱出来,把小手伸到头顶上伸展四肢。

阿灰走了,在那个夏末的夜晚。

如果小区垃圾桶找不到吃的,我就继续向更远的地方走,走过两条街,有几个小食摊子。

   “还以为这次会是好一点的妖兽,结果就是这么两只杂种猫,喂!你让那只小的陪它娘去吧。”身着华丽的少女有着漂亮的脸蛋,可说出的话却让人对她的好感大打折扣。不过,有些怪,少女一身华贵一看就是富贵人家,首饰却就一个簪子。

  我别过头去,往凌渊怀里蹭了蹭,但是,凌渊最终还是把我塞到梓兮手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很伤心,他从来只把我当一只兽……

年兽这时候才看清小女孩的模样。她穿着红色的连衣裙,留着一头黑色长发,鞋子也是红色的。她在笑眯眯地看着年兽。

狼妈妈躲在树后默默的流着眼泪,她不想让孩子知道,也不敢,她了解让这个生来就倔强的儿子,与其这样生活,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去。她现在能做的仅仅是在他的包裹里偷偷藏了几块肉干。期盼老天能善待这个善良倔强的孩子。

总有食客把好吃的肉肉什么的掉在地上,可是他们大多不喜欢我,总是赶我走,或者打我走。

  少女身旁的人一身黑衣,没有说话,却抬手一挥,不知名的力量将幼小的白猫挥飞的老高。

  我趴在亭中的石桌上,心里其实很后悔,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失去理智了,我的修行确实不够,很快,我又失去理智了。

“你笑什么?”年兽说。

阿灰伏着沉甸甸的包裹拼命的往北跑,他怕好不容易被说服的自己,会渐渐失去挣扎的勇气。

记得有一次小食摊老板用扫帚打我,然后我亲眼看着他又用扫帚打扫了地上的食物残渣,倒进了下水道。

   小白猫眼中带着愤怒、仇恨与不甘,却又无能为力,它,太过弱小。

  凌渊将我身上的血迹清理干净,抬起我的前爪,将纱布一圈一圈缠在我的爪子上,他的手很漂亮,手指很长,指节分明,他的脸也很漂亮,在我心里,他就是最完美的神。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在对我生气。

“我也不知道,看到你心情就很好。”小女孩说。

他累了,躺着柔和的草地上,风有点凉凉的,吹在身上感觉很舒服,暗暗的握了一下爪子,他决定在这里建立新家。

我心疼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我忘了身上的疼。

      第一章 “华丽丽”的降临

  梓兮端来一碗药,放在石桌上:“凌渊,我父亲来信,他希望我们尽快成亲,你……”

“你知道我是谁吗?”年兽说。

阿灰看着这宽阔的大草原,伸出爪子开心的画了一个圈,以狼群独特的方式宣告了这块领域的归属权。

但是,我不敢再靠前了,我已经算幸运了,那个老板,曾经把一只总跟我一起找食物的小白猫丢进了下水道。

   小白猫的小身子重重的落下,身上被树枝划的满是血痕,下落时身子又不断的撞到粗壮的树枝,不断传出细微的断裂声,如此看来,即使它能够活下来,也在这弱肉强食的森林活不长了。

  凌渊依旧低头包扎我的爪子:“嗯,你高兴就好。”

“不知道,你是谁?”

狼是一种领地意识非常强的动物,阿灰也不例外,他每天都会围着领地跑几圈,兴奋的嚎叫着。

我好害怕,吓得很久不敢去他的摊子上。

   “喵!喵喵喵!”小白猫落到地上后,叫了起来,听声音绝不是垂死前的挣扎,反而像是…破口大骂?

  我看到梓兮弯了嘴角,可是我的心,好难过好难过,他成亲以后就不会再管我了,就像今天一样,跟了他几百年,他从未生过我的气,可是梓兮来了以后,他就不再喜欢我了。

“我是年兽。”

然后在边界过一圈,留下专属的气息。

运气不好的时候,好几天都找不到吃的。

   “靠!搞什么!”洛韵川发现自己浑身疼痛的从高处落下忍不住地爆了粗口,却发现竟然变成了喵喵叫。

  感觉有人摸我的头,梓兮拿过药碗:“沐歌,把药喝了。”

“年兽?”听起来真是个可爱的名字。

阿灰渐渐适应了这片熟悉的草原,开始了新的生活。

肚子太饿的时候,我眼前总是飘着好吃的豆豆,我追着跑啊跑,跑到很累,可什么都没追到。

   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只知道自己要疼死了,耳朵也痒的要死,可她根本没法挠,弄的她又疼又痒,难受死了!

  看着她的笑脸,我莫名来气,偏过头,将药碗甩开,却没注意将滚烫的药汤全部泼在梓兮手上了。

“可爱?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吗?”

阿灰恋爱了,对方是同样一只孤单的草原狼。阿云是一个大部落的大小姐,喜欢自由,厌倦族群的生活,离开了部落逃了出来。她觉得每天在族群的照顾下生活,一点都不酷,没有狼该有的样子。

我最害怕的是下雪,下雪的时候,脚脚踩在雪地上,很冷很冷。比脚脚踩雪地还可怕的,是没有食物,大雪把所有能吃的都埋起来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疼的昏过去的时候,耳朵上的痒代替疼痛,传遍全身,这感觉可比疼舒服多了。

  我不是故意的,看着梓兮倒吸凉气,痛苦的表情,我也很内疚,凌渊托着梓兮被烫伤的手,轻轻吹气。我不知所措,只能呆呆看着。

“爸妈说把我绑在这里,就会有神仙来找我玩。现在你来找我了,你就是神仙吗?不过爸妈没跟我说神仙的名字叫做年兽。”

阿云,蜷在山洞里,用爪子温柔的抓着阿灰的耳朵,问道。

每天,不管能不能找到吃的,吃得饱或者吃不饱,我要睡觉的时候,就回到家门口来。

   渐渐地,痒痒的感觉消失,洛韵川也清醒了过来,抖了抖身子,爬了起来。

  凌渊回过头,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严肃:“今天过分了。”

“神仙?哈哈哈,你爸妈可真狠心。你听着,你是祭品,你们村庄的人把你当作祭品献给我,以保护他们自己被我吃掉。”年兽说。

"灰你说为什么你的耳朵直直的往上长呢?"

我在家门口等妈妈。

   啧啧,本少居然沦落到要当一只喵,不过还好,是喵。(此少乃猫派)

  没有呵斥,但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眼睛酸酸的。

“祭品?祭品是什么东西?”

"唔,我想是狼神为了让我更快听到爱人的声音,你看一下子听到你说话了"

有一天,我从外面觅食回来,突然发现家门又开了!我好高兴!我急急忙忙奔了进去——妈妈!你回来了吗?

  洛韵川,踏着“自己”的四个小爪子来回踱着,脑中串联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好啦凌渊,它不是故意的,来……”梓兮伸出手,要来摸我的头。都是因为她,凌渊两次对我生气都是因为她……

“你马上就知道了。”年兽向小女孩张开大嘴,准备将她吃进肚子里。

"长在侧边也一样可以很快听到啊!"

屋子里站了几个人,时间太久了,我有点忘了妈妈的样子。于是我蹑手蹑脚地凑近,挨个去闻他们的气味。

   首先现在的“自己”是被人打死的,被打死的同时,真正的自己是在被窝里和暑假作业做斗争时睡着了,滚下床,意外来到这,进到了这只刚死不久的喵身上。

  我下意识地反抗,尖利的爪子划破她的手臂,却猝不及防的飞向一边,凌渊护住梓兮,朝我呵斥:“这么多年,还是兽性不改!”

这时候一只小白狗大叫着跑过来,跳起来扑进小女孩的怀里。

"不一样,你是狼神派来拯救我的天上,所以你的声音是来自天上的。"

“啊——”突然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叫起来,“哪来的猫啊?快!快!赶走它!我害怕!”

   妈的,自己都觉得扯!这太不符合逻辑了!即使洛韵川她自己从不符合逻辑,她也要这么说。

图片 3

“啊小白,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小女孩开心地抚摸着小狗的毛发。

阿云羞恼的抓了他一下。

我吓愣了,身子使劲向后缩,四肢还留在原地。我的耳朵背得紧紧的,免得被这声音惊破了耳膜。

   某只喵先是愤怒了一会,然后就捂住脸,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满地打滚,可能为自己的命运悲哀吧…

  腰背撞在石柱上,我“嗷嗷”喊疼,可是却得不到他的安慰,仅今天一天,他就能这样对我,我只能默默离开。

“正好,把这小狗也当作祭品好了。”年兽说。

"很讨厌啊你"

“别怕,别怕,是原来租户养的,是家猫。那家走了好几年了,这猫还是每天在门口睡觉。”有一个胖阿姨走了过来,我认得她,她是房东阿姨,我嘴巴被鱼刺划破那次,就是她喂我吃了药才好的。

   “喵呜~呜呜~”唔唔T^T~我的冰淇淋,我的巧克力,在学校的手下小弟,我背着爷爷藏的零花钱啊!都没了!【(0_0)b我想多了】

  当晚,我化成人形,坐在荷花池边。我几乎时时刻刻都是保持兽身,因为我觉得那样才会跟凌渊保持最近的距离,蹭着他的腿撒娇,每时每刻都黏着他。看着水中自己的影子,摸摸摸自己的脸,不得不承认,我真的没有梓兮美,我就是一只普通的狼,再怎么修炼,都褪不掉那层狼皮。

“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是祭品呢。”小女孩眨着眼睛。

说完蜷在他怀里。

房东阿姨温柔地把我抱起放到了门外。

   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洛韵川停下来,忽地站起,一双蓝眼睛一闪一闪的。

  我还记得八百年前,他在雪原救起奄奄一息的我,从此,我就一直待在他身边,跟着他修行,他很疼爱我,从没有苛责我,从来都是宠着我,更没有像今天这样对我发脾气,还打我……

其实年兽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它活动的区域没有同类,而人类看到它的时候总是逃得远远的。事实上,它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人问过它问题。

一切都是幸福人生该有的样子,阿灰每天充满激情的打猎,阿云也有了狼宝宝。

图片 4

   “喵!喵喵喵…”眼前是诡异的一幕,一只白色的奶猫跟人一样一蹦一跳的,嘴里还不停喵喵的叫着。

  沉沉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我知道是他。

所以现在面对小女孩的提问,它忽然感到一种满足。

如果这算作阿灰孤寂生活里的一抹星光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将这抹星光狠狠的拭去,丢进深渊。

房东阿姨很温柔,可是,她把门关上了。

   耶!太好了!没有作业,不用担心老师和爷爷检查了;没有学校,再也不用听老师们墨迹、参加考试了;没有各种补习班、艺术班和去“黑脸双煞”的练功房和“阴阳两魔”的文医阁了;再也不用担心那件事会被人发现了…洛韵川“说”到这里,突然停住,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像思考者一样,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眼中的光一点点暗淡下来。

  “我就是狼,兽性不改,是你一直把我当猫养……”

“唔,祭品就是……一种礼物。”年兽说。

阿灰外出打猎,留下待产的阿云独自在洞里。

我还没有闻清楚谁是我妈妈。

   忽然有一阵热风袭向洛韵川,力道十分强劲,若是那一副幼小的身板,肯定被吹飞。

  我不晓得为什么我会哭的这么厉害,我胡乱的抹着眼泪,可是就是停不下来:“我不是故意弄伤她的……可是你就是不相信我,还打我……”

“礼物?”

草原里的动物很警觉,阿灰一直到黄昏才侥幸捕到一只廋弱的兔子,拖着疲乏的身子忘山洞赶。

我有点想哭,于是对着紧闭的门,大声叫了好几声。没人理我,门也没开。

   “喵喵!喵喵喵喵!”洛韵川大叫,滚开!别烦本少!

  我有我的委屈,我看不惯他对她那么好,就算早就知道她要嫁给他。

“就是给神仙的礼物,只有很厉害的人才能做为这样的礼物献给神仙。”

"哟,运气不错,这张狼皮能买个高价,看样子快产崽了,说不定还能白搭几只狼崽子…哈哈"

以前也有好多次,门锁一阵子,就会突然开了。然后,房子里就住了人。

   始作俑者一愣,什么时候它凡品五阶的青眼金毛虎一只刚断奶的小灰猫都不怕了?不行哪怕你塞我的牙缝都不够,我也要拿你开刀,不然我威严何在?

  他的大手揉着我的头顶:“我什么时候把你当猫养了?”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小女孩摸摸小狗的头,“听到了吗小白,我是给神仙的礼物呢。”

阿灰听到有人在动口说话,暗道不好,一想到阿云女子,丢下兔子,发疯的往洞口赶去。

可是,每次住的都不是妈妈。

   青眼金毛虎决不会想到,它的心声只字不差的都让洛韵川知道了。

  听到他的声音,我哭得更厉害,或许是拿我没办法,他扳过我的身子,坐到我身边:“你杀了白虎也就算了,你还弄伤梓兮,难道要我奖励你么?”

小狗叫了两声,在小女孩的胸前蹭了起来。

他还是迟了一步,阿云倒在洞口血泊里,两个扛着黑枪的粗壮汉子站在一旁,从裤腿拔出一把亮铮铮的尖刀,在大腿上擦拭着。

我想起这些,更难过了,我哭了。我不再叫了,叫了门也不会开,我在门口舔了爪子洗了脸,把眼泪也顺便洗去了。

   洛韵川懒得听它墨迹,直接跟人一样站起。

  又是她,我哭得更大声:“那你……打我……”

“不要这样嘛,好痒啊。”小女孩笑着说。

阿灰冲过去扑倒了其中一个,狠狠的咬在他的大腿,凶狠的撕扯着。

我退到墙角卧下,把爪子藏在身子底下,把尾巴卷到脸前头,蜷成一个圆圆的团子。

   该shi的她刚想弄明白刚才那阵痒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有点头绪,被这个不知死活的一搅,又懵了。

  “哎,好啦,算我错了好不好,我不该,不该打你,别哭了,来,给我抱抱。”

“这只狗很喜欢你。”年兽说。

汉子急了,挥舞着尖刀砍向阿灰。

我有点困了,我睡了。

   “嗷!”好吧,青眼金毛虎在作死,它冲着洛韵川大吼。

  看着他如玉的脸庞,浅浅的微笑,他始终当我是灵宠,我闭上眼睛,化成狼身,舔舔他的脸,依偎在他怀里,他始终不能了解我……

“我想它也会喜欢你的,你想抱抱它吗?”小女孩把狗捧到年兽的面前。

"灰,走…别管我,走啊…山洞里还有一个孩子。你带他走,好好照顾他长大。"阿云虚弱的气息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

睡得迷迷糊糊,我听见开门的声音,天已经黑了,房间内的灯光正好笼罩在我身上。黄黄的灯光,很温暖。

   “喵!”青眼金毛虎的声音还未停止,洛韵川便大叫,小身子一跃,就到了它的头顶的上方,单爪而立,小爪子狠狠地把青眼金毛虎的脑袋踩到地上。

上一篇:喜欢桃花,更用她的不惜凋零的生命来芬芳和感悟着每一个人 下一篇:最大的收获应该是海南人对生活的态度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看见墙上挂着的遗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