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时一个陌生人疑神疑鬼的走近了苏阳,季宛宁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后感大全 >

    一
    苏阳一个人安静的躺在草坪上听着歌曲,渐渐的熟睡了过去。就在此时一个陌生人疑神疑鬼的走近了苏阳。
    同时时夏岩从远处走来,看到陌生男子,见势不对,于是大喊了一声。
    夏岩:喂,你在干什么?
    陌生男子拿起苏阳的包撒腿就跑…夏岩立马追了上去。夏岩一边跑一边喊
    苏岩:“抓小偷啊!穿黄色衣服的男子偷了别人的包!”
    夏岩的呼叫引起众人的目光,在夏岩的穷追不舍与众人的目光下,小偷还是妥协了,丢下了包,跑离了大家的视线。
    夏岩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拍了拍胸口捡起了苏阳的包,并说到。
    “唉,居然还有这么大意的人,自己的包都不放好。”
    说完返回原地想归还给失主苏阳……
    夏岩走到苏阳面前。
    夏岩:喂,朋友,你的包!
    苏阳从睡梦中惊醒,惊慌的起来,欲从夏岩手里夺回自己的包。
    苏阳:我的包!你是谁啊?为什么拿我的包?
    夏岩:谁拿你的包啊,刚有小偷偷你包,你也太大意了吧,自己的包都不放好,还是我帮你抢回来的耶。没一句感谢的话还被冤枉成了小偷!
    苏阳惭愧的低下了头
    苏阳:哦,这样的啊,我刚太困了所以就躺下睡了会,没想到一睡就睡过了头,那真的谢谢你了。
    夏岩觉得不对劲,为什么他说话都低着头呢,没有正面看过她一眼。夏岩用手在他眼前挥了几下。夏岩睁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在面前的苏阳居然看不见,于是又挥了一下,夏岩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
    “啊!你的眼睛….”(夏岩捂住了嘴巴)
    苏阳知道自己看不见被夏岩发现了,点了一下头。
    夏岩惭愧的说:我不知道,你…对不起啊!
    夏岩没有在说什么,两人沉默了片刻……
    看着苏阳的眼睛夏岩始终觉得和一般的瞎子眼睛不一样,他的眼睛那么神采奕奕,他的眼眸是那么深邃,深邃得好像可以读出许多的故事。根本就不像是瞎子,夏岩觉得苏阳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所以想和他成为朋友。
    夏岩:你叫什么名字哇?我们还挺有缘的哦,做个朋友吧!
    苏阳皱起眉头觉得这人挺奇怪的,为什么想和他成为朋友呢
    夏岩:怎么?你一大男人还怕什么啊?我又不图你什么!你敢不敢和我做朋友嘛?
    苏阳犹豫了片刻“有什么不敢的啊!我叫苏阳”
    夏岩笑着说:“呵呵,我叫夏岩,很高兴认识你!看你一个人挺孤单的,www.haiyawenxue.com平时我也喜欢来公园逛逛无聊时可以找我聊聊天哦”
    苏阳微笑答应了…
    二
    苏阳回到家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苏阳父训斥道:你这是要干什么?整天都去那个公园,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出去哪天出事了,怎么办?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你也不要忘了你还有一个父亲!虽然你妈离开了我们,你也不要这么没有骨气……
    苏阳很不耐烦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说到“够了!连妈都不在了,那呆在这个家还有什么意义?”
    说完苏阳父给了苏阳一巴掌
    苏阳父: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你给我滚。
    说完苏阳走出了家,狠狠的关上了门此时房间变得异常的安静。苏阳父无奈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捂住脸,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三
    苏阳奔跑在大街上,撞到了无数人。其中一妇女骂道:
    “你怎么走路的啊?没长眼睛啊?,没看到路上还有人啊”妇女的骂声引来众人的目光,此时夏岩从远处走来,看到苏阳,显得格外诧异,于是快跑过来。妇女终于停止碎念,快速离开了他们。
    夏岩:是你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吗?你怎么了?
    苏阳抱着夏岩大哭了起来。(此时整个大街显得异常的安静,似乎只能听到苏阳嚎啕大哭的声音)
    苏阳: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上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
    夏岩轻轻抱着苏阳
    夏岩:你有心事吗?你可以对我说呀,不怕,也许你的痛我感受不到,但是我一定是会是你最真诚的听众。我可以为你分担你的忧伤吧?
    苏阳:真的吗?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夏岩:因为你需要帮助,而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偏偏被我发现了,我这人是个大好人,喜欢帮助别人,所以你就成全我吧!
    苏阳笑了,仿佛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么窝心的话了,因为妈妈的离去让他不敢相信任何人。本来身体对他的打击够大了,加上妈妈的离开更让他的心雪上加霜。而因为夏岩的出现又点亮了他内心的阴霾,他似乎想要敞开他的心扉…
    四
    苏阳和夏岩坐在公园的椅子上,聊着天。路灯照在他们的脸上,显得格外惬意。
    夏岩:你眼睛看不见,为什么还喜欢往外面跑呢?你就不怕找不到回家的路呀?
    苏阳:呵!家?或许家的概念对我来说是越来越模糊了,就像呆在一个空壳里,还不如呆在公园里面。小时候在我眼睛没瞎之前我妈妈也在我身边,妈妈经常带我来这个公园陪我画画,感觉这个公园才是我的归属,几乎天天来,久而久之就熟了,就算看不见也能找到。
    夏岩:你喜欢画画!
    苏阳:对啊!但是自从失明后就没有勇气再拿画笔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画画了。

第五章  两个空座位

清冷的街道,昏暗的灯光,一个人走着,不知何时开始,总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可每次回头却看不见半点踪影。

一 季宛宁的办公桌紧挨着窗户,桌面上错落有致地摆着电脑显示器、一撂报刊杂志、十几本书籍、赭色的陶瓷茶杯,除此之外,桌角被阳光晒到的地方,还有一小盆太阳花。此时的阳光,给太阳花的盛开提供了最佳条件,它们一朵朵地怒放着,五彩缤纷,色泽鲜亮,在泥土和绿叶的映衬下,显得娇艳无比。 太阳花有一个很低贱的别名:死不了。因为它们的生命力之强,远远超出普通的花草。你无法想像如此鲜亮的花朵,无须肥沃的土壤,无须充足的水分,只要能够得到一丝阳光的眷顾,就能以这样热烈的方式开放出来。有的时候,生存条件到了极度恶劣的程度,它们也会枯萎,而这种枯萎并非死亡,只是暂时的沉睡,一旦适当的机会来临,生命力会再次回到它们身上,仿佛它们真的永远也不会死去似的。 季宛宁喜欢太阳花,一是因为它们那种热烈的、毫无保留的绽放方式,二是因为它们对生存条件的毫不苛求。这二者都令季宛宁在看到太阳花鲜艳的花朵时,会在心底产生莫名的感动。因此,她将这盆原本可以野生野长的小花摆在桌上,给它提供充足的阳光,让那些活泼的色彩时时映入视线,使得情绪因此变得轻松起来。 季宛宁凝神看着她那盆太阳花,很久,才将视线调回到电脑屏幕上。眼睛猛地从阳光里转到暗处,太阳穴“嗡”地一下,似乎在瞬间膨胀开来,使眼睛产生一丝轻微的疼痛。季宛宁忽然想到,从科学角度上看,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那么这太阳花如此娇艳的色彩,是否意味着它作为生殖器的快乐呢? 这个想法让季宛宁觉得荒唐,紧接着她的脑海中便出现昨天和苏阳做爱的场景,心里立刻涌起一股又酸又甜的热流,嘴角不知不觉挂上一个微笑。直到现在,她还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那种极度的快感,真的是她所体验到的么?从前从别人作品中看到的所有关于高xdx潮的描述,难道那些竟然都是真实的? 电脑屏幕上,是季宛宁准备下星期做的一个专栏:女人,大胆地说出来吧……这个选题是前几天季宛宁和同事们聊天时,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出来的结果。当时,季宛宁对这个选题没有丝毫把握,因为在那个省略号之后,将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非常隐秘的话题:女人的性感受。 如果不是同事们再三怂恿,并且主任也对这个话题可能产生的效应满怀兴趣,季宛宁自己对此话题是不大积极的。外部的原因很简单,季宛宁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那种想方设法吸引众人注目的青春年月已经过去,而能够将世间一切隐秘视之坦然的漠然年龄又尚未到来,对于这样一个很可能会引起读者激烈争议的话题,难免会有些畏惧情绪。 而只有季宛宁自己知道的内在原因则是,虽然她已经三十岁,有过数年的性生活经历了,但性对她而言,却绝非一件美妙的事情。从她由一个处女变为一个妇人的初次性体验开始,直到她昨天和苏阳做爱之前,从没有哪一个男人、哪一次性爱给她带来过快感,更不必说高xdx潮的疯狂。 因此,在昨天之前,性这个话题,对季宛宁毫无吸引力,甚至当她联想到这个问题时,心理上会相应地产生反感和厌恶。有时候,季宛宁觉得,那些对女人从性中获得快感的描述都是虚构的,是男人们为了吸引女人和他们上床而使出的一种欺骗手段,或者女人们为了安慰自己空洞的情感所做的可怜的想像。虽然更多的时候,季宛宁是为自己感到悲哀。这难道不是造物主对她的一个讽刺么?她长着一副能够吸引无数男人目光的性感身材,却全然不知何为性的快感! 而现在不同了。自从昨天开始,当苏阳身体的亲近,使得季宛宁沿着那个想像中的螺旋阶梯缓缓上升,直到升至快乐的顶端时,季宛宁对于这个话题的想法忽然发生了改变。原来女人并非真的不能从性爱中得到快乐,原来从前的漠然,都只是因为身体的感受被种种因素蒙蔽了而已!一夜之间,季宛宁发现自己这个即将进行的专栏话题是那么有趣,令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感——生活中其他的女人们,你们内心深处关于性的体验,究竟是怎样的呢?能大胆地说出来吗?能把这些感受与别人交换分享吗? 季宛宁不自觉地微笑着,拉出电脑键盘,熟练地在屏幕上打出一段字来: 爱护自己的身体,关心自己的每一丝体验,照顾自己的渴求和需要……为什么不敢面对自己真实的感受呢?女人,请大胆释放你的欲求吧,只有你最清楚,你是需要爱的。 将这段话做了处理后,季宛宁把自己的电子信箱地址及寻呼号留在了末尾。从前她从没有留过自己的联系方式,因为不愿意自己的业余生活会被外界干扰。可这次她这样做了,心里怀着一种复杂的情绪,新鲜,好奇,憧憬,以及无法解释的一丝丝惶惑。最后,季宛宁将这个处理完毕的文档提交上去,这段文字将随着本期话题一起出现在明天的报纸上。 完成工作之后,已经是傍晚了。阳光早就从办公室里溜走,失去了阳光照射的太阳花,不知在何时收缩起所有的花瓣,完全没有了开放时的灿烂。然而,这并不会给季宛宁带来伤感,因为她清楚,明天下午阳光再次降临办公桌时,这盆小花会像忘却了昨日衰落似地又一次盛开。只要想想这一点,心里就会多了一份希望,岂不是一种幸福? 办公室里的同事陆续都走了。当季宛宁也收拾了包准备离开时,桌上的电话铃忽然响了。她接起来一听,脸上就漾起了笑意。 是苏阳。 “下班了吗?”苏阳的声音很温柔,从季宛宁认识他开始,就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季宛宁微笑着,放下包,背靠窗户和苏阳说话:“正准备走。刚才还犹豫呢,要不要给你打个电话,又担心……”她把自己的担心咽了回去。那是令她有几分难为情的,因为和昨天他们的亲密有关。 对季宛宁的欲言又止,苏阳显然领悟到什么,他体贴地保护着她的羞涩,并不追问她担心什么,而是问:“晚上你有事儿么?” 季宛宁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紧跳了几下,喉头有什么融化了似的,湿漉漉的。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在场,但她的脸仍是不可克制地热了起来。她轻声说:“我没什么事儿。你呢?孩子不在家吗?” 苏阳沉默了两秒钟,坦白回答:“我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了……我想你。” 季宛宁听到苏阳说“我想你”时,脑海中快速闪过昨天和苏阳在一起的画面及感觉,身体忽地一热,很快感觉到了自己的湿润。她对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既新鲜又慌乱,几乎有些不知所措,也沉默了一会儿,才低低地说:“我也想你。” “我们一起吃晚饭好么?”苏阳的声音又大方起来,“今天我买了菜,做饭给你吃。” 季宛宁很意外,笑着问:“真的?你还会做饭?” 苏阳老老实实地回答:“做是会做的,只是你的期望值不能太高。” 季宛宁忽然有点儿口拙,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对着话筒傻笑。就像一个人忽然得到了一样意料之外的宝物,本已十分满足,但这个宝物又显露出另一样珍贵品质来,令人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 苏阳又问:“要我去接你吗?我骑摩托车,很快就能到。” 季宛宁忙说:“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去。”她想了想,笑了,“你不是还要给我做饭吃吗,不会把晚饭拖到夜宵时间吧?” 正说到这儿,季宛宁听见自己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一边从包里取手机,一边对着话筒说:“哎,我要接个电话,咱们就说定了,待会儿我自己去你家。” 苏阳干脆地说:“好,那我先在家做饭,待会儿见。” 季宛宁向苏阳道了再见,挂断电话,接通手机,一下子听出是好友范丽华的声音,忙笑着说:“范姐,是你呀,今天怎么有空儿给我打电话?” 范丽华的声音很阴郁,听起来有些迟疑:“宛宁,现在你方便吗?我有急事想跟你谈。” 季宛宁想到和苏阳的约定,犹豫了一下。范丽华是季宛宁相当要好的朋友,但因为身任一家大公司的副总,平时工作繁忙,大家难得见面。此时她劈头就说有急事要和季宛宁谈,以季宛宁对她的了解,知道此事绝非鸡毛小事。 因此,季宛宁没提自己有约会的事儿,只说:“我现在在办公室,是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 范丽华稍一迟疑,做了决定:“你在办公室等我,我马上开车去接你,然后我们找个方便的地方谈。” 挂断手机,季宛宁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起来。原本计划好和苏阳一起吃晚饭,只要想到这一点,心里就暖洋洋的,现在却被这个意外的事情打扰了。但范丽华是季宛宁不愿忽视的朋友,且是同性朋友,这又使得这个打扰令人无法抱怨。呆立了几分钟,季宛宁不得不给苏阳家打了个电话,告诉苏阳自己临时有事儿,可能不能去了。 苏阳的声音显得有一点点失望,但随即又怀着希望问:“整晚都有事儿么?” “我也说不准。也可能时间不用太长。”季宛宁内心也很不愿意放弃和苏阳的约会,她只是拿不准范丽华找自己谈事情需要多少时间,不好意思让苏阳漫无目的地等待。听到苏阳这样说,她又有些高兴了,用试探的语气说,“要不然你先吃饭,然后干你自己的事儿,别专门等我,我如果结束得早,就还去你家。这样行吗?” 苏阳马上回答:“好,我等你。” 季宛宁不想马上挂电话。自从认识苏阳以来,她总是觉得苏阳的声音里有种明亮健康的成分,让她每次听了,心里都很舒服,而且不由自主感到留恋。趁着等范丽华的时间,她便继续和苏阳在电话里聊着:“真不好意思,临时变卦,你没在心里骂我言而无信吧?” 苏阳挺严肃地说:“哎呀,我只不过在心里悄悄嘀咕两声,你怎么就听见啦?” 季宛宁听出苏阳的玩笑意味,忍不住笑了:“我得声明一下,平时我还是挺守信的,只不过我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女士优先。” “为什么?”苏阳认真地和季宛宁讨论这个问题,“女权主义?” 季宛宁否认道:“我可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只不过我觉得女人天生比较麻烦,不好服侍,如果非得得罪什么人,我是宁愿得罪异性而不愿得罪同性。”说着,她自己也觉得好笑,“我这也算是欺软怕硬的一种表现吧。” 苏阳笑起来:“这个理论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呢。你这么说话,倒好像你本身不是一个女人,而是我们男人的同胞兄弟似的。” 季宛宁像是正面对着苏阳,脸上不由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觉得我不像一个女人么?” 这话的含意实在暧昧,季宛宁说完,脸便暗暗地红了。她听到对面苏阳沉默了一会儿,低低地、温柔地回答:“我没见过比你更像女人的女人。” 他们都不敢说话了。似乎有一种诡异的气流通过电话线连通了他们俩,使他们对对方的心事一目了然。后来还是季宛宁转移了话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你把儿子送回父母家,他们没觉得奇怪吧?” “没有,我平时晚上偶尔不在家,也得把儿子送回去的。”苏阳平静地解释,“其实我父母很希望我把儿子放在他们那儿,让他们带着。但我……我不太放心。” “不放心什么?”季宛宁追问。 “一来父母年龄大了,孩子太调皮,我怕把父母累坏了。另外,老人们太宠孩子,对孩子的教育也不是件好事儿。再说……”苏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下去,“再说孩子已经不能跟他妈妈生活,我总得多尽点儿父亲的责任。” 季宛宁心里涌起一股柔情。她回想起来,第一次认识苏阳的时候,正是苏阳对待儿子自然而然流露出的那种父亲的挚爱,莫明其妙地打动了她,使得她在心里悄悄却坚决地认定,苏阳是一个真正懂得爱的男人。而正是基于这种想法,季宛宁那种根深蒂固的对男人的戒备,在苏阳面前才得以瓦解,使得两人的交往迅速升温。 季宛宁柔声说:“你儿子很可爱。” 苏阳笑了,语气有点儿无可奈何:“你没见他皮起来,简直恨得我牙痒。”话虽如此说,那种由衷的怜爱之情还是流露了出来,“不过大概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自己的孩子再不好,在他们眼里也是宝贝。你是不是觉得挺可笑的?” “怎么会呢?”季宛宁诚恳地说,“要是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还可能有真爱的人吗?” 刚说到这儿,季宛宁听见楼下有车辆驶入的声音,接着是急促的喇叭声。她连忙对电话里的苏阳说:“对不起,我得走了。我办完事情就给你打电话,再见。” 苏阳急忙嘱咐季宛宁:“再晚都来啊,我等你。” 季宛宁笑着说:“好。要是连夜宵都赶不上,我就去吃早饭!真得走了,再见!” 挂断电话,季宛宁急匆匆下了楼。一见范丽华的面,她就吃了一惊。范丽华比季宛宁大了整整一轮,今年四十二岁,但平时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着装打扮都十分精心,总是保持着神采奕奕的精神状态。而此刻,脸上没有化妆,面色憔悴,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茫然。季宛宁认识范丽华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 “范姐,出什么事儿了?”就在见到范丽华之前一秒钟,季宛宁的思绪还神游在苏阳身上。现在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回来了。 范丽华疲倦地摇摇头,说:“待会儿再跟你细说。” 在开车出去的路上,范丽华和季宛宁都没有说话。季宛宁脑子里飞快地做着各种猜测,想像范丽华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她突然间变成这么一副模样。以季宛宁对范丽华的了解,她的每种猜测又都被自己否决掉了。她们就这么默默不语,一直等车开到城边的一个公园,两人下车买票进入人迹稀少的园区后,范丽华才开口说话。 “宛宁,有人偷拍了我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照片,用来敲诈我。现在我已经不知该怎么控制局面了。”范丽华以她坚忍的个性,强逼着自己简明扼要地说明情况。 偷拍……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敲诈…… 这一连串的提示词在季宛宁脑海中自动地串接起来,里面所隐含的危险意味,以及范丽华异乎寻常的精神状态,被季宛宁一下子就领悟了。而这种领悟确确实实令季宛宁大吃一惊。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忍不住轻声叫起来:“什么?” 范丽华停下步子,转身面对季宛宁,她的眼睛里有种非常深的恐惧和慌乱。然而她仍然能用平静的语调和更加明确的叙述告诉季宛宁:“我和一个男人做爱的场面,被人偷拍了下来,还被他敲诈。” 季宛宁目瞪口呆,愣愣地看着范丽华,不知说什么好。

  “你就是苏阳?你可真厉害。”开门见山,不留一点余地,赵思琪一遍打量对方,一边盘算自己该怎样说话。

图片 1

他被送到医院,医生说他胃出血严重,必须马上动手术,要张阿姨马上联系其亲属。可是他手机里没有他亲妈的号码,张阿姨也联系不上他的家人,只能在手术室外干着急。手术顺利地结束,已经晚上九点钟了,他被送到病房。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了,是他妈打来的,张阿姨接了电话,说了大概。

回到家中,关上房门的一瞬间,一种被监视的感觉格外强烈,心跳的很快,就像被人扯住了心脏,扶着墙壁走到厨房喝了一杯水,才感觉到好了一点。

  苏阳脸色变的厉害,仿佛被对方拿住了七寸。

    夏岩:多么可惜啊!你也不要放弃,你一定还有机会画画的,就算看不见也可以画出自己理想的图画,你不能放弃啊!
    苏阳:看不见怎么画画?
    夏岩:相信你自己,只要用心就不怕做不到。
    夏岩握紧了苏阳的手,感觉是那么的温暖
    苏阳听着夏岩的话,犹如一道曙光照近心墙,或许每个人都会面对各种困难,这些困难就像一个个迷局,自己走不出,但是总有一个人会试着走进来,然后牵引你走出去,很庆幸,夏岩就是这个牵引苏阳走出来的人。
    从今以后他们约定有空都来公园聊天,一个月的相处让他们的感情更加融洽,苏阳渐渐的被夏岩的乐观积极所感染,对她也产生了好感,但是面对自己的境况,就如一道巨大的鸿沟,阻挡住了他前进的脚步,他与夏岩之间似乎不能跨越朋友的界限。
    一个月过后…
    五
    医生:恭喜你!苏先生,医院已经找到了与你匹配的眼角膜,医院会尽快给你安排手术,费用方面,医院考虑你们是特殊家庭,会给你们减免部分医药费,但也希望你们尽快做好准备!
    听到这么好的消息,苏阳欣喜若狂,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和夏岩表白,也可以继续他画画的梦想。
    六
    苏阳:夏岩,给你说个好消息,我的眼睛可以复明了!
    夏岩:真的吗?那太好了,等你眼睛复明了你就可以继续你画画的梦想了。
    苏阳:对啊。等我复明了我给你一个惊喜。
    夏岩:嘿嘿,真的呀?为什么给我惊喜呢?
    苏阳:恩,这是秘密!等到那天我会告诉你!
    夏岩握着苏阳的手,看着苏阳,并没有表现得很高兴,反而眼里多了几分忧伤,似乎有心事一样。
    这时夏岩的手机响了,夏岩掏出手机,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电话
    “妈妈….我知道了,等会儿就过来了!”
    夏岩忧心忡忡的挂了电话
    夏岩:苏阳我还有事,先走了哈,有空在联系。
    苏阳:好的哈。
    说完夏岩就走了,苏阳觉得夏岩好像不对劲,但又不清楚情况,想了想还是算了。
    七
    离苏阳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苏阳也一天比一天兴奋,想到马上就能复明,苏阳把一切不开心的事都抛到脑后,只是最近与夏岩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可能一直在筹备手术,所以就没有想太多。他想等到他手术过后在去找她。他一直都期待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手术前的一天他竭力想联系到夏岩,可是怎么都联系不上,他心里显得格外忐忑,感觉要发生什么事一样……
    手术后,苏阳在医院呆着夏岩也没有来看过他,他都快失落到极点了,他决定等他出院后,要好好审问一下夏岩……
    八
    苏阳的眼睛完全康复后,苏阳父陪苏阳又来到了这个公园,看到公园每个角落,都是那么的亲切,随后拨通了夏岩的电话,可夏岩的电话还是无法接通。苏阳显得十分失落,此时苏阳父走上前,轻轻拍了拍苏阳的肩膀,终于还是把久违的信给了苏阳。
    苏阳父:给,爸爸一直没有跟你说…….你自己看信吧….
    苏阳心情忐忑的打开了信:
    亲爱的苏阳:
    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真的舍不得走,舍不得和你度过的没一秒,舍不得我们一起聊天的公园,舍不得很多很多的人,所以真的对不起,我还是要离开你,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吧,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我屏住呼吸没有和你联系,就怕影响到你之后的手术,不过庆幸我还可以跟你写信,现在我可以敞开心扉把我一切的想法都跟你说了,真的好欣慰!你肯定不敢相信其实我患了癌症,但这真的是事实,只是我讨厌医院,到处都是刺鼻的药水味,还有各种被病痛折磨的人,所以竭力想要逃离,正是因为很少在医院接受治疗,一度在疼痛中晕厥,后来身体一天比一天糟了。我知道我病治不好了的,所以还不如高兴的离开,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悲伤,没有谁会一直陪你走到最后,只不过我的离开会早一点,你妈妈也是一样,最重要的是珍惜现在在你身边的亲人,其实你父亲也不容易,他心里是很在乎你这个儿子,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和你爸爸的交谈中,发现他真的很爱你。你要坚强,要乐观,要完成你未完成的梦想,不准郁郁寡欢,不准自卑了,听到没?这一切我可都看着的,你今后的每一步我都会关注的,因为你就是我的眼。
    我从来都不会离开你,在你告诉我你的适合的视网膜之前,我就知道了,因为是我决定把我的视网膜给你的,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会这么简单了,第一次看到你的眼,就被你的眼所深深的吸引,只是因为妈妈的离世和看不见所以显得那么忧郁吧?大好青春就这么荒废了,不值得!真想给你最温暖的关怀!那时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油然而生,是不是人在离世之前就想要好好的爱一个人呢,呵呵!命运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真的出现了,在我需要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也出现了。所以我们都不要埋怨命运了。又看不到你给我的惊喜了,好遗憾啊,这或许是在离开之前最遗憾的事了。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句话:我爱你!放在心里很久了。但是说出来了,就很满足了……就这样把命运既然能再最后关头把我们安排在一起,下辈子,我们一定还会遇见的,永别了!苏阳!
    苏阳呆呆的坎着信,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双手抱着头,想要告诉自己那是在做梦,苏阳在公园里不断的奔跑,想要寻找到夏岩的足迹,只是一切都是徒劳,苏阳开始慢慢的接受事实。
    N年后
    还是那个公园,只是物是人非。曾经叛逆自卑的少年,现在正在公园里开展了一个个人的画展。苏阳拿着红酒与前来观看的人们优雅的打着招呼……
    有一幅画格外吸引人们的眼光,那副画画的是一位女孩,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她的微笑那么特别,在阳光中却带着淡淡的忧伤,女孩那种飘渺的情绪让大家都捉摸不定,但只有苏阳知道,因为画中的女孩就是夏岩,而这幅画的名字叫做《你是我的眼》。
    
    结束
    
    ps: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场伤心;
    在对的时间遇上错的人,是一声叹息

半小时后,他妈现身在病房里,看着躺在床上昏迷着的苏阳,三步并两步地来到病床前,抓起他的手,轻唤他,两行泪是刷刷地往下流。

“无所谓了,一无是处的我也不会被别人关注。”

  赵思琪很得意,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敲打桌面,“你的家就是被小三害的,你怎么也干起这种勾当了?”

“我儿子,怎样了?”

回想昨日的自己,那个懦弱无能的自己,就提不起任何兴趣了。

  苏阳惊恐地看着赵思琪,“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你的存在,那天浩浩调皮,从沙发上摔下来,脑袋撞到茶几上,被紧急送到医院,耀哥陪了浩浩一晚上,凌晨的时候是你打的电话吧。”赵思琪观察苏阳那错愕的神情,满怀信心。

“病人胃出血严重,身上还有多处的淤血,尤其是腹部,一大片的淤血。初步诊断应该是被人施加暴力导致的。”

昨天清晨,走在上班的路上,途经一条不起眼的小巷,看见一个男子逼着一个年轻女生交出自己的钱包,女生看到了我,对我哭喊道:“请帮帮我,这些钱对我真的很重要,我妹妹还在中心医院等着这钱治疗!”我停下了脚步,打量着那个男人,大约30来岁,不是很壮,那男子这时也不耐烦的转过身:“小子,不要多管闲事,这里没你事,不要凑热闹!”男子转身的一瞬间,我也看到了男子手上的匕首,匕首似乎还泛着凶光,像是在炫耀自己的锋利!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暴力?”钟妈简直不敢相信这一诊断。

男子看着我还站在原地,挥着匕首继续对我说道:“再不走,小心你的小命!”

  “误会?浩浩都五岁了,能有什么误会?说吧你要多少钱?”

“是的,你是他什么人?”

而我,当时早已双腿发软,在男子刚说完话之后,就已开始转身,打算逃走,回身的一瞬间,看到了女子绝望的眼神,在阴暗的小巷,那眼神显得格外的明亮,可我,却不敢去帮忙。

  “我……”苏阳不愿相信陆耀会骗她,陆耀给予她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这面前的女人是怎么回事?这个让陆耀匆匆离开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好好想想,自己对陆耀的了解真是少之又少,他在外国留过学,毕业没多久就进了这间公司,慢慢从基层坐上总经理的位子。其他的呢?苏阳一无所知,陆耀的家庭,陆耀有哪些朋友,他的生活经历是怎样的?他这么优秀会不会早就结婚,自己没问过,陆耀也从没提起。现在知道了,真是一掌响亮的耳光。

“我是他妈妈。”

从那开始,就总感觉到被人监视,一种冰冷的感觉贯穿身体,却找不到任何的解决方法。

  “我没想要过钱。”

“你是他妈妈啊,我在他身上找出这张准考证,他今天刚参加完高考,你们这些做家长的也太粗心了,他身上的伤已经有两三个月了。这两三个月是精力消耗的高峰期,又有怎么重的伤,我们在他的血液里检测到有止疼药的成分,他就靠这个熬过来了,也够坚强的。”

月光透过窗户打在我身上,在地上映出了我的身影,影子似乎都在对着我嘲笑,看着影子,想着难道影子真是另一个空间里的我?在那个空间的我,应该不会如我这样如此不堪吧,以前的我永远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影子仿佛知道我心中所想,比出了一个搞笑的大拇指,这个大拇指如此模糊,但我却感觉到很温暖,站起身,擦了擦自己湿润的眼眶,拿上自己的包包,离开家门,打车去向中心医院。

  “你难道还想要人?你这个年纪的女人最不安分,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乱来?”

“两三个月了?到底是两个月还是三个月?”钟妈想到三个月前她刚把儿子接回家。是那个时候身上就有这些伤了?

中心医院

  “我没有……”

“这个,这个要进行进一步的验伤才能知道。”

不知道房间号,只能盲目的寻找,一层接一层,一间接一间,约莫30分钟,在1802房终于看到一个背影,肩上挂着一个粉色的包,那个包就是在小巷之中被女生抱着紧紧的那一个,走进病房之后才看见,那个包上已经被划出了一刀划痕,想来,应该就是那个匕首留下的吧!

  “你没有,那我们今天怎么会坐在这里?把你的手机给我。”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验伤就不用了,我只想知道他这些伤会不会留下后遗症什么的?”

“抱歉,你未交医疗费,我们不能再让你妹妹住在医院了,安排一下,回家修养吧!”

  苏阳不解。

“这个你们放心,病人自身的身体素质较好,只要好好调养,不会影响他的生活的。”

“医生,帮帮忙吧,我妹妹真的需要手术啊,不能耽搁了,钱,我会慢慢想办法的。”

  “你难道还想继续和他纠缠下去吗?”赵思琪的声音尖锐,把沉迷于蛋糕的浩浩都叫醒。

“谢谢大夫。”

“抱歉,这是医院的规定,我们也没有办法,请您把手松开吧!”女生这才松开了紧紧抓着医生袖子的手,无力的垂下。

  浩浩很怕妈妈这个样子“小姐姐,你就不要和爸爸一块玩了吧,妈妈会不高兴的。”

送走了医生,钟妈叹了口气,满脸自责地望了望躺在病床上的儿子。转身对张阿姨道谢。

“等等,还差多少钱,我来付”我走近他们,说道。

  苏阳看孩子唯唯诺诺的样子,深吸了口气,认命地递出手机,在这件事情上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非常感谢你,送他来医院。”

女生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我:“怎么会是你!”

  “还用这款手机,过时好久了都。”赵思琪接过手机满脸的不屑,黑色的指甲在屏幕上滑动,不一会儿,赵思琪把手机还给苏阳。

“没什么的,我跟阳阳一家是邻居。你是他妈妈?”

“昨天的事很对不起,我是来弥补我的过错的。”

  苏阳瞟了一眼,是一条短信。

“对。你说苏大姐她们走了?去哪里了?”

“那你们跟我来交一下费用吧,我们好尽快给你妹妹安排手术,”医生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向病房外走去。

  “我设了定时发送,三个小时后会发出,三个小时够你离开这里了吧。”

“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今天突然就走了,丢了一封信给我让我交给阳阳,阳阳看到信,就这样了。”

“这钱,我会还你的。”

  苏阳点了点头,缓缓地站起,似乎有点低血糖,眼前发黑。

钟妈听完沉默了会,之前儿子就误会了她,现在她怕更是说不清了。看着钟妈一脸忧愁的样子,张阿姨走上前去:“妹子,阳阳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可能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等他顺过来了,会慢慢地接受你的。你要相信他,不用太着急了。”

“不用,这样就很好了!”

  看着苏阳仿佛下一秒要倒下,赵思琪起了点慈悲心“哎呀,你这又何必,反正你还年轻,总能找个更好的。”所谓的慈悲不过是,胜利者对失败者高傲的蔑视。“不过也难怪,耀哥家境那么好,你不知道吧,耀哥工作的公司就是耀哥爸爸的,不过人家低调不愿意透露给外人。”

上一篇:妈妈拿起木梳细心地为我梳理湿湿的头发,血液的突然提速会令头部感觉不舒服 下一篇:寒浅心瞪大眼睛看着他,杜晟熙站起身指着寒浅心身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