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浅心瞪大眼睛看着他,杜晟熙站起身指着寒浅心身后说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后感大全 >

 

早晨的空气十分清新,虽然下着小雨,但大家都没有撑伞,雨雾铺在每个人的头上,有些人用纸巾擦擦头上的雨珠,但有些人却直接右手拍拍就算了。学校的门口有一大批学生进入,因为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来来往往当然很多人。少女身穿淡白色的上衣和牛仔裤,长长的头发披到肩,手把书籍捧到怀里,还不忘用呆着精致手链的手挡住书本,深怕他们别淋湿,她用那清澈而无害的眼睛好奇地扫视着校园的环境。她的动作吸引着来往的人,大家都用别样的目光看着她。“你好!”后面的女生叫住她,寒浅心一回头对她说“你叫我吗?”,“是啊!”何思颖笑着说。寒浅心就这样认识了何思颖,她们成为了朋友何思颖告诉她,这间学校的校董也是姓寒的,所以何思颖总是想知道寒浅心是不是寒校董的女儿。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不会迟到,何思颖拉着寒浅心跑进校室,雨开始蒙蒙地下了,窗口都被染白了,早晨雾多也正因为这样,这才别叫做春天,是珠三角的春天!寒浅心突然看见手上的银链子不见了!“怎么了?”何思颖见她很紧张便忍不住问。“我的手链不见了!”寒浅心慌张极了想了想说,“思颖,你先回课室吧!我回去找找。”寒浅心于是便匆匆忙忙地跑到刚才走的小路。“可是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何思颖担忧地说。寒浅心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因为她想快点找到链子。妈妈说过、那个链子很重要。对她来说意义重大。寒浅心在回想起何思颖的话,又突然想起妈妈的叮嘱“要是别人说你是那间学校的校董女儿,你可千万不要理会啊!”妈妈不姓寒,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寒浅心回想着。不过,现在重要的是找到链子,其他的都不管了!寒浅心冒着雨沿着路边寻找,都不看见她的手链,虽然看上去不值钱可是这个链子陪伴自己那么久了,加上母亲视它如宝,要是母亲知道后,会怎么样?寒浅心顿时慌了。亭子上的人引起她的注意,寒浅心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那若是伤感的背影,如此地孤寂,心中有些异样,她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感觉,除了在她小时候的那段回忆中。 一天寒浅心在图书馆里看书,何思颖突然跑过来说:“呜呜,浅心你要帮我!”“什么事?”寒浅心关切地问。何思颖说:“我和她们因为小事起了争执,可是她们班花的男朋友还打我。浅心啊。你要帮我”寒浅心听后皱着眉头,女孩和女孩之间的事,男生就不应该插手。何况是男生动手打人!!!“你带我去找他!”何思颖点点头拉寒浅心走出图书馆。大树如阴的亭子里几个人在休闲地玩闹“那个男在哪里?”寒浅心问她,何思颖指着那个戴墨镜的男生。寒浅心不管三七二十一怒气冲冲地走到那男生面前,却没看见有什么一群女生,后来也没有多在意。寒浅心对着那个恶魔大喊:“你给我起来!”面前的男生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寒浅心“什么事”他没好气地说。寒浅心见他这样子的态度,便火了,于是冷笑着对他说:“女生的事男生就不应该插手何况你还打女生!”大家都用担心的目光看着寒浅心,而杜晟熙惊愕地看着浅心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寒浅心轻笑道:“做了不认还反过来问我?”寒浅心觉得跟他说不清了,于是大步走出亭子。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她的手臂,寒浅心不耐烦地朝他大喊:“干什么?!放手!”“你给我说清楚!”杜晟熙愤怒地看着她说。“有什么好说的,你打了我的同学!”寒浅心直说了。“我什么时候打她了?”杜晟熙问。寒浅心愣愣地转过头看着何思雪,何思颖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着说:“今天是学校愚人节哦!”寒浅心怔了怔,顿时明白了!学校愚人节,她听说过,但具体的某一天,寒浅心忘了,没想到这么巧,偏偏是几天!寒浅心甩开杜晟熙的手,走到何思颖面前似笑非笑地说:“愚人节?我上当了!我是愚人!?”寒浅心十分委屈,眼里的泪珠在不停打转,她却忍着没让它掉下来。于是很无力地拖着双腿走出亭子。“浅心,你听我说,我只是贪玩而已我没想过要欺骗你的!”何思颖拉住寒浅心说。寒浅心捂着耳朵说:“你没想过但是你做了!”“不是的…我只是和一群女生打了赌,谁会在愚人节中招…”何思颖说一不小心地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寒浅心含着泪快步跑了出去。不理会后面的人群的任何表情。“为什么会这样?”寒浅心坐在一处的草坪上轻轻擦拭眼泪,突然感到了迷惘。在寒浅心轻轻地哭泣时看见一块手帕递到她面前,寒浅心抬起头看他并接过手帕,一个陌生面容映入眼帘“你是?”寒浅心问他。他并没有说话反而问寒浅心:“你为什么会哭呢?”“被朋友骗了!”寒浅心无助地老实回答,“哦!今天是愚人节!”左亦旋笑着说,“其实我也被骗了,在今天我女友向我提出分手!”寒浅心笑着问:“那你有没有答应?今天可是愚人节啊!”“你猜我有没有答应?”左亦旋转过头问寒浅心。寒浅心摇摇头看着他,他大笑说:“我没有女朋友有怎么会分手呢?”寒浅心又被玩了,但她并没有生气,于是笑着又说:“你那么帅肯定有很多女生追的!”“是啊!好多啊!”他叹口气说。寒浅心站起身问:“那有其中一个是你喜欢的吗?”“没有!”他看着寒浅心,“我喜欢的女生她不在这群人中!!”寒浅心点点头。忽然间,一股热流涌进心头,因为在她无助的时候竟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安慰自己,一时间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示对他的感谢!寒浅心突然间发现这个男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又不确定“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啊?”寒浅心问。左亦旋平静地问:“是吗?为什么那么问?”寒浅心笑着说:“不知道哦,我觉得我们好像见过面,但又不不知道是不是,所以问问你!”“我们就只有这次才见面的”左亦旋肯定地说。“是啊”寒浅心点点头说。经连几天寒浅心都没有理睬何思颖,她也没烦浅心,毕竟人是有自知之明的,何思颖也知道寒浅心在她的生气。每次,寒浅心和左旋经常在草坪上碰到,他总是微笑地抬头:“好巧哦,能在这碰到你!”寒浅心每次见到他就有种沐浴春风的感觉,他有些像邻家大哥哥,有好像自己失去多年的朋友。寒浅心真的知足了。这样的学校生活正是寒浅心想的:和同学一起讨论书本的知识,一起开开玩笑不仅学到知识还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回记起母亲的话:“你不要再惹事了”寒浅心记得自己从小就很判逆,喜欢和男孩打架,只自有一天母亲和父亲离婚了,她就开始变得懂事一来不想让母亲为我操心“你还在生何思颖的气吗?”小惠问。小惠是寒浅心的室友,也知道了何思颖在愚人节捉弄寒浅心的事情。寒浅心笑着说:“没有啦,都消气了。只是跟她没什么共同语言而已!”隔天早上,寒走到班门口就停住脚步,一大堆人围在那里,寒浅心心想,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于是挤过去问:“你好,这里怎么有那么多人围观呢?”那女生兴奋地笑着说:“你不知道六楼的帅哥学长突然来访,听说要给一个女生送花呢,我们都在看他有多帅呢?”说着还时不时往人群挤。寒浅心也好奇地挤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寒浅心很吃惊,怎么是他?他来我班干嘛。为了能进去,我顿时想了想大叫:“大家快走!级长来啦!”“啊。”的一声大家慌乱地拥挤,想快点回到自己课室。热闹的走廊顿时安静了!课室,寒浅心走过去说:“同学,回你的课室去吧,上课了!”杜晟熙看着寒浅心没有动,褐色的长流海遮住他半边眼,杜晟熙反而很平静地拿着漫画来看,“你很聪明!”他冷笑到。寒浅心并没答话。那种人肯定很记仇的,上次她当着大家的面骂他,他这次来可能会介题发挥。

经过一番沉思后,寒浅心终于懂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杜晟熙阴差阳错地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骂他那么小人竟然随意的调查别人的身世。寒浅心破涕为笑说:“哎呦呦,这亏你的,都不知道该谢谢你还是说你的,总之我要会课室了!”啊?什么情况?杜晟熙心想。那些可怕的事情可能要持续到一天的时间吧,寒浅心不知道,更不知道怎么面对,也只想逃避,更想回家。其实在杜晟熙面前她只是在逞强,她不想让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看到她哭泣罢了,只是当寒浅心走在路上时,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寒浅心顿时不安起来,大家都莫名其妙的,一定又发生什么事了吧,会不会刚才和杜晟熙聊起来让大家误会了,还是……何思颖看见寒浅心回来不禁问:“浅心你去哪里了那么久才回来!?”“哦,没什么啦,刚才去见朋友啦!”寒浅心平静地说。“这是什么啊!?”何思颖握住寒浅心的手带羡慕地说:“好漂亮的手链啊,浅心这不是你之前要找的链子吗?现在找到啦!”寒浅心的心抖了抖,这条银链究竟是福还是祸呢,是因为它的不见才会遇上左亦旋的,是因为它的不见才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世。寒浅心对这条链子开始怀疑了,虽然她不相信会有邪门的事情发生,可是心中却不安。寒浅心好想立刻打电话给母亲,好想问问当年发生的事情,可是她却退缩了,她很害怕真相会像杜晟熙所说的那样。“浅心,你走神了!”何思颖摇了摇手说。“嗯?是啊!”寒浅心收拾一下东西看着外面,阳光像泼散的威士忌般慵懒地照在床边,几声鸟叫声在耳边响起,让人觉得有丝毫的倦意。路上的嘻哈声时不时传来,窗下站着的人影让寒浅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怎么会是他?他来这里干什么?“不管他是不是来找茬的,都要避开他!”寒浅心暗自地说。“思颖我要出去了,下面那个男的如果找我,你就说我不在吧!”“嗯,好的!”何思颖不问什么就答应了。将近晚上夕阳西下,丛树两旁小鸟微鸣,风呼啸着,单薄的身子受不住这样的寒冷,寒浅心双手紧紧地裹住自己的两肩,把头深埋在怀里。身后的沙沙声让人恐惧,总觉得后面被人跟踪似的,寒浅心向后张望着,却没发现什么,寒浅心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快点别让她跑了!”微弱的声音在后面传来,寒浅心暗叫不好的时候,一个大大的麻布袋子早把自己捆好了.“喂,你们是谁啊!快放开我!”寒浅心喊着说.“别吵,怪就怪在你自己惹上不该惹的人!”一个女的说.“别跟她废话,刘琳姐还在等着呢!”另一个女的说。很快,寒浅心就被请到一个阴暗的房间了.沉重的高跟鞋声音踏在地板上,给不平凡的夜晚增添了诡异不安的气氛,寒浅心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声音顿时不安起来,麻布袋顿时被打开了,寒浅心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说:“抓我来干什么呢!”“啪”被叫做刘琳姐的少女恶狠狠地扇了寒浅心一巴掌。寒浅心捂着脸大骂:“干什么啊,有什么事不能直说,为什么动手啊!”“哼,谁叫你不知羞耻,连我的未婚夫也敢碰!”刘琳振振有词地说。“你的未婚夫?谁啊!!”寒浅心问。“哼,你就装吧,睡醒你不知道啊!他是杜晟熙!!!”刘琳大声地说,似乎在宣布自己的占有权一般。寒浅心哭着:“哼!如果有如果那我宁愿不遇见你——杜晟熙;如果有如果我会不来这个学校,都怪你,杜晟熙,好端端的生活都给你给弄混淆了,你这个杀千刀的,你真是我的冤家啊···”“呦!你怪我干什么呀,又不是我的错!我们什么成了冤家了,我怎么不知道啊,还有啊我什么时候是杀千刀了?”“我怎么听到杜晟熙的声音呢?呵呵,我一定疯了!”“喂!我真的在啊!”杜晟熙从窗口跳进黑漆漆屋子,走到寒浅心跟前“拜托,你别再埋着头啦,看看我吧!”寒浅心幽幽地抬起头,屋里的漆黑只能看见模糊的身影,地上似乎有双鞋子在挪动。“啊!!妈呀,鬼啊!!!”寒浅心突然大叫起来,身子不断地往后退,杜晟熙把她死死地拽住,“我看你真的疯了,喂!你别叫了,看着我啊,我不是鬼啊!”迫于无奈杜晟熙只能朝她大吼,寒浅心受不了刺激,失去了控制,根本听不进杜晟熙的话。昏暗的夜空带有少许温情,苍黄的落叶从枝头上姗姗来到地面,亲吻了它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大地,四周的空气停止了移动,邻家屋舍传来几声犬吠,月光照进了小屋,照在那在夜色中缓缓发亮的银链上,月色将两个人的身影拉入了大地,寒浅心停止了大叫,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与自己靠的很近的人,微凉的薄唇贴在自己热的发烫的唇上,不时让寒浅心觉得凉多了,寒浅心从微光中看出了杜晟熙的脸庞,心中平静了许多。“好了,看来你终于都肯静下心了!”杜晟熙缓缓地离开寒浅心的唇瓣,笑着说。“你,真是杜晟熙啊!”寒浅心傻傻地问。杜晟熙顿时落下黑脸,不知说什么。“对了,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这里好像没有入口啊!”“哎呦!”杜晟熙重重地敲了寒浅心的脑袋说,“看吧看吧,我就说你怎么那么蠢啊,叫你睁开眼睛你也不睁开,在你身后不是有扇窗户嘛,月光正亮着呢!”杜晟熙站起身指着寒浅心身后说。寒浅心不敢往后看嘟嚷着:“少来啦,骗人,我才不信你从我身后走来!”“你!”杜晟熙指着她吐不出一个字来,“好吧!那你自己站起了看好了!”寒浅心扶着墙站起来时却又瘫软在地上。“怎么啦?”杜晟熙扶着她。“呵呵,我忘了都好久没活动了,脚软了!”寒浅心憨憨地笑着。“那先站起活动活动吧!”在杜晟熙的搀扶下寒浅心能走了,“我看我们还是从这里出去吧!”杜晟熙指着窗口说。“哎!那个你不会是从这里进来的吧?”“嗯!”“我还以为你打开门进来的!”寒浅心说。“拜托门已经锁着了,加上窗口是开着的,我当然从这里进来啰!”杜晟熙看看窗下说。“好了,等我们出去再问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先跳下去,在下面接你!”“喂,你不会是想把我扔在这里吧,所谓救人救到底嘛,要是你扔下我那可对不起你千辛万苦来救我的思想哦!”寒浅心紧张地拉着杜晟熙问,深怕他会扔下自己。“放心,我不会扔下你的,我都走到这一步了,又怎么会把你弃之不顾吧!”杜晟熙给寒浅心投来坚定的眼神,跳下了窗下。寒浅心愣着‘放心,我不会扔下你的’这话怎么说的?“喂下来吧!”杜晟熙的话打住了寒浅心的思绪“嗯。”寒浅心从窗口跳下去了,杜晟熙稳稳地接着她。“不会吧,这个窗口原来离地面那么近的!”寒浅心拿窗台与自己作比较,才发现那窗竟到自己的腰部,“是你的问题吧,好了走吧!”杜晟熙蹲下身子说,“上来吧,我背你”“喂,那个,你背我干什么啊?”寒浅心问。“你话怎么那么多啊,我可不想像扶着老太婆那样扶着你!”杜晟熙居高临下地看着寒浅心说。“那好吧我上去就是了!”寒浅心摇摇头说。月光下,那一高一低的身影在移动,两个在黑白的背景光下被剪影“喂,说实在,你怎会知道我在这里的?”寒浅心小声问。“你的叫声方圆百里都能听见了!”杜晟熙微笑着“真的?”寒浅心继续问。“不是,是你的那个朋友何思颖告诉我的,我在楼时就看见你离开了,不过也没想到你那么晚还没回来,我就再问你的朋友了,得知你从这个方向走了,我便追上去看啰,真没想到还真听见你的哭喊声!”杜晟熙嘲笑着。我怕黑嘛寒浅心不好意思地低着头“你,为什么要来救我?”这是寒浅心唯一不明白的问题。“……”杜晟熙保持沉默继续走着。“很难回答吗?我觉得这是有必要的,你大可不必来救我啊。”寒浅心不以为然地说。

这天刚好在下雨,雨势不大,撑伞便显得多余了。心情糟到极点,想跑到海边,一个人静静地坐到明天,可是这都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寒浅心独自走去往日和左亦旋坐的位置,突然地想起他,他就是那么的温柔,像一缕阳光般照在心房,虽然想处的时间很短,但她凭着感觉可以知道他是个善解人意的人,想着想着出神,嘴角不经意扬起一丝淡然的笑容,如果他能出现就好,真希望他能来!
“原来你在啊!”背后的声音传来过来,寒浅心以为是左亦旋来了,便迫不及待地回眸看着他,却发现不是!
“是你?你来干嘛!”寒浅心没好气地说。
“我不能来吗?”杜晟熙迈着修长的脚步走过去,“你好像很失望啊,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啊?”杜晟熙走近寒浅心的身边问,寒浅心迅速闪开冷冷地说:“关你什么事啊!”不等他回答,寒浅心很想走开,跟他呆在一起自己都有生命危险啊,自己答应过妈妈的,不可以再像小时候那样,耐不住自己的倔性子。
杜晟熙拉着她问:“喂!别那么没有礼貌了,怎么说我们也有些不寻常的关系的”寒浅心似笑非笑地问:“是吗?那样也叫有不寻常的关系嘛?我貌似跟好多男孩子出去夜店的,我们的关系有更不寻常的”杜晟熙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她竟说不出话。“你可以放手了吗?看着这样,我觉得恶心啊!”
寒浅心是个善变的人,这句话一语双关,看来笨蛋都听得出了,其一寒浅心觉得杜晟熙的想法十分恶心,其二,要让他对她产生厌恶感,那样一切都可以恢复平静了。杜晟熙真的放开她的手,就让她从自己的视线消失,杜晟熙不会就此罢手的,他要好好调查她的身份。。。。。
刘琳听着她的姐妹给她细细说出了整件事情,顿时压不住起来,生气地说:“真的要给些颜色给她看!”那种神态就像别人抢了她心爱的玩具般,整个人显得既骄纵有颇有些孩子气。

“谢谢你,也谢谢你的朋友!”寒浅心带上链子说。左亦旋站起身说:“以后我们不要在见面了!”
“什么!”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寒浅心紧张地问,“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吗?你帮我找到链子我还要好好感谢你一番了,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啊!”

有些人想害你,不需要大动手脚,只需要一个无形武器:“流言蜚语”杜晟熙再次堵上寒浅心的唇。他想干嘛?寒浅心突然发现那是她的初吻!简直就是欺负人!寒浅心用力地推开他,很意外她居然没掴他耳光大骂“变态”,因为她怕打了他反而弄脏自己的手,太不值得了!杜晟熙故意舔舔唇玩笑般笑着。
“你又在玩什么幼稚游戏!”寒浅心愤怒地问他。
“是很幼稚的,不过不是我陪你玩”他转身离开。待寒浅心抬起头时早就看不见他了,仅有大部分女生用恶狠狠的目光看她“不知羞耻,明知熙学长有未婚妻的”但是有些女生就好心地说“你要小心他的未婚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