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间卧室招租,玫瑰的种子说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后感大全 >

  我问子沫,妈妈现在靠什么维持生计。

少女最近总是心事重重,她喜欢上了一个小伙子,确切点说是爱上吧。可是她的心中却藏满了羞涩,不敢告诉任何人。 她还记得那天,他只是从她的门前走过,她的心便跟着他去了。 爷爷最近总是很少说话,他时而凝视着少女,时而低头沉思,在他的内心里,一定藏着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阿落,去看海吧,那里有海的玫瑰!”爷爷对少女说。 他们一起来到大海边,正赶上太阳刚从大海里升起,红红的太阳把波浪染成了金色,也把爷爷的脸渡上了一屋金。 “这是我第一次看海哦!”在宽广的大海边,少女忘记了烦恼和那少年。 一个大浪砸在不远处的沙滩上,等浪花褪去后,沙滩上留下了许多绿色的东西。 “爷爷,海水把什么留在了沙滩上?” “阿落,阿落,不要吵。”爷爷嘴唇哆嗦了一下,脸上充满了神圣。“海的玫瑰就要绽放了,一百年了,我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海的玫瑰,一百年了,这一刻。”阿落在心里重复着。 也许只是那么的两秒钟吧,那些绿色的东西就长成了玫瑰树,并迅速的结出花骨朵,再一眨眼,花骨朵已带着缕缕清香绽放,顿时,那片海滩上开满了妖艳的玫瑰,灼人眼的红! 一分钟过去了,他们听见玫瑰凋零的声音,那是玫瑰的种子在纷纷落下。 “去捡玫瑰种子吧。”爷爷的眼睛闪着异样的光,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 “玫瑰的种子,会给我带来好运!”阿落又在心里重复着。 种子太小了,都快没进沙子里了,阿落胡乱的抓了一把,装在衣袋里。 “阿落,我要回家了。”爷爷脸上泛着金色的红光,“这大海啊,才是我的家;这一波一波的金浪啊,就是迎接我回去的路。” “你是大海的孩子吗?” “是啊,每隔一百年,海里就会有一个人被送到岸上来,一转眼一百年已经过去,我该回家了。” 此刻,海上那金色的波浪越来越近,颜色越来越浓,变成了那种滚烫的金色,爷爷双脚踏上了波浪。“去种玫瑰吧,把它种在心灵可以触摸的地方。” 海浪把爷爷带远了,天边传来爷爷浑厚的歌声: 我从大海里来哟 踏着浪花迎着晨露 红色的珊瑚做我的床哦 金色的海水呀,蓝色的天 花儿开在我心间 少女捧着玫瑰的种子回来了,她又想起了那少年,他可知道她的情思千丝万缕都在他身上。 她数着手掌心,一、二、三,一共三粒种子。 “让我开始种玫瑰吧!”然后开心地说。 她把第一粒种子种在床上的枕头下,少女种下的可是希望呀!她要每晚看着它入睡。 “花开了吗?”她天天这样问。“还没呢,它还在沉睡。”其余的玫瑰种子回答她。 一年过去了,玫瑰种子还没发芽,渐渐地少女失去了耐性,把这种事给忘了。 “花开了,花开了。”大概又过了一年,玫瑰的种子对她叫嚷着。她搬开枕头一看,真的有一朵玫瑰花,但却是蓝色的,而且连一点香味也没有。 “是你太忧郁了。忧郁的心灵怎么能盈育出热情的红色呢?”玫瑰的种子说。 少女把第二粒玫瑰种子种在自己的梳妆盒内,只要一有空,就和它说悄悄话,讲起她的爷爷,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少年。每次一说到那少年,少女的心就会怦怦乱跳呢。看啊,她的脸上都会挂着微笑,像刚喝过甜酒一般。

海是诗意的,也是现实的。诗中的海边有一座小木屋,是可以和心爱的姑娘看潮起潮落,观朝霞夕阳的。当然了,理想是个丰满的姑娘,现实是个骨感的姑娘。现在在海边有个小木屋的可能性不大,万一地震引发海啸怎么办?虽然咱们国家震后预测的准确率为200%。想必很多人也有过这样的憧憬:有朝一日,自己有一座面朝大海的房子。闲暇时站在观景台上,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看海天相接,听渡轮汽笛声声。可当我面对沿海均价10000一平米的房价才知道现实这姑娘身材又多好。再想想目前的就业情况,今年创个就业难之最,等到了明年才知道创早了。试问非官非富有理想还有点天真的,作为农民工子弟的我们,何年何月才能实现蜗居的巨大梦想?

发表于 2006-01-23 20:09

每次看到安静的躺在柜子上的那两块石头都会想起大连美丽的海和海边美丽的燕窝岭。 我们本来打算从老虎滩散步去燕窝岭的,开始的时候以为沿着海岸线散步是件很浪漫的事情,结果这段路比我们想象的要远。路边有租那种双人骑自行车的,但是贵得让我们无法接受,最后选择了一辆一直跟着我们的小面包车。 燕窝岭在大连也许不是怎么重要的景点吧,门票五块。我们兴奋的跑到那个巨大的同心锁前合影时相机便没有电了。这并不能影响我们游山玩水的心情,因为我们深知绝美的风景是带不走的,我们能带走的只是在这些美景中的美好回忆。 燕窝岭是一处面朝大海的巨大岩壁。像峭壁吧,说起来也算有点险的。我们在面海的亭子里休息了一下便沿着石头铺成的小径一直往下走。路边有一些漂亮的小花,还有松树,地上有好些掉下来的松球,simoom说要捡来看是不是有松子,嗬嗬,居然有这样天真的念头! 路边有一处岩石,上刻夕阳归燕。大概算一景吧,让我想到倦鸟归巢,可惜我们去的时候没有看到夕阳也没有看到归燕。因为我们去的时候还是中午。 从崖边看过去,可以沿着小径一直下到海边,海滩上有几个人在弯腰拾着什么,我以为是赶海,于是拉了simoom排除万难的下到海滩上,我想这里应该不算被开发的景点吧,退潮后残留的垃圾呀,海藻啊,碎玻璃呀,都留在嶙峋的岩石中。我兴高采烈的去捡贝壳,结果事情并不如我想象,于是追到那群忙碌的人后面去看,她们正在岩石上撬一些东西,经过问了两次后才知道是海蛎子,原来是通过这样的途径从岩石上弄下来的呀,可怜的小家伙。 我们爬上一个比较高的岩石,眺望了一下烟波浩淼的海面,吹了一阵子海风,看了一会悠闲坐在岩石上垂钓的老人,艳羡良久后便依依不舍往回走,因为有人告诉我们,快要涨潮了。看海浪拍打着海岸,很想下水去和海洋亲密接触,可惜这一带并不适合赤脚。这个时候也看见两个像我们一样傻的人在往下艰难的走来,等他们下来,我们就好上去了,——小路实在太窄,不敢尝试这样的狭路相逢。 没有贝壳,于是我捡了两块石头,也算作个纪念吧,放在家里,也算是我第一次看到海,和simoom第一次看到海的见证吧。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形状,尤其是一块小的。我捡起来往前面乱石中一扔说再见到就带它回家,可我真的又见到了它。于是履行我的诺言,——带它回家。*^_^* 从岩壁上下来的时候只是觉得险,要倍加小心,一直互相叮咛提醒。毕竟是兴致勃勃地,随兴而至,所以不觉得多困难。但当我们从下面仰望的时候都忍不住惊叹,原来我们走了这么远。兴尽而归原来是需要更多的毅力的。这也许就叫做排除万难后还有万难吧,真不容易呀! 我们是轮流着数数,每人数一百级台阶这样往上爬的。simoom边爬边鬼叫鬼叫的,我可没有他那么好的肺活量,我是爬一段速度就降低一级。再到夕阳归燕的时候我已经把全身装备都转移到simoom背上了。不仅如此,还要他拉着我往前走。于是我们在夕阳归燕休息了一阵,simoom把他的羽绒服垫在岩石上,我们就并肩坐在上面,聊天,看海,说着夏天再来。有点像看潮起潮落的味道,很甜美的感觉。真想就这样一直坐在海边看日出日落了。——嗬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大嫂非常热情地领我穿过有些霉味的客厅,来到一间朝南的阳光大卧室里。比起黑暗的客厅,这里显然条件好上许多。屋内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大嫂热情介绍,就是这间卧室招租。

到大学以后和朋友出去放风也去了几次海边。鼓浪屿和白城没有贝壳,垃圾倒是不少;观音山贝壳很多,不过都又小又烂,和垃圾没区别。他们说好的都让人捡了加工成纪念品去卖了。总的来说,终究是实现了看海的愿望。捡贝壳的心愿被临时换成了不难实现的踏浪。光着大脚丫子在海浪御沙滩纠缠不清的地方踩呀踩,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也颇有那么点儿意思。

燕窝岭

  我疑惑地问她:“你就是房东?”

当天分配宿舍时由于某某情况,我被打入了“集中营”,也就是混合宿舍。开始不怎么习惯,每天下了晚自习就钻进宿舍塞着耳机。知道有一天晚上,一个男生抱着吉他坐在我的床边弹奏。他很幽默,也有些放荡不羁的味道。我们开始聊天聊地,也聊海,他是爽子。然后我们成了朋友,然后的然后我们成了兄弟。然后的然后的然后又因写作爱好结识了强子、树林,还有慧琼、歆女子等姑娘们。高二时我们一起组建了文学社,开始码文章,码诗。我一发不可收拾,其间依然对海念念不忘。在《海边流年油菜花》中写下“稻草人白裙海畔,油菜花风车蓝天”。母亲看过我发在空间的诗,她打电话对我说要好好学习,以后带我去看海。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大连

图片 1

我是大山里长大的,因此,小时候我知道在山的那边有山,山的那边有兔子没野猪,知道山脚下有河没有海。当油菜花开时,那一片金黄便汇成了花海,微风过处,浪花涌动。知道中学,才从课本中那篇《在山的那边》里感受到海的神奇和梦幻。也是从那时候,看海的愿望在心里扎下了根。我猜想那应该是一片幽蓝的水域,翻腾着纯白如雪的浪花,海浪拍打着柔软的沙滩,沙滩上有各色的贝壳、海蟹甚至海龟一类的东西。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有一天晚上回到家,很饿,我悄悄地准备去客厅打点开水,泡碗方便面吃时,突然黑暗中有人轻轻叫了我一声:“姐姐,我这里有巧克力。”

高中时光果断地过去,我的两次高考也果断地失利,当时心灰意冷,与此同时关于海的念想也如泥牛入海洗澡,被淹死了。录取结果下来那天,有人报喜;也有人报噩耗,比如我。爽子、强子树林以及其它几个姑娘如我所料大多考上了不错的大学。我不怎么清楚他们有没有对海的向往,但在理想的层面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海。命运就如当初的我们一样二,万万没想到我被自己用来补空的学校录取了,而且是一个叫做厦门的有海的地方。在朋友的学宴上,我们回忆高中的酸甜苦辣,我们依依惜别,他们让我带贝壳回去,这算是一个关于海的约定吧!

  我吓了一大跳,是大嫂的患病的儿子,他居然没有睡着。

2014年4月12日

  周末不用去坐班,在家里休息时,我就会和子沫聊天。我问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说他最大的愿望是去看海,因为他画画,最想画的就是传说中的大海。

每个人都做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梦,我也不例外。来厦门之前我的世界里是没有海的,似乎也是有海的……

  “那你睡不着的时候,做什么?”“我就在床上想各种各样的事情,有时会想象在学校里,有时也会想象在海边。”

终于还是感觉到自己如一只无桨的小木船,在大海中漂流。于是开始怀念那一片有才花海,心里还要弱弱地说一句:“嗨!海”

  我说:“明天我就去买飞机票,带你去大连看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们压低嗓音说话,大嫂偶尔翻了个身,在黑暗中也能感觉她的疲惫。

第一次去看海,是大学开学的前几天母亲带我去的。她实现了对我的承诺,二我却让她失望了。正值下午涨潮,海浪来来回回,母亲叮嘱我不要靠的太近。那儿的海不算漂亮,灰蒙蒙的雾链接起海天。整个下午也没看到一个大过指甲盖的完整的贝壳,无关欣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