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送女子回家, 青衣男子沉默半晌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七月十五。她坐在床沿,听见他的脚步由远及近,心里微微紧张和欣喜交错。

       孟祁书坐在床上,回想那个梦,那场雨,仿佛一切只是发生了昨天晚上。他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信看了看,似乎在印证那只是一场梦。孟祁书坐在桌前,梦醒的离别显得那么真实,这让他更落寞了几分。他不由得又想到了当年相遇的一幕幕,如果,当初自己能鼓起勇气跟姑娘搭话,如果,当初自己能鼓起勇气问姑娘的名字,那么,如今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想到这,孟祁书的思绪已泛起了层层涟漪。

花飞,花落,漫九天。桥上美人的娟帕随风卷花而落,恰恰搭在岸边少年的肩。

 店小二从后房急急忙忙跑出来,对青衣男子稍微欠了欠身,“小店打烊了,客官请回吧。”

我是暗然凋零,具有典型天秤座男生的特点。怀抱着一个很大的梦想,喜欢阅读,听歌,写作;企鹅252300831。短文学id:“暗然凋零”,喜欢我的朋友可以关注我的新浪微博“暗然凋零”。我会经常更新美文的。

  梦里,一个有着及腰长发的女子,着一身火红的嫁衣,面色如纸,静静地看着她,沉默良久,淡淡问:“让我为你做嫁衣,可好?”她痴痴地看着那个女子,被她的素净的面容吸引,不晓言语。末了,那个女子眉目间溢满惆怅,背过身去,幽幽地说:“我也不必如此心急,只是我的时间不多了。”她又想说些什么,却只能看着那个女子渐渐走远,微微扬起的火红色裙角落满了目光。

       “我只盼高中功名,迎娶深爱的你。”这是当年的孟祁书对自己许下的承诺。“我已高中功名,却不见我深爱的你。”这是如今的孟祁书留下的遗憾。金榜题名归来的孟祁书连她人的名字都不知,如何能寻到她。“如果,我早知道你叫林瑶,是不是现在你已是我的妻。”孟祁书看着手中的信喃喃自语。


 女子望着青衣男子离去的方向,视线久久不肯收回。

时光已悄然偏逝,我却再也不能从一叶新绿中采下一滴晨露;再也无法从一朵清荷中,留下一缕风吟。我只想,躲藏在这夏末的绯红里;在城南古寺的梵音中寻觅曾经的美好。你快看,那故城的殿院内;那朱红的阁楼前,有盛满温柔的思念;悄悄的爬上长满青藤的院墙。有绵长似水的牵挂在窗外落满心扉。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盈,是应该走了,既然等到他回来,柳茹苏的执念也已经实现了。

       傍晚时分,孟祁书才刚刚到达临县,就下起了大雨,树叶被风吹的纷纷飘落,孟祁书一路负笈,但却没有带伞,此刻狼狈恍惚的他只想找个地方避雨。孟祁书看到不远处有个亭子,边赶紧过去避雨。只不过还没走到凉亭,便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视线。“伞下的那位姑娘好生美丽。”

图片 1

 许久,女子收回视线,轻轻叹了口气,“一段陈年往事罢了。”

而今却剩我一人站在庭外,将一首凉薄的词藻从深情吟到浅唱,又从淡却念到浓静。我只是留存在异乡不眠的落客,喜欢在北院遥望着南方;心若飘漾着失去了方向,那整夜的魂牵梦萦究竟是什么让眼角的泪落不尽,暮雨潇湘?

  

       孟祁书呆呆的看着手里的信,自言自语道:“表明了心迹又能如何,只怕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孟祁书收起信,拿过师爷交上来的公文,想到明日得去临县办差,不知还能否见到那位姑娘。

离落把刚烹好的茶倒给齐灏“但灏哥哥如果想去的话,那落儿就日日在这烹茶等着灏哥哥归来。”齐灏看了一眼茶,抬头看着离落说“落儿,我定金榜提名,铺十里红妆,归来娶你。”离落笑着点头,后起身远去。

 青衣男子沉默半晌,转身离开。左脚刚刚迈出大门,却又缩了回来,“敢问阁下可曾见过一位姑娘,长发,右眼下有一颗泪痣。”

待到青梅煮酒黄昏后,待到决绝落满笺上霜;我想我再也不会在思念之外的故城里,轻轻敲打旧时的门扉;将你的名字念在口中,百转千回。当我又一次走在那年的路口,在七月末的夜空下,一壶清酒酣梦拾忆;眼眸间的牵挂淡却着倾世的温柔,可是心中的故人却在眼前越来越清晰可见。可是谁愿,此生于我一场空渡?

 

这是根据瓜瓜翻唱的《一介书生》得来的灵感,最近很喜欢很喜欢瓜瓜他们翻唱的这首歌,根据歌词写的小说,也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对不对,不过,各有各的想法。情节很老套,文笔不好,轻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除夕夜漫,齐灏拉离落到梅树下,亲手用腊梅编了一个花环给离落戴上,并在她的额间落了一个吻,转身离去。

 店小二走到女子身旁,试探着问,“请问那公子和姑娘你是什么关系……”

在枯藤落暮前,回到那个你曾离开我的夜晚雨巷;让我将那些没说出口的执念,任它们在心间摇曳着最为卑微的疼痛。我想,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注定的结果吧!或许那一晚的相继间转身如果化作涕泪间的相拥,让我狠狠的抱住那个在烟雨朦脓夜;撑着油伞瘦怜的你,可能那晚的离别夜色;将会是一个全新的转折。只叹,任凭那些过往的美好在心间缓慢的流淌;都无法在唤起思念的颜妆。

  雨来的急,走的也急,雨后的月色朦胧正好。

       孟祁书一早出发,却又傍晚才到临县。好巧不巧又赶上了下雨,马车一路快行。经过凉亭的时候,他看到亭子里站着一个人。“停车,快停车。”车夫停下了车,孟祁书下了车赶忙走到了凉亭边。伞下的那位姑娘好生面熟。孟祁书走上前去,抬手行了个礼:“不知可否借姑娘的凉亭避一避雨?”如当年一般的场景。姑娘颔首。“不知公子尊姓大名?”这次是那位姑娘先开了口。“在下孟祁书,敢问姑娘芳名?”“林瑶。”“林瑶,林瑶,林瑶……”孟祁书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突然,孟祁书睁开了眼,如当年一般的画面让孟祁书从梦中惊醒。“林瑶,这……是她的名字吗?”梦中的孟祁书跨过了那道瓶颈,牢牢地记住了她的名字。

微微颔首“公子,正是小女子的,多谢。”女子转身便准备离去,少年慌慌张口“姑娘,在下可否知姑娘芳名?”女子回首,眉眼含笑“离落,公子呢?”“齐灏”离若笑而不语,微微点头道“齐公子,那我们就算朋友了,离若先行一步。”少年微愣,还未回神,女子就已踏花远去,只留下一抹衣角之彩。

 雨悠悠地滴落,唯有伊人独憔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七月初七,她被府上家丁护送到西湖灵隐寺避上几日。

       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这是所有学子梦寐以求的事。当年的孟祁书也是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踏上了进京赶考的路,只不过,如今功成名就的他如果再选择一次,怕是不会踏上那条路。

她,在二八年华里遇见了他。那年,湄苏的花开得正盛,他们一人桥上赏景,一人岸边忙行。

 片刻,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子缓缓走出,右眼下方有着一颗泪痣。

拂袖之间,晨光映照;寒夜深,又是我一个人等到春露零落。转身时的不小心觥筹掉落在地,琼浆散落在脚下的青石板路。水流淳弱,却在不经意间荡漾出我内心深处最起伏的牵挂。

  “临安。柳茹苏。”

       亭中的两人都没说话。不一会儿,雨势渐小,姑娘撑伞转身准备离开。在姑娘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孟祁书听到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谁的?“是我的,还是……那位姑娘的?”孟祁书低头思索,当他鼓起勇气想说话时,姑娘已经走远了。当年的那声叹息是谁的,孟祁书如今也没确定。

第三年冬。“落儿,过了这个年,我便要进京赶考了。”离落烹茶的动作顿了顿问“何时归?”少年低下头去眼神黯默了,缓缓开口“不知。”离落继续行云流水地烹茶。过了许久,亭外的雪又开始下了,亭里的暖炉也已感不到任何的温热。“小姐,该回房了。”离落微点头“繁花,等一小会儿。”离落看向齐灏“灏哥哥,落儿求得不是你提名显赫,落儿只望两人,一纸,一笔,一茶,相依互伴,悠然享乐。”

 黄梅时节,江南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永远不会停止。

在梦境微茫的未央处,我取出那情深似水的温柔;用残余的松墨轻轻雕刻,怎料却画出被你遗弃在纸上的故城池?一楼一阁,一草一木;都附带着轻薄的哀愁。那时的有缘有份,花前成影月下双;提笔作画月霞光。清风迎袖白衫凉,烛火南院剪菱窗。身边有着柳叶匀染径巷,远方有着星光定格入双;窗前有着玉兰入熏竹帘,心中有着墨香轻叩心窗。

  他缓缓掀起盖头,亲手帮她拿下头上累赘的饰物,发丝一束又一束地垂下,他忽然拿来一面铜镜放在她的面前,她看见,镜中的她,长发披落,容妆精细。我愣住,蓦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镜中的那张脸,像极了梦里的那个女子。

        此时的孟祁书想到当年那番相遇的场景,忍不住声声叹息。他手里拿着当年写给那位姑娘的信。信,在孟祁书手里,没有给那位姑娘,没有机会给那位姑娘。信里孟祁书提笔的一字一句,换来的只是他一生一世的铭记。

“小姐”离落眉眼含笑,微颔首“福伯,爹爹在吗?”福伯立于书房门口,慈祥地看着离若“老爷在里面呢,去吧小姐。”

 “打扰了。”青衣男子拱了拱手,离开了酒肆,身影在雾中渐渐消散。

幕至慢慢燃亮了桌前的烛火,如同照耀着记忆里的那份干瘪的爱情;在怎么暖的阳光也无法让它汲取到温暖。今生今世,我对于这段感情不言欣喜;也不道悲愁。只愿在那光影流年的岁月里将爱情的种子铺满陌路,待到花开花落的瞬间;让那相思顺着眼泪落满琴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