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河道从两座城之间穿过,年少风雅鲜衣怒马 也不过一刹那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文案】

他是谁

图片 1

公元1003年12月。

澶州城(今濮阳城)分为南北两座城,黄河河道从两座城之间穿过,如今季节黄河河水落下一半河面结成冰面,南北两城间的河道上架起了三十多座浮桥方便人车马辆通行,这些浮桥在冰冻的河面上就像镶嵌在冰河中,每天有大量运送粮草的马车和军队源源不绝穿梭往来在浮桥上。

澶州南北两城内是完全不同景象,相比之下澶州南城更为庞大得多也更像一座城市,南城里人来人往酒楼客栈各种店铺都像平时一般营业,除了城里数量众多的军队出没,并没有多少像是要打仗的气氛,而北城虽然小不少,但城墙高达十数丈厚达数十丈,像是颗钉子般钉在黄河北岸,城池内部更像是座军事要塞,进出全是宋军将士,普通百姓根本无法进入。

这天下午过后澶州南城内往来人尤其多,城中南北东西道路中央处附近有新兵招募处,不少青壮年都从四面八方赶来投军,王大勇也在其中已排到最前,他身穿一身尚算干净整齐的灰布粗衣,一个被人称作刘班头的军汉身前摆放着张厚实的榆木方桌,他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封信对王大勇简单盘问了几句,随后将身边另一张桌子处摆放的一套叠得整齐的宋兵军服交给他,道:“你和他们几个在旁等下,一会崔班头会带你们去新兵营报到。”

王大勇忙向刘班头连连鞠躬,道:“多谢将爷。”

刘班头摆手道:“这里将爷不能乱叫,叫我刘班头就行。”

王大勇又鞠躬道:“多谢刘班头。”

刘班头冲他身后另一青年道:“下一个。”

王大勇忙捧着衣服走出队列来到一旁,张巧儿穿了身白色粗布衣裙走到他身边道:“他好像才问了你几句话——”

说着张巧儿又看了眼刘班头那边一眼,轻声道:“其他人都要问很久。”

王大勇道:“这得多亏你哥写的推介信还找人盖了印鉴——”

他放低声音继续道:“刘班头刚才还问——你哥是静塞军的?我说是,他说静塞军的可都是了不起的汉子。”

张巧儿脸上也露出骄傲神情,道:“那还用说。”

他们说话间张魁也身着身黑色粗布衣大步走来,他见王大勇手捧军服脸上露出开心笑容,道:“通过了?”

王大勇道:“是。”

张巧儿道:“爹,你呢?”

张魁笑道:“那还用说,你爹做了一辈子铁匠,这露两手打两下铁,这里工匠营管事就说——行了,明天过来干活。”

张巧儿笑着点头道:“这就好。”

王大勇看着她神情有些不舍,道:“我投军当兵,爹去军中做工匠,你呢?”

张巧儿道:“听说这里招洗衣服和烧火的,我回头去看看。”

张魁笑道:“巧儿,要不你在城里搭个小戏台唱戏吧。”

张巧儿道:“我怕这里的人不爱看戏。”

张魁道:“怎么会呢?我说这城里这么多爷们,闲下来看看戏解解闷也是要的。”

王大勇道:“爹说得也是。”

张魁道:“唱戏的东西都带着吧?”

王大勇笑道:“巧儿的那些宝贝看得比我还重要,我当然会帮她拿着。”

张魁道:“那就试下。”

张巧儿嗯了声也轻轻点点头。

这时他们听到澶州城南门方向传来一阵急促马蹄声,见一队骑兵队列整齐正由南门慢步跑向北门,每个骑兵都身着褐色皮甲头戴斗笠军帽外罩白色披风,披风上绣有白虎银线饰纹,坐骑右侧挂有张一端镶有银饰的长弓和多个插满羽箭的箭壶,箭壶上同样有白虎银饰图案,他们所带的长弓和羽箭要比普通弓手用的更长些,此外每人都背负一面青色白虎战旗,走在最前面的青年将官比其他人多背负一面战旗,显然是这队骑兵首领。

张魁一眼看去,赞道:“好弓!”

张巧儿道:“他们好威风。”

王大勇脸上露出羡慕神情,听到身边有人道:“那当然,他们可都是从京城赶来的,圣上的御林禁军,白虎旗强弓营,他们用的弓那叫神臂弓,能射到两百五十步呢。”

出声的是个身材中等的宋军军汉,他说完冲四下大声道:“我是崔班头,拿了军服的新兵都来我这集合。”

* * *   * * *

三百来自京师的白虎弓骑手在人群注目中穿过澶州南城街道,他们出了南城北门来到城外河道中间最宽阔的一座浮桥前,每座浮桥都有军卒把守,守桥军卒看到这队军容整齐的白虎营将士来到也神情有些兴奋,为首一青年将官上前拦住了最前面的强弓营领队人,道:“停。”

带领这支弓骑兵的是个叫冯延赞的年青人,他相貌俊朗浓眉大目,神情看上去有些冷漠,冯延赞在马上拿出封信给守卫浮桥的将官看过,然后继续带着三百强弓营人马整齐地通过浮桥来到澶州北城。

澶州北城南城门外又有一个全身披挂的将官带着十来个军卒拦住冯延赞,道:“你们从哪来?要去哪里?”

冯延赞再次拿出信递给将官,道:“京师白虎旗强弓营御武校尉冯延赞,奉前敌统帅李继隆大帅之命前来增援张将军。”

守门将官看了眼信抬头道:“太好了,你们来得太及时了。”

冯延赞道:“辽军来了吗?”

守门将官道:“刚才探哨回来说二十里地外已发现有辽军。”

冯延赞道:“我还有大帅亲笔书信要交给张环将军。”

守门将官道:“张将军在北城门上指挥,我带你们去。”

* * *   * * *

守门将官从城门旁牵过匹马,他上马带着冯延赞和他的强弓营部众进入澶州北城,强弓营三百人紧跟在冯延赞身后,其中最前面二人是李继隆和慕容英,他们一入北城就和冯延赞一样感觉到这里气氛紧张,城内有些军卒在检查手中弓箭刀枪锋刃,有些奔跑着将一捆捆羽箭送上四周城墙,每个人都忙碌着神色凝重但并没有惊慌,他们看到冯延赞带来的强弓营人马纷纷注目望来又私下说着什么。

慕容英轻声吐出口气,低声道:“还好我们没有来晚。”

李继隆道:“是。”

守门将官带着冯延赞和李继隆、慕容英来到北城北门楼下,他们下马四人一起上了城楼,门楼上一个身形威武的黑甲中年武将正在城楼中间军鼓旁对两名属下将领下着命令,那两个将领道听完抱拳齐声道了声遵令从城墙两边跑开。

守门将官对冯延赞道:“这就是张将军。”

他快步来到张环身前躬身抱拳道:“张将军,京师白虎旗神弓营已到,冯校尉说有大帅的信要亲自交给将军。”

张环道:“好,你去吧。”

守门将军又行了一礼快步跑下城楼。

张环走到冯延赞面前睁大着眼睛打量着他,神情有些感慨道:“把信给我——大帅他身体好吗?”

冯延赞没有出声,他身边李继隆摘下斗笠军帽看着张环轻声笑道:“他现在身体还行,能吃能喝能睡,应该还能骑马舞剑。”

看到李继隆出现城头张环吓了一跳,眼圈不觉有些发红差点有泪涌出,道:“大帅——你——你老人家真来了——”

他作势要对李继隆跪倒行大礼,李继隆一把将他扯住轻声道:“先别行礼,也别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

张环忙停住行礼轻声道:“末将知道了。”

李继隆重新戴上斗笠军帽,回头对冯延赞道:“把强弓营的人全部带上城楼两边布置,让他们抓紧时间休息。”

冯延赞道:“得令。”

张环看向冯延赞背影,慨然道:“继言的儿子都长这么大了。”

李继隆道:“是啊,和他父亲一样是神弓手。”

他和张环走到城楼城垛边看向北边,见北边旷野望去寸草不生都是黄土,北风不时扬起风沙,两里多外有条不算宽的小河支流横淌而过,道:“萧挞凛起兵从瀛州赶来澶州,看来他下决心要和我们在澶州决战。”

张环道:“是,刚才探哨报,前锋已在十五里外。”

李继隆道:“我军集结情况如何?”

张环道:“前线四周各军团除了杨延昭将军率静塞军团负责机动,其它大都在向澶州城集结,只是听说王超将军的雄州天雄军团没有任何行动。”

李继隆慨然道:“看来我确实指挥不动他,好在杨嗣将军从后方统领的博野军团应该能提前赶到。”

张环道:“杨嗣将军最快明天能率援军赶到。”

李继隆点头默然片刻看了眼两侧,见城楼两侧角落各摆着具一丈长宽半人多高的机弩,机弩从上往下看呈鹤翼状藏身在城墙后面,弩口在城垛间隙正对城下,城墙两边每隔十丈外又有一具机弩,他轻声道:“京师运来的神机弩都能用了吗?”

张环道:“都已安装好也试过能用,现在就等着这些孙子们来了——可惜数量少了些,只有十二台。”

李继隆道:“鲁师傅们为赶制这十二台机弩也是废寝忘食,不容易——”

张环道:“这我知道。”

李继隆沉默片刻,道:“神机弩除非我下令,不得擅自发射。”

张环道:“遵令。”

他脸上露出笑容道:“大帅又有计策了?”

李继隆也笑着看了眼天色,道:“你组织城里守军分两批,将所有弓手全集中在北城城上埋伏,没有命令谁都不许露面,其余步军骑兵等敌军前锋靠近就从浮桥上撤去南城,到时把最两翼的两座浮桥也给我烧了。”

张环眨了眨眼睛抱拳轻声道:“末将这就去安排。”

* * *   * * *

萧古愣率三千契丹精锐铁骑赶到澶州北城北门外时天色已是下午,他们踏过小河在北城门外七百步处布下阵势,萧古愣身着黑甲外罩黑袍坐骑一匹黑炭马,身后背负三面黑色银狼战旗,他看着澶州北城高耸的城墙上空无一人,整座澶州北城像是座空城般无声无息,远处两侧黄河河道上依稀能看到宋军在浮桥上渡河,还有些辎重马车在运往南岸。

萧古愣身边耶律德背负两面黑色银狼战旗,道:“将军,要追杀他们吗?”

另一同样背负两面黑色银狼战旗的耶律齐看着澶州北城北门紧闭,道:“看样子他们想凭借黄河死守对岸南城,不要北城了。”

这时左侧一骑探哨飞马而来,他来到萧古愣身前滚鞍下马道:“将军,宋军开始烧两侧浮桥了。”

他刚说完右侧同样一骑探哨来到,探哨不等下马就道:“将军,宋军在从北城撤向对岸南城,我看到有几匹马被挤落河里了。”

耶律德哈哈笑道:“看把他们吓成这副模样。”

耶律齐点头道:“他们肯定没想到我们来得这么快。”

萧古愣看着黄河河道上扬起烟尘轻轻皱起眉头没有出声。

耶律德道:“大王今晚就会带大军来到,如果我们能拿下北城,再斩杀些来不及渡河的宋兵首级,定会令大王高兴。”

耶律齐道:“是啊,兵贵神速,得趁他们来不及防备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萧古愣想了想对耶律齐道:“耶律齐,你率本部人马从右侧突进,追杀逃敌。”

耶律齐笑道:“得令。”

萧古愣又冲耶律德道:“耶律德,你部从左侧追击——你们全都给我记住,不许追过浮桥南边,我在中间夺城,把来不及渡河的宋军给我包了。”

耶律德哈哈笑道:“这第一功得记我身上了。”

耶律齐也笑道:“这可难说。”

说完他呼喝一声挥动长刀带着身后一千黑狼铁骑像片黑色狂风般卷向澶州北城西侧,耶律德也持矛策马带着一千部下冲向澶州北城东侧。

萧古愣回头冲自己手下部众道:“跟我来拿下澶州北城。”

他身后部众发出一声整齐吼声跟着萧古愣冲向澶州北城,一时间三支队伍驰骋在澶州城外的黄土地上,奔腾的马蹄声犹如千百面战鼓敲响。

* * *   * * *

澶州北城北门楼上李继隆和张环、慕容英、冯延赞都蹲下身子藏在城墙下,在他们身后大量随李继隆来到的宋军强弓手都蹲在内侧城墙边,每个人手中都握弓持箭全神贯注。

李继隆和张环听到马蹄声响稍稍探出头,看到萧古愣率军分兵三路向澶州北城三面冲来,张环轻轻拔出腰间长剑,喜道:“真的来了。”

李继隆看着萧古愣带着中路人马离北城门越来越近,眨眼间已在两三百步的距离之内,他蹲下收回身子慢慢来到靠内城那边城墙处,慕容英忙跟着他移动来到他身旁,李继隆看着她轻声道:“紧张吗?”

慕容英手握腰间佩刀刀柄轻轻摇头,又轻轻点点头。

李继隆微笑着低声道:“第一次打仗紧张是很正常的,不过一个女孩子无端端跑到战场最前线来就不正常——我真怕你这辈子都嫁不出去。”

慕容英脸微微一红娇嗔道:“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我一辈子守着义父。”

李继隆又笑了笑看向城墙外侧方向,他听到前方城墙下面传来巨大的敲击城门声音,很快两边抛上数十个攀城用的铁钩爪,铁钩爪落地后倒拖着钩住城墙城垛墙边,几乎同时城墙上两侧有两个军卒弯腰飞奔而来,一人对张环道:“将军,他们东边绕城而过的队伍离城墙只有八十步。”

另一人道:“西侧的一百二十步。”

张环看向李继隆低声笑道:“他们真以为我们没人了。”

李继隆道:“那就给他们点教训。”

他目光紧紧注视着最近处一具钩爪,看着钩爪后的绳索轻微地左右摆动,像是在数着绳索摆动次数,过了会他扬起左手轻声道:“准备——”

张环点头举起手中长剑,冯延赞也弯弓搭箭对准李继隆注视着的那处钩爪绳索后面,随后他看到绳索后露出一张辽兵的脸,而那辽兵也一眼看到李继隆张环等人像是在等候着自己,又看到张环张开大嘴巴挥剑吼道:“杀!”

张环的吼声就像一声霹雳在城楼上炸响,那辽兵吓了一跳不自觉地松开抓住绳索的双手,几乎同时冯延赞手中长弓射出一枝白羽箭正中在他面门上,他发出一声惨叫声落下城墙。

冯延赞带来的强弓营射手早已站直身子弯弓射箭将攀上城楼的第一批辽军军卒纷纷射下城墙,随后他们立刻取箭冲到城墙边向挤在城楼门下撞门的辽军继续射箭,每射一箭他们都会机警地躲到城垛后面左右移动几步位置,再弯弓搭箭探身寻找下一个目标。

张环跑到军鼓旁手持鼓槌用力敲打北城楼上的军鼓,随即澶州北城东面和西面城楼处也传来敲打战鼓的声响,同时澶州北城城墙上三面长弓崩弦声和羽箭穿空声夹杂着人声战马惨呼声响成一片。

李继隆快步来到城楼外城墙,身旁一枝羽箭由下面射来在他身旁掠过,他看到城墙下辽军后排不少军卒纷纷在马上用弓箭向城墙上对射,只是一来他们都是更擅长野外冲锋的骑兵,射术远不及宋军强弓营的人精准,二来所用的弓也不如强弓营的人射得远,再加上突遇攻击免不了惊慌失措,射出的箭大都没有准头,而宋军强弓营的人个个都射术了得,几乎每发一箭都能射中一个辽军,再加上其他数千宋军弓手蜂拥般来到城墙边,城上箭如雨点般射向城门下拥挤在一处的辽军,片刻间辽军纷纷中箭落地,不少人开始向后逃去。

东西两边城墙也是大量宋军弓手来到城墙边,他们对着两边城墙下绕城而过的辽军开弓放箭,辽军猝不及防被一侧暴雨般的箭射得人仰马翻,等他们回过神已被射到一半人马,剩下的人连忙向东西两侧逃窜。

萧古愣知道中计心中惊慌,抬头看了眼城楼上面正好与城楼上李继隆打了个照面,他不敢多看策马转身道:“撤!快撤!”

他话音未落背后右侧臂膊被一支羽箭射中痛得他差点落马,身边辽军见主将中箭逃跑再无斗志,全部转身策马向北边狂奔。

射中萧古愣的是冯延赞,他见萧古愣还在马上飞奔而去,又弯弓搭箭射向萧古愣后心,不想萧古愣身旁一匹无人骑乘的战马受惊跳起,冯延赞这一箭射在那匹战马脖子上,战马发出一声嘶鸣倒地,萧古愣已去到更远处。

冯延赞再度向萧古愣射出第三箭,他射出这一箭又飞快拿出一枝箭,却看着自己射出那一箭在萧古愣战马旁一侧落地,冯延赞叹了口气收住了弓。

李继隆在他身旁看了他一眼,沉声道:“继续射,用你最大的臂力!”

冯延赞愣了愣猛然张双臂发力拉开弓,右臂如拉满月,左臂如托婴儿,额头有汗珠渗出。

张环跑来道:“大帅,用神机弩吧,弓怕是射不到了。”

李继隆轻轻摆手,对冯延赞大声喝道:“射!”

冯延赞咬牙松手,羽箭在众人面前发出呼啸声疾射向已跑到远处的萧古愣。

* * *   * * *

萧古愣听到身后传来羽箭破空呼啸声,他心头一紧闭上眼睛,耳边听到一声羽箭射入泥地的声音,回头见一枝羽箭插在自己身后五六步的黄土中,羽箭箭杆和羽毛还在不停发出颤抖,萧古愣拉转马头又看了眼澶州北城楼,只能依稀看到上面的人影,再看自己这边只有小部分骑兵跟着自己逃出来,而右侧耶律齐正带着些骑兵向北边狂奔,左侧耶律德那里骑马逃出来的人更少,他心中又气又急调转马头继续向北边狂奔。

* * *   * * *

城楼上张环轻看着萧古愣跑远,道:“可惜了!”

他又看向冯延赞笑道:“好厉害,差不多有三百步了。”

冯延赞面有愧色,低头道:“是属下无能。”

李继隆看着冯延赞微笑道:“你做得很好。”

他又对慕容英道:“把我的帅旗挂起来。”

慕容英嗯了声跑到北城楼旗杆旁从怀中拿出一面军旗,张环上前帮她一起将这面青色绣银边的大旗升起,旗帜上赫然有个斗大的银白色“李”字,大字旁还绣有一只张嘴咆哮的银白色猛虎头。

张环看着大旗升起,慨然道:“终于又能在前线看到大帅的帅旗了。”

李继隆神情也有有几分感触,他沉默了会对冯延赞道:“大家日夜赶路又马上投入战斗,肯定都累坏了,所有人立刻去吃饭睡觉——”

他顿了顿沉声道:“这是军令!”

冯延赞心中有些疑惑,抱拳躬身道:“遵令。”

* * *   * * *

随着夜幕初降萧挞凛率领辽军前军已到达澶州城外,他连夜在城北五里外处扎下营寨,远处望去营寨内灯火下密密麻麻连绵十里,萧古愣身带箭伤在耶律齐搀扶下一瘸一拐来到大营中军营帐,见萧挞凛沉着脸侧坐在主将位上,左右两边站立着耶律适瑜、耶律洪定等两排契丹族武将,看着他们进来不少人脸上露出愤怒和鄙视的神色。

萧古愣挣开耶律齐搀扶连滚带爬来到萧挞凛面前跪倒在地,泣声道:“大王,小人该死,打了败仗,请大王治罪。”

耶律齐跟在一旁跪下不敢出声。

萧挞凛神色冰冷道:“你知道败在何人手中吗?”

萧古愣哭丧着脸道:“是澶州城守将张环。”

萧挞凛沉默了会道:“有人在澶州北城楼上看到李继隆的帅旗升起。”

他说出李继隆三个字,两边不少契丹武将都有些吃惊。

萧古愣愣了愣想起自己看到城楼上的那个老者,但那老者穿着普通军卒衣甲,自己惶恐中加上距离远完全没看清对方模样。

萧挞凛又看向耶律齐,冷笑一声道:“萧古愣带回四百八十七人,其中伤者一百五十四,你又带回多少人?”

耶律齐低头道:“五百五十一人,伤者一百一十七人。”

萧挞凛看了两边一眼,冷声道:“耶律德那只逃回三百三十一人,而且几乎每个人都带伤——”

他突然用力拍了下帅桌,怒喝道:“绕敌城追敌最少也要离敌城三百步,连这最简单的事情你们都忘记,难怪遭此大败。”

耶律洪定在旁冷笑道:“等后军来到,那些汉人听到一定会笑死他们。”

耶律适瑜叹道:“你们太轻敌了。”

耶律齐惊恐道:“是末将该死。”

萧挞凛沉着脸道:“耶律德犯下大错自己死了也就罢了,你犯下和他一样的错居然还有脸敢回来?”

他大声冲两边刀斧手喝道:“拖出去砍了!”

两旁走出刀斧手也不顾耶律齐大声求饶将他拖出大帐,两边契丹武将个个面面相觑一时谁也不敢出声,萧古愣更是吓得全身不停地发抖。

过了会刀斧手献上耶律齐首级,萧挞凛看着首级道:“拿去号令!”

刀斧手道了声遵命将耶律齐首级拿出,萧挞凛看着兀自发抖的萧古愣,吐了口气神情恢复几分平静,道:“不知澶州宋国守军虚实,你率前锋急进想夺城中计,败了也是错在我身上,起来吧。”

萧古愣这才松了口气站起身退到耶律适瑜身旁。

萧挞凛又看了眼两边道:“宋军援军情况如何。”

耶律适瑜迈步而出道:“据前哨回报,澶州两侧前方三十里暂时没有发现有宋军大量部队增援迹象。”

萧挞凛皱眉道:“难道澶州城和瀛州城一样也是座孤城?”

耶律洪定站出列道:“从宋国京城来的细作说宋朝皇帝打算迁都,还要召集雄州天雄军团和博野军团前去护驾。”

萧挞凛道:“那细作现在何处?”

耶律洪定道:“在营里。”

萧挞凛道:“带他进来。”

很快有辽军军卒带进一中年灰衣汉人,他看似普通汉人百姓,来到中军营寨见萧挞凛忙跪倒,道:“小人叩见大王。”

萧挞凛道:“你说宋国皇帝在召集雄州天雄军和博野军团前去京城?”

灰衣汉人道:“是。”

萧挞凛道:“是要护驾宋皇迁都吗?”

灰衣汉人迟疑了下道:“这个小人不敢胡说,听百姓都在议论,有人说圣上是要迁都,也有人说圣上是要御驾亲征。”

听灰衣汉人说出御驾亲征四字在场契丹武将都有些惊异。

萧挞凛神色间也有疑惑,突然喝道:“李继隆现在哪里?”

灰衣汉人吓了一跳全身哆嗦了下,微微颤声道:“他——他还在京城。”

萧挞凛冷声道:“真的?”

灰衣汉人连连点头道:“是,前天下午禁军校场处斩了个贪污军饷的军官,李太师亲自负责监斩,他看上去身体不好骑不了马只能坐轿子,行刑时李太师还请出太宗皇帝赐给他的燕云剑。”

萧挞凛冷笑声道:“燕云剑——”

他顿了顿沉默片刻道“你先下去吧——好好打赏他。”

有部将应了声将灰衣汉人带走。

萧挞凛沉默片刻看向耶律适瑜,道:“你怎么看?”

耶律适瑜道:“我以为不管他们在京城集结大军是想来澶州城还是迁都,我们都该趁他们大军还未动的当前良机尽快拿下澶州城,否则一旦他们援军来到就会陷入一场苦战。”

耶律洪定点头大声道:“对,只要拿下澶州城渡过黄河,宋国汴京城前一马平川,我军铁骑可以将他们踏成齑粉。”

萧古愣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又没有出声。

萧挞凛看在眼里,道:“萧古愣,你想说什么?”

萧古愣道:“他们今天的弓手射出的箭最远能射到三百步,怕是已经从京师调来了精锐部队,大王说有人看到澶州北城出现李继隆的帅旗,说不定澶城内藏有更多援军。”

耶律洪定哼了声,道:“你是被他们吓破了胆,如果真的有那么多增援大军来到澶州城,怕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活着回来。”

耶律适瑜点头道:“他们今天是利用我们不知虚实摆下空城计,暗中突袭将萧古愣、耶律齐和耶律德打得溃不成军,我认为他们升起这面李字帅旗,说不定只是守军的缓兵之计,想给李继隆领军前来拖延时间。”

耶律洪定道:“就是这样,不过就算李继隆来了又如何,我不怕他。”

他说完身边不少契丹武将出声呼应。

见两旁大多数将领都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模样,萧挞凛猛然站起身,两边顿时安静下来。

萧挞凛沉声道:“明天攻城。”

刚洗完澡的莎莹儿〔以后在非正式场合就用莎莹儿〕拿出她的手机,插上耳机,放了几首自己喜欢的歌 。嗯,明天就 先给他们亮亮相吧,可不能被他们说的太邪乎了。一夜好梦。“丫,这是哪呢?”“嗨,么么哒  柳樱迎,这是露泷大陆的季颐国……”银耳很好心的把事情的经过 讲了一遍,“明白了吧”“哦,我也觉得银耳这个名字很好 听”<本颖儿在这解释一下,女主是找到 自己的  另一个性格的,同时他们对自己的另一个性格是既爱也恨>“喂,你的重点不对,好吗?”莎莹儿吐了吐舌头。――――――――――――――――下面大厅,人群涌动,讨论的都是一个人——莎莹儿。名不见经 穿的人一跃成了最大的影格儿的头牌,这可是有 些人十几年都得不到名誉啊,就这 样被一个不知道从哪打野丫头抢走了。当然想看看是谁,她的才能。――――时间转换―――― 下午――――“尹儿,让我 第一个上场吧!”莎莹儿  平静地说。“你…好吧” <本颖儿有话说,为了便于其别莎莹儿和莎尹儿,本颖儿决定吧 莎尹儿叫做 尹儿,莎莹儿不变>尹儿欲言又止的样子,不怪她,谁叫莎莹儿    穿了一身尹儿没有见过的衣服呢,― ―“大家好,欢迎来到影格儿,相信大家等待很久了吧,那好,尹儿就不 耽误大家了,看我的宝贝,我 们的新届花牌莎莹儿表演吧”莎莹儿慢慢地走上一个 类似舞台的圆台上,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好美丽的女孩子,绿色的大眼睛 ,高高挺起的鼻子有伊如樱桃的小嘴, 皮肤很白,像牛奶般 。她穿 着 卫衣,下半身穿着黑色牛仔裤,再 搭配一双白色帆布鞋,头发散披着,头上 戴了一白色的鸭舌帽,还带了一 颗如钻 石般的耳钉。如此美的女孩,连在包间里的不近女色的 三王爷也有一时间被 吸引了眼光,心里似乎有 什么东西融化了 。 “hello,我 给大家带来的是一 首《红昭愿》, 谢谢 ”女孩如铃铛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唤回了人们的意识 。莎莹儿从衣服里拿出手机,大家皆是疑惑,这是个什么东西 ?可美人 并不理他们,自顾自的放出了《红昭愿》的 伴奏,随着音乐,莎莹儿开始 唱了“  手中雕刻生花 刀锋千转蜿蜒成画

盛名功德塔 是桥畔某处人家

春风绕过发梢红纱 刺绣赠他

眉目刚烈拟作妆嫁

轰烈流沙枕上白发 杯中酒比划

年少风雅鲜衣怒马 也不过一刹那

难免疏漏儿时檐下 莫测变化

隔却山海 转身 从容煎茶

(一生长)

重寄一段过往

将希冀都流放 可曾添些荒唐

才记得你的模样

(一身霜)

谁提笔只两行

换一隅你安康 便销得这沧桑

你还在我的心上

彼时南面隔春风 一刀裁入断玲珑

寥落晨时须臾问 长游不归莫相送

何年东君迟来久 细数银丝鬓上逢

恐有街头胭脂色 柳絮沾白雪沾红

轰烈流沙枕上白发 杯中酒比划

年少风雅鲜衣怒马 也不过一刹那

难免疏漏儿时檐下 莫测变化

隔却山海 转身 从容煎茶

(一生长)

重寄一段过往

将希冀都流放 可曾添些荒唐

才记得你的模样

(一身霜)

谁提笔只两行

换一隅你安康 便销得这沧桑

你还在我的心上

(一生长)

重寄一段过往

将希冀都流放 可曾添些荒唐

才记得你的模样

(一身霜)

谁提笔只两行

换一隅你安康 便销得这沧桑

  “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但见一抔土,惨然伤我心……”堂上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有人说他是个傻子

你还在我的心上  ”

一曲终了,人们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美好歌声里出来,直到有人开始鼓掌, 大家才 纷纷鼓掌。“各位客官好听吗?要不要莹儿再唱一曲。莹儿再给大 家唱几曲吧!”《君临天下》“ 山海铁蹄下 翻手覆雨没黄沙

白衣卿相 谢了风流花

烈火葬国都 故里青山两相顾

十年大梦 爱恨破浮屠

弦上箭裂悲风 旌旗书吾名

彼时以墨作尘此时烽火战鼓震星辰

三尺青锋弑了多少不归人

亡鸦不渡寒塘惧我绛衣共雪尘

换来声名加身君临天下城

弃我昔时笔 千军著我战时衿

江山社稷 兴亡因我起

杀色浮寒瓮 一纸折扇多少恨

犹枕南柯 良人似初分

漠上雁送归鸿 腥风掀征程

彼时以墨作尘此时烽火战鼓震星辰

三尺青锋弑了多少不归人

亡鸦不渡寒塘惧我绛衣共雪尘

换得声名加身君临天下城

彼时以墨作尘此时烽火战鼓震星辰

三尺青锋弑了多少不归人

亡鸦不渡寒塘惧我绛衣共雪尘

换得声名加身君临天下城

彼时以墨作尘此时烽火战鼓震星辰

三尺青锋弑了多少不归人

亡鸦不渡寒塘惧我绛衣共雪尘

换得声名加身君临天下城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                                                                                                            【没听过的可以 去听一听,本颖儿认 为还不错】

 

有人说他是个疯子

  【正文】

有人说他是个哑巴

  边疆有一座北城,北城有许多苦命人,尘夜就是其中一个。

他面目脏污胡子拉碴

  黄沙袭来,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若是换做几年前,也许早有人晕厥过去了,可是,这已经不是几年前了。

很像犀利哥

图片 2


  “天子无能,百姓受罪,命坎矣。”尘夜摇晃着手中的小草,坐在阁楼上的栏杆处,习惯的听着战鼓击响。

他的家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在一个铁路桥下面延伸的一片狭小空间里

  战鼓声四起,血色染黄沙。

从早到晚都可以听到火车喧嚣而过的声音

  尘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北城能迎来一个真正的春天,那也不关她的事。

出了地铁前面是公交站

  “北城来了一个皇子,你知道吗!”楼下的小乞儿看见尘夜,笑吟吟的问着她。

再走几步

  “现在不就知道了……”尘夜转身从楼上走下来,她可没本事跳下去。

就可以看到他的家了

  “那人长得可俊了!”小乞儿眉飞色舞的比划着,因为学的字太少,已经找不到更好的词了。

这个家为他遮风挡雨

  “别折腾了,你也比划不出什么来。”尘夜无奈的说道,抬头看向雾霾般笼罩着的北城,微弯起嘴角,说,“走吧,去见见!”


  也许北城没有一处是好的地方,城墙也是破败的,可这座城到现在还没被攻打,就像小乞儿说的,也许别人还看不上这里。

走过形形色色的路人

  可那是,尘夜一点也不高兴听到他这样说北城。

有买菜的老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何思颖拉住寒浅心说,杜晟熙再次堵上寒浅心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