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给他取了学名-老e,看见兰草了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黑王寨的男人,找媳妇简单,往往就是一句话,会做饭就行!当然,这话里有戏谑的成分,哪个男人不是把媳妇考究了又考究,才娶上门的。

二瘸子不仅仅腿瘸,而且还有点口歪眼斜。这些并不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谁让他八字不好生错了年代呢?现在谁还会得小儿麻痹症?

图片 1

图片 2

人如其名,人的名字也折射着人的命运。这个社会,你不迷信不封建不唯心不宿命都不行哈。虽然我从不相信命运之说,也曾信誓旦旦地为自己提一联对:该死该活天命,事成事败人为。横批:人定胜天。但,儿时的玩伴-困难,其命运的确让人有所沉思。
  困难,生在老家日子最艰难的时候,家里排名老四,上有三个哥哥,下有两个妹妹,其老爹人称骡子,其母天生脚瘸,又秃,所以,轮到他出生时,家里是无米可餐,他老爹妈一气之下,就给他取了个随意的名字-困难。
  困难也是个比较好强的人,从小跟屁虫一样,光着屁股跟着我们东跑西踮,最苦最累最难看最尴尬的事都是他做,为了学一套拳术花架子,那真是跑断了腿说破了嘴,但他又奇笨无比,别人几下就学会,那倒是三天五天没进展。最后,被大家开了。
  后来进了学堂,他也成了老师的教罐子。三天两头地罚写字,到三年级的时候,还是把e写的四撑八叉的。所以,大家给他取了学名-老e。
  上学没什么指望,他那骡子爹就让他学泥水匠。可这黑瘦的老e总是把墙体垒歪,师父总是拿他没办法。就这样在社会上混了若干年,到了十八、九岁的时候,全身上下也没点成奁的衣服,总是穿着那身引以为豪的军衣。
  都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一茬长大的都娶的娶嫁的嫁,他楞是没有给说媳妇的,这小子急得嗷嗷叫,像个骚结火头(种羊),经常骑个破自行车在路上追女人和女孩子,常被骂得狼狈逃窜。
  有次回家,说到困难,老邻世交都摇头说:困难,毁了!
  困难的被毁,缘于他晚上追下了灯课的临近村庄的女学生。据说,那次他追女孩子,被女孩子家长撞上,打得腿断袼褙折,在家老实地睡了好多天。等他伤养好后,人就有点萎靡不振了,真是瘦如猴,黑若碳。见人木呐,行动迟缓,总是溜墙根,低头快走,磨叨自语。
  看来,说媳妇是不成了,打光棍是注定的了。
  真是造化弄人,困难人到中年,居然也结婚了,他婆娘还真年轻漂亮。
  他的结婚,纯属于天上掉馅饼。
  原因很简单,他婆娘是他二哥从朋友手里领来的被人贩子贩卖的南蛮子。那时候,老家都时兴这种婚姻,只要有个千儿八百的票子,总能从人贩子手里买到一段婚姻。
  结婚、生子,冲喜。
  还别说,那几年,困难的日子过得如雨得水,房子虽然不是混青的砖瓦房,也是下砖上泥的半青房,而且,不到一年,他居然也有了儿子,一切都让人认为,这下,困难从此不困难了。那时候的他,见人都说:结婚了,有孩子了,真好!
  可命运弄人,谁也没办法。
  当困难有了三个孩子时,他年轻漂亮的蛮子婆娘被人拐跑了!这下可把困难给真的困住难住了。他疯狗一样四处找他婆娘,直找到见谁都觉得是他婆娘--疯了。
  疯了的困难,一年四季都披着那件结婚时买的黄呢子风衣,三天出去,五天回来,胡子拉杂,蓬头垢面,像个丧家犬一样,到处乱遛乱窜,不着家门,逢人就嘟囔:我的媳妇回来了!哈哈嘿嘿……
  他骡子爹和瘸秃子娘,临死的时候,说了句时尚的话:孩子起名,一定要让风水先生看看!困难,要命!

  那些被娶进门的媳妇,不单是会做饭,还会料理家务,更会下地干活,一句话,是出得厅堂又入得厨房。

不过他还是挺感谢他黄土地下的老父老母的,若不是他们拼着命地让他多念几天书,他又怎会在村委会混个一官半职?

今天是润娥儿子大喜的日子,听母亲说跑前跑后张罗喜事的是另一个女人,看见兰草了,没见润娥。

糖姑娘原不姓糖,乃村东头王瘸子家媳妇儿。王瘸子靠着祖传的老本行,画糖人,走街串巷,庙会集市必少不了他的身影。姑娘跟着瘸子久了,别人唤不出名儿,就叫她糖姑娘。

  真正把这简单落到实处的,是三瘸子。

其实,他又哪里有个官职啊,无非是在村里帮忙收个水费呀,合作医疗费呀,社保费呀什么的,充其量算个替村长跑腿的而已。但那又怎样呢?你能随意夹着个本子各家各户去收费吗?你去收别人就给吗?不行吧?他二瘸子就行!能行就证明他二瘸子是有身份的人。

兰草是我邻居家女儿,兰草有个哥哥老大不小了媳妇还没着落。兰草父母看着和兰草哥哥年龄差不多的一个个都结婚生子,那心里就不是个滋味,托媒人也说了不少,就是不成。原因主要两条:一是嫌弃家穷,二是嫌兰草哥哥名声不好,远近闻名的“二流子”。这可急坏了兰草父母。

姑娘生得水灵啊,似蹙非蹙笼烟眉,玉脂般鹅蛋小脸,朱唇粉面,煞是好看。让人不觉看了一眼还想看一眼,甚是看不够。再看看王瘸子众人只叹可惜、可惜。

  在黑王寨,瘸子是可以跟废人同日而语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上个坡下个坎还得指望一根棍子帮忙,这样的男人在婚姻上想不简单都不行。

可是有身份的二瘸子却讨不到老婆。

兰草长的很俊俏,就是左胳膊抬不起来,小时候和村里小伙伴一起玩火,把麦跺点着失火,烧到兰草胳膊和腰部,由于没及时治疗,就落下残疾,兰草小学没毕业就不上学了,在家帮父母干农活。

这个王瘸子,打娘胎出来就瘸了左腿,用他的话来说,自己乃是天上守南城门的仙将,只因在王母生日那天众仙家来瑶池参宴时打了瞌睡,放了只泼猴进去搅了王母的宴会,便被打折左腿落入凡间,有招一日,修行轮回够了,自会重回到天庭效力。

  三瘸子腿瘸心眼却不瘸,常拄了根拐棍在寨子里转悠。一般人转悠吧,是对野鸡野兔香菇木耳的上心,他倒好,只对花花草草的感兴趣。也是的,一个瘸子就算碰上个瘸兔子病野鸡也只能干瞪眼,花花草草的除在风中抖抖身子,怎么也移不动半步路的。

二瘸子说:"切!那是我没人跟吗?那是我不要!"

润娥比兰草小两岁,圆脸大眼睛,都说好看。上完小学,又上初中,虽然没考上高中,但在那年头,在偏远的小山村初中毕业已经算有文化人了,村小学缺老师,她就成了代课老师。

这种故事显然成人是不买账的,只有一群孩子围着王瘸子的摊子,嚷着叫王瘸子说故事。王瘸子每每说到兴起时,戛然而止,孩子们仿佛被猫抓了心的难受,央求着王瘸子继续讲。瘸子可精哩,指指糖人儿,孩子们便会意,一哄买了糖人儿。瘸子便开始边做糖人儿,边开始讲天庭中见到那美丽的仙女用霓虹般的云彩织衣服,天庭的桃子鲜嫩多汁,咬一口香甜味喷了满口,可不是人间能比得的,此物只应天上有…王瘸子说啥都绘声绘色的,孩子们听得入迷极了。与其说王瘸子在卖糖人儿,不如说在卖故事。

图片 3

这句话好像还不假。

那年兰草去她姨家走亲戚,刚到村口,一只大黑狗不知从哪跑出来,看见生人就“汪汪”叫着,直往兰草身上扑,吓的兰草往回跑,结果那只黑狗更嚣张,扑的更厉害了,眼看就要把兰草扑倒了,突然飞来一截柴火棒砸在狗身上,又大呵一声,那只黑狗夹着尾巴离开了。谁救了兰草呢?是润娥的大哥,他三十出头,天生腿有残疾,走路有点跛脚,当时正在村头干活碰见了,他看到兰草受惊吓,不敢走,就主动提出护送兰草到她姨家,兰草求之不得。


  是三瘸子帮它们移的步!

俗话说"龙配龙,凤配凤,草把子配臭虫"。媒婆都是极其老道的角色,不然"量媒"一说从哪里来的?二瘸子寡孤条一个,还长得如此的不周整,媒婆们的红线也就只往那些有残缺的女儿家牵引。或聋或瘸或瞎或傻,真真儿地没少介绍,二瘸子却一概拒绝,他说:"宁缺毋滥!"

这一幕被润娥父亲看见了。没隔多久就托媒人到兰草家提亲。可兰草父母却提出让润娥与兰草换亲,两全其美。润娥父母权衡利弊,也同意了。不过这都是大人的意愿。

时不时也有大人打趣,让瘸子说说怎么娶上糖姑娘这么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时。瘸子总是愤愤地说道:“不要稀罕俺媳妇咧,媳妇是老天爷赐俺的,轮不着你们惦记哩。”仿佛别人说一句也是抢似的,谁都知道村东头的瘸子贼稀罕糖姑娘。众人一看他那护宝样,都忍不住笑了。

  黑王寨上花花草草不少,但惹人眼的不多,三瘸子却偏偏在这些不惹眼的花草中做足了工夫,居然让他弄出了点名堂。

"那你就这么瘸着,烂着吧!"媒婆们也没好气。

兰草和润娥都不愿意。兰草嫌润娥的大哥年龄太大,比她大十几岁,而且还是个瘸子,虽然兰草也有点残疾,但自己从没想过也要找个残疾人。润娥更是不同意,首先反对换亲这一做法,况且她已经有心上人了,是一起在村小学教书的外乡人,根本看不上说话不着调,流里流气的兰草哥哥。

王瘸子对糖姑娘那是实打实的好,每天天不亮就挑着柜子赶早市去,占据一个好位子。柜子是朱红色的,星点般的露出一些原木的颜色足已看出有些个年头了,正面绘着一对凤凰,展翅的样子,仿佛要飞出柜子冲到云霄里去。柜子左边有个转盘上面有十二生肖,转到哪个,就给你熬好糖,在板面上行云流水般浇灌出来,把签子放上,待冷却用刀子铲起,一气呵成,一点不拖泥带水。

  这名堂跟兰草有关!

二瘸子其实还是有伴的,那就是他养的土狗小黑。

可是双方大人吃了秤砣铁了心。兰草妈说不通兰草,骂兰草不孝让哥哥娶不上媳妇,让自家断子绝孙,寻死觅活,变着花样逼迫兰草同意换亲,兰草实在受不了母亲的折腾,兰草只好妥协答应了。润娥没兰香好说话,不管父母使出啥招数都坚决不同意换亲。包括润娥父母不让她当代课老师,也没就范。

王瘸子手艺精湛,能说会吹,生意确也不错。卖了钱就给糖姑娘添置块好看的花布做衣裳,或是买点胭脂水粉,别人家姑娘有的,自不会亏待糖姑娘。

  三瘸子从寨里挖回了大批兰草,屋前屋后院里院外地栽,他看过电影聊斋志异中的那个《秋翁遇仙记》。人家秋翁一辈子侍弄花花草草的,和仙女居然有了缘分,三瘸子不奢望有一天仙女降临他的小屋,他只是想让屋子里有点生机。

二瘸子干嘛养狗呢?而且还是一只土狗!因为腊月里可以腌狗肉啊!现在狗肉变得金贵了呢!"狗肉不能上正席"早成了历史啦。二瘸子一想到餐馆里的狗肉火锅就不自觉地刺拉起口水来。

与命运抗争,终究被命运捉弄。有一天,润娥突然觉得浑身没劲,吃不下饭,呕吐还带血丝,赶紧上医院看病,经过化验、拍片等多项检查,医生会诊后把结果告诉润娥父亲,润娥得了大病,不治之症。润娥的母亲很快也来了,润娥从医生委婉的话语中和父母难以掩饰的难过中已经猜到结果。润娥父母打算封锁消息,开始做润娥的思想工作赶紧换亲。润娥躺在病床上早成泪人,看着年迈的父母,想着没有媳妇的跛脚大哥,就答应了父母,等病好点就成亲,润娥父母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