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我的世界来过了,听起来有点胡子渣渣大叔的感觉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父母也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在父母传统的教育方式下,我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女孩,初中不敢和男生接触,师范有了朦朦胧胧的爱恋,但却将他压抑在心底。工作后的第一年,我遇到了他,可他却是一只多情的狼,而我还把他当成心中的宝,一直,一直都那他当心中的宝......
我是路边的一棵小草,没有绿叶的生机盎然,没有红花的姣好面容,更没有什么优异的特质,一个字“俗”。他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他有男性的阳刚,亦有女性的柔情。是那种外刚内柔的爷们,是小姑娘们喜欢的对象。我对他只有仰望的份,整天生活在憧憬之中。总奢望有一天他可以光临我的世界,为我黯淡的世界增添些许光彩。哎,这会是何年何月的事啊?我经常会这样感叹!他就是整个夜空,而我就是那个仰望者,期待着了解他的一切。其实,他已静静地居住在我的心里,不过,没有人知道,只有我自己,傻傻的自己。问我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这许多愁。......
等待啊,等待啊,等待啊......无休无止。
终于,在一个下午,他来到了我的世界。
那天下午,我吃完晚饭,照例伏案备课。“有烟吗?你这有烟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是他,猛一抬头,他与我碰了个正着。我手足无措,慌乱中蹦出来一句话“没,我这没,你到别处问问。”他淡淡的说了声“哦,然后转身就走了。”他走的很坦然,但我再也平静不下来,我日夜期盼的竟然就这么来临了,心情久久难以平复。为此我一连高兴了好几天。他来了,他来了,他到我的世界来过了!
有一个漆黑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坐在房间发呆,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谁啊?”我本能的问了一句。“我。”他回答了句。我以为有同事来,就机械的开了门。迎面看到的是我的同事##,再往身后一瞧,是他,是他,是他,我心跳不由得加快。你去给我们买盒烟。“我?我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这么黑,竟然让我买烟。但我没有拒绝。买完烟,回到房间,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在这时,敲门声又想起。我本能的打开门,抬头一看,是他。我也不知怎么让他进来的。坐下后,我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他问一句,我答一句,心里像装了几十个水桶,七上八下的。也不知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昏暗的灯光下,他使劲的抽着烟,嘴里一个劲的说着什么,看上去好有味。随后他就走了,没过一会,他又来了,原来钥匙忘我这了,取了钥匙,又走了,一切像是在做梦。久久难以平复的心情,促使我一个劲的问自己:这是真的么?这是真的吗?他真真切切的离我的世界越来越近。我兴奋,我激动,我回味。他真的来了,他真的来了,他真的来到我的世界了。
又一个漆黑的夜晚,那晚下着雨,一个人呆在房间还真有点害怕。一个短信打破了这份害怕的心情。“睡了吗?我想找你聊聊。”我想了好久,还是在手机上写上了两个字“可以。”也就是这个可以,让我们的故事继续发展了下去。等了好久,还是没有他的消息。外面的雨越来越大,恰巧那晚又没有电,门还开着,我怎么也睡不着,忍不住问了句:你来不?他答道:“来。你等。”于是,再也没有睡着,一直等着他的到来。时间太晚了,就在我朦朦胧胧之际,他的信息来了:我过来了。霎时间,我不知所措。门开了,他进来了。我却更加不知所措。他一把抱住了我,那热情难以阻挡。我完全傻了眼。一时间,乱了方寸,我完全被他征服了。就这样被他征服了。
第二天,天晴了,我遇见了他,他神情淡然,没搭理我。我心冰凉,我心痛楚,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是为他的淡漠吗?说不清道不明。之后,他的消息突然间销声匿迹,我也不敢轻易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等待。有一个晚上,他来了。但这次我拒绝了他,因为我生气,因为他平时待我是一种我不能接受的态度,不明白,不明白。他也没表现出特别的反应,只是狠狠的抽着烟,然后转身离开。那一刻,我心痛了,也心碎的一塌糊涂。之后,我们再没联系,再也没了他的消息,我们的联系就此断了。我们见面形同陌路。再之后,我结婚生子,因为坐月子,一个学期也没去单位,他也没有任何消息。我慢慢的将它藏在了心底。但他永远是我心中那方夜空——永恒,美好!
夜空是美好的,他就是我心中永恒的夜空!
第二学期,开学了,我来到了学校,前去学校报道,遇到了他,他看起来很高兴,说了句:你终于来了。我只是淡然的一笑,但心中的兴奋,难以言表。在心底一个劲的唠叨:他没忘了我,他没忘了我。我们就那样平静的处着。每天能看见他,我很高兴,但我不会去打扰他。因为喜欢,所以倍感珍惜。但好景不长,他走了,剩下我独自一人。从此,我的夜空又空荡荡了,没有他在的日子,感觉好失意。
夜空每晚还会看到,但他却看不到了,只有淡淡的回忆。他真的离我而去了,难道这是真的吗?我不相信。但确确实实我的世界没有他的踪迹好久了,好久了。难道我们就是这样的结局吗?难道他真的那么决绝?我不甘心。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他消失的这段时间,每每经过他曾经居住的房间,我都会驻足停留,向里面望望,希望有奇迹出现。但没有,一次也没有。我心灰意冷。很想拨通他的电话,但我害怕失望。我们就这样断了联系。
白驹过隙间,时间走过一年两年,当我已习惯了一切的时候,有人的提醒让我再次心潮澎湃。鼓了好大的勇气,我拨通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电话,没人接,我倍感失落。没一会,一条短信发来了:“你谁啊?”
“我,你不认识,我拨错电话了。”发完短信后,我后悔了。为什么我这么说?是害怕失望吗?没过一会,电话打过来了,熟悉的声音再次想起。
“ 你谁?”
“ 我......我拨错电话了!”
“你是##。”
我愕然。慌忙说:“不,不,我不是。”
“你是的,我查过了,没错,你的声音不会错的。”
我一时无语。从此,我们的网上之旅开始了。
我的夜空又有故事了,我的夜空不再是空荡荡的了。
一根纤细的网线连接了我们之间的故事,一天又一天,我与他的故事也越演越烈。我们发誓这一生再也不会将谁从心里删除,一辈子都将心锁住,永远都成为彼此的一部分。那段时间热热烈烈。在我眼里,他是完美的。但有一点让我想不通,网上的他是那么亲切,可现实中的他老回避我的眼神,是我做的不够好,还是他对我没自信,还是他对自己没自信。我猜不透,真的猜不透。有一次,他居然拿网友来称呼我,我心有点黯然,但还是默认了。但我的心还是痛痛的,说的信誓旦旦的他竟然只拿我当网友。原来我的痴心换来的只是一句网友。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那次确实生气了。生气归生气,我并没将它放在心上。我们平静的交往着。这一过就是一年。但最近一切好像又归于平淡,没了信任,没了交流,只有几个问候的短息,或者简短的对话,网络也没有了他的消息。我觉得我的夜空又是一片空荡荡的。
一次无意中,我发现同事的电话中有他的电话记录,终于明白了一些,原来他的心里有比我更值得牵挂的人,他的情感是那么丰富,丰富的我难以接受,我知道我没权利限制他的自由,虽然心里痛,但我只能将痛强压在心底。但之后的一件件,一幕幕让我彻底心碎。
我心中的你啊,你到底懂我多少,为什么?为什么?记得我说过,我会永远将你放心底,永远!我说到做到!你呢?我心中的永恒美好的夜空!
我们的点点滴滴还在,但我的夜空已让我陌生。只留我空嗟叹!这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啊!
我的夜空,你告诉我,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心里的宝,可你却是一只多情的狼,你让我多伤心,多伤心.......

图片 1

   佛家有言,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我想告诉你放下过去,拥抱幸福。

       自上周收到凉凉的回信后,就再无音讯。她的存在像昙花,转瞬即逝,昨夜伴着微风闻到清香,今早起来就只剩下枯枝。你焦焦的等着,她迟迟不来,时间越长久,你越是怀疑,她真的来过吗?或许只是我一场梦而已,昙花不存在,凉凉的讯息也是你子虚乌有的捏造。可躺在包包里的信件,却时刻提醒着我,这一切不是梦,这一周里你所有感受到的恐惧、惶恐、害怕和愧疚的情感,都是真的。

图片 2

文/枫拾贰

    我们的爱情源自青春期的懵懂,那年初中一年级,你的格子衬衣和少有的忧郁眼神让我深陷其中,我的长发飘飘是否也让你久久回望?我们在还不懂爱的年纪,为彼此在心底画了一个牢。

       下午上完课以后,我又禁不住的往学校的收发室跑,我在门口的信件箱里一遍遍的翻。我知道我在找什么,同时心里又很害怕自己找到什么,可最终我什么也没有找到,竟也觉得很失落和难过。我愣怔怔的往宿舍楼走的时候,脑海里也不断的梳理着这近一周所有发生的事情,凉凉的信、小镇偏南、云霓……我打开手机通讯录,姓名显示为“云霓”一栏里存着一个号码,这是那天离开旅店时,云霓执意留给我的。当时我因为前天晚上梦见那年海边沙滩的事而感到害怕,惶恐中只想赶紧离开小镇,跑到云霓住的房间跟她道别时,她一脸的淡然,却执意要留我的手机号码。当时她给我播了一个号码,我竟偷偷的保存了。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我不记得了,我一直都很逃避和凉凉有关联的人的任何接触,就连和苏嘉楚在一起的时间里,我们对凉凉闭口不谈,而云霓,凉凉的同胞姐妹,我应该是避之不及,那时竟会偷偷把手机号码存下来。我摇头晃脑的傻笑着,我躲着凉凉是因为我心有愧疚,但我不敢见她,我只想知道她到底好不好。可听了上次苏嘉楚说的话,我才知道原来她不是因为户口的原因会家乡参加高考,而是因为“出事了”才退学回家的。那这些年,她真的可以过得好吗?

 

图/网络

    同学们的取笑,朋友的戏虐,常伴左右。你不言,我不语……一切尽在心底荡漾。初二,我们分班了,东面教室和西面教室像隔了一个银河。我总悄悄的走过你班级的教室,心里期待不期而遇,小兔乱撞。然而真正见面的时候,竟连招呼都没有了……本来就沉默的你,也没了言语。那时候我觉得我们成了歌里唱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是同学啊,没人给我们贴上标签,我们自己把彼此的关系圈定了难以言表,欲言又止。命运的安排和时间的洪流,总是喜欢捉弄世人。你我亦不会免俗。

       我打开手机通讯录,没有拨打云霓的电话,而是一致往下划着,在名字显示为“若生”的那一栏,我按下了拨打键。此刻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应该直接对着电话嘶吼,骂他变态呢,还是先和他对质一下事实呢。我不知道我该采取哪种策略,更准确的说,我现在头脑一片混乱,说什么我可能都说不清,哪还有什么策略可言。偏偏,电话响了很久,一直没有人接听,我显得更心烦气躁了,就在我准备挂断的时候,我听到了另一头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胡子渣渣大叔的感觉。

 

目录

   初三,我转学了,一个城市和另一个城市的距离,长不过那时的思念。陌生的校园和升学的压力,让我夜夜枕着泪水入眠。终于熬过了中考,迎来了暑假。我们在手机里见面了……可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机,即便如此,那个暑假过的充满粉色。短信一条条舍不得删掉,一遍遍的读生怕漏掉一个标点。然而,有多少开心就有多少悲伤,高中生活开始了……我们仍然两个城市的求学之路。

       “喂。”我呆了一下,清了清喉咙,“方若生吗?”我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印象里的方若生,高瘦高瘦的,眼睛狭长,笑起来有种痞子的感觉,有点孤高。最后一次见面是高二,自从那晚烟火之后,我就开始避着凉凉和方若生,所幸的是他们俩也没有主动找过我。记得那天刚考完英语,从考场出来后,我沿着教学楼后边的小路走。那条路很窄,平时也鲜有人行,若非为了贪图方便,我一般也不会走这条路,只是没想到,刚走了一小段,我就看见前方站着一个人,我本想转身原路绕道回去,那个人已经看见了我。我们僵着站了一会,他低着头默默的抽着烟,我小跑着快速从他身边穿过,不小心的撞了他一下,我回头,他正抬头看着我,手指上夹着烟,嘴里吞吐的烟雾一圈一圈,他没有穿校服,外面披了一件皮夹克,颜色是暗青色的,他的头发有点长,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理发的样子。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看向我,但好像没有看到我一般,眼眸里空荡荡一遍。我害怕的一路小跑离开,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见到过方若生,他好像从我世界里消失了一般,连同他来过时留下的星轨也一同泯然。

上一章

   其实,日子即便难熬,心中充满期待也依然觉得有阳光。熬一熬总会过去……多少次深夜里因为一条短信而辗转难眠,多少次因为电话不通而浮想联翩,最严重的一次,冬日里为了用户外插卡的电话打给你,我按键的大拇指冻伤了.......各中滋味,冷暖自知。

       “恩,你,张沫啊。”电话另一头男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他说“张沫”两个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浮现了方若生的模样,他挑着眉,勾着嘴笑着。他说话的口气还是没有变,而声音却显得厚重而沧桑许多,如果不是知道通话者是方若生,我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位年纪稍长的大叔。


终于,大学的日子来了……像所有的早恋一样,似乎感觉光明正大的恋爱时代要开始了!你的成绩不是很理想,你最早做出了选择,你没有强迫我跟你在一个城市,但你总跟我商量,我觉得我们熬了这么多年,即便从没有说一句"我爱你"我也依然期待未来的日子去诉说,我选择跟你在一个城市,因为不在同一区,你是不是也没在意呢?大学的确过的潇洒,我们的不言而喻也渐渐昭然若揭……

       “你怎么知道是我?”自从高二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虽然我的声音一直没怎么变,可这么久不联系的人光凭一句话就能断定一个人,着实让我很惊讶。

“老板的小名,我肯定不知道,但我知道她姓温。还有,我知道老板一直没有男朋友,但我听说,她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云飞扬望着都城落寞孤寂的背影,一句一句地念叨着,“还有啊!你是谁?为什么要打听我老板的事?”

    那时候我真的觉得冥冥注定,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不为别的也为这么多年的丝丝入扣……慢慢的相处中,我才意识到我们真的想错了,起初我内心埋怨你不来看我,后来我觉得我们的聊天也好,电话也好都变得敷衍和造作,我喜欢真实的自己,我喜欢不加粉饰的内心,但是我跟你的相处上粉饰多过内心的独白,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爱情,因为太怕它破碎,所以才努力去维护,不惜违背内心。但是真正的爱情不会那么易碎……我们长久以来的分离,早就没有了原来的圈子甚至相同的世界观,我们都活在了各自假想中的爱情之中,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敢面对内心。

       “我存了你的号码。”听到他的回答,在电话另一头的我不禁皱起了眉,心头涌上一阵慌张。“你不是跟嘉楚一个学校吗?大一的时候,我就跟嘉楚要了你的号码,想着以后要是联系的话,方便点。”他慢悠悠的说着,而我心里突然就闷住一股气,嘉楚为什么要把电话给他,不对,是你为什么要我的电话呢。

“她是我心里住的那个人。”都城一听到这些,快步流星地走到云飞扬面前,“我是他想念的人,懂了吗?”

我一向是决绝的性格,当我发现我们之间存在问题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内心的声音时,我选择沉默,我要冷静。我不接你电话,不回你消息。我试着没有你。你尊重我,不会一遍遍骚扰我,甚至短信都少的可怜,性格使然,所以我们面对即将来临的分手,都冷静的吓人。

       “你当时留我号码,是想联系我干嘛?”

“懂了,懂了。我给你老板的电话,你自己打给她。”云飞扬说着便连忙从口袋掏出手机,快速地翻动着通讯录,“呶,你记一下,这个就是139142……”

每一次真情的付出,面对决绝时。受伤的是我们彼此,我不想去计较谁伤的更深,或许是你吧。

       “还没想好,不过你就先联系我了。去你学校吗?还是?”我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他的笑声,轻微的,还是少年的模样。

都城用他快如闪电的目光扫了一眼电话号码,经过大脑,进入身体,直接将号码刻在了心上。他想着立刻拨电话过去,刚按两个数字便锁屏了手机。

像所有的分手一样,我们没了联系。但我从来没有埋怨过你,即便我有了现在的小平平。甚至对你,我总有负罪感,这些负罪感不是来自于我的小平平,不是来自于你依然单身。而是来自于那时候的我为什么不能像现在一样,可以跟你说清楚,我们的爱情走失在时间的流里,谁也不能埋怨这一切,并且,那一段我们深陷其中的美好爱情,并没有变质,反而让我们更坚定的迎来新的爱情。

       “我们学校门口的咖啡店吧,明天就周末了,你有空吧,下午四点。”

都城抬头环视了一周:“这店,现在怎么说?还会继续下去吗?”

所以,青春岁月里有这样一段故事,我心存感激,只希望你放下过去,迎来美好的未来。

       “可以啊,到时候见吧。”

“当然了,老板说这是她的梦,也是她好哥们的梦。”云飞扬话语间充满了自豪与激情。

曾经"我爱你",现在"谢谢你"。

       他爽快的答应了我的见面邀约,可我内心更多的还是不安和紧张,就在我思忖着该如何处理的时候,手机在这个时候震动了,云霓的电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