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强的太太说,男人这才注意到我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1

我记得我不喜欢宠物店的。

不如睡吧,反正每天的日出都是一样。文治说。 你忍耐一下吧,我忽然很想看日出。 不行了,我昨天工作到很晚才睡。 求求你,不要睡,陪我看日出。 好的。他苦笑。 我把皮包里的钟盒拿出来,放在身边。 这是什么东西? 我把钟盒放在他身边,让他听听那滴答滴答的钟声。 是个钟吗? 我掀开盒子,盒子跟一个有分针的钟连在一起,盒盖打开了,便可以看到里面的钟。一只浮尘子伏在钟面上十二点至三点之间的空位。 这是虫吗?文治问我。 这种虫名叫浮尘子,别看它身躯那么小,这种虫每年能够从中国飞到日本。 为什么会在钟里面放一只已死去的虫? 这个钟是爸爸留给我的。做裁缝的爸爸最爱搜集昆虫的标本。 所以你的名字也叫蜻蜓? 对呀,他希望我长大了会飞,但是蜻蜓却不能飞得太高。 这只浮尘子也是你爸爸制的标本吗? 嗯。爸爸有一位朋友是钟表匠,这个旅行钟是他从旧摊子买回来的。他把爸爸这只浮尘子镶在钟面上,送给我爸爸。所以这个钟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既然有那么多昆虫标本,为什么要用浮尘子? 妈妈喜欢浮尘子,她说时光就像浮尘,总是来去匆匆。 你经常把这个钟带在身边的吗? 去旅行的时候就会带在身边,来南丫岛也算是旅行呀。 我把闹铃时间调校到清晨五点钟:万一睡着了,它也可以把我们叫醒。还有二十分钟就可以看到地平线上的日出。 他苦撑着说:是的。 我的眼睑快要不听话地垂下来了。 别睡着。我听到他在我耳边叫我。 跟我说些话。我痛苦地挣扎。 渐渐,我连他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刺眼的阳光把我弄醒,我睁开眼,太阳已经在天边。 我望望身旁的文治,他双手托着头,眼睁睁地望着前方。脸上挂着两个大眼袋,欲哭无泪。 对不起,我睡着了。我惭愧地说。 不——要——紧。他咬着牙说。 为什么闹钟没有响?我检查我的钟。 响过了,你没有醒来。他连说话也慢了半拍。 离开南丫岛,方维志与良湄一起回家,熊弼回去大学宿舍。 看日出的事,真的对不起。在路上,我向他道歉。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好多了。他笑说。 你真的不怪我? 在日出前就能睡着,是很幸福的。 在巴士上,文治终于睡着了,我轻轻依偎着他。 我望着我的浮尘子钟,到站的时候,文治刚好睡了二十分钟。 我们失去的二十分钟,竟然可以再来一次。 我到了。我叫醒他。 他醒来,疲倦的双眼布满红筋。 我们会不会见过?在很久以前?我问他。 是吗?他茫然。 我好象有这种感觉。别忘了下车。我起来说。 再见。他跟我说。 谢谢。我说,我两天后去成都。 是吗?是去工作,还是什么的? 去旅行,一个人去。 回来再见。 谢谢。 我走下车,跟车厢里的他挥手道别。 在日出之前,我早就爱上了他。 为什么? 在出发到成都的那天早上,我在火车站打了一通电话给文治。 我出发啦,有没有东西要我带回来? 不用了,你玩得开心点吧。 我上车了。 路上小心,再见。 谢谢。我挂上电话,站在月台上等车。那一剎,我突然很挂念他。他总能够给我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在从广州开往成都的火车上,我把浮尘子钟拿出来,放在耳边,倾听那滴答滴答的声音,多少年来,在旅途上,我都是孤单一个人,唯独这一次,却不再孤单。 从成都回来,我带了一瓶辣椒酱给文治。原本那个瓶子很丑陋,我买了一个玻璃瓶,把辣椒酱倒进去,在瓶子上绑上一只蝴蝶结。 那天在电视台见到他,我小心翼翼把辣椒酱送给他。 成都没什么可以买的礼物,这种辣椒酱很美味。 瓶子很漂亮。他赞叹。 是我换上去的。 怪不得,谢谢你。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辣椒酱—— 我喜欢,尤其喜欢吃印度咖喱。 你那个特辑顺利吗? 这几天从早到晚都在剪片,现在也是去剪片室。 我可以看吗? 你有兴趣? 嗯。 好吧! 是关于什么的? 是关于移民的。 在剪片室里,我坐在文治告剪接师后面,观看文治的采访片段。特辑探讨的是当前香港人的移民问题,为了逃避九七,很多家庭选择夫妻两地分隔。特辑里主要采访两个家庭,这两个家庭都是丈夫留在香港,太太和孩子在多伦多等候入籍。 其中一个个案,那个孤身在香港的男人,从前每天下班后都跟朋友去饮酒,很晚才回家,太太带着独子移民多伦多之后,男人反而每天下班后都回到家里等太太的长途电话。女人在冰天雪地的异国里,变得坚强而独立,反而男人,在圣诞节晚上,跟彼邦的太太通电话时泣不成声,还要太太安慰他。 他太太在电话里说:别这样,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为了将来,大家忍受分开三年的吗? 男人饮泣:我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坚强的太太说:别离是为了重聚。 离开电视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我送你回去吧。文治说。 谢谢你。 你觉得怎么样?文治问我。 我在想那位太太说的话,她说别离是为了重聚,别离真的是为了重聚吗? 以前的人,为了一段感情不离别,付上很多代价,譬如放弃自己的理想,放弃机会。现在的人,却可以为这些而放弃一段感情。离别,只是为了追寻更好的东西。 我觉得那个男人很可怜—— 是的,他太太走了后,他才发现他不能没有她。圣诞节那天晚上,我们在他家里陪他一起等他太太的长途电话,没想到他会哭成那样。他一直以为是他太太不能没有他。下星期是农历年假期,我们采访队会跟他一起到多伦多,拍摄他过去探望家人的情形。 没想到我刚回来,他又要走了。 到了。他放下我,有什么要我带回来? 不麻烦吗? 他摇头。 我要一双羊毛袜。 为什么是羊毛袜? 只是忽然想到。 好的。再见。 谢谢,一路顺风。 他开车离开,转瞬又回来。 我刚才跟你说再见——他说。 是的。谢谢。 为什么每次我跟你说再见,你都说谢谢,而不是说再见? 我不说再见的。无论你跟我说再见、拜拜或者明天再见,我都只会说谢谢。我说。 星期天,在画室教小孩子画画的时候,我吩咐他们画一双羊毛袜。 为什么要画一双袜?班上一个男孩举手问我。 只是忽然想到。我说。 真正的理由十分自私,我挂念在冰天雪地里的他。 农历年三十晚,我在良湄家里吃团圆饭。 良湄问我: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找工作,也许会到制衣厂当设计师。 我哥哥要结婚了。 是吗?我问方维志,哥哥,恭喜你,是不是跟高以雅? 除了她还有谁?良湄说。 以雅要到德国进修,一去就是三年,她想先结婚,然后才去那边。 你会不会跟她一起去? 我会留在香港,我的事业在香港。方维志无奈地说。 你的意思是以雅向你求婚的吗?良湄问她哥哥。 我不介意等她,但是她觉得既然她要离开三年,大家应该有个名分。 哥哥,以雅对你真好。我说。 高以雅才二十七岁,她才华横溢,条件也很好,三年后的事没人知道,她根本没需要在这个时候给自己一份牵制。 我认为她有点自私。良湄替她哥哥抱不平,她要离开三年,却要你在这里等她。你成为了她丈夫,就有义务等她,你若变心,就是千夫所指。但是她忘了是她撇下你的。 爱一个人,应该包括让他追寻自己的理想。方维志说。 如果我很爱一个男人,我才舍不得离开他。蜻蜓,你说她是不是自私?良湄逼我表明立场。 德国,是很遥远的地方啊!我说。 是的。方维志说。 相隔那么远,不怕会失去吗?爱情应该是拥有的。 爱情,就是美在无法拥有。方维志说。 我要很久很久以后才明白这个道理。 文治从多伦多回来,带了一双灰色的羊毛袜给我。 谢谢你,很暖啊!我把羊毛袜穿在手上,你不是说喜欢吃印度菜的吗?我知道中环有一间,不错的。我请你好吗?我说。 他笑着说:好呀,那边的印度菜难吃死了。 那个男人的太太怎么样?在餐厅里,我问他。 她比她丈夫坚强得多,临行前,她吩咐她丈夫不要常常去探她,要省点钱,还叫他没必要也不要打长途电话给她,电话费很贵。 女人往往比男人容易适应环境。 因为男人往往放不下尊严。文治说。 吃过甜品之后,女侍应送来一盘曲奇蛋饼。 这是什么?我们问她。 这是占卜饼。她说。 占卜饼?我奇怪。 每块饼里都藏着一张签语纸,可以占卜你的运程。我们叫这种饼做幸福饼,随便抽一块吧。她微笑说。 我在盘里选了一块。 不知道准不准——我说。 你还没有看里面的签语纸。文治说。 我将蛋饼分成两瓣,抽出里面的签语纸,签语是: 祝你永远不要悲伤。 真的可以永远不悲伤吗?我问文治,不可能的。 签语是这样写的。 轮到你了,快选一块。 文治在盘中选了一块,拿出里面的签语纸来。 上面写些什么?我问他。 他把签语纸给我看,签语是: 珍惜眼前人。 谁是眼前人?他望着我,有点儿尴尬。 走吧。他说。 回家的路上,寒风刺骨,微雨纷飞。 已经是春天了。我说。 他没有回答我,他的眼前人是我吗? 我到了。我说。 他停车,跟我道别。 为什么你不说再见?他问我。 你要知道吗? 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爸爸最后一次进医院的那个早上,我离家上学,临行前,我跟他说:爸爸,再见。结果我放学之后,他已经不在了。妈妈临终前躺在医院,她对我说:以后你要自己照顾自己,来,跟我说再见。我对她说了一声再见,结果我永远再也见不到她。我讨厌别离,再见对我来说,就是永远不再见。 对不起。 祝你永远不要悲伤。我说。 谢谢你。 他在风中离去,那背影却愈来愈清晰。 他是另有眼前人吧?

你在电话里说最近还在做那个梦,同样的一个男人,同样的情节,同样的最后牵不到的手。你说清醒的时候几乎想不起来这个人,没有恨意,也没有爱意,像个陌生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十几年了,他总是不定时的在梦里出现,重复着最初的相遇和最后的分离。 那一年你十八岁,是每天带着一群小萝卜头的孩子王。只是每日肥大的白色T恤和短裤加上短发平胸,看上去更像个清秀的小男生。那个时候我已经学会了穿飘逸的长裙不苟言笑,却喜欢和你一起没有目的地慢慢走。很多诧异的眼光吧,其实不止是情侣,即便是同性的好朋友太过不同的外在还是让人好奇。可这些与我们无扰。我们还是一样坚持一个旁若无人,一个玩世不恭。 只是突然有那么一天,你竟然在和我说话的时候脸红了,眼神飘向地面,你说你爱上一个人,一个男人。 你带我去见他,在他租来的画室。我记得那个男人站在背向阳光的地方,我看不清他的面目,却看得到你在我身边的殷切你在乎我对他的观感。我微微向一边挪了挪,然后看到一个个子不高,带着眼镜,笑起来时候嘴角斜向一侧的平凡男子。格子衬衫有些发皱,手上有些没来得及洗净的油彩。我承认那刻的失望,尽管那是你的爱人。 夜里你又来我家与我同住,在我父母的眼中你俨然是另一个女儿。我们挤在我的小床上,你几次欲言又止,我知道你希望我主动提起他。心里叹了口气,我还是开口说:他,到底哪里好?你的眼睛好像瞬间多了光芒,你说是他的画先让你动心,大片大片的向日葵仿佛付出所有生命力向上灿烂着,看着那幅画你突然觉得你可以爱了。可是,那个男人有女朋友,可是那个男人有一位久病于床的母亲,可是那个男人有一身对于刚刚走上社会的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的债务,而最重要的是,他可曾说过也爱你? 这些话我不忍心对她说,更重要的是,我知道的她哪能不知道?可是爱便爱了,没有那么多的理由和借口。 接下来那段时间你可真忙碌。我知道你每天去他的画室,为他洗衣做饭,为他打扫房间,然后就静静地坐在一旁看他画画。有几次我路过去看你,见到你围着难看的围裙忙着倒水沏茶,忙着陪我说话,而那个男人就坐在一旁微笑不语时,我的心有种说不出的难过。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想要的爱情吗?然后呢?一辈子如此过下去吗? 我也问过你这个问题,你第一次严肃地和我说话。你说没有想的那么远,只是现在也不想骗自己。想和他在一起,不管可以多久,都好。只是,那个女人怎么办?我还是脱口问出。你的眼光黯淡下来,你说你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对她你很抱歉。 还是难免碰了面,你和他在画室中嬉闹时,那个女人不期而至。她好像并不意外也不气恼,对着你淡淡地一笑,然后对他说别忘了晚上回家吃饭。那个晚上你第一次哭了,你说知道他们就要结婚,你说你努力了却无法给予祝福。看着这样的你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为情而伤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而疼痛的伤口,即使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又能怎样? 我去找他,背着你。我问他到底置你于何地,到底希望有怎样的结局。男人看着我没说话,脸色忧郁。我打不败沉默,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转身离去。可是心里弥漫而出的忧伤好像知道最后的结局。 我没想到最后你会如此冷静。你面色苍白但很平静,你说他走了。没有爱你,也没有娶那个女子,而是一个人奔赴他乡。临走时你问他怎么对得起你对他的好。他竟然没有转身说了一句:谁对谁好本是自己愿意。 谁对谁好,本是自己愿意?这一句话我气了很多年。甚至直到你已经释怀,我都不肯原谅。很多年后当你笑着提起他时,你说你不曾后悔。毕竟全力以赴爱过,即使受伤,也好过遗憾。可我怎么能不恨?是他才让你不再敢爱,是他才让你离开家乡。你失去了此生唯一的爱人,而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的陪伴。 没有想到先与他重逢的人是我。 那天,他在人群中惊喜地喊出我的名字。我转头看见他,还是一样瘦弱,还是一样有点坏的笑容,只是添了几分沧桑和淡然。其实我知道那些年他远赴他乡是为了赚钱还债,其实我也知道后来他回了家乡娶妻生子,只是我一直不愿意他出现在我的视线,因为心中还在气恼当初他对你的伤害。只是他竟然仿若不知,对着我有故人重逢的喜悦,问了我的近况,问了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只是没有提起你。我多希望他可以问我你的消息,至少说明这些年他也在意你,可又怕他提到你,万一是云淡风轻的语气,我不知道能不能不伸手打过去。可是没有,从开始到最后他都不曾提及。既然多年未见他都可以唤出我的名字,我知道他一定也没有忘记过你,可是究竟你的爱对于他来说是什么?也许这辈子都没有人可以知道答案。一回头,已是百年身。 后来有女人叫他的名字,他回过头对着女人微笑,然后伸手抱过女人怀里的女孩。他温柔地对女孩说:叫姑姑。女孩乖巧地望向我,喊了一声姑姑。我一直不曾微笑的脸上终于仿佛冰雪化开。摸了摸女孩的头,然后转向他叹了口气,又努力微笑了一下,转身离开。我没有说再见,也不想再见他。只是我也知道,我还是原谅了他。 无论当年他的伤害是无心还是不愿拖累,我只知道这个人还是让你真心地爱了一次,全力以赴,奋不顾身。这样的你一辈子我只见过一次。即使很多年后你像女金刚一样,以瘦弱的身影刀枪不入叱咤职场,我也知道你曾经是那个愿意洗手作羹汤,一生爱一人的为爱执着过的女孩。或许你们的错只是在不应该的时候相遇,又分离。 听了你的梦,我在电话里试探着和你说起他,说起如果重逢你会怎样。你说你真的不怨,也不想再见。虽然事隔经年,你现在已经没有爱意,只是也真心希望他过得好。爱过的人, 即便已经不在生活里,但至少曾经在生命里。只是遗憾当初没有留下一幅他画的向日葵,那样让你动心的画,你再未见过。我沉默了一会,突然明白了那句:谁对谁好本是自己愿意。在心甘情愿的付出中自己何尝不是快乐的,而又有谁能料到,有的好不是当初就能明白,也许需要多年以后才能懂得。 今天我看到你上传的照片:在一大片开的极其灿烂的向日葵田里,你的眼睛看着怀里可爱的女儿,笑得那么温暖。那一刻,我的眼里有点湿润。你还是你,我知道你一直可以很好。

仅仅是一个故事。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就喊:“爸爸,爸爸。”

我怎么毫无意识地来到了这里?

梦在房间整理东西的时候,接到以前好友的电话,“阿姨走了,吃安眠药,我们发现了她的日记本。快递已经记过来了。你回来吧……”好友话还没说完,梦手里的电话便掉到了地上。

男人愣了一下,小淘则笑容灿烂、天真无邪地望着他,男人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小淘,在他圆嘟嘟人参娃娃般的脸上亲了几口,“好儿子,来爸爸抱。”

视线的正前方有个女人在整理店面,我寻思着一定要问问她我是什么时候走进店里的。

门铃响了,日记本送来了,拆开盒子,一张妈妈年轻时带着梦去游乐场的照片,旁边还有一位叔叔,拿着手里的日记本,犹豫着,看还是不看?连自己也找不到答案,是妈妈的日记,那个漂亮的女人的日记。一本灰色壳的日记本,很普通。最后梦还是决定打开看看。

随即,男人就在旁边小摊给小淘买了一个米老鼠头像的氢气球,把线绑在他手腕上,柔声细语地说:“可不能扯断了,不然呼呼呼,飞上天就没了。”

难不成昨晚的醉酒现在还没醒…

xx年x月x日 晴他最终还是离开了,带走了我的爱,留给我的只是绝望。终于发现我真的很傻,怎么会相信这样一个男人,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他。可是当我告诉他我有宝宝了的时候,他却一定要我去打掉,一个狠心的男人,我是怎么都不会打掉这个宝宝的,他是我身上的肉,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可以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呢?尽管我还只有15岁,但我还是希望他出生。看着他决绝的背影,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是一个错误,为什么会和一个有家庭的男人在一起了,为什么当初就没有抵住诱惑。很想给自己几个狠狠的耳光。

小淘开心地晃着绑着气球的胳膊,“哦哦”叫着向我奔来,男人这才注意到我,也向我走来,他的轮廓也从远景变成了近景,我看了个仔细:二十八九岁的样子,皮肤麦黑,个子不算很高,衣领裤角都很平整,是个有品味的讲究人。

我想走向她,可是却怎么也动弹不得,好像身体不是我的。

梦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从小就没有爸爸,也明白了妈妈体会到了妈妈一手把自己养大的辛苦。

“我叫鲁明,你是新到这里开店的吗?我以前没见过你,怎么做着生意还带着孩子?”

正当我挣扎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走进这家宠物店,脚步声轻得难以惹人注意。

xx年x月x日 雪宝宝终于出生了,一个很健康的女孩,很可爱,当护士小姐抱她过来的时候,我居然哭了。在医院住了几天,护士们总是很奇怪为什么没一个人来看我,就连父母都没有来。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16岁的女孩就生孩子了。呵呵,她们不知道我的状况的,但我也不会和她说,一个孤儿怎么可能有父母呢?一个被抛弃的人怎么会有人来看呢!目前我发现宝宝才是我的唯一家人。家人,多亲切的名词啊!我期待了好久好久,终于有家人了。中午睡午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于是灵机一动,决定给宝宝取名叫梦梦。也是告诉自己和那个人的感情只是一场梦而已。

图片 1

一个短发、穿着灰色棉袄一脸不安的女孩出现在眼前。

xx年x月x日 晴梦梦今天三岁了,我总喜欢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今天带她去超市买东西,服务员都说她很可爱,而我做妈妈的激动不已啊!下面说说让我心情复杂的事情,真的没想到还会遇见那个男人。他没变,还是那么有男人魅力,但是一点都吸引不了我了。他看到了梦梦,他给梦梦买了很多玩具,陪我带着梦梦去游乐场,梦梦很开心,但我不愿告诉她眼前的就是那个抛弃我们的男人是她爸爸。去咖啡厅的时候,梦梦在他怀里睡着了,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希望画面永远定格,而他就是我的丈夫。但是很快我就打掉了自己那可恶的想法。知道这明明是不可能的。她递给我一张银行卡,他说“梦梦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但我却不能给你们幸福,这是一张银行卡,以后梦梦要上学的,你们也要过日子的。密码是你的生日。”说完他就把梦送到我怀里,把银行卡塞在我手里,“我爱你,但是我也爱现在的家庭,对不起,我不想它破碎,我要出国了。再见!”我看着他说话,看着他离开咖啡厅,一句话也没说。但眼泪经不住,逃了出来。此刻看着熟睡的梦梦,我以后的幸福就是能看着梦梦开心的长大了。希望梦梦以后能理解我。

我擦擦小淘嘴角的口水,说:“孩子不到三岁,还不能入托,没办法,孤身一人,只好自己带。”

我断定那是一名中学生。

其实那个时候梦已经知道那个叔叔和她不是一般的关系,原来真的是她爸爸。那个抛弃了她和妈妈的男人。

鲁明眨眨眼睛,显示明白了:我是个离婚女人,独自带着孩子在这儿开着简陋的杂货店。他笑笑说:“真不容易。”他离开时,小淘一个劲儿向他挥手再见,嘴甜得像蜜似的:“爸爸再见,爸爸再见。”鲁明的脸笑得开了花,也向他挥手:“爸爸会再来看你的,宝贝再见。”

出于对学生的莫名好感,我想对她微笑,可是我的表情似乎很怪异。

Xx年x月x日 雨今天真的没想到懂事的梦梦居然来给我送伞了,没想到10年就怎么过去了,这十年梦梦从来没问过我有关她爸爸的事。而我也只字不提,好像对于她爸爸的事我们达成一致,不愿提起。

鲁明果然很快来看小淘了,一阵是棒棒糖,一阵是变形金刚,哄得小淘一天见不到他就会到处寻找。鲁明住的地方离我的店只有五十多米远,他开着一个塑产品加工厂,厂子不算大,三十来号人,从此,小淘就成了那里的常客,被鲁明一抱走就好几个小时不见人影,回来时水足饭饱,还有捎带。

或许她感觉到我想表达些什么,朝我看了看,又笑了笑。

Xx年x月x日 阴今天是梦梦的大学毕业典礼,我去参加了,也见到了梦梦总跟我说起的男孩。然一个长得很秀气的男孩,不知道是我的心作祟还是怎么,我一点也不喜欢然,但是梦梦好像挺喜欢她的。但我总觉得然配不上梦梦。希望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今天那男孩说“梦梦,阿姨很漂亮也很年轻哦!”而梦梦说,“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妈妈,她也只比我大15岁哦!”其实当时我其实是感到羞愧的,但是梦梦挽着我手臂的时候,明显的看到她一脸的骄傲。我的心也得到了阳光的照射了。至于那个然,其实我还是很担心的,我怕我的宝贝受到伤害,希望他不会伤害我的宝贝梦梦。

当然,小淘一直叫鲁明“爸爸”,鲁明也以“爸爸”自称,甚至当着他女友赵菲的面也自称爸爸,赵菲尴尬地对我笑着,无可奈何,我却有些感伤。

随即转向柜台边上的女人。

Xx年x月x日 晴噩梦要开始了,就从我看见然和一个女孩很亲密的走在一块的时候开始的。对于爱情,我是一个失败的人,我不希望梦梦和我一个最后伤的一败涂地。当问梦梦有多爱然时,我发现晚了,梦梦已经深陷感情沼泽了,作为母亲应该要捍卫自己的女儿,我跟她说然和另外一个女子在一起事时,她却怎么也不肯相信,还说我看错了。我才发现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必须要思考一下怎么做,梦梦的伤害才能达到最小。唉!今天的夜好像特别长。而我也还是习惯性的失眠了。我真的很担心梦梦。

2

“那只啊,那是我昨晚刚捡回来的。”

Xx年x月x日 阴这不是我要的结果,梦梦,妈妈真的不想伤害你,只是在保护你。为什么你不听我解释呢?我也不知道,今天这步是怎么发生的,然搂着我,说不清到底是谁勾引了谁,其实我让梦梦看到这一幕只是希望她对然死心。可没想到,她却说“她恨我”。一个做母亲的单身女人是多么难!但我希望梦梦理解我,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

第一次,鲁明踏进了我的家门,一间十平方米的筒子楼,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简易衣柜,还有些做饭家什,这便是我的全部家当,很寒酸。

“可是我没有钱!”

Xx年x月x日 雨梦梦走了,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她的东西少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结局。在餐桌上看到了她留下了字条“我退出,我离开,永远离开,谢谢你把我养大。不要来找我,我是不可能见你的。”我疯狂的找着梦梦,她所有的朋友我都联系过了,但是大家都说不知道,我像一缕魂,盲目的在街上走着,叫着梦梦的名字,但是没人搭理。我真的连梦梦都失去了。

鲁明把睡着的小淘轻轻放在床上,一抬头便看到了墙上的一幅油画,装裱得很好,画中是个半裸女人,迷醉着眼斜躺着,这么高雅的艺术品装点在这窄小陈旧的小屋里,显得很不合拍。

“没关系,反正也是流浪狗,送你吧。”

Xx年x月x日 晴今天天气很好,距梦梦离开有6个月了,没有梦梦的房子就像冰窟,很冷。都是无处安放的岁月,走不回去,也前进不了。

鲁明脸红了,他已经认出来画中女人就是我,他不自然地看到画的右下角有个签名:翱翔,2004年6月20日。鲁明脸色有些僵了。

我听到女孩在和店主交谈,很不明白她们的意思,因为女孩不时地朝我看看。

梦看完日记,身旁一个堆擦眼泪扔的纸巾。她像个疯子一样打着电话,但是电话那边却说“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你稍后再拨。”是的,妈妈走了,那个漂亮的女人,吃了很多安眠药,死在了只属于她们两个的房间里。梦最后还是回去了,回到了原来的那个城市,住在以前只有她和妈妈的房子里。

“叫你见笑了,这是我三年前遇到的一位采风画家给画的,可惜他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叫翱翔,文人老用笔名。”我边收拾墙角的垃圾边说,像说着与己无关的故事。

我决定走过去,问她们在聊什么,可是我发现自己不但动弹不得甚至连开口的能力也失去了。

“画得不错。我得走了,照顾好小淘。”鲁明匆忙离开,走到门口,我让开撅着屁股清扫的身体,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我想我一定被邪魔附身了,不然就一定是在梦里。

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敢。

为什么我的嗅觉没有问题,似乎比平常更加灵敏。奇怪的是我明明闻到了旁边那只小狗的尿骚味,嗅到了小猫的腥味。

我是如何忍受的?我不是该立马逃离现场了吗?怎么把这一切都看成了理所当然。

脑海里的为什么还在不停的转,眼前又出现了让人不解的事——女孩为什么要向我走来。

她是怎么把我抱起来的!

我缩小了吗?

她会魔法吗?!

我拼命想说出疑惑、喊出声音。

然后,我耳边传来了撕裂般的狗吠声。

我清楚地听到声音的源泉就是我,我无法想象发生了什么。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跑到有玻璃的地方。

难怪我的身体不听使唤,怪不得女孩能抱起我,嗅觉异常灵敏是有原因的……

原来,我就是她们口中的流浪狗。

我想狂奔,想离开想要寻找让我变成此般模样的原因。

“她看起来很痛苦。”女孩小声地说道。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女孩眼中和我一样的绝望。

如果一个人笑得跟你一样开心,你不会有什么好奇心,可能就是买了一件漂亮衣服啊。但是如果一个人的眼神跟你同样痛苦,你一定会想知道她在经历着什么、是什么使她如此沉重。

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学生。

我决定跟她走。

我乖乖地走到女孩面前,定定地望着她。她重新抱起我,又对我笑了笑,似乎她的世界瞬间明亮了起来。

女孩抱着我,再次和店员道谢谢。

有你,世界充满光亮

走出店门,天色已晚。我感受到刺骨的寒冷,身体一直哆嗦。女孩把围巾脱下盖在我的身上。

寒冷的冬夜,即使是元旦节街道依然冷清。

上一篇:小学弟怀疑的的看着方雯,思思四仰八叉地趴在床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