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从几个人的小公司,从武汉走的那晚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只是一起走过的路,思念却比经过还长。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文/千载悠悠

只是个轻易说告别的年代 ,也能有幸得到地老天荒。

1

01.

她独自拖着旅行箱,上了列车。
车厢内熙熙攘攘。她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邻座是一位妈妈带着个男孩儿,妈妈下意识地抖着腿,显得有些不安,男孩则塞着耳机好像在听故事。

她拿出那本随身放包里的书看了会儿,随后打开微信,选了几张在站台上拍的照片,发了条朋友圈:"归来兮"。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 4

---题记

去年冬天,我开始第一次的孤独旅行,抱着刘同的《你的孤独虽败犹荣》坐上了可以到达凤凰的火车。过了这么久,才有想把这次经历写出来的欲望,大概是那种熟悉的孤独在心底蕴藏的时间太久,发酵的香味再也掩盖不住我的第二次出逃吧!

02.

就在几天前,在西安回上海的高铁上。

车厢内热闹非凡,她和女儿,还有女儿的男朋友,三个人分别带着耳机,看书的看书、写作的写作、工作的工作,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小小世界中。

此时,偶尔看到了一位友人发在微信上的一条消息,感觉有种莫名的伤感袭来,她望着窗外一扫而过的风景,周而复始、反复循环着,眼泪不知不觉中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她悄悄地用手指将之拭去,因为她不想让他们发现,可最终还是被细心的女儿看到了,女儿放下了手中的书,静静地陪着她…...

女儿说,这么多年来这是唯一一次看到她哭!

图片 5

K770,从不可怜谁。

第十九章

图片 6

第一次叛逆的出逃,我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登上了能到达我心心念念的地方的火车,我不知道火车最后会到达哪个地方,但我知道,它能去我想要的地方。其实在走之前,我跟很多人说过,我会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的,但他们听了只是笑笑,大概以为我只是在开玩笑吧,一个出门连公交地铁都会坐反的人,你说要独自去旅行,这不是笑话么?

03.

为了平复心情,她拿起了早上未完成的一幅画,时不时地在纸上描上几笔,画上是一个拖着旅行箱的女人背影。

突然感觉车停了,抬头一看,列车已停靠在一个站点上。原本空旷的站台,突然被拥挤的人群迅速地占满,几分钟过后又一下子散开,变得空空荡荡的......

这时,她看到一个女人拖着旅行箱从她眼前走过,就像那幅画。
突然她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找个地方去旅行,一个人。

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让她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熟悉的是以前她也常常这样拖着旅行箱,在不同的城市之间游走;而陌生则因为在这十多年里,她几乎就没有一个人旅行过。虽然遥远、陌生,但却令人无比向往。

于是,她打开地图,看了下列车经过的线路,最终确定在南京下车,这个她和女儿曾去过古城,给她留下了很多美丽记忆,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秦淮河边上的那顿火锅。

2017年7月3日,我坐在K770次列车上,这样想到。只是,到家之时,我未即写下这番感想,便急匆匆带母亲去医院住院。回家休息之时,便更加觉得,K770.从不可怜谁。

目录

-1-

但唯有我自己知道,这件事我一定会做到,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只因为心底有一个执念,好像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一个种子在心底扎根了,我坚定地说我要开始,却没有人相信,那时候所有人都在笑,我从热闹的人群里却体会到了无限的悲凉。

04.

快到站了,女儿陪她一起来到了车厢门前,不断地叮嘱着,随后她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就像妈妈送女儿去远行,只不过,她是那个女儿。

火车渐渐地停了,她迅速地下了车,站在原地,一直等到火车徐徐发动,渐渐走远。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了出站方向,然后拖起旅行箱,消失在拥挤的人群当中。

2015年去武汉读书,寒假回家,赶上春运。从武汉走的那晚,雪下得很大,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还带着一个大行李箱。上车时,外面的人大喊;往进走,往进走,里面的人大喊;往前走,往前走,原本蹲伏过道的人,满口抱怨。列车员发疯似在车外敲着玻璃,动一下动一下。我把大行李箱顶在头上,穿过一条车厢,找到我的位置。坐我座位的人想要让座都动不了。那一刻,我觉得,K770,至少不会可怜我。

上一章

4.28号那天,有辆列车带着座位和座位上的乘客,由南向北,一起开进记忆深处。

当我一个人在那个陌生的火车站辗转的时候,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复杂,告诉了身边所有人,唯独没有告诉爸妈,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会反对。

05.

列车在行进中。广播里说马上就要到站了。车厢里的人开始陆陆续续地收起小桌板,乘务员开始在车厢内来回清扫。

她望着窗外,因为黑夜,景色巳变得模糊不清。她收起了画笔与画纸,收起了小桌板,打开微信,看见远在西雅图的表妹留言说:

"下次我回国也要坐high speed bullet train 兮"。
她对此会心一笑,随即回复道:"喜欢你加上了 '兮'字 "。

列车慢慢停了,靠站了。
她带上耳机,为自己选了首歌《天空之城》,随后起身下了车,拖起旅行箱,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

一元小说训练营 - 123

《天空之城》(李志)
http://music.163.com/#/song?id=26508186&userid=134412895&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图片 7

图片 8

工作篇

初瑜坐在靠窗的位置,托着腮帮望着站台上还未挤上车的人群发呆,日渐黄昏 ,天边晚霞映红了这座弥漫着香奈儿的高贵和迪奥优雅气息的城市。这是一个令人着魔的地方,有的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有的人落荒而逃,有的人可以在这里轻易收获金钱和欲望,有的人却丢了爱情迷茫了向往,所以,人们都叫它魔都,魅力与邪性并存,让人欲罢不能。初瑜就是拥挤在这座城市的一个小小分子,来来往往在人群,她驻足了四五年,漫漫征途,走走看看。

快上车的时候阿敏来送我,她也跟我说还是不要去了,你一个人又经常迷路,去了要怎么办啊?我摇摇头,固执的在心底坚持,上车之前买了两盒周黑鸭,我最喜欢的鸭脖和锁骨,整理行李的时候却发现提在手里的东西不见了。那时候看着周围嘈杂的人群,心里有种想哭的冲动,你看,现在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复杂了吧。这是爸妈常在我耳边说的话。

图片来源网络

第十九章

图片 9

2

小伙让开了座位,忍不住的抱怨现在网上订票,根本不给不会网上抢票的人留活路。我对面几个大学生也都和他攀谈起来,谈论关于订票之事。K770从广州发来,目的地在陕西汉中,每年都是随着人口迁徙大潮正向流动。所以对我来说,也从未有过不拥堵之体验。过武汉之后,车中乘客多半是陕西老乡,其余之人操的一口湖北十堰的方言,也与陕南言语并无大异。对面的老阿姨长久站立,疲态尽显,我便让出我的行李箱,让她坐着。她万分感谢,却不敢完全将身体重量托付其上,便用只手撑着桌角。

过了几个月,杨丽丽还真的给悠然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是她老公的高中同学。北京某著名高校硕士毕业,31岁,比悠然大4岁。人很有能力,早在大学期间,就颇有计算机天分和商业头脑,和几个同学一起搞互联网项目,做的像模像样,赚了人生第一桶金。毕业后,被某互联网大佬公司收归麾下,直接以总监身份入职,工作三年,负责的业务一跃成为公司运营最好的板块,为公司拽了不少口碑和银子。前两年辞职自己创业,两年多时间,公司从几个人的小公司,成长为风投追捧的热门,做的是风生水起,在业内名气不小。

“由上海开往西安的列车马上就要出发,请送亲友的朋友站在安全黄线以外... ...”

我捏着火车票,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朝站台走去,站台到上车的那一段没有电梯,都是阶梯,我吃力的提着箱子下阶梯,到了快广播里播报要上车的时候,我才恍然发觉我站错了站台。Z开头的火车在6号站台,我是K开头的,在7号站台,可我现在在6号站台。看了一眼刚刚下来的那段阶梯,我默默地低着头,再拖着箱子返回。

外出务工之人,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喜欢带桶。不管多远都喜欢从外地把桶带回来,我父亲自然也不例外。这些桶大多是润滑油桶,口径宽,径深大,材料结实,洗干净之后,于农村使用,最为适合。所以我们村中,所用水桶,大多都是各式各样的的润滑油品牌。这无疑增加了列车的拥挤度,过道尤为甚。至于为何千里带桶,还是因为一句话:丢了怪可惜的。不过在这列车之中,倒也发挥了移动硬座作用,只是瓜子花生八宝粥一来,便又是一阵骚动。

悠然听了杨丽丽的介绍,咬一口冰淇淋,说:“那是天才嘛,和我不合适。”

列车缓缓驶出了站台,初瑜回过神的时候,感觉座位下的高跟鞋下踩着了某人的脚,抬起头发现对面落座的是个白净的年轻先生,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她不好意思的望着他用口型说了句对不起。

那时候大部分上火车的人都已经在对应的站台前站好,偌大的几个站台上,只有我一个人笨拙的提着箱子吃力的爬阶梯又下阶梯,其实当时心里感到一阵难堪,感觉所有人都在看我笑话,我赌气似的拖着箱子,车轮子发出一阵刺耳的响声。我感觉更难堪了,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火车,我喘了几口气,继续拖箱子。

曾有人说列车上的乘务员脾气太差,我想,于这种人山人海中,谁也不会脾气好。但从K770来看,乘务员爬过人山人海,倒也能微笑自若。然而,这并不能让人原谅那烦人的小车,尤其是在无处落脚的过道里,小车总能奇迹般的拉开一条缝。推销员讲上一百遍巴马汤的好处,也不会厌。收垃圾的大叔走过一节节车厢,提醒不要把包挂在挂钩上,就这样从白天到黑夜。

杨丽丽恨铁不成钢的点了一下她的脑门,“这么没自信呢?你年轻漂亮,知书达理,身家清白,温柔懂事。虽然说只是个国企的小主管,可工作稳定啊。而且咱们这种国企,混到主管也不容易了。你年纪轻轻的,也算是事业有成了。

他微笑着回答:“没关系。”

火车票捏在手里怕掉了,又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里,可口袋里的票太多了,是以前坐的动车票,习惯性的装在口袋里都没扔,再摸起火车票就有些困难。我依稀记得自己是坐14车厢,都到了第14车厢的门口,在门口检票的乘务员问我:火车票呢?

我坐的地方在车厢交汇处,那里供应者热水。每隔十分钟,我的身边就会产生一桶泡面,从老坛酸菜,到卤香牛肉,方便面,俨然成为中国人对自己生活的最低要求。不论是在那里,只要能吃上一桶热气腾腾的泡面,生活,也算还有尊严。早晨天亮时,一个大叔拿着一个桶走到我旁边,从我的座位底下拖出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凉粉,大叔用手把凉粉抓进桶里,撒上盐,用勺子搅拌,然后去各个车厢售卖。自然,撒了我一身的盐,他不会在意。不过多久,大叔便回来补货,操作失误时,凉粉摊了一地,大叔便把他们抓回袋子,继续他的生意。

她“噗嗤”笑出了声,“姐姐,你真会夸我,包装的真不错。”

空气莫名的闷热起来,车厢里显然有些拥挤,来来往往旅客在初瑜所在的车厢尽头补票,闹哄哄的,让人坐立不安,列车上貌似在打着暖气,暮春时节,却热的出奇,她为没有买到卧铺而恼火,她为车厢里吵吵闹闹的声音而烦躁,她在心漂浮在闷热浑浊的空气中不能静下来,火气腾腾的往上窜,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有一万只羊驼在奔腾。初瑜皱着眉头拿出纸巾擦了擦手心的汗水,还是很热,没有一丝凉风。近乎绝望。怕是要闷死在这里了。

我说:在口袋里,等会儿我拿出来。

在这趟列车上,最为可怜的,自然是无座的妈妈。我亲眼看到一个妈妈背着孩子,站了三四个小时。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没给她让座,我自己也都忘了,不过在这列车上,没有谁是幸运儿,没有人会被怜悯。不是说这趟列车上没有温暖,反而充满着温暖,只是大家其实过得没有差别。有一次坐火车,一个没座的小伙和我们坐在了一起,还要从从边上的座位趴着桌子睡觉。我我被挤在窗子上,动都不能动。于是频繁的起身到走廊活动,小伙似乎毫无不妥之意,我最后什么都没说,在走廊坐在地上睡了一夜。我当时安慰自己道:大学生是弱势群体。

杨丽丽也忍不住笑了,“别打岔,我说的都是事实。”

突然,对面的先生轻轻的碰了她一下,递给了她一叠刚刚从活页记事本上取下来的纸张,她望着他笑了笑,接了过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扇起来了凉凉的风。

乘务员点点头,我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拿出一张接一张的动车票,几双眼睛看着我,我感觉很不好意思,又不敢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怕小偷。慌乱中感觉自己记错了车厢,于是结结巴巴的说:我记错了,我好像坐第4车厢。

坐在列车上,我不止一次想到过雪国列车,然而与雪国列车不同的是,在K770上,没有阶级,没有贫富差距,只有无座和有座之分。有座只能证明你相比其他人来说,没那么可怜。

“可是丽丽姐,人家那么好的青年才俊,配我真可惜了。要不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更优秀的配这位大神?”

列车运行在轨道上,黑夜渐渐吞噬了一切,远处是城市边缘忽明忽暗的霓虹。

于是又拖着箱子往回走,走了几步还是有些不放心,干脆停下来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出来的了,那时候挤车上车的人都已经上去了,站台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找车厢。我挑出火车票,认真的看了好久才发现,自己是坐14车厢。车厢门口几名的检票员还站在门口,我在原地站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把箱子拖了过去。

图片 10

“不行!”杨丽丽手一挥,“就是你啦。悠然啊,这么好的条件,别人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再说,也就是先见见,行不行的再说。没准你俩有缘呢。”

隔壁座位上中年大叔流着口水,打着鼾声。

不好意思,我记错了,我是在14车厢。我在车厢门口低声说,因为真的感觉很不好意思,我大概再也找不到比我更蠢的人了。

图片来源网络

她犹豫了下,看杨丽丽坚决的样子,只好答应下来。

图片 11

乘务员笑着接过我的票,看了一眼温和的说:小姑娘别慌,是14车厢,上车吧。

我看着对面列车里的人,好像看到了万家灯火。

“太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赶紧和我老公说下。”杨丽丽喜滋滋的说。

-2-

其实在上车之前我心里都是慌乱不已的,有种对未知的恐惧还有期待,可听了那句话我的心奇异的平静下来了。

成百上千的人蜷缩在过道里,期待着茶座与卧铺,期待着通向舒适与温暖的阶梯。成百上千的人依靠在座位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在浑浊不堪的空气与拥挤不堪的车厢里,我听着列车驶过孝感,驶过荆州,驶过襄阳,驶过十堰,至于家乡,驶离家乡。

到了礼拜五下班,悠然和杨丽丽一起走出公司。杨丽丽告诉她第二天相亲的时间、地点、男生名字和联系方式。

初瑜昏昏沉沉的睡去,又迷迷糊糊的醒来,手机播放器里,歌声随机切换了几个来回。

3

近乡情切,不问来人。

“不好意思啊悠然,本来对方发给我老公一张照片的。我都拷进U盘了,结果忘带了。反正人长得很帅的,真的,绝对绝对的大帅哥!不过先不看照片也好,留点神秘感嘛,哈哈。”

上一篇:坚强的太太说,男人这才注意到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