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的搂着女人的腰,直至身体被压上墙壁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I 
  
  一场霏霏的雨下了许久。 
  当苏真在雨中打了第二个喷嚏时,她才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妙:这样下去势必是要感冒的。看来雨中漫步的罗曼蒂克不是谁都能消受得起的,她有些狼狈地笑了笑,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今天是抽了什么风,出门的时候明显觉察到将要下雨的端倪,还愣是不肯折返酒店拿伞。 
  想想过去替某个人将生活打理得面面俱到的日子,苏真忍不住有些悲戚:往后的日子尚长,离开了他,自己还能是什么? 
  雨水打湿了发梢,黏糊糊地贴在她的前额上,雾气将远处的山际线晕染地柔情万种,她看得痴了,恍过神来才发觉自己竟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断桥上。雾霭弥漫了视野,也将失魂落魄的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这让她突然觉得有点想哭。 
  就在这时,一把伞遮住了她头顶上灰蒙蒙的一片天。 
  
  II 
  
  这一年,二十九岁的苏真经历了太多第一次。 
  第一次离婚,第一次独身一人来到杭州,第一次与一个陌生男人靠得这么近…… 
  觉察到他浓重的呼吸喷在被雨所困已尚显拮据的空间里,苏真的心突然跳得厉害,脑中不断闪现一帧帧拐卖绑架等等离奇案件的发生与经过。但是……对于一个绑架犯而言,他是不是长得也太好看了点? 
  他舔了舔嘴唇,想必要开口说话了。都怪这场没完没了的雨,他会不会借此缠上自己?苏真自问长得虽算不上倾城绝色,但让一个正常的男人想入非非还是没多大问题的。在暧昧肆虐的伞下,苏真在心底酝酿了千百种拒绝他的理由,只要他一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她就马上采取报复打击。 
  只是等到苏真都开始期待他有什么不轨企图了,他才不疾不徐地开口:“代客撑伞,一次十元。” 

图片 1

走在回家的路上,脑袋里一直想着还在家里等我的老公,他一定等急了,想到让他担心,我不由加快步伐。

天刚黑,她就站在那里等着了。天气有点冷,她朝自己的手掌哈了一口气,暖暖手,又原地踏步几下。脚趾头分不清是站麻木了,还是冻僵了,有点难受。
  他还没有来。好在墙角处可以挡风,不然穿着条短裙,实在有点受不住这种天气。她想丝袜明儿该换条更保暖点的了。
  看着不远处街上过往的人群,那个烧烤摊生意不错,烤肉的香味仿佛随着嘈杂的人声一起飘了过来。她吞咽下去被食物引诱起来的口水,声音大得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左边传来了脚步声,她精神一振,但马上听出来对方不是一个人,还有女人的说话声,便又马上泄气了。她化了很浓的妆,在附近灯光的辉映下,脸显出死鱼眼般的白。
  路过的是一对很年轻的情侣。那男的搂着女人的腰,说着甜蜜的话语。那女的扫了她一眼。
  这一眼竟令她打了个冷颤。她竟然觉得仿佛受到了某种严重的侮辱。她感到奇怪,自己怎么还会有这种感情。
  她也有过年轻的时候。她想起了强子,他也曾像刚才那男的一样,搂住自己的腰肢,对自己说着甜言蜜语。强子还拍着被太阳晒成古铜色的胸膛,拍得咚咚响,咧着嘴说,娟子,等俺攒够了钱,回来娶你。
  强子是她第一个等的男人。强子说挣钱回来娶她。她相信了,傻傻地等了他三年。但强子回来时,身边跟着一个挺着个大肚子,长得很狐媚的女人。
  强子耷拉着脑袋,像个女人似的说,娟子,我不能娶你了,我娶了你,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没爹了。
  你混蛋!她说完推了强子一把,掉头就离开了村子。那年她十九岁。
  那对情侣的身影消失了。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时却发现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他不会来了吧?她想,这么冷的天,又下起了雨,其他人恐怕也不会来了。
  但她还不愿意就此回到屋里。一个人的房间空落落的,人在里面,仿佛自己也被掏空了。虽然她的心早就空了,什么也没有剩下。
  然而,毕竟站得太久,不免感到腰酸背痛起来。这是老毛病了。她抚摸着自己臃肿的腰,想起来,过去村里所有人都夸她的腰是水蛇腰,说她将来一定能够把男人缠得服服帖帖的。
  喉咙有点痒,她使劲地咳了一口痰,扭头吐到了身后的黑暗里。那些人只说对了一半,她能缠住男人,但缠不住他们的心。
  叫她等的第二个男人是个有妇之夫。正是这个男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向她伸出了援手。他说,等我离婚后,我就娶你。因为这句话,她居然又傻傻地等了。而且,这一等就是十年。直到她再也等不起了。
  然而,第三个,第四个……她还是得等。
  没有男人等她,都是她在等男人。有时候她诅咒自己的命运,但诅咒完了又觉得不该责备老天爷,只是自己太傻了。
  她忽然笑了。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大半辈子都在等男人,这样的人生实在是无聊透顶。
  就是在这一刻,她又想起了白小荷。
  她有点嫉妒白小荷,在生命的最后,至少还有一个深爱她的人。而她,知道自己是等不到那样的男人了。
  她决定离开这里。
  就在她下定决心的时候,他来了。
  他喝得有点醉醺醺的了,走路有点晃。她看着他苍老的脸,好像第一次见面似的,忽然心生厌恶。
  她没等他开口,转身就跑。昏暗的街巷响起一串慌乱的脚步声。穿短裙跑起来的她,样子有点滑稽。
  (注:白小荷系古筝长篇小说《错落的年华》里的一个小姐。)

淡淡月色里,她身上的薄衫因之前的动作而大开,散着无邪却致命的吸引力。 少年死死盯着床上的人,呼吸声变得极其缓慢而沉重。 她半靠着枕头,眼睛也慢慢闭了起来,似乎因为已用掉了所有力气,现在只能作罢,不再试图做什么。 他将拳头握得格格作响,身体却动也不敢动,只是看着她。她的唇微微动了动,无意识的呢喃飘了过来,“亚……别走……” 大脑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啦碎裂。 他眼瞳骤暗,突然俯身吻住她。 这是个不顾后果的吻,辗转碾磨,深深探入她口里,狂野而蛮横的勾缠。 他很快得到她的回应,柔软的手臂重新搂住他脖子,这次他没有推开,手指着魔般摸索她的身体,用不太熟练的动作狠狠揉着她每寸肌肤。 有些事情,就算不懂,就算是第一次,身体的感官也会自动自发的引导。 他的身体变得那么热,仿佛在烈火里烧,她身体却细腻柔软带着淡淡的凉,他死死将她压在身下,只恨不得将她拆碎揉进自己体内,好平息身体里那股撩灼的炽热。 他尝试着想脱去她衣服,可是解不开纽扣,结果手指一发力,硬生生将衣服撕裂开。 空气里,布料碎裂声合着她细碎的低吟,还有他沉重的喘息,仿佛勾魂夺魄的乐曲…… 她被他突来的野蛮吓到,急喘着倒吸冷气,手指紧紧嵌入他肩膀,只想将身上的人推开。他捉住她手腕,将它们压在床上,又低下头,迷乱而急促的吻她。 已经没有理智了,也不要理智了。 就算前面是地狱他也无所谓! 前面的不适感很快过去,她重新回应他,一点点热烈起来,攀着上方健硕的身躯,喘息低吟。 漆黑的长发在床上散开,以激情的曲线缠绕着他们…… ++++++++++++++++++++++++++++++++ 她竟然做了个春梦。 睁眼看着天花板,她只能无力的笑。 她恐怕是第一个喝酒喝到做春梦的女人。蓝又恩竖起身,外面天已经大亮,七月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前的白色纱幔,亮的有些过分。 她闭了闭眼,掀开薄毯想下床,却立刻发现了异状。 她、她居然一丝不挂!?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她拉起薄毯捂住胸口,四下查看。敞开式二层卧房,左边是衣帽间和浴室,右边是落地窗,右前方的窗边是书桌,对面的墙壁上是壁挂式电视,还有左前方的小小旋转楼梯。 没错,是她的公寓!可是,这散落一地的衣物又是怎么回事! 她拎起地板上破破烂烂的薄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被人撕坏的吗!?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那不是梦,是真的? 她在浴室的镜子里看见自己全身遍布的淤青和红印,这才确定昨晚一切都是真的!她……带了男人回家? 楼下传来平底锅倾翻的哐啷声响,她眉头一跳,那个男人该不会还在吧! 她套上睡袍,小心翼翼走出浴室,探出头倾听。楼下的厨房安静下来,好一会都没有动静,那人似乎是走了。 她裹紧睡袍,赤脚走下楼梯,一览到底的公寓一层果然没人。 蓝又恩稍稍松了口气,绕过L型餐桌,为自己倒了杯水,边喝边平复情绪。 结果情绪还没平缓,一旁的洗手间里却走出一人。他手里还拿了块湿毛巾,正在擦T恤上的污迹,想来是刚才打翻平底锅时沾到的。 噗!蓝又恩一口水没咽下,喷了自己一身。 怎么会是纪亚! 她震愕的看着他,他不是应该在英国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那个人……难道是他?!这个念头在她脑中仅闪了一下,她随即暗笑自己的异想天开。怎么可能会是纪亚,她一定是被昨晚莫名奇妙的一夜情吓傻了! 见她站在厨房里,少年止住了脚步,与她对视片刻,脸却诡异的红了。她眉头又是一跳,想到他可能与她一夜情的对象打过了罩面,她顿时有些尴尬,紧了紧睡袍,“你继续吧,我再上去睡会。” 她放下水杯,匆忙转身,然而还没踏上楼梯,便被人自身后牢牢抱住。 微有些不稳的炽热呼吸自后贴上她耳廓,带着她再熟悉不过的木樨淡香,他压低了嗓音,唤她,“又恩……” 她霎时僵住了。 他叫她……又恩!? 赫然间,仿佛有什么事清晰起来。似乎是昨晚的片断,激烈而缠绵的画面,自她眼前断断续续跳过。 “又恩……又恩……”压在她上方的人,声音已近沙哑,带着无尽欢愉,仿佛既甜蜜又痛楚,一声声喊入她灵魂。 他汗水淋漓的倒在她身上,温柔抚着她脸颊,逐而抬起了头,却是张年轻俊帅的脸孔。湿漉的栗色刘海下,熟悉的眉宇间扬着深沉炽热的情欲。他用指腹轻轻蹭着她的嘴唇,缓缓伸出舌尖,一点点勾勒那里的形状,最后探入她口中,一寸寸深入,缠住她的舌,深吻…… 是纪亚!昨晚的人——竟然是纪亚!? “又恩……”耳旁的声音变成了细吻,带着小心翼翼的热情,印在她脖间,带来一阵战栗的酥麻。她几乎快被吓昏,呆呆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搂着她的手指一路向上,用略带生涩的动作隔着薄薄睡袍,抚摸她的身体。她差点惊叫,他却在这时扳过她脖子,湿软的嘴唇立刻贴了上来,直接顶开她微颤的牙齿,缠住她舌头。 她愕然的睁着眼,只看见他密密如羽翼般的修长睫毛,还有不时擦过她前额的栗色刘海。 她已经完全呆滞,竟忘记自己应该反抗,就这样被他热情吻着,直至身体被压上墙壁,他才猛地放开她。 他抵着她前额,呼吸混乱,目光仿佛火一般烫人,似乎是费了很大劲才克制住自己。 “我现在要出去,等我回来。”他揉了揉她的唇,忽而快乐的笑起来,重又在她脸颊吻了下,之后在沙发旁的行李中取出干净的衣服,也不避她,就在客厅换了,然后换鞋出门。 整个过程里,蓝又恩始终木木的站在楼梯口,就像是突然被闪电击中的人,差不多已经焦了。 楼上的手机响了很久,她一直没动,之后公寓的电话开始响,她挪动着脚步,好歹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道严谨的女声,她听出是她在PL里的助理。 她已旷工三天,所以对方好心来电询问。这时接到这种借着关心实为监视的电话,蓝又恩只觉烦躁无比,匆忙几句打发她,说要继续请假。 对方一板一眼的问她请假的原因,她不耐烦的揉着太阳穴,冷冷道,“酒精中毒,住院!” 挂掉电话,她迅速拨通另一个号码,听见那一头的声音,她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稻草,“出事了,雨晴,救命……” ++++++++++++++++++++++++++++++++ 画廊,咖啡桌旁,任雨晴惊愕的看着面前以掌抵额的女人,“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蓝又恩迷茫的抬头,只感觉头痛欲裂。 雨晴等不及,伸手拉开她衣领,只见雪白的锁骨间满是暧昧的红印,密密的朝着下方蔓延。她像是被吓了一跳,松开手时忍不住低叹,“到底是年轻人啊,真有活力!” “你这是在帮我想办法?”蓝又恩拉回衣领,“我都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醒来就已经一片混乱!” 雨晴揉揉眉心,无奈道,“好在纪亚已经成年,不然你还得负上法律责任。” “不好笑。” “那,你干脆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反正酒后乱性,含糊一阵,估计也就过去了。” “你觉得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依照雨晴的观点,这事说穿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只是对象尴尬了一些。毕竟,她以前听又恩说过,她从孤儿院带他回来的那天,他还曾经喊过她一声妈…… 雨晴叩着玻璃桌面,分析道,“其实你有没有换个角度思考过,他在英国待了这么久,也许在这方面比你想像的开放的多。或许只是见你喝醉,然后你情我愿互相安慰一下彼此,可能他根本就没考虑过那么多。年轻人嘛,也算是海归,在这方面的尺度应该很随意!” “但愿如此。”她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只是内心深处,隐隐闪动着不安。 那些不安的来源,却是他晨间赫然对她展露的那抹笑容。异常明朗欢欣的笑容,仿佛遇到了一生中最开心的事,雀跃而鲜活,明媚天真宛若阳光。 “不过,又恩——”半响,雨晴再次出声,“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岑寂对你做了什么事,怎么又开始……总之,你真的不能再碰酒了!” 她嗯了一声,再次撑住额头,唇角缓缓拉出一抹无奈淡笑。

III 
  
  苏真在镜子前用浴巾擦着头发的时候依然对刚刚自己的行为表示懊恼,分明只是一次纯粹的商业行为,居然鬼迷心窍地以为那是艳遇,怎么,女人三十就开始如狼似虎了么? 
  为了赶走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未等头发悉数干透,她便匆匆躺下,阖眼把自己托付给梦境。 
  对苏真来说,有些事情的解决方式,仅仅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没有什么事情不能迎刃而解,就像没有人能敌得过时间。 

目录:不长不短,刚好刻骨铭心

今天真的不该晚那么久,虽然出门前老公一再提醒我可以多玩一会,因为好朋友从家乡顺道来看我,多年不见一谈就忘记了时间,老公肯定着急了,我一直低头走着这熟悉的路。

图片 2

上一章:醉生梦死

今天街上格外冷清,几乎没有人,也没有风,平时这很多人的啊,哦,这几天据说这一路有僵尸出现,天!我真的不该这么晚回家,我感觉一股股冷风直刺心里,有点毛骨悚然,我摸摸肚子里的孩子:别怕,爸爸还等着我们回家呢,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意志,别去想这些无聊的东西,想以前吧,想着我和老公以前的种种,感觉不那么怕了,好象老公真的一直陪着我走这段路。

  相爱四年,结婚三年,恰好应了那句“七年之痒”的谶语。 
  丈夫是个医生,在与她这场爱情角力里一直都占于上风,先动心的人,往往都是失败者。苏真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她那来之不易的感情,由他做什么她都不横加干涉,七年,足够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彻底厌倦,也足够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彻底死心。 
  
  III 
  
  “怎么是你?!”两个人同时开口不免让气氛缓和了些,相视一笑之后苏真开口:“你不是在断桥上卖,”她故意顿了一下,“伞的么,怎么跑来这里了?” 
  他本来正在喝酒,听到她的断句大大呛了一口,捂住嘴咳嗽起来。 
  “姑娘你嘴下饶人吧,我愿意卖,也得有人愿意买啊。”他侧过头来,目光直直地撞向她,逼着她想起那天她在雨中狼狈地掏出钱包的模样。 
  苏真假装若无其事地挣开他长久的注视,一本正经地朝吧台里喊:“酒保给我来杯马丁尼。” 
  酒吧里的彩灯暧昧不清地在男男女女的脸上流连,嘈杂声不绝于耳,但是她还是听出他笑了——兴许并没有笑出声,只是勾起嘴角这样的动作,但她就是知道,他笑了。 
  或许这并不是一次纯粹的商业行为,因为—— 
  “姑娘,我叫秦骁,请问你怎么称呼?” 
  他已经开始想要了解她。 
  
  IV 
  
  对于第二天她醒在在陌生的床上,醒来的第一眼还看见身旁躺着赤着上半身的秦骁这件事,苏真并没有感到有多奇怪,单身男女喝醉了酒能干出的事也无非就是那么几件,风风火火地活了二十九年,不会连这点觉悟也没有。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自己身上的衣物居然还能保持其完整性,且全身也没有特别的酸痛感。苏真大脑短路几秒钟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遇上了传说中的正人君子?! 
  但是……遇到这种事情矜持还是要有的,她咽了口口水,整个人突然从床上跃起来,然后放声尖叫:“啊!” 
  “够了。”身后清冷的嗓音响起,一种被人掐住喉咙的感觉顿生。苏真回过头,秦骁的眼睛依然闭着,只是睫毛微微有些抖动,“昨天你又哭又闹又吐的,问你住哪里也不说,折腾了我半宿,该尖叫的人是我好不好,你凑什么热闹。” 
  苏真顺着他的思维这么一想,脑袋开始后知后觉地隐隐作痛,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静坐了一会儿只得悻悻地又躺了回去。 
  想到不远的距离正躺着一个昨晚刚认识的男人,苏真难免觉得觉得有些不适。只是心里莫名地涌动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仿佛自己已经与他认识了许多年一样,他的举手投足都让她觉得想要亲近。 
  
  V 
  
  等她昏昏沉沉地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了。没想到这次竟醉得如此严重,大概人一颓废起来,对外界的感知都会加倍吧。 
  比如醉酒,比如……思念。 
  离婚协议书签得再洒脱也并不代表能真正放下,离婚之后,苏真马不停蹄地辞去工作,带上简单的行李,只身一人来到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杭州。 
  最初的那几年,每一年他都要和她来一次故地重游,后来他越变越忙,分给她的时间越来越少,直至最后三天两头地夜不归宿,她才慢慢地了解到,他和她的感情就像是天平,她一直给,他一直接受,难免有一方承受不了这种负荷。 
  他承受不了了。 
  吊灯被猝然打开,灯光混着眼泪将她的视野搅得粘稠而破碎。门口的一团黑影在灯光下变得影影绰绰,不带任何起伏的声音传来:“醒了就来吃点东西吧。” 
  眼泪已经饱满到不得不脱离眼眶,苏真埋下头,前额的发盖住了她所有的表情。 
  
  VI 
  
  “没人跟你抢,你慢点。”秦骁喝了一口水,面对着正狼吞虎咽地解决一盘意大利面的苏真,不免觉得有些有趣。 
  “我说,”他又开口,“你现在这个样子,和昨晚义薄云天地朝自己喉咙里灌酒的那个江湖儿女,还真是薪火相传。” 
  苏真从百忙之中抽空瞪了他一眼以作回答,继续埋首与食物奋斗起来。不多时两大盘意面就被她一扫而空。秦骁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抱着手臂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我昨晚是不是特别丢脸?”温饱之后她终于考虑到自己还有羞耻心这一回事,边喝水边试探地问出口。 
  “是,”秦骁一点也不和她客气,“不会喝酒偏要逞能,喝醉后居然还到处乱吐……” 
  “等等!”苏真打断他,“我记起来了,是谁一直灌我酒来着,你还好意思说!” 
  “那是你自己笨一直输而已。” 
  “谁让你提议玩什么破骰子……对了,你让我几局是会少块肉吧?” 
  “我才不让你。” 
  “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人。” 
  “我也没见过酒品这么烂的女人。” 
  苏真被他气得够呛,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语句反驳,只能靠不断地喝水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只是看着坐在对面某人一脸凝重的样子,她不禁又无名火起:“看什么看,喝水都不让啊!” 
  “不是,我只是想说,”秦骁无奈地表示,“你饿的话我还可以再煮点面,别把我的玻璃杯给嚼碎吞了成么。” 
  “……秦骁我要和你拼命!”    

文/陈康慧

我和老公经历了好多困难才到了一起,他很疼我,也很爱我,我们都很珍惜这份难得的爱情我们结婚了几年了,感情还是那么好,我现在有了四个月的身孕,老公更是疼我,好象我一动就要动了胎气一样,含在嘴里怕化了,我和他在一起无时无刻都在感受着爱情和甜蜜,我是幸福的,很幸福地女人!我也给他幸福,他喜欢看足球我陪着他看,要不是今天有足球比赛,我会让他陪着我的,我不要他放弃自己喜欢看的足球来陪我们女人无聊的扯天拉地的,我要他等我回家,他现在还等着我给他煮宵夜呢,他每次看了足球都要吃宵夜,我喜欢做他喜欢的一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墨竹轩中摆放的物件也是一等一的好,那些时光都渐渐的变成了记忆中的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