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雨,任由泪水们疯狂弥漫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你说,以前的我骄傲,拥有耀眼的翅膀。

图片 1

我们的故事并不美好,它无关风月,我希望这个故事是由我和她共同书写的,可惜它不是。现实并不总是充满风花雪月,相反,几乎所有的暗恋都是无疾而终的。也许多年以后,在某个冬日的午后,当我们回忆起那个曾经,当我们回忆起那个她,我们只会为自己青涩的青春付之一笑,但我希望记录下属于我们,不,只属于我的,最美好的瞬间。

匆匆走过,又有多少人是过客

春朝细语入耳,惊艳

  你说,曾经的我霸道,自信得让人移不开眼。

    【一】花开年少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其实像所有俗套小说的开头一样,看着她穿着白裙,踩着阳光,拢一下她耳鬓的发丝,轻轻勾起嘴角,嘴边便绽开两朵梨花,我真的只是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却真的像那首歌唱的那样,从此再也无法忘掉你的笑靥。睁开眼,眼中满满都是你。闭上眼,你就成为了我的整个世界。

【一】

三月的雨,总带着些惊喜,有意无意的飘散人间。一把油纸伞,伴着一张看起来不怀好意的脸,在你的面前张开。你下意识的后退,却发现自己已是紧靠屋檐下的灰墙。他轻轻的凑近你,“别蹭,再弄脏了衣服。”你沉住了心打量了那张脸一眼,嘴角的不怀好意还是那么明显,只是怎么会搭配上一双如此清澈无邪的眼。他把伞往你这边伸了伸,似乎看出你有些慌张,便把眼神转望向前,不再言语。

  你说,现在的我失去了让你为之迷恋为之疯狂的一切。

    二零零四年夏,林歆梳着两个小辫子坐在院子里的小木凳上,双手托着脑袋,圆溜溜的眼珠子不停的打转。

开学后惊喜的发现,我们的世界如此之近。我可以得知你的一切,你的欢乐,你的哀愁,甚至你的小迷糊,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但这些远远不够,爱是一种毒药,一旦饮下,你就会永远成为它的奴隶,永远沉沦,无法自拔。我渴望拥有这种美好,我渴望在靠近你一点,我渴望更了解你,我渴望知道你的曾经,甚至…,我渴望谱写你的未来。

那年,

三月的雨,细且绵,淋到身上,不痛不痒。可是不遮着些许,总会打乱了妆线,弄湿了绸缎。你静静地靠在屋檐下,静静地望着静静的雨静静的下,心思却从这一刻,不得宁静了。

  你说,我已经留不下你了……

  林奶奶正在一旁的水池洗着衣服,看了看小林歆的模样,佯怒道:“小歆,再不吃饭奶奶就把你的饭给小黑吃!”

于是我开始更加注意你,于是我知道了属于你的一切,于是我认识了你,但这使我在这个温柔的陷阱中越陷越深,在你仰着头看着我的时候,在你眨眼的瞬间,看你缓缓垂下你的眼帘,我多么想俯下头,采撷这朵美的致命的玫瑰,这些疯狂的火焰烧昏了我的头脑,我快被这些念头折磨疯了,但是,我不能。我爱上了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她上初一,

你有些疑惑,明明地上没有水洼,哪里起了波澜?

  独自一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回忆着曾经的点点滴滴。坐上末班的大巴,任由泪水们疯狂弥漫。窗外的雨滴狠命的击打着车窗,咚咚,咚咚,就像我的心跳,悲伤而又倔强。有人说下雨是因为云在哭,那么,现在的雨,肯定很悲伤吧,那朵云,一定就在大声地宣泄自己的悲伤,就如我一般。回想昔日的往事,点滴涌上心头,这一年的一切恍若昨日。

  林歆这才拿起勺子赶忙吃了起来,她可不想给小黑吃,那只黑狗真是讨厌,给它再多吃的还是冲自己乱吠。

是的,我爱她。但是她有她的生活,她有她的路,如果你真的爱一朵花,那么你会让他自由生长,而不是去干预他。但这也许只是一个借口,也许是因为我怕她会在我表露心迹之后因为尴尬而成为陌生人,更有可能是因为我的懦弱,也许都不是。

像所有初中新生一样,身边的一切都是新的。

夏日燃情入心,痴迷

  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在读书。

 不一会儿,林歆拿着从凳上站起身,朝林奶奶跑过去,倒置着空碗,两眼巴巴的望着她,问道:“奶奶,吃完饭是不是就可以出去玩了?”

不管什么原因,我都选择渐渐淡出了她的生活。我学会了在角落默默看着她,看到她笑了,便也勾起嘴角。看到她懊恼的样子,便在心里默默安慰她,看到他与别人相谈甚欢,虽然心里酸酸的,却为她由衷地感到高兴。

新朋友,

你今天穿的很清凉,一顶宽沿帽,一袭碎花裙,他却依旧是那件白衬衫。今天是你们相恋的第十天,他邀你游园。

图片 2

 “是的。”林奶奶笑着点点头。

“玲珑骰子安红豆,相思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无端的爱是一种负担,这种沉重,我一个人来背负就行了,何必让她心累。

新老师

你远远的望着他走来,脸上的笑意更是快掀开了帽沿。他的嘴角翘起来,你又想起了那个雨天,你们初见,于是脸上的笑意更是比烈日灿烂。

  一进图书馆就见到这样的你——乌黑油亮的短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纯白的耳机,有神的单眼皮眼睛柔和的看着手上的英语书,阳光洒在你神圣一切都那么美好,纯洁。我不由得呆呆痴痴地望着,忘了一切。

 林歆一听,踮起脚艰难的把碗放在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水池。然后头也不回的朝院子外跑去。

故事到了这里可以说是结束了,现实并不是小说,会给你无数次转折,有些人,有些事,一错过就是永远….

新同桌……

他把右手的冰淇淋递给你,笑着揉了揉你的头“傻笑什么”,眼里却满是宠溺。

  你打了个哈切,我看到了你白皙的手指,顿时回过了神,暗骂自己在发什么花痴。恼怒过后,做到一个偏僻的位置,我很享受此时此刻的安静。戴上耳机,听着轻音乐慢慢进入书的世界,仿佛置身于一个神秘却又充满了温馨的地方。当我读到入神时,眼前突然暗下来了,我抬头,以为是灯坏了,殊不知,你已悄悄来到我身旁,含笑的望着我。我呆呆的望着你,大脑一片空白。你微微笑了一声,拍拍我的头:“同学,你叫凌歆吗?你好,我叫严桦。”我迷惑地看着你,你却又轻笑了一声,又摸了摸我的头:“你的书上写着你叫夏宇。”见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勾了勾嘴角,说:“夏宇同学,可以把你手上的这本书借给我吗?我找了好久了。”你的声音真好听。我心想。“不好意思啊,这本书不是图书馆的,是我同学的,你要接的话,我得问问他。而且,我叫凌歆”不知是不是你温和的笑容晃了我的心神,我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番话。

“中午别忘了回来吃饭。”院子里传来林奶奶的叮嘱。

她的同桌,很安静。

夏日本不适合出行,红花绿草,在匆匆的路人眼中,任有千般美好,却不及空调的一丝清凉。一天下来,你出了一身的汗,而你把它叫做幸福。

  你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便写下了一串数字,递给了我。我接过,轻轻地问:“这是什么?你的电话?”你依然那样温和地看着我,不知为何,我感到了一种被盯上的感觉。你张开那双微红的嘴唇,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调戏的话:“亲爱的凌歆同学,我突然觉得你真的好可爱。这不是我的电话号码,还是什么呢?”我被你说得有些脸红,毕竟那时的我们还不熟,找了个撇脚的理由,匆匆逃掉了。

“知道啦”林歆边跑边回应着。

在她眼里,那个男生很干净,尖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高高的个子。拥有青春期男生声音特有的沙哑。只是他很少开口说话,她有些大大咧咧,然后,他们就是有点像两种完全不同性格的人,被老师安排在了一起。

夜晚,他对你说,今天好累,回家的路太远,不如就近找个旅馆,嘴角的不怀好意,更加明显。

  一个月过去了,我渐渐忘记了那件事,直到高三开学,你笑着轻轻地走到我身旁,安静的坐下,就这样看着我。我看着你,只觉得有些眼熟,也没多想,你欲言又止的看着我,张开嘴想说时,上课了你只好作罢。下课,你堵着我,慢慢地靠近问;"还记得我是谁吗?”我迷惑的眨了两下眼睛,看见他校徽上“严桦”两个大字,记忆便慢慢回笼。

绕到自家院子围墙外的一处屋前,林歆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地喘着气,看见大门开了,咧嘴一笑,大步走上前,迎面一个男孩走了出来。

【是他温柔的化解】

你含羞低头,又怎会不懂,却还是任着他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们越来越熟络,亲密得犹如情侣,不久后,你向我告白了:“歆,我想我喜欢上你了。”你一如既往的用玩笑般的语气说出,我没好气的白了你一眼,郁闷道:“严桦同学,您老人家能别再开这样无聊的玩笑了吗?”忧愁的我,忽略了你眼中的紧张,认真,执着和郑重。你突然站起来,大声地吼了一声:“我眼中的喜欢在你眼中就这么一文不值吗?你喜欢的是夏宇对吧?”你看着满脸震惊的我,本想像昔日一般伸手摸摸我的头,却在半路硬生生的止住了。抑制着悲伤和痛苦的,沙哑着声音对我说:“抱歉,我不会再打扰你了。”从此,你便从我生命中消失了。有好几次在教室中遇见你,你对我都好像对着陌生人,因为临近高考了,我便没多在意你,以为你只是在闹别扭,就在这不冷不热的僵持下,我们谁也没向对方道歉,后来,我们便形同陌路。考试前夕,你有了女朋友,看着你们恩爱的样子,看着你从来只对我露出的样子,只对我说的话,对她全都做了,我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男孩十岁左右,身着白色T恤,天蓝色的七分裤,白皙的皮肤,嘴边噙着温和的笑意,看见林歆,眸子弯了弯,说不出的开心。

她忘记不了,

夏日暴雨急来急走,风平浪静后,你任由他上下亲吻,只是呆呆的望着雪白床单上的几点羞红,却突发奇想,添上干支,像不像冬夜里的梅花呢。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开始疯狂的复习,得偿所愿的考上了我梦想的大学,却在高考完第二天得到了你要订婚的消息,我心中的有个地方塌毁了,我终于明白了我对你的感情。之后我不断尝试联系你,不断去寻找你,都没有你的消息,最后总算找到你了,看着你愈来愈冷冽的眼神,那句喜欢,终究是没有说出来。强颜欢笑的说了一句:“听你朋友说,你要出国留学,还要订婚了,看不出来啊,你小子,都不告诉我,太不够朋友了,不过祝你幸福。”却听你冷哼一声,走过来挑起我的下巴,说:“你是我朋友?笑话!凌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跟你的夏宇好去吧。”说完,你快速的转身离去,没有一丝留恋。留下还有话说的我。

林歆插着腰,学着大人的模样说道:“矮子!你也不看看几点了,昨天还说要去我家找我玩的,怎么到头来还是我找你了呢?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初中的第一节数学课。

秋风萧瑟入骨,情凉

  在你走出我的视线以后,泪水模糊了眼睛,我慢慢地蹲下来,抱紧我自己,任由心痛蔓延。严桦,你为什么不听听我的解释?夏宇只是我的哥们儿,我也只把他当做我的哥们儿,我不喜欢他,你为什么不等我说出来?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欢你啊,你知不知道今天来找你我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啊?为什么你连让我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许栎抬起手轻轻朝她头上一敲,没好气的说着:“叫谁矮子呢?你自己可是比我矮着呢。”一边说着,一边还伸出手比划二人的身高。

由于小学的贪玩,

你已经数不清这是多少次争吵,多少次自己独自走在秋夜昏黄的灯光下,你也忘了自己接下来要去做什么,你盯着路人刚刚扔下还未熄灭的烟头,突然很想抽烟。

  “轰隆隆”一道刺眼的闪电伴随着陈儿的雷鸣声,把沉浸在回忆中的我拉回了现实。下了大巴,回了家,明天就要开学了,我想着回家好好睡一觉,今天过后开始新的生活。人不能活在过去。

林歆一把推开许栎,气呼呼的说着:“我今年才六岁,比你矮很正常,可是你都九岁了,竟然还跟我比身高,羞不羞?”

上了初中后,

你走到了便利店,你记得,他跟你说过他最喜欢的烟的名字叫做云烟,你也很喜欢,因为你喜欢云,他喜欢烟。你付了钱,推开了门。拆盒抽出一根,却又发现自己忘了买火。你折身,便利店主似乎看出你心情不好,给你递上火机“这个就不收你钱了,女孩子,少抽点烟。”你挤出笑脸“嗯”

  开学当天,起晚了,胡乱吃了点什么,便向学校冲过去。远远地,之间校门口站着有一个人,暗自想到:会是严桦吗?跑近一看,是……夏宇。夏宇看见我灰暗的延伸,自嘲的勾起嘴角:“很失望吗?等你的人不是他?”我笑笑:“失望嘛——”看着夏宇紧张的眼神,却假装镇定的样子,我玩心大发:“说实话真挺失望的。”夏宇苦笑一下,我终究还是抵不上他。“不过失望的原因却是——咱迟到了!”夏宇猛然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我。我勾起嘴角,柔和地说:“夏宇,我们在一起吧。如果不是严桦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从小跟我青梅竹马的你暗恋我。”看着你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我说:“说吧,暗恋我多久了?”夏宇,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幸福的笑了,我张开肩膀,他走过来轻轻地抱住我,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我也回报了他,至于那个什么严桦嘛,就滚一边去吧!姐还要珍惜眼前人呢!

许栎脸一红,弱弱的回了一句:“反正比你高就行了。”

她不知道分数在坐标轴上如何表示,

你找了个落叶满地的公园,伴着长椅上的落叶,抽了人生的第一根烟。

“什么?”林歆问道,刚才许栎说话声音太小,以至于她没听清。

她只是画了坐标轴,

烟很呛,呛的你直流眼泪,可是烟抽完了,眼泪却没有停。你不明白很多事,为什么好好的喜欢,突然就变的冷淡,为什么体贴的话语,他却越听越烦

“没什么,去玩吧,我昨天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走,我带你去。”许栎神秘兮兮的说着,林歆兴头一来,哪还管得了许栎说了什么,急忙拉着许栎跑着。

在上边标上了整数。

,为什么曾经的宠爱,变成了现在可以任由自己徘徊在萧瑟的夜,为什么明明自己穿的很多,却依旧感觉很冷,冷到刺骨。

许栎高出林歆一个头,这时被林歆揪着衣领跑着,还真是不适应,好不容易才拉住林歆,林歆只好松开手,许栎一边整理衣领,一边无奈的说着:“往哪跑呢?你知道去哪?”

可是偏偏老师让同桌间交换,

你想不明白,烟一根接一根,夜也越来越深,泪越流越多,又越流越少,到最后,竟然哭不出来,你揉了揉眼,怎么连眼泪也觉得我烦?

“不知道”林歆摇摇头。

她怯怯地接过他的本子,

冬夜阴云入魂,魄散

许栎站在原地,看了林歆几眼,叹了口气,伸出手,“走吧,我带你去。”

怯怯地把自己的本子给了他。

已然入冬,算了算,分手已经两个月,你断了和他的一切联系,却又不经意间知晓了她,他的她。你辗转来到了北方,这里有你一直想见的雪。

林歆将手递给许栎,冲他甜甜的叫道:“矮,哦不,栎哥哥。”

那一刻,她觉得很尴尬……

今年的雪很大,盖住了许多,你想,能不能盖住悲伤?你想开启新的生活,烟却总是停不下来。

“嗯,走吧,我带你去。”说完便牵着林歆朝离家不远处的桥边走去。

可是,那个男生,

今夜又是无眠,天很阴沉,不见月光,你坐在天台,看着鹅毛般的雪覆盖到你的头上,又忍不住想,他如果在,会不会轻轻的拂去你头上的飘雪,揽你入怀。

林歆站在桥上朝下面看了几眼,有四个桥洞,只有一个洞里有水经过,其他三个洞都覆盖这厚厚的草,旁边还有一堆沙丘。林歆看了眼许栎,又看着沙丘,疑惑的开口:“这有什么好玩的?”

没有笑,

你自嘲一笑,又点起了一只烟,走到天台边,你望着楼下平整的白雪,突然想起来那年夏天夜晚,好像那晚的白床单。

许栎冲她微微一笑,拍拍胸脯,豪气的说着:“跟我来。”说完,便朝桥沿栏杆旁走去。

从她的眼角,瞥出的眼神中,

你轻笑“不像不像,少了几点梅花”,说完便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烟,还在努力的燃。

“你”林歆话还没说完,就见许栎从桥上跳了下去,林歆哪里见过这种事,当即便吓得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她读不到任何她嘲笑的意思,

……

“小歆,我在这呢,别哭啊,小歆。”桥下传来许栎焦急的声音。

那个男生只是在她的本子上轻轻的修改,用不同颜色的笔,在坐标轴上标注了分数。

楼下突然飞起了几片落雪,雪白地面上的那几分嫣红,格外刺眼。

林歆只顾着哭,哪里听得见,许栎从桥下的沙丘里艰难的拔出脚,也顾不上抖落鞋里的沙子,沿着旁边的小路连忙朝桥上跑去,看见林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许栎急忙跑上前,双手扶住林歆的肩,摇了摇她,“小歆,是我,我是许栎。”

她,有说不出的感动,

“这样子,算不算回到最美好的那天”

听见熟悉的声音,林歆这才止住哭声,看着眼前的人确实是许栎,然后又哭了起来,“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

看他安静专注的样子…

这是你跳下前,最后的执念。

“好好好,走,我们回家。”许栎边哄着,边把林歆从地上拽起。

她很安心。

“我要,你背。”林歆止住了哭泣,不过由于刚才哭了太久,还在抽噎着。

【她的掩饰】

“好好好,我背。”说完,便半蹲着身子,等着林歆爬上来。

她的性格有些大大咧咧,

林歆用手胡乱在脸上摸了一把,然后跳到许栎背上,高兴的喊道:“走喽,回家。”

即使表现的很外向。

许栎背着林歆,晃晃悠悠的朝家里的方向走去。

但终究还是小女生的性格。

     【二】少年何愁

她不敢跟男生说话。

 后来,许栎上了初中,一周才能回来一次,偶尔回来,却始终躲避着林歆,任凭林歆怎么喊他,也不理睬。

她跟男生说话,她会耳后红起,她的脸颊会浮上红晕。

 恰逢周末,许栎归来,林歆来到他家门口,几番张望不见许栎。刚好许栎的姐姐许栩走了出来,看见林歆,笑问:“小歆又来找栎子玩了?”

同样,她不敢跟她的同桌说话,

 “是的,他人呢?”林歆点点头,然后问道。

即使老师让同桌间交流,

 “他呀,一个人躲在楼上不知道干什么呢,你自己去楼上找他吧。”许栩朝楼梯口指了指。

即使她想,确实想跟这个男生说话,可她也还是难以启齿,安慰自己道:他先说,我再说

 “好吧,那我自己找他好了。”朝许栩道了声谢,便抬走朝楼梯口走去。

那个男生也没有先开口……

 走至楼上,只见许栎坐在书桌前,单手拖着头,另一只手拿着笔不停的打转,一本英语书放在桌上,试卷散落一地,也没察觉到,两眼望向窗外,唇角轻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在彼此的面前,都没有说话。

 林歆走上前,一把抢下许栎的笔,拉过旁边的塑料凳坐了下来,两眼直直盯着许栎。

她偶尔会跟别人说:

 笔被人抢了,许栎方才回神,转头便看见林歆坐在身旁,期期艾艾的说着:“你,你,你怎么来了?”

我跟他说话没超过几句几句……

 “我我我,我怎么不能来了?你干嘛躲着我?”林歆学着他的语气说着,一边朝他靠近。

可她每每说完,

许栎身子微微往后倾,脸颊微微泛红,轻轻推开林歆,头转向一侧,“说话就说话嘛,靠这么近干嘛?男女授受不亲。”

心里总会空空落落,

林歆一听,立即笑了,“别说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敢见我?”

甚至会划过一丝悲伤的气息。

“毕竟我也十三岁了,而你还是十岁,还是小学生,初中生和小学生玩,多丢面子,还有你是女的,要是被我同学看见了,一定会说你是我女朋友的。”许栎一口气把这些话都说完。

【第一次】

林歆听后,目瞪口呆,然后站了起来,生气的说着:“许栎!你我才多大,小学生怎么了?小学生也有长大的一天,说我是你女朋友难道还亏待你了?别人说是就是了么?再说了,我们从小玩到大,你现在来跟我说男女授受不清,不觉得太晚了么?”说完,转头就跑了出去。

时间在流逝,

许栎连忙丢开手中的书,追了上去,却也只能看见林歆的背影,只好从阳台上伸出脑袋,大喊:“小歆,你别哭了,站在那里别动,我这就下去找你,别动哈。”一边说一边朝楼下跑去。

弹指一挥见,恍如白沙过境。

林歆站在原地,看见许栎跑了过来。许栎站在林歆面前,看见她满脸的泪痕,心中一阵内疚,抬起手想往林歆脸上擦,然后想到了什么,又垂下了手,“小歆,都是我的错,别哭了。”

她的心里,觉得有些东西在变,有些感觉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许栎,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了?”林歆直直的看着他,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她虽是小学生,有些事不是不懂,同学经常在她面前讨论什么情情爱爱之类的,说初中生有好多谈恋爱的。

晚自习,她会偶尔抬起头盯着他几分钟,

“我……”许栎脸刷的一红,不知道是心中的是被人知晓还是因为羞愧,一时之间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有时会看的时间太长,

林歆用袖子擦掉眼泪,微微一笑,“许栎,以后我就不再找你了。”说完,便转身离去。

直到那个男生,察觉到,

许栎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到那抹身影消失不见后,方才回去。自那以后,林歆再也没主动找过许栎,即便是二人碰面,也不再打招呼。

微笑着抬起头,

岁月无声狂奔,转眼间便已是二零一二年。

她才会晃过神,急忙躲闪。

“庐州月光洒在心上,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太多的伤难诉衷肠,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午间校园广播中正放着许嵩的《庐州月》,林歆躺在草坪上,闭眼细细聆听。许是青春期的少女都如黛玉那般多愁善感,她时常会想,倘若当初不那么轻易的做出决定,她和许栎二人的关系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尴尬了。分明有一大堆的话想要说,可是真的见到了,却又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点个头,微笑,然后转身走人。

那天晚自习,她鼓起勇气,看了他好多遍,想了好想,犹豫中……

“林歆,该上课了。”远处传来同学的呼唤。

直到那个男生,

林歆猛的睁开眼,从草坪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转头就看见方梓缘拿着书朝自己跑了过来。

再次温柔地抬起头,微笑着看着她。

“林歆,等一下物理课,咱们走吧。”方梓缘一把挽住林歆的胳膊,往教室方向走去。

她看的有些慌神,灯光下,那个男生阳光的笑容。

上课铃响后,林歆从课桌里拿出课本,不料就瞥见桌上有张纸条,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

直到男生挂上了些许疑问的表情,

   林歆,做我女朋友吧。

她才回过神,然后怯怯地问:这道题怎么做。

         江文韬

男生嘴角勾了勾,

林歆转头望过去,就看见江文韬借着书本的掩护朝自己笑着,像三月春风袭人心头,柔和,美好。这个笑容,竟与自己记忆中的笑容那般相似,便鬼使神差的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个字——“好”

温柔的声音进入她的耳朵,更进入她的心里。

      【三】何以解忧

她试着提出疑问,

下课后,林歆收起课本,抬起脚就想往外走,不料身后有人拉住自己,回头望去,只见江文韬一脸温和的看着自己。

男生也不会恼,温柔的回应。

林歆不解,“你拉着我干嘛?”

那晚,她说了好多,跟男生……

“你忘了?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江文韬好意提醒。

【她的哭】

林歆这才记起课堂发生的事,然后勾了勾唇,“那又如何?”

即使每天不会说很多的话,

“你应该和我在一起,所以,就算你出去也应该是和我一起出去。”江文韬甩了甩额间的发丝,理所当然的说着。

可是她觉得很安心。

林歆挑了挑眉,说道:“那我去上厕所你是不是也要一起去?”

那一次,

“不不不,你自己去吧。前面右拐,别走错了。”江文韬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笑着。

老师调位了……

路过高中部,林歆伸长脑袋四处张望,希望能透过人群寻找那抹自己熟悉的身影。

上一刻,她安慰自己道:老师不会把他调开的。

不一会儿,只见一抹挺拔的身影缓缓走过来,看见林歆,很是惊讶:“小歆?”

可是下一秒,他的桌子从自己的身边搬过,他的身影停留在了自己的右前方,

上一篇:觉得父亲对母亲关爱太少,父亲曾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