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来就有一张漂亮的,只想赶紧吃饭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她和他都泪流满面。她跑开了,他木木地站在原地。

图片 1

图片 2

“嗨,干什么哪?” 含着干净笑意的声音从安夏的头顶上响起,安夏循着声音抬起头来,犹如突然冲破阴翳天空的几抹阳光,骤然投射到了安夏的眼眸里。 挺拔的陆桐站在安夏的面前,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一双眼眸里承载着温和的笑意,轮廓清晰的俊朗面孔在阳光下分外的眩目。 安夏怔了怔。 “今天正式来上课吗?” “嗯,已经办好入学手续了。” “你分到几班了?” “高二八班。” “是理科班哦。” “嗯,也是慢班,就是落后的班级。” “别这么说。” “那该怎么说呢?反正都一样。” 陆桐看着安夏,温和好看地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乌黑的头发垂落在额间,映衬着那一双眼睛星星点点的恍若星河,帅气中透出一点不羁和随性,让过往的女生都情不自禁地侧目看过来。 “还没有领到校服?”安夏看他没有穿校服,“估计要等一个星期,反正学校就要发新校服了,你来得正好。” “是吗?”陆桐笑笑,坐在安夏的身旁,“昨天晚上看到你,都没有跟你说几句你就匆匆忙忙走了。” “嗯,因为昨天已经回家晚了,怕我妈骂我,所以比较赶时间。” “你哭什么?” “嗯?” “我说你当时,哭什么?” “啊?”安夏心里微微一痛,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装糊涂,“我……我因为有沙子迷进了眼睛里……所以才……” 她居然结巴。 陆桐转过头来看了看安夏。 他的目光里有着一种可以看透人心的璀璨,让安夏更加窘迫起来,陆桐却一笑,若无其事地说道:“这种借口好老套。” “……我也觉得。” “不想说就算了,我又没有逼你。” “啊?” “算了,不说这个事了。” 陆桐从喷水池旁站起来,对安夏说,“帮个忙,带我去你们学校的体育馆吧,我找了一个上午都没有找到。” 安夏带着陆桐去学校的体育馆时,正是中午一点十五分,距离下午第一节课还有四十五分钟,而在同样的一点十五分,在学校的另一个地方,两个女孩站在了一起,火药味才真正地散发出来。 阳光暖暖的洒下来。 沐槿冷笑着站往教学楼的林荫路上。 漂亮的,带着蓝色香蕉夹的沐槿看着眼前的女孩子,眼里有着不屑一顾的轻视和毫不掩饰的冷笑,“所以,你这是来警告我了?” “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姜茗扬起下巴,冷冷地看着沐槿,“沐槿,你最好不要希望你有什么把柄被我抓住,否则,我也同样不会让你好看。” “姜茗,我告诉你,我撤掉你的节目不是无理取闹。” 沐槿云淡风轻地看了一眼姜茗,“有这时间警告我,还不如回去练练你那蹩脚的舞蹈,去年的节目就是独舞《春天》,今年再怎么着也该给我换成《夏天》了吧,你当台下的同学们都是傻子还是瞎子,你有点水平行不行?!” 沐槿的话刺中了姜茗的软肋。 她难堪地站着,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又松开,“沐槿,你不就仗着你家世好!仗着学习好,仗着老师都宠着你,你有什么了不起!” “我谢谢你,你要不说,我还不知道我有这么多优点呢。” 沐槿笑着扫了一眼姜茗,她的表情有着居高临下的锐利和骄傲,“今天下午第三节课就是晚会的彩排,姜茗,你最好在诅咒我之前想一想,还有没有什么本事能拿到舞台上去。” “大不了我不上台了,但谁也别想把尹翌从我这里抢走。” “姜茗,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你在我面前得意个什么劲儿,安夏和尹翌交往这么多年,就算藕断了还有丝连呢,你算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甲乙丙丁,敢跟我这么嚣张,你还真把自己当女主角啊!”沐槿才不管姜茗那色厉内荏的警告,而正是这样的警告让沐槿对姜茗更加不屑,她冷笑一声,“说实话,如果三秒钟之前我对你还有一点同学之情的话,那么现在,你简直像一串红通通的腊肉一样让我觉得恶心了。” 姜茗张口结舌。 沐槿说话向来都是咄咄逼人,不留余地,“对了,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以后别在尹翌的面前摆出那副自以为很清纯很可怜的样子,拜托,你真以为尹翌会喜欢你,你也不想想,就凭你,哪一点配和安夏比?!” 姜茗的脸完全黑了,“沐槿,你针对我果然是为了给安夏出气,就因为我抢了尹翌!” “针对你?”沐槿淡淡地笑了笑,“你脑残还是智障?!我是就事论事,你凭什么让我针对你哪?你谁啊你?” 姜茗张嘴接舌,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在沐槿的面前,她根本占不到半分便宜,沐槿与生俱来的骄傲气势足以毁灭她所有自认为强悍的攻击。 “姜茗,你现在就像这盒小番茄,”已经占足上风的沐槿并不打算就此罢手,她笑眯眯地拿着手里那一餐盒西红柿,在姜茗的眼前得意地晃了晃。 “让我反胃透了。” 姜茗扭头就走。 沐槿笑眯眯地看着姜茗离开,她得意地扬起头,转过身刚要走,却忽然站住,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前方,她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好似一个小小的虫子,嗖地一下钻到了沐槿的血管里。 英气的楚湛拿着一本英语练习册,站在沐槿几步外的地方,浓黑的眉头轻轻地皱起,眼瞳里映着沐槿惊愕的影子。 刹那间,沐槿的心犹如阳光下的干冰,嗖嗖地往外冒着凉气。 那一刻。 她窘迫地几乎无地自容,更加迫切地想要知道,刚才一心想要为安夏出气,而努力让自己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一面,到底看上去有多么可恨。 一定。 难看死了。 这一天的中午,注定要是一个忙乱的时间。 中午一点三十分,温暖的阳光毫不刺眼,在这样好的天气里,在这所市重点高中内,有三个不同却注定要联系在一起的人朝着位于学生活动中心一侧的体育馆走去。 被沐槿气到郁结的姜茗最先冲进了体育馆。 她满脸的眼泪犹如决了堤的河,再冲进体育馆的时候,看到了和队员打篮球的尹翌,沙哑着嗓音喊了一声。 “尹翌。” 接着,她捂着面孔蹲在了地上哭起来。 篮球队的练习临时停止了,尹翌走到蹲在地上哭泣的姜茗面前,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拉她起来,但是手伸到半空中,却又犹豫地停住了。 尹翌缩回了自己的手,“姜茗,你怎么了?” 姜茗一声不吭地站起来,一下子扑到尹翌的胸口,在他的胸口呜呜地哭着,尹翌的身体无声地一僵,他双手垂下,静静地站在原地。 就这样任由姜茗哭着。 “沐槿骂我。”姜茗的泪浸湿尹翌的胸口,“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她凭什么骂我……” 尹翌身后的队员们发出小小的窃笑声。 尹翌回头颇具威胁地看了一眼那些窃笑的队员一眼,那些人马上装成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还是难掩嘴角的笑意。 “好了,好了,别哭了。”尹翌被姜茗的泪水弄得手足无措,他一向对女孩子的眼泪最没有办法,也最没有耐性。 “我再找找沐槿,过几天就没事了。” 姜茗揪住尹翌的T恤,哭声不止,“我才不怕沐槿,只是你以后都不要理安夏了,现在我才是你的女朋友。” 尹翌眸光无声一凝。 姜茗抬起头来,她抓着尹翌的T恤,眼泪从眼眸里一颗颗落下,额前的刘海乱蓬蓬的,鼻子尖都哭红了,可怜得像个孩子。 “如果你也不管我了,沐槿还不知道要怎么欺负我呢。” “行,行,我知道了,”尹翌一个劲地点头,紧急从她的手里拯救自己皱巴巴的T恤,“你说什么都行。” 姜茗破涕一笑。 “尹翌,尹翌……” 身后传来队员小心翼翼地声音,被姜茗的眼泪搅得头昏脑胀的尹翌无可奈何地回头,怒声说道:“你们这群烂人,要笑就大声笑吧,别都憋死了,教练还得骂我。” 但是那些队员脸上的表情却都绷紧了。 篮球队队员王琢指了指体育馆大门,语气中有一种期待好戏出现的“郑重其事”,“那边,你们家正室到了,你自求多福吧。” 尹翌转过头去。 体育馆门口。 那两个人,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的时间。 安夏和一个男生。 尹翌与安夏同时看到了对方,四目相接的那一刻,他下意识本能的反应竟是——放开了身边姜茗的手。 姜茗咬住嘴唇,然后狠狠地瞪住了安夏。 安夏低下头去。 空气似乎凝固了那么几秒钟,好像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了。 尹翌的目光移到了陆桐的身上,发出针尖般锐利刺目的光芒来,默默无声地攥紧了自己的拳头,然而,瘦高的陆桐却是看看尹翌和尹翌身边的姜茗,再看看身边的安夏,他看到了安夏又开始泛红的眼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淡淡地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啊。 为什么哭…… 因为她被一个叫尹翌的少年狠狠地伤害,因为她最美好的初恋被破坏了,就好像是深海里的贝壳,被砂子硬生生地闯入,硌得生疼生疼,一感受到那种痛苦,就会留下泪来,所以不停地哭…… 原来尹翌,就是她的那颗砂子。 当我看到你的骄傲,你得肆无忌惮时,我的心却因着这样的骄傲而慢慢炸开,因为你的笑容,更能够映出我心脏里虚伪的颜色。 我所表现出的优秀,只是一层单薄的外壳。 我却以为,可以很好的藏匿住生命中一切的凝滞与纠结的矛盾,你一定不知道,我到底有多羡慕你。 林荫道上。 拿着英语练习册的楚湛默默地看着几步外的沐槿和姜茗,别在沐槿头发上的蓝色香蕉夹在楚湛的眼前一闪一闪地跳动着。 她看到姜茗跑走了。 得胜的沐槿回过头来,满脸的笑容却在看到楚湛那一刻凝固了。 “这本练习册挺好的,我拿来给你。” “……嗯。” “阅读理解方面的题挺多的,你不是每次考试都抱怨自己英语考得不好,回去多做几遍。” 沐槿从楚湛手里接过那本练习册,半晌才道:“我……我刚才……” 只有在楚湛面前,一向伶牙俐齿的沐槿才会变得这样支支吾吾,她抬起头来看他,在细细碎碎的阳光下,楚湛的面孔分外的明朗,一双幽黑的眼眸里有着平静温和的光,正是这样的平静温和,让沐槿彻底的沦陷了。 “我刚才那样对姜茗,是因为……” “我知道,因为安夏,”楚湛轻轻地笑笑,笑容暖暖的,“从小学开始,只要安夏一哭,你永远都冲锋陷阵第一个为安夏抱不平,你跟安夏是最好的朋友,凶点就凶点,抡着胳膊打人嘴巴的事你也不是没干过。” 他用出奇温和温暖的声音说出了那一连串的形容词,把沐槿凶巴巴的模样形容到一个淋漓尽致,沐槿瞪着眼睛看了楚湛半天,到底还是没有分析清楚楚湛这话究竟是夸她呢还是损她呢,最末索性不想了,只闷闷地补了一句,“反正,我就是不能让安夏和尹翌分手!” “走吧,该上课了。” 楚湛也不说什么,一句话提醒了沐槿,她跟着他一路朝着教学楼走,走了几步,沐槿忽然貌似很不经意地摸了摸自己束头发用的蓝色香蕉夹。 “这还是我的第一个蓝色发夹呢。”沐槿笑着说,“谢谢你,买这么漂亮的礼物给我,我黄阿姨也说好看。” 黄阿姨是沐槿家的保姆,已经在沐槿家工作了好多年,照顾沐槿的生活起居,而沐槿的父母,此刻正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里工作。 楚湛看了看那个蓝色的香蕉夹,干净清朗地微笑,“你戴着是挺好看的。” 他在夸她。 虽然只是很平常的语气,但已经足够了。 十七岁的沐槿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和安夏一样,居然也那么容易脸红,她带点掩饰地低下头去,只觉得心里跟窝藏了一只小兔子似的,扑通扑通地跳的越来越厉害。 他说她戴这个发夹好看。 最喜欢听你夸奖我。 最害怕在你面前丢脸,可每一次在你面前,我都会出错。 最想要看着你对我笑,因为无论我在别人面前有多骄傲得意,在你面前,却总想变得更加乖一些,淑女一些。

一位长者讲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非常幸运地获得了一颗硕大而美丽的珍珠,然而他并不感到满足,因为在那颗珍珠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斑点。下面是5068儿童网小编整理的关于珍珠的儿童小故事,供大家阅读和欣赏!

  她生下来左脸就有一大片紫色,仿佛被谁殴打了一般。一个女孩没有漂亮的面孔,起码是正常的面孔,就犹如一只小鸟失去美丽的嗓音,一只蝴蝶没有斑斓的翅膀。为此,她整天心灰意冷。她节俭生活,但唯一不能节省的就是镜子。每次不得已照镜子,镜子一定会被自己狠狠一摔破碎,碎片上溅满了泪滴。

图片来自网络

  铃铃铃,第四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

图片 3

  在学校里,她默默注视着他,成绩好、开朗乐观、全班女生都喜欢的他。觉得他是多么幸运,生下来就有一张漂亮的,棱角分明的脸。

“我就是喜欢你,也只会喜欢你!”女孩冲男子吼道。

  六位主角同一时间睁开眼睛,

珍珠女孩

  阳光下,他在打篮球。回到教室,发现桌子上放了一瓶矿泉水。是她。

“你还小,还不懂什么是喜欢,你只是依赖我而已。”男子无奈道。

  雨蹭的一下站起来,对嫣说,嫣,我饿了,雨眨着漂亮的眼睛,对着嫣开始撒娇,希望她可以赶紧下令,1

有一个女孩,天生就爱哭,动不动流眼泪。

  他知道有这样一个残缺的女孩子,知道她对自己做的任何事。

“我已经十六了!我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依赖!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

  嫣淡定的看了雨一眼,走吧,去吃饭!

一次,她的洋娃娃坏了,她就开始哭。她的眼泪开始流出了几滴,最后流出了两行,而后就止不住了。她的眼泪流了一碗,又流了一桶,随即流成了河。女孩的妈妈发愁了,怕女儿伤心过度,有损身体健康。于是,妈妈就领着女儿去医院看病。

图片 4

“你!”

  我带你们去吧,源讨好的看着三位女生,好啊,省的我们找了,雪也饿了,只想赶紧吃饭,管他是谁带路,可怜的王源大少爷居然充当了带路的小厮!!!

医生说,女孩的泪腺没有病,但不要让女孩子哭,要让她高兴才对。妈妈说,女孩子哪有什么忧愁的事情,只不过她天生就爱哭,爱流泪。医生听了,也没有办法。

  他和她喜欢在一起聊天。因为他们有共同的话题:学习。他们的成绩都名列班级前茅,但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只有他。聊着聊着,她累了,把脑袋支在手上。他看到了她正常的右脸,非常嫩白的右脸。一瞬间他觉得她真迷人。

男子看着女孩倔强的目光,高举的手迟迟没有落下,最后叹息一声走出门外。

  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些,这里的样式太少了,先将就一下吧,雪转头看着嫣和雨?嗯,先吃饱再说,雨傻乎乎的说!!!嫣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女孩渐渐长大了,她变了,只爱笑,不爱哭,动不动就咯咯地笑出声来,也许她的眼泪哭干了,一滴也没有了。妈妈又发愁了,千方百计逗女孩哭,可女孩就是哭不出声,也流不出眼泪。

  那天她和他在食堂里打饭,他们就分工了。他去找位子,她帮两个人打饭。当她端着两盒饭发现他的时候,发现他在和一个女生说这话。

女孩眼睛泛着眼泪,坐在床上,抱着自己,思绪回到了六年前。

  雪转过身子,看着一旁张大嘴巴的源大少爷,喂,你那是什么表情?

有一天,女孩为了一朵鲜花,伤心地哭了。起初是眼睛发潮,接着就流出两滴眼泪来。那两滴眼泪先是从眼睛里涌出,接着就从眼眶里滴到了脸上。女孩的脸像桃花一般,两滴眼泪显得格外晶莹透亮。

  她清楚地听到他对那个女生说了一句:“怎么可能呢?我只是可怜她而已,她是一个有缺陷的女孩子。”

……

  你们是猪么?怎么吃这么多啊!!源摸着自己可怜的钱包?

女孩也没在意,没想到,两滴眼泪滴到地上,竟然出奇般地凝固了,变成了珍珠,又圆又亮。女孩把两颗珍珠从地上捡起,穿在红丝线上,挂在脖子上。妈妈发现了女儿的两颗珍珠,奇怪地问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偷财主家的,女儿回答说不是,是自己的泪水变的。

  哐啷一声,食堂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看到她流着眼泪不顾一切跑出食堂。

“哥哥,你可以给我一点吃的吗?”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我,雨,和嫣每道菜只吃一点,只不过样式多了一些,你懂了没?赶紧把你那傻不拉几的表情收起来,听到了没!雪是怒吼的说出了这几句话

妈妈不信,就让女儿哭了一声,果然从眼睛里流出的眼泪变成了珍珠。妈妈高兴极了,说自己的女儿是“财女”,她认为靠女儿的泪水就能发财。

  他试着和她说话,她扭头就跑。

晚上十一点,陈峰才从公司里走出来,他已经习惯了工作到麻木的感觉。在安静的夜晚,猝不及防地听到这一句怯懦的声音,他回了头。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源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的好兄弟,

从那以后,女孩的妈妈在集市上摆了一个地摊,卖珍珠项链、手镯和脚链。那些珍珠特别大、圆、晶莹透亮,一串串地挂在货架上,招来了许多好奇的人。

  几年过去了。他们都工作了。春运期间,在人山人海的火车站,他和她,相遇了。

一个全身脏兮兮的女孩,带着渴求的目光看着他。深秋的夜里,女孩只着一件单薄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衬衣,一条有破洞的裤子。她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胳膊,发白干裂的嘴唇跟着身体颤抖。只是那双眼睛与她的气质不符,带着希望和火花。

  凯和玺也是一脸迷茫,

没过多久,这件事传到了财主的耳朵里。财主逼问女孩的妈妈,珍珠是从哪里来的。女孩的妈妈坚决不说,财主就拷打她,她只好从实招了,说珍珠是从女儿的眼睛里流出来的。

  她已经完全改变,要不是她一举手一投足实在一如当年,他是不会认出她来的。脸上的一大片病态的紫色,不见了。变得更加漂亮。

许是因为那双眼睛里的光陈峰很熟悉,所以他破天荒地发了善心。

  喂,凯,刚才源有说什么么?

财主得知女孩子的眼睛流出的是珍珠,就把女孩抢到家中。为了讨好女孩,财主就好茶好饭地招待她,并缝做了几件漂亮的衣服。女孩还是不高兴,整天哭呀哭,眼泪不是一滴一滴地往下流,而是一行一行地往下淌。眼泪滴到了地上,就变成了一颗颗晶莹的珍珠。

上一篇:三月的雨,任由泪水们疯狂弥漫 下一篇:紫霞是对着全世界宣布会爱上拔出紫荆宝剑的男子,紫霞终于见到了自己意中人真情流露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