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向对介绍对象,当老妈把同事许阿姨的儿子毕杰带到家里来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我和老公毕杰其实完全是两种人,他是个有点天然呆的理科男,不解风情,不懂情趣,不会说甜言蜜语,更不知浪漫为何物。我却是讲情调重品位的文艺女生,爱幻想,情绪化,注重生活细节,向往浪漫动人的爱情。

图片 1

我之所以那么努力洒脱,就是为了让爱我的人,是因为我的光芒而爱我,而不仅仅是因为我爱他。

那么好的我,你不是也错过了嘛


图片 2

年后的某一年小姨突然打来电话,说要给我介绍对象。

我一向对介绍对象,相亲什么的都是排斥的,

幸好妈妈从来也不会为我安排,

可能是觉得我随意惯了,

也知道我不受束缚的个性。

小姨在电话那旁一直在说小A父母如何好,小A姐姐如何好,小A姐夫如何好,小A家庭如何好等等(无非就是父母人善待遇好,小A温和个儿又高。)

小姨还给我发来了几张小A的照片,问我满不满意,

确实,小A长相周正,个子也高,不是杀马特非主流外星少年,唯一遗憾的是没受过高等教育。

当然,我并不在意他上过几天学,只要聊得来就Ok。

我疑惑,小A条件这么好(四五线小城市,这样的条件确实不差),为什么至今还单着?

小姨轻描淡写的说,其实小A最近两天在闹退婚。小A已经有一个即将步入婚姻的对象,过年时还好好的,前几天商讨结婚的事,对方要求在市区买房并且装修,小A家不同意,对方就问小A,你家怎么这么穷,小A同志很受伤 ,一怒之下招呼父母退婚。

我小姨碰巧听到了这事,心想小A这么优秀的少年哪能流到外人田呐,就火急火燎的准备介绍给我~

当然,小姨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退婚的事却没那么简单,小年轻因为一句话闹别扭很正常,哪能说掰就掰呢。我叮嘱小姨此事可缓缓,不要贸然行事,坏人姻缘的锅我可背不起啊。

这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将近两个月,我早已忘记是小A还是小B时,老妈打来电话,意兴阑珊的说小A没有退婚,因为对方腿伤住院,两个人又和好了~

老妈的看似平淡的语气里似乎有些遗憾,小姨和她说小A还是很优秀的,外貌家庭都没得挑~我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嘴上还是安慰的说没办法,小A再好也是别人的姻缘,在命中注定面前谁都无能为力。

挂了老妈的电话,上楼,开门,进屋,有些小确伤。

小A是不错,可是我又哪里差了呢?

如果不是爸爸催得紧、小姨牵线,我可能都不会考虑他。

这么想着我对自己有些失望,

终于,要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了吗?

终于,还是向这个现实的世界低头了吗?

曾经以为,我一定不会像别人一样,因为家里的催促而找对象,因为年龄的增长而结婚,

也不会去刻意遇见爱情。

我一定要在最自然舒服的情况下偶遇他,

那一天阳光正好,温度适宜,

四目相对,道一声“好巧”,

他爱我,刚好我也爱着他,

不浓不淡,不离不弃~

嫁给爱情,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愿望,

我也不例外。

如果不能,

但愿,

生活不只有柴米油盐酱醋茶,

还有琴棋书画诗酒花。

图片 3

你若不来,岁月常在~

  一开始,我当然看不上他这样拙嘴笨舌的理科男。我的前几任男友,个个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琴棋书画诗酒花,聊起来如行云流水。可是一进入现实生活,我看着张口巴黎时装流行趋势、闭口弗洛伊德的文艺小生们,面对着坏掉的灯管堵塞的马桶束手无策时,忽然瞬间顿悟:生活是一粥一饭的柴米油盐,只有琴棋书画诗酒花的爱情是不靠谱的。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题记

  所以,当老妈把同事许阿姨的儿子毕杰带到家里来,打着帮我修电脑的名义相亲时,我看他驾轻就熟三下两下就整好了电脑,顺带还修好了卫生间的推拉门,走的时候还顺手捎走了家里的垃圾,顿时就觉得以前谈的那些文艺小生都弱爆了。理科男呆是呆了点,但他修得了水管,换得了灯泡,吃得了剩饭,挣得了人民币。更深层地想,或许以后出轨的机会也会少一点呢。这样的男人,不正是宜家宜室的居家好男人吗?

曾经以为,爱情是琴棋诗画书酒花;也怀疑过,爱情不过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后来才知道,爱情,是一场琴棋书画到柴米油盐的过程。

图片 4

  于是就结了婚。可人生的遗憾之处在于,你选择了一个,总会觉得放弃的那一个更好。毕杰的确弥补了文艺小生们的不足,电脑出故障,他分分钟便能搞定;水龙头漏水下水道堵塞,他三下两下就解决问题。可是,我谈起明星趣事,他会瞪大眼睛一脸茫然地问:“邓超是谁啊?你同学?”朋友送了张音乐会的门票,我硬拉他去陪我看,结果他竟呼噜震天地一觉睡到结束。

一直都觉得,父母之间的爱情太浅太淡,没有浪漫亦不轰轰烈烈。从记事起,父亲就不曾对母亲说过什么甜言蜜语,反倒是两个人因为家庭琐屑柴米油盐而吵吵闹闹。那时候我不止一次质疑:父母之间,真的存在刻骨铭心的爱情吗?

常言道,人生三大错觉,手机震动,有人敲门和他喜欢我。

  那次我看韩剧,被剧中的爱情感动哭得稀里哗啦。正在厨房煮面的毕杰听到哭声,吓得慌忙跑过来,看我没事,又气又笑:“为这个也能哭?那都是假的。”我却心血来潮抓住他不放,追问他:“你爱我吗?你会爱我多久?”

图片 5

前两者都可以轻松验证真假,而后者却需要日久见人心,亦或者稍有不慎,便陷入了自己的无限猜测中,苦恼了自己。

图片 6

前段时间父亲身体不适,在医院呆了挺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的父亲,嘴里天天念叨母亲的名字,旁人服侍他的时候,他都不大高兴只想母亲呆在他身边。而母亲也向工作单位请了假,几乎寸步不离地悉心照料。那天,父亲发高烧发得很严重,迷迷糊糊中对母亲乱发脾气。母亲温柔得像哄小孩子一样,特别耐心地用酒精一遍一遍地给父亲擦身体降温,还不停地讲笑话缓解父亲的情绪。

如何证明他喜欢自己,这是个经久不衰的求证题。恋爱中的小姑娘都喜欢患得患失,或许一个小细节都能臆想出无数种分手的可能。

  他嘟哝一句:“什么爱不爱的,都老夫老妻了。”拿着勺子转身又回了厨房。我不甘心地追过去,跑到他面前,揪住他的耳朵,一副不回答便誓不罢休的模样。他痛得哇哇直叫,情急之中回我一句:“24小时,爱你24小时。”

那个时候在医院的我,脑海里闪过的词汇是:相濡以沫。

朋友小A恋爱了,前不久见面小聚,她跟我讲自己很焦虑。谈恋爱本是件愉快的事儿,可到了她这却成了折磨。

上一篇:和奶奶爷爷摘花椒,即使知道不是我想的 下一篇:就被从高速公路上赶了下来——安徽下起了罕见的暴雪,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