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未在他城,便不再心守一城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弱冠之年。他们偶然在城中的烟花之际相遇,从此,他甚是喜欢那座城,只是因为那个人。他渡山,渡水,却始终渡不过那扇门。他大放厥词,弃盛世芳华,心甘静候伊人。初起经年,信心满满,都未曾动摇。这城中之人也并非铁石,只觉此缘并非三生定。可总有年少贪恋之心,又怎能说得明,道得清。便作沉默不应。
  而立之年。身处桃缘,周遭芳艳扑香,便不再心守一城,可城中之人却好感倍增,也不曾道破。只是误以为,十年之久,比比皆是的动情言语,城外之人可还是一心一意。却不知,几分是真,几分是诚。再次相约,便欣然接受。局外,众人看明,局内,红线错牵。
  不惑之年。他早已打开了那扇无所谓的门,明了她所在的城。原来,也并非神秘。城内之人也不过普通而已。纷争渐入,争吵不休。城外依旧妖娆,他留恋,也忘返。只觉,城之多,何必仅守一座。热情不再,言情不再。尽管城门敞开,那人却不在领意。何为七年之痒,不过如此。
  他终弃城而去,流转诱惑之间。
  人生正是自鸣得意之时,徒留伊人城内悲戚,心沉渊谷。她明,一生追寻的情缘,倒成了情愿。如今萍水而过,只念,三思迷心乱,只叹,情思深种。此后,城门紧闭。她想,结束,继续,不过是态度。如诺某天他会回来,还是避而不见的好。她知,慧剑断情,可然谁手中擎了那慧剑。
  知命之年。虚伪之人毕露,他清醒,却也已不及。城门紧闭,门上仅留下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他只得悻悻离去待她气下。再次渡山,再渡水,但惟渡不过那扇门。他又如年少那般执着,静候城前,从红日东升盼望到银月当空,依然无人出城询问。他明了,原来这份缘,已是寒彻了斯人,枉断了执念。他悔悟,在那句话旁又添上一句。痛莫过于情殇。回望最后一眸,悲痛离去。却不知,城内那人,一直含泪目送。
  花甲之年。他依然周旋在城外附近,但不曾靠近。他这一生望断天涯,却一世流离在尘埃之下。人间浮尘,还是一人渡水,渡山。只是,再过那水,会想,此番小桥流水

千年古城,漆门伫立。繁荣现之,日月耀之。

寒城明月映千里,    红颜情深忆三生。    子时三刻,他被喊嚷声吵醒。    她问:“外面怎么了?”    他伸手将被子盖与她身,轻声说:“没事,我出去看看。”    起身穿衣来到门外,一名甲士跑向前来,急切的说道:“将军,外敌来犯,我城危在旦夕。”    他听后,转身看向身后的房间,挥手说道:“拿我的枪来。”    甲士离去,他向一侧走廊转角处说:“她交给你了。”    转角处传来声音:“将军,让末将追随你吧。”    他沧桑一笑,:“不,你速带她离去,此战生死难料,她,我有负于。希望她能逃出去吧。”    说完,转身离开住所处,接过甲士手中的银枪,大喝道:“众将听令,外敌来犯,为了城中百姓,不许退后一步,誓死守卫城门。”    这一战,直战到天亮,城内三千甲士无一生还。却无他的消息。    一年后,深山老林中一所茅屋旁。一位美丽的女子问向身旁的黑衣人:“他还是没有消息么?”    黑衣人答道:“是的。”    她转身走进房中,双眼泪如雨下。口中轻念道:“君局何处?于以求之,妾之相望,在于林下。”    黑衣人望着她单薄的背影,轻轻摇头后离去。    山脚下,一个杂草横生的山洞内。    一男子躺在石床上问道:“她还好么?”    黑衣人跪倒在地:“将军,你这又是何必?她不好,非常的不好,日夜思念将军,芳心寸断。”    男子轻咳两声,说道:“我已经死了,或许时间久了她就会忘了我。你回去吧。”    黑衣人走后,他艰难的起身来到洞口,望着洞外的月亮,抽出随身佩戴的短剑,在洞口石壁上写道:“寒城明月映千里,红颜情深付如水。”    冬日来临,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死去,反而伤势好了许多,一日,洞外飘着雪花,他来到洞外,看着眼前的一片白茫茫的景色,不知不觉便来到她所在之处,只见一名女子,舞剑于雪中,口中轻语:醉卧杀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铁剑斩断雪花,挽出朵朵剑花。    他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她收剑负于背后,转身,两人相望,她蹙眉相问:“你是谁?”    他本喜悦的面孔为之一颤,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不认识我了么?”    她有些疑惑的问:“我们认识么?”    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苦笑道:“对不起,姑娘,是我认错人了。”    她“哦”了一声后向房中走去。    望着她离去的身影,他心如刀割,蹒跚的回到洞中,因过分悲伤,伤势再次复发,抚摸着自己在石壁上刻下的字迹,再次刻出:城破人亡缘已尽,来世再续伊人契。便自此离去了。    三年后,他与她当年所在的城池再次动乱,她在一次行刺中被打中头部,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当她满身是血的来到山洞前,看到石壁上他刻下的字,再也坚持不住,摔倒在地。    三天后,一位农夫上山砍柴,无意中发现这个山洞,只见山洞中躺着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子,女子约三十岁,只是满头白发,手中握着一个沾满血迹的手帕,手帕上书写着:他的城,有着她的梦。一日,城破,他战,她逃。一年后,他未死,她离去。伊人未在他城,城再也维持不住了的断壁残垣。    孤城一战君妾离。红颜情深忆三生,孟婆桥前百轮回,只为昔年尘世缘。

若不见便不会疼

如若不是为了一个人,谁肯枯守一座城。城市和爱情,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我们会因为一个人,去到那座城,因为那是一座爱的城;我们也会因为一个人,离开一座城,那是一座绝望的伤城。--文:篱落疏疏

  人家,你可欢喜;在过那山,会觉,如在那繁华尽处,寻一无人山谷,建一木质小屋,www.haiyawenxue.com 铺一青石小路,此生与你暮鼓晨钟,安之若素,该有多好。若再回初始,他仍会惦念。只因,那扇门,那座城,有他心守的一个人。只如今,想来心恸,倒是不想也罢。于是,挥别尘缘,青灯陪伴。

城门一堵,静默无言。

心不动就不会痛

喜欢冲泡一盏香茗,静静欣赏那纤纤茶丝在水中身姿轻盈的舒展,任思绪,伴随袅袅茶烟弥散。仿似那缕挂念,若有若无,转而空明。许多迂回和蜿蜒,尽然淹没在不语的时光,回忆凝成一个句点。

  古稀之年。浮世沧桑,流年经转,终是负了各自的年华。往昔之景一一浮现眼前,情之一事在伤人,无论是否如斯之烈,都已如尘若水。多年来,似已释然,看开,看透。在弥留之际,他写下:
  若,人生不曾相遇,你还是你,我亦是我,只是错过了此生最绚丽的奇遇。

城门内,灯火斑斓。笑语扬,叹息没。

人非草木皆有情

人的一生总要疯狂一次,无论是为一颗心,一段情,一段旅途,或一个梦想。在茫茫人海中,爱与被爱,都是幸运的。如果彼此相爱,心有灵犀,就该珍惜每一次相遇,每一次心跳;如果是一相情愿,或者一方已没了感觉,就放手他走,就当是过眼烟云,花开花落。

我与君约,满城灯火尽明时,红装配笑颜,候城门开,翘首盼君回。时眼中有你,我与烟花同映你眼。

不如不遇倾城色

有谁不曾为那开花而不结果的感情而痛苦?我们总以为那份痴情很重,很重,是世上最重要的重量,有一天猛然回首,我们才发现,它一直都是很轻,很轻的。而我们的爱情是两朵不攀附的花朵,沉默的只剩下聆听。

城门外,星光璀璨。风声泣,呼喊继。

缘分终究一场空

我们在时间里验证爱情,也在时间里把爱情碾得粉碎。爱情里有很多虚情假义,可我们的痛苦、心碎、绝望却总是真的。爱没有对与错。哪怕是一场感情游戏,也要记住游戏曾给你带来的快乐。哪怕他临走时咬你一口,也不要因爱生恨。要知道,你恨的是别人,但伤的是自己;恨得越深,伤得越重。

吾记汝约,满城灯火尽明时,铁衣伴骏马,待城门开,拥汝入吾怀。时烟花映你眼,我眼现你眼中。

相逢终知是误会

有时候,我们明明原谅了那个无法忘记和爱人,却无法真正快乐起来,那是因为,你忘了原谅自己。人的一生会遭遇无数次相逢,有些人,是你看过便忘了的风景。有些人,则在你的心里生根抽芽。那些无法诠释的感觉,都是没来由的缘分,缘深缘浅,早有分晓。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也无法更改初时的模样。

唤,城门开。战已停,吾幸有命归。望见城中斑斓之美,速还。

风念旧吹乱了思绪

时光如水,物转星移,许多人事都分道扬镳,不明下落。而缘分是一条神奇的河流,我们划着桨橹漂浮在其中,朝着各自的方向驶去。在没有约定的未来,却终有一天会不期而遇。就像一段前朝往事,一出经年的戏曲,一本古老的书。被五味杂陈的烟火浸染,被悲欢冷暖的世情冲洗,繁芜中,依然有种地老天荒的安宁。

开门,吾有约之人。

往事情景又浮现心头

人海相逢,不问因果。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奔走,会突然发觉,那些说好了携手天涯的人,竟早早分道扬镳了。这世上岂有真正不被更改的诺言,纵是山和水,天与地之间,也会有相看两厌,心生疲倦的一天。所以,淡然心性,各安天命,如此,就真的简单了。

盼,城门开。年已久,我等良人未来。城中却现明亮多时,良人定能见此。

想起你的眉  你的脸颊

是时候和昨天告别了,忘记一切,也原谅一切。是真的忘记,做到心平气和,在安稳的现世里,循规蹈矩的过日子。不再追求虚浮的奢华,不再喜好俏丽的颜色,不再渴望热烈的爱情。只愿在简约的四季里,穿粗布素衣,和某个平淡的人,一同老去,相约白头。

开门,我良人定归来。

还有低头回眸娇羞

我的心是一座城,那城里一直住着一个我可望不可及的人。我的所有的守望,终其一生,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浮云万里横渡,尘世的路,我用一纸芳华诉说流年的沉重。一座城市再喧闹,没你,便是空城。一个角落再陌生,有你,便是个家。

静立而待之,思见汝之颜,吾是笑还泣。

我走过的路口都有一个你

旧日的时光,如同一座绝望的伤城,连同记忆里的人,早已不见踪影,留下的仅仅是些许淡漠的回忆。可若你赋我一段浮华,我便许你满世繁花。

静坐而候之,念见君之容,我泣更似笑。

我心里满满装的都是你

斑斓美绝,城门未开。

你却躲在城门后视若不见

璀璨夺目,城门紧闭。

你却心里空空不为所动

上一篇:只因她穿黑色丝袜,拿来书 本子澳门新蒲京912226: 笔盒 和用来记录的手机 开始思考写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