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都说方言,只笑不语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我喜欢的你,听说已经结婚了,生了个男娃。知道这些消息时我只有淡淡地失落,并无怨怼。我们曾经是一个圈子的,那时候朋友也多,大家面对这个社会时都一样的稚嫩。

(1)

“你不找我,我不找你,各自开心,无所谓什么失望不失望的。反正我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图片 1

图片 2

  你说,“告诉我你家在哪?”

十二岁那年,有人介绍了一个女医生给爸,听人说是个清高的老处女,极其欣赏爸爸的才情和帅气,唯一的条件是让他把三个孩子送走。

你对我好,我就对你更好,你冷落我,那我就走的远远的,不会刻意讨好,也不愿委屈自己,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都是这样的道理。”

前两天是妈妈的生日,正巧也临近母亲节,想给妈买个小礼物。在我问她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时,妈非常简短的回复我一句话:“没有什么需要的,只要你们好好的就好了。”

01

  我嬉皮笑脸地答,“你要干嘛?”

于是爸爸带着我们再次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看到这句话时,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无奈和难过。活了半辈子了,我们三个孩子也都已成年了,姐姐都已成家立业了,妈妈还是一心的只为我们而活。一心只为子女而活这可能是绝大多数中国母亲的写照,这种传统延续至今不得不承认它的伟大之处,但是现在我越来越不想让我妈只为我们而操劳,希望她也能有自己的乐趣和朋友圈。

你的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她看起来总是朋友很多,和谁都能玩在一起,和谁都能玩得很好。

  你同样嬉皮笑脸,“我要提亲啊!”我身子抖的像筛子一样,只笑不语。

时隔八年重回奶奶家的小镇。在爷爷的人脉关系下,我们三姊妹很快办妥了入学手续,安顿好我们,爸依依不舍地独个回新疆了…

你总是在想,对自己喜欢的人好,哪怕这些好从来都没有回报,哪怕最后伤心的总是自己。

姐弟三人,可能除了学习之外在外人看来我好像没有什么讨喜的地方,不爱讲话社交,不懂人情世故,性格温吞,脾气有时还执拗的厉害,而且还有些“小气”。因为不擅长和别人交往,所以每当有不熟悉的人闯进我的“舒适圈”后,我会习惯性的让弟弟和老妈帮我处理,只要有他们在,我就绝不会“冒险”走出那一步,就连相处那么多年的邻居如果聚在一起,我和她们呆在一起也会倍感压力。所以每当家人问我一个人老是在家呆着不闷吗的时候,我总会回答:不闷啊,感觉挺好的。

她和你在一起玩的时候,跟你说心里话,跟你说秘密。

  你是给过我机会的,各种明示暗示,也终于让迟钝的我明白,你是喜欢我的,其实只要我勇敢一点,向着你往前走一步去回应这份喜欢,现在也许就不是这种样子了。

南方小镇的学校,师生都说方言,我们三姊妹一句也听不懂。姐姐和弟弟很快交了新朋友,每天可以结伴出行。

在朋友的圈子里,你好像也特别善于去做打头阵的那一方。

是真的挺好的,就算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我也不会感觉寂寞,和姐姐完全相反的性格。

所有的关系,都从秘密开始变得更亲密。

图片 3

有几个男生每天都在放学路上拦住踽踽独行的我,抢走我的作业本、文具、零钱…还会拳打脚踢几下。

发现了什么好吃的,会第一时间通知闺蜜,然后风风火火的带她一起去;

而妈妈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人,也因此很少勉强我做我不愿意的的事情。对此,我非常的感激。

你以为她在跟你交心,其实她对每个人都那样。

  或许,狐朋狗友们包括你,见惯了我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各种无所谓的样子,却没有人知道爱情是我的硬伤,它亘在那里,不上不下,像个魔障一样很容易就能击中我的软肋,我除不去,只能选择一种能让自己好受些的方式去伪装。所以,当你给我选择的时候,我只能无所谓地说,“我是配不上你的人!”这并不是矫情也不是拒绝的借口,这是实话。

能怎么办啊。

看到什么合适朋友的衣服,首饰,你会想着这个真的很适合她,想买下来送给她;

小时候听朋友说“你妈妈好严肃哦,看起来好严厉呀”,那个时候虽不认同但是也没有反驳,可能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妈妈有时是严厉的吧。后来渐渐懂事,初一就开始在外住宿上学,家反而不是自己常呆的地方了,就开始想家了。人就是这样,越是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感觉当时拥有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记得当时周五是每周最开心的一天,因为可以回家了,而周六开始自己就不自觉的唉声叹气,星期天下午临走总会哭的稀里哗啦的,就这样将近一年的时间自己才真正适应了在外住宿生活,也因为这样,养成了无论有什么话都和妈妈讲一讲的习惯。

我有一个朋友,我本来也以为她对我是特别的,后来才发现,我的这种想法就是个笑话。

  我出身不好,是从土沟沟里爬出的农村娃,那种很苦很苦的地方,一步一步终于到这座浮华的城。我爸爸的年龄都赶上我们同龄人爷爷的年龄了,我妈妈是个残疾人,我还有个弟弟,在我要上大学的时候,我爸爸妈妈失去了经济来源,我弟弟也因此而被迫辍学,我大学是靠打工和助学贷款完成的。

每天即使心怀恐惧,还是得去学校啊。

闺蜜失恋不开心,你也愿意陪她彻夜未眠,听她的碎碎念,给她安慰;

因为爸爸也是那种沉默寡言性格的人(典型的遗传了老爸的性格),所以有心事就和妈妈讲一讲,我也不像其他人那样,完全的报喜不报忧,我会和妈妈讲我遇到的开心事,也会诉说一些我无法排解的事,有时妈妈会给我一些意见,有时也仅仅是听一听,但是总是能够给我力量,让我心安。

她叫小彤,我们认识是偶然,她很热情,邀我一起看电影,逛街购物,一起吃冰激凌。接触一段时间后觉得,真的好多话题都能聊到一块儿,笑点也都差不多,感觉特别投缘,相见恨晚。渐渐她开始对我说她感情上的事,都是一些情感私事,一般人不告诉的那种。

  我记得在家里当我弟弟抢着帮我干活时,并哭着跟我说,“姐,我想念书,你去跟爸说说”。我准备很多说辞并自信满满去求我爸时,我爸露出的那种深深地无奈,让我明白痛苦的人并不只是我和弟弟,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任何言语在贫穷面前都失去了力量。弟弟,是我心中的疤,我总感觉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会有另外一种人生,而这些是我这辈子都还不清的,也终将跟随我一生。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群。

每逢假期,总是你第一个想把朋友们张罗到一起吃个饭,大家见个面然后聚一聚。

室友说感觉妈对我比对姐姐和弟弟好,其实不是这样的,妈妈对每个人都很好,因为我们姐弟三人性格不一样,所以相处的方式有所不同。姐弟三人中,只有我非常的依赖妈妈,放假回家妈妈就会请假陪我,和我一起收拾行李,逛街买东西(每次逛街最遗憾的事就是自己对服装搭配色彩不敏感,所以不能提供建议,所以和我一起逛街真是无趣又疲劳呀),平时不善言辞的我在妈妈面前会秒变话唠,想要和妈妈分享每一件事每一份心情,好多拿不定的主意首先会想到想妈妈咨询……相反,姐姐和弟弟就相对独立许多,而我在许多小事上会需要老妈的操心。

她说:这些你不要告诉别人喔,我只对你说。

  我的家人是我这辈子的责任,他们是我最重要的人,胜过我自己,这种责任是任何东西都要为其让路的,包括爱情。这些事情甚少对人说起,连身边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它一直是我心底的秘密,并不是因为我感觉耻辱,而是我受不起怜悯。

就连美丽的小东江也变得狰狞了,还有爸爸小时候上学天天要经过的吊索桥,本来那么亲切,因为男生恶意的摇晃而变得丑陋不堪。

久而久之那种感觉就是,你把她们看做是生活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你也时常把她们惦记着,可是你却越来越发现别人对你,只是觉得你是一个老好人,而你在他们眼里,好像显得没有那么重要。

和老妈的相处是我最舒适的状态。

我想啊,一个人总是要对你特别放心,才会对你说自己的秘密吧,既然你告诉我,我肯定是要好好为你保守这些秘密的。即便你不提醒我,我也会守口如瓶。

  在遇到你之前,我也遇到过很多其他的男人,什么样的都有,有钱的没钱的,帅的不帅的,好的孬的。在慢慢的熟识中,他们大都能接受我,却无法接受我的家庭,或者确切地说无法接受我对我家人的付出,不愿意同我一起承担。这些我都理解,因为我也是在这现实生活中浮沉,我太明白,都是凡人,自保已是不易,难救他人。

彼时,奶奶家的大宅子里还住着叔叔婶婶一家,大姑姑的两个儿子、小姑姑的三个女儿,加上我们三个,一大家子人。

所以有的时候啊,主动这件事情,是要适可而止的。

有时会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会在一个男生面前变得有些话唠,我想我是真的喜欢这个男生了吧。

没有想到,两个月后,我在别人口中听说了她的秘密,还是她亲口告诉别人的。因为那个别人对我说:这是小彤偷偷告诉我的,你可不要说出去。

  这些事情你从不知晓,也没必要知晓,也希望你一辈子都别知晓。

这么多人吃饭的时候却出奇的安静,因为有个不怒自威的爷爷,他只要瞪一眼你,眼睛似乎能喷出火。


自从上个星期看到自己的专业课老师和男朋友的相处状态后,突发感慨:我好像错过了在恋爱时候撒娇任性无理取闹的阶段了,好遗憾呀,因为在我最美好的时光我用在了学业上了,虽然姐姐弟弟成绩不是很好,但生活确实是比我丰富多彩多了,我虽然不后悔曾经的选择,但总之是一个缺憾。

我才知道,小彤不仅告诉了我,她还告诉了别人。她的秘密不是只和我分享,她也和别人分享。这个别人,还不止一个。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