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会在亡灵世界一直存在,你也会死吗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读书文摘 >

一切美好事物的流逝总是如此突如其来。

问:妈妈在本月7号凌晨离开人世,现在特别想她以为她还在,怎么办?

图片 1

“泥土飞走又飞回,一座孤峰落下”

--题记

从家乡回来,一直念念不忘《CoCo》,这部在豆瓣拿高分、有Pixar加持的影片,非常好奇它会用怎样的方式来向孩子们解释关于死亡,关于死后的世界。

图片 2

影片简介:

       时间过得好快,回家已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经历了三场人生的仪式,一场喜庆,两场伤悲。前几天还说话聊天的人,如今已经在厚厚的泥土下沉睡了,在传统丧葬习俗的衬托下,冬日格外悲寒。

在我知道那个少年离去时,正是中午。明晃晃的阳光经不同介质的反射游散在干燥的空气里。一切都弥漫着一种无关痛痒的懒散气息。

到电影院的时候迟到了,错过了开场,坐下来的时候,小男生米格尔正在和奶奶争辩,之后跑到小阁楼里看他心中偶像的采访片段,偶像是典型的墨西哥人打扮,留着两撇小胡子,抱着吉他载歌载舞的样子,让米格尔痴迷。

特别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因为我也经历了亲人离世的痛苦。

《天堂回信》是由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制、王君正执导的剧情片,石晨、李丁、肖雄主演,于1992年上映。讲述了退休的邮递员爷爷与孙儿晨晨相依为命的故事。

        第一个离开的是外婆,被疾病缠身已经很久的她在这个冬天离开了我们,遗憾的是没能见她最后一面;当我赶回家时,人们已经在为她穿着离去的衣服,衣服宽大,外婆瘦小的被包着,双眼紧闭着。我想喊她醒来,张开嘴却发不出声,只有眼泪顺着脸颊掉落在地上,她看不见我哭了,也没办法为我擦拭泪水,一瞬间觉得她那么安详,再也不用经受病痛,又是件好事;热心的人们忙着处理后事,在忙碌的人群看来,离去的人有她应该得到的仪式,请来了名为“阴阳”的人,计算着逝人日后每一个祭祀的节点,好像都很有讲究,家人们不懂得便一一请教着,仿佛真的能带来阴间的声音带给逝人吃穿住行;第一次经历从古流传至今的丧葬仪式,作为仪式的亲历者,起初并不能理解有着很多讲究的行为规范,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抱着一种疑问的心态:人已经走了,让她安安静静的离去吧,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设灵、祭祀、吹拉弹唱,听着子女们在灵前痛哭的声音,烧香的时候要磕四个头。

从去年到今天,一切都发生得那么措手不及。

为了实现音乐的梦想,米格尔无意间来到亡灵的世界,巨大的宛若现代城市的亡灵世界,是人死后居住的地方,充满着奇幻感。正值墨西哥的亡灵节(有点像我们的清明节),这期间,死去的亡灵如有人世间的亲人好友在祭台上摆放他的照片,他就可以回到人间,看看自己的亲友。哪怕只有一个亲友记得他,他就会在亡灵世界一直存在。如果有一天他被完全遗忘,亡灵的形体就会像一阵烟雾般消散,这被称之为真正的死亡。

五年前的1月7日,我父亲也离开了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一提起父亲,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记得有一次去医院看病,给我看病的女医生和我很熟悉,我以前看病总是把父亲的医保卡也带上,顺便也给他开上一些常用药。这次我开完后,她问我:”不给老爸开药了?“我的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我说:”我爸爸走了。“医生起身走到我的面前抱住了我。这样的事之后还发生过几次,让对方很尴尬。

素衣莫起风尘叹,

        来不及悲伤忙着很多事,看着村里的老人们为外婆张罗各项事宜,在讲究的仪式里,似乎慢慢的主动去理解了这个仪式,人生应该有很多的仪式,这算是一个人一生最后一次了;人从出生到死亡,从襁褓到圆墓,人用各式的仪式记录着生命整个历程中的关键时刻,也许最初的时候,人逝去后留下的人不过是痛哭一场;慢慢的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开始有了神鬼的传说,有了礼节和祭祀;人们相信人逝去之后有着升天和堕狱之分,有奈何桥要喝孟婆汤;于是当一个人离开人世,踏上黄泉路,口中要带着过路费打点,活着的人要及时的烧钱,以满足逝人在地府的开销。仿佛人死之后,只不过是在另一个被称作地府的空间里,并行的活着,那个世界里人被现实世界里的亲人牵挂着,有些能活泛在两个空间之间的人就做起了桥梁,信使。想起了去年看过的一个电影,当地府死去的人被遗忘时,他就要灰飞烟灭了,我想所谓仪式,就是一种纪念,人们怀着不舍,通过仪式来增强自己对亲人的记忆,不曾忘却便不曾离去。

他走得那么静,仿佛不过是离开片刻,却给大家留下一个永远的时限。

“死亡不是真的逝去,遗忘才是永恒的消亡。”

有一天,在办公室无事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从我父亲得病到不断地寻医问药的全部过程,我决定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于是动笔,写下了长长的经历。写完之后,我觉得自己完全解脱了。以后再有人提起我的父亲,我完全可以坦然面对了。

犹及清明可到家。

        在外婆之前,我以为人的生死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如果亲人离去了,便像是天塌了一般痛苦,根本不愿意去想这件事,只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健康长寿;其实你越怕什么就越躲不过什么,外婆的离去不突然,算起来过去了也有半个月了,回想起我最后看到她的样子,那一刻应该叫做阴阳两隔吧,她空留着肉身在这个世界,问自己那那个从小疼我的外婆去哪儿了?那个会因为我不听话罚我面壁思过的外婆呢?那个每次打电话都要嘱咐我别乱跑的外婆自己去了什么地方?这个时候,你愿意去相信人是有魂魄的,人死,只不过是她的魂魄离开了寄居的身体,永不归来的远行了;通过什么来让这种思维存系在脑海中,通过祭祀仪式,无论是遗像前腾起的焚香烟雾,还是各式花花绿绿祭奠用的纸作,这一切构成这个仪式的一部分,告诉着在悲伤中的亲人们,你们纪念的那个人没有完全离开你们,她的魂魄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你们要做的就是按着阴阳两方协商好的规矩,按着自古的仪式进行,你们的心意都能被传达到,她在那边便会过得很好。 不曾忘却,便不曾离去,人通过仪式在心里构建起一个“虚拟”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离去的人永远活着,随时可以听到这个世界的呼唤。

曾在校园里见过他。

“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

每个人解脱的方法都不同,希望我的现身说法对你能够有点帮助,也希望你能够找到你的方法,尽早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开始你的新生活。

“妈妈,你也会死吗?”

        扬起的白纸,在火中化为了灰烬,仪式落幕。

单眼皮的男生。有些圆的娃娃脸。不算很帅,却给人一种阳光流水般的平易。那是第一次社团活动。他穿一身宽松的跆拳道服,明净的白色宛若他干净的皮肤。深冬的天气,却慵懒坐在冰凉的木地板上,嘴角上扬用纸巾擦着额头上微涔的汗,时而喝上一口水。我听见身边新来的学弟学妹们小声议论纷纷:啊,这就是社长啊。

能感受到你内心无助的惶恐,生活失去了方向感,像突然被隔离到了另一个空间,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

“会啊。妈妈也会老……”

        外婆走了,似乎还没走,她浅浅的睡了吧,就在那一方泥土中。

其实,也就只见过他寥寥数面而已。

我的外公外婆在我10多岁和20多岁的时候先后故去,当时妈妈说:“没关系,反正老人已经走了,工作忙就不参加后事的办理吧。”于是两位老人的最后一面我没有见到,后事也没有到场,当时年轻没觉得什么,现在年纪渐长,觉得我错过了跟他们的好好告别。随着生活的忙碌,愈来愈少记起他们,当CoCo的爸爸为她唱起那首《Remember me》时,影院里有啜泣声,我也哭了,想起离开的外公外婆,从前相处的情景一下子浮现出来。

我十四岁的时候,父母已经先后都去世了。面对至亲的离世,那体会真的莫可名状。生存失去了依靠,心空了。梦中醒来,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梦。

“妈妈,我不许你死!我不许你死!”

只是我记得,每次见他时,他总是笑着的。甜美的笑容像是一株散发着清香缓绽的植物。

我的孩子没有见过他的太外公外婆,如果有一天我们这一辈也故去,也许过不了几年,外公外婆的名字、音容相貌都不再有人记得,他们与这个世界的连接就真的断开了,就像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

后来拼了命似的,去脑子里搜寻他们的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累了,心静了下来,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也是对亲人的尊重,因为亲人不忍心、也舍不得离去,更不愿意看到健在的孩子像丢掉魂似活着。

……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直到前段时间得知他病逝的消息。他就这样的永远离开了。缅怀的签名栏上字迹大大小小。最多的无非是“一路走好”,只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了。

在以前人的家里,总会有一面墙或者一张桌子,上面放着那些旧的发黄的老照片,爸爸妈妈小时候的照片,爸爸妈妈的爸爸妈妈的照片,爸爸妈妈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照片,大人心情好的时候,会把小孩子叫到跟前,一张一张的述说着家里的历史,也许已经重复了好多遍,小孩子就像米格尔一样,心里厌烦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当孩子长大后,这些从小熏陶的东西其实不知不觉已进入血液中, 他会把这一段历史传说给他的孩子,代代传承,成为家族的口述历史。

心理成长就是这样,每一次的生死离别,痛苦与磨难,都会给活着的人上一课。不愿接受现实的内心纠结,既是压力,也是磨砺,眼泪、痛苦、痛哭、纠结,哭到泪干、苦到无奈、纠结到心死,即是对亲人的祭奠与怀念,也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告别仪式,也是心理慢慢强大起来的必由之路。

该怎么给孩子解释“死亡”,才能让她明白死亡没有那么悲伤、可怕。

他是单亲家庭。最亲近的人莫过于她的母亲。我想,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并感受他母亲的痛苦吧。命运总是如此荒诞而无理。是不是因为时光本身太过丑陋,所以才会拼命掠夺世间所有的美好。一切的拥有,不过是在“继续逝去”中暂停的一瞬。

我们这一代,是历史断裂中成长的一代,这样美好的传承已渐渐消失,我们在新买的房子里摆上法式、意式、中式的美丽家具,却没有了过往的记忆和故事。

未来的路还要靠自己咬牙坚持下去,用自己最好的努力成果告慰逝去的亲人,这是对自己最负责的奖赏。

《寻梦环游记》挺好的,死亡在里面一点也不恐惧,生活在亡灵国的人,日子过得好像还不错。可惜,它的故事主角是外国孩子,故事背景也都在国外,总觉得带入感不够强。

所有的过往,都是客观而残忍的。一切美好事物的流逝总是如此突如其来。无法预知的恐惧,总是人类悲哀的根源。

生死离别,自然规律。心理的每一次成长都要付出身心皆疲惫的代价,由不愿意到尊重这个事实。想哭的时候就哭吧,想怎么哭就怎么哭。但要记住重点,哭饿了,哭累了,该吃得吃,该睡的睡。

继续在脑海搜索,想起一部国产老电影:《天堂回信》。

其实,每个人与它的距离都并不遥隔。那些有着鲜活脉搏跳动的美好现实,说不定一瞬间便成了死灰般的记忆。

孩子的学校,幼儿园开始就让学生们画家族树(Family Tree),还要放上所有家人照片和名字,在班上向同学们介绍。看着孩子认真地练习,心里会有一种感动。

生活依然要继续,养足了精神,该工作的还要工作,该学习的还要学习,业精于勤,来不得半点马虎。不要太在意自己的感受,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这是一场各奔前行,渐行渐远告别仪式!

这部电影,是中国相当少见涉及“死亡”的儿童片,虽然情节简单、节奏缓慢,却斩获了多项国际大奖,豆瓣评分高达9.1分……

你敢不敢独自一人时闭上眼睛,将一些假想真实化?

孩子四岁的时候,开始接触生和死的话题,记得他有一次哭得非常伤心地对我说:“妈妈我不想你死,你死了我就看不到你了?”

明天的太阳依然会笑着、伴随着你度过春夏秋冬的每一天。

在尚且懵懂的孩提时代,我透过它“初识生死”,第一次理解了离别的意义。

假如你身边的所有事物忽而一逝。假如你的所有亲人永远离开。假如你的年华一夜之间就此苍老,开至颓圮。其实,与其说假如,倒不如说是自欺欺人的早做心理准备。因为这些你所拥有的,总会有一天,会成为拥有过。

对于生死两隔的世界,我们都会惧怕却又无法逃脱,我们知道一切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是不是有一天我们离开人世的时候,就跟这世界倏然切断一切联系,就像我们不曾来过一样。感谢这部电影让孩子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家庭和爱:记住所爱的人。因着我们的纪念,可以维系他们可以在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同时给我们一个安慰:当某一天,我们不得不离开世界,只要我们最爱的人心里还记着我们,我们就跟这世界还有连接,那冰冷的生死话题也因此有了丝丝温暖。

我也感同身受,爸爸年前因意外突然离世,到现在事故还未处理结束,至今爸爸还在那个冰冷的地方未能入土为安,40多天了,我哭了40多个晚上,想到爸爸我就肝肠寸断,闭上眼都是那个寒冷的早晨爸爸离去时的惨状,我恨那些害死爸爸的人,肇事的司机,在农村公路中间安装护栏的人,如果没有他们爸爸不会死,农村公路中间安装护栏不留人行路口,是他们害死了爸爸,我心里有多少痛就有多少恨,待爸爸事故处理完毕,我会诉讼法律为爸爸讨个公道!

如今做了母亲,再陪孩子重温这部老电影,是希望她和我当年一样,看完之后,能对死亡产生新的认识。

以前在家的时候,也很少有想过这些。我是那么的恨着一些人,恨到扭曲,欲罢不能。厌恶他们在我最困顿寥落时的漠不关心,憎恶他们看着我所处的困境冷言冷语。

爱,是记住,是放在心里,是永远怀念。

我妈在去年年三十走的,有一年多了,但脑海中,时常浮现母亲的身影,已笑已愤已喜已忧挥之不去,之前每晚去给她老人家按摩,想办法去逗她开心,老人家在去医院的路在我的怀里说冷的时候那时心真的碎了,妈妈在自己的印象里也不是一件坏事。经常想起妈妈的点点滴滴。也是一种欣慰吧,时间能消化一切。让时间去淡忘一切吧。祝福你。

图片 3

他们曾是我以为血浓于水的亲人。但在最困难的时候,却又什么都不是。

记得抱着当时哭成泪人的四岁孩子,我对他说:“不会啊,妈妈就算有一天真的离开了,也会一直在你的心里。”

我的妈妈己离开人世快15年了,但每当想起母亲,还是泪流满面。妈妈生前时,人还不觉得。可当她老人家离去时,才感觉到没有妈妈的心酸和难受。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象根草。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有归途。当你做错事时,再也听不到那母爱的叨叨,再也没有那柳条的鞭策。逢年过节,再也看不到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可是这是自然规律,谁也回避不了,只有把浓浓的思念藏在心里。生活还要继续,正直为人,把家经营好,这也许是天堂里的妈妈想看到的,她会在那里保佑你们。在此,也希望天下的为人子女一定要孝敬自己的父母,常回家看看,珍惜这弥足珍贵的时刻,因为失去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图片来源于豆瓣电影海报)

至此之后,我的亲人便只有父母和外婆。

我父亲去年6月离开的,我很理解你的感受。这半年,内心总是涌现无尽的悲伤,一个人静下来就禁不住的泪流满面。

1

只是,那时候叛逆且任性。即使是在世界上最爱我的三个人,我也不懂怎样与他们相处,哄他们开心。

想她就哭吧!不要压抑哀伤,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就想,想想妈妈希望你怎么生活?想明白了,就会发现人都会有那一步的,只是早晚。所以,活着就要好好珍惜生命,寻找我们生命存在价值,从今往后好好去活现自己!

1992年,北京的冬天。蓝天白云,阳光灿烂。

曾因受不了妈妈的唠叨对她大吼大叫。曾在和爸爸吵闹时当面摔烂了他买给我的手机。曾将外婆一针一线织好的围巾东放西放最后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后来去外地读书,爸爸和妈妈送我。外婆因为腿脚不便只送到了车站。临走前还不忘塞给我她自己做的炒花生米。我笑着接过。车开动的那一刻我看到后视镜里的她挥手的身影缓缓倒退。看着看着就难过起来。

这种感觉就是自己还没有走出来,心理上还没有接受亲人已经离开的事实。因为习惯因为不舍,所以总觉得亲人还在。

鸽哨声在晴朗的天空回响,老人和孩子的欢笑声在故宫前的广场上蔓延开。

到了成都后,我背着自己的小挎包,其他的行李都是爸爸帮我拿的。他左手拖着行李箱。右肩上背着硕大的卡通编织袋。里面鼓鼓的装满了东西。他微弓的背上依稀能看到烈日下的点点汗渍。一旁的妈妈帮我拿着外婆做的大包小包吃的,不时跟在他身边帮他扇扇子。编织袋的带子在他衣服上勒出深浅不一的褶皱。却仍不忘像小时候一般回头看看我,是否有走丢。

我的父亲因为肺癌去世三个多月了,起初的时候也是这样,非常消沉,莫名的就会流泪,真的这种失去至亲的感觉,非常痛苦。

5岁的小男孩叫晨晨,爸爸妈妈因为工作原因常年在国外,他从小跟爷爷一起长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有不幸经历的奥菲利亚开始跳舞,学芭蕾可以培养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