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煉丹的同時,那安提也開始分神嘲諷起來。

“哈哈,夜歡,冇有想到吧?老子半年前就已經是五品煉丹師了!”

“不然,要是冇有必勝的把握,我會主動向你挑戰?”

夜歡莞爾一笑,“我們好像不是靠丹藥的品級來定勝負的,鐵球拋出的最終距離,纔是關鍵!”

“哼!狂妄,本皇子要煉製的是五品二紋神力丹,就算你煉製的四品丹藥品質再高,也決計無法與之比擬。”

安提冷喝一聲,便開始聚精會神地融起丹來。

期間,他還施展分神之術,偷偷操控一縷靈魂之力,試圖暗中乾擾夜歡煉丹。

可是,後者的靈魂本源已經達到半聖魂品質,又豈是他能隨便乾擾的?

嘗試無果之後,安提便隻得作罷,專心煉丹。

然而,一向睚眥必報的夜歡,這才卻是少有的選擇了隱忍,冇有去回擊。

一切都有條不紊,直到那安提進入了最重要的凝丹環節。

這個階段,靈魂之力和火焰之力需要高度集中,同時施壓將那液態的高溫藥液,壓縮成固態丹球。

然後,維持高壓的情況下,通過火焰的炙烤,將其定型。

眼看丹球馬上就要成型,安提不由得有些得意忘形起來。

“哈哈,夜歡你個廢物,看好了,本皇子要成丹了,這慕容雪的一血我拿了!”

“心愛女人,淪為他人玩物的滋味,不好受吧?”

大皇子嘶吼一聲,彷彿已經看到與少女推倒的情景!

恰在這時,夜歡雙眸微眯,嘴角一抹詭異的弧度挑起。

一股氣流從他的小腹處迅速下潛,然後破門而出。

噗!

清脆的聲音響起,好似布條被撕破一般,鬥武台周圍的眾人都清晰可聞。

幾乎同一時間,正在聚精會神凝丹的安提身體猛地一個激靈。

丹爐中的火焰之力一陣不安的跳動,彷彿遇到了什麼恐怖的天敵一般。

嘭!

刺耳的炸響聲響起,即將成型的丹藥雛形,陡然炸裂。

正在全神貫注盯著丹爐的安提,一個猝不及防,直接被炸裂的丹液和丹渣糊了一臉。

在靈力火焰的炙烤之下,那恐怖的溫度可想而知!

撕拉!

安提用力一扯,將那丹液麪具扯了下來。

半液半固狀態的丹液粘度極強,加之本身溫度極高。

這一扯之下,居然連眉毛、鬚髮,甚至外部薄薄的一層皮膚都撤了下來。

得虧他反應及時,調用火焰靈力防禦,不然,換作常人,非起一臉水泡不可。

頓時,一個異常白皙的大漢便呈現在眾人麵前,膚色和周身各處形成鮮明的對比。

“安提殿下,你這是乾嘛?我就是排個氣,你還至於用這種方式還禮嗎?”

“烏拉帝國的人當真是注重禮節,不過,我們大夏國不興這一套。”

“您太客氣啦!”

眾人聽到夜歡這話,頓時一陣鬼畜般的大笑。

安提心知是夜歡的搞的鬼,怒指對方,厲聲喝罵。

“夜歡,你搞什麼鬼?”

“你這是明知不是我的對手,故意使壞?”

“你那剛纔放的不是屁,明明是你釋放了一股異常強橫的氣息,嚇到了我體內的靈火!”

聞聽此言,夜歡陡然怔在原地,一臉委屈的樣子。

“大皇子,實在對不起,我剛纔是真的冇憋住!”

“我不知道你的靈火這麼膽小,這股氣息能把它嚇成這樣!”

“要不,你重新再煉一枚,我保證就算是憋到打嗝,也不排氣了!”

“你……”安提氣得麵色鐵青,手臂都急劇顫抖了起來,白皙的麵龐也是一陣急劇的扭曲。

他明知道自己並不是被對方的一個屁所乾擾,卻又百口莫辯,越描越黑!

場下的眾人見到這一幕更是樂得人仰馬翻。

“握草,這烏拉帝國大皇子也太膽小了吧,一個屁就嚇成這樣?”

“這夜歡也真是的,你也不憋著點,非挑人家成丹的節骨眼放,可真是倆熊貓打架,多(奪)筍呐!”

“就是啊,你看把那安提的臉整的,我丈母孃死三天了,都冇這麼白!”

“哈哈,一會這傢夥成丹的時候大家都憋住啊,不然,再炸爐咱可賠不起!”

……

聽到眾人的叫嚷聲,安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就這樣,夜歡率先成丹,在眾人驚愕的神情中招來漫天的烏雲,連續刻畫了五道丹紋便收手了。

眾人眼巴巴地看著一枚毛茸茸地丹球,被其收進玉盒,放置在一旁的桌案之上。

其實,期間的許多過程,夜歡都冇有施展全力,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猜疑,對自己不利。

即便如此。

一旁的古陀端坐在旁,表麵雖然平靜,內心深處還是如同驚濤駭浪一般。

外行人看熱鬨,內行人看門道,夜歡煉丹時諸多過程,連他都自配不如。

尤其融丹時,夜歡引用天地間渾濁靈力,與藥液發生融合躍升時,那明明是他近些年才領悟到的竅門。

一個四品層次的小輩,居然就參悟了這層奧義!

除此之外,刻畫丹紋的手法也異常高明。

雷霆落下之時,他明顯感覺,一部分雷霆之力,被對方借用,再一次淬鍊藥力,使得藥效的品質再次提升。

而他應對雷雲的辦法,不過是,防止對方破壞掉自己的丹藥罷了。

時間不大。

那安提也再次達到了成丹環節,夜歡也並冇有選擇再次戲耍對方。

剛纔,不過是對其乾擾自己煉丹的懲罰罷了。

可是,場下一些故意搗亂的人,卻是不合時宜地傳來一陣芬芳之聲。

更有甚者,用手和胳膊、咯吱窩,手動製造出一種類似的聲音,惹得眾人一陣狂笑。

好在,這一次夜歡冇有釋放靈火氣息,安提這纔沒有炸爐爆丹。

終於,半個時辰後,一枚五品二紋神力丹煉製完成。

雖然神力丹和療傷丹差不多,屬於比較容易煉製的丹藥,但是,能刻畫出兩道丹紋,也算天賦異稟了。

“哈哈,夜歡,老子丹成了,你死定了!”

“古陀前輩,麻煩開始驗丹吧?”

安提大吼一聲,一副要一雪前恥的樣子。

聞聽此言,丹皇古陀飛身而來,雙臂抬起,朝著場下喧嘩的圍觀者揮了揮手,眾人便瞬間安靜了下來。

顯然,天武城的百姓,對這古陀是極為尊敬的。

“安提皇子煉製五品二紋丹藥一枚,初步估計,玄宗階強者服用此丹,能有五成左右的力量提升!”

“夜歡煉製四品五紋丹藥精靈一枚,初步估計,玄宗強者服用,能有三成左右的力量提升!”

“從表麵上看,安提皇子技高一籌,不過,他們有約在先,最終判定,由試丹者拋擲鐵球的距離定勝負。”

“下麵,請帝國皇家學院,那十位玄宗中期的試丹者上台。”

言罷,十個少男少女飛身上台,手裡都抱著一枚水桶大小的黑鐵球。

鐵球過稱都達到了一千斤。

然後,十人站成一排,用固定的姿勢,全力朝著指定的方向丟去。

雖然距離並不一致,但也相差無幾,差不多都是十丈左右。

“好了,安提殿下,你是主動發起挑戰者,先選一位中意者拋擲鐵球。”

後者聞言點點,將丹藥,遞給一位丟擲距離最遠的壯漢。

那被選中的大漢頓時麵露喜色,顯然,能被一位五品煉丹師看中,也是一件極為光彩的事情。

丹藥服下,過了十數息的時間,他便感受到體內澎湃的力量之感。

“好了,丟把。”眼看時機成熟,安提開口道。

嗖!

大漢聞言猛然發力,碩大的鐵球脫手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