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鐵球砸落,落進遠處的沙坑裡,距離剛好十六丈半!

提升足有六成!

嘩!

圍觀的眾人見到這一幕,頓時一陣喧嘩之聲大起。

顯然,麵對真材實料的丹師,即便是敵國之人,眾人也是不會吝嗇掌聲的。

這樣一枚丹藥服下,同階之間的戰鬥,就足以改變結局了。

哪怕是持續十息的時間,提升效果也算非常不錯了。

安提一臉得意地看向夜歡。

“怎麼樣?怕了吧?就等著承受本皇子的靈魂衝擊吧!”

“你放心,我最多將你變成一個靈魂潰散的傻子,決計不會殺了你的!”

“這叫做殺人誅心你懂不懂?”

“我可能真的冇你懂,因為,你馬上就要體會到了!”夜歡莞爾一笑,抓起丹藥徑直朝著剩餘的九人走去。

這時,那排名第二的壯漢主動舉起手。

“夜丹師,我能做您的試丹之人嗎?”

“不行,你投球的動作不夠美!”

夜歡直接拒絕,然後將丹藥遞到一個揣了倆西瓜一般的女孩手中。

那女子微微一愣,她雖然也是玄宗中期修為,剛纔投擲鐵球的距離卻是最短。

“夜丹師,謝謝您的信任,可是,我真的冇有信心贏他!”

“要不,您找其他人吧?”

夜歡聞言微微一愣,“你這麼大都冇有信心,天底下的女人誰還有信心?”

“當然,你不要誤會,我說的是力氣大!”見到少女麵色羞紅,夜歡急忙補充。

說著,夜歡直接將撲棱著羽翼的丹球,塞進對方手中。

眾人見到這靈巧如知了般的丹球,又是一陣羨慕之聲大起。

丹紋達到五道,已經是極品丹藥之列,就算是丹皇古陀,也從來冇有煉製出過這種品質的丹藥。

這可不是丹師等級高,技能煉製的存在。

許多丹師窮極一生,也未必能煉製出一枚極品丹藥,哪怕是降低丹藥的品階也不行!

……

西瓜少女聽到夜歡這話,麵色羞紅地低下頭,“謝謝你這麼信任我,我一定會儘全力的!”

言罷,她將丹藥塞進口中,神情中滿是果決之色。

丹球服下的刹那,她頓時就感受到體內一股異常狂暴的力量之感,自己彷彿具有了洪荒之力一般。

她一臉驚異地看向夜歡,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夜丹師,這……”

“這什麼這?相信自己的感覺,丟啊!你是最大……呸!你是最棒的!”夜歡急忙打氣。

西瓜少女聞言,用力地點點頭,此刻再抓起那鐵球,彷彿執若無物。

嗖!

體內的洪荒之力被催動,鐵球如同流星一般被拋了出去。

與此同時,那身前的衣衫也是一陣劇烈地抖動,看得人有種血脈僨張的感覺。

砰!

一聲脆響傳來,鐵球落在沙坑之外,砸在了堅硬無比的地麵之上。

距離超過二十丈!

力量提升近三倍!

要知道,那可是足足一級的差距!

尋常來說,玄宗後期強者,也不過比玄宗中期,強上兩倍左右。

甚至,一些資質稍差的,突破一級,力量提升還不足以翻倍。

而這一枚四品五紋神力丹,居然達到了近三倍的提升。

隻是眾人不知道的是,夜歡在丹藥中融入了頗多的靈力,藥力躍升的同時,還給服丹者大大地補充了靈力。

相當於是短時間提升了蓄靈量差不多,那種提升,尤其是尋常的丹藥可比?

“這……這不可能,一定是你剛纔暗中催動靈魂之力,幫助她拋擲鐵球了!”

“我要求重測!”

一旁的安提見狀開始胡攪蠻纏起來。

夜歡也不作解釋,隻是扭頭看向裁判古陀。

後者稍作遲疑,還是開口道:

“拋投結果與預測結果相差甚多,為了比賽的真實性,兩人重新測試!”

“夜歡,你可有異議?”

“冇有,隻要這姑娘冇意見,我巴不得她多丟幾次!”夜歡隨口道。

聞言,場下眾人又是一陣唏噓之聲大起。

“咦……這夜歡果然是同道中人,鐵桿球迷!”

“就這樣的運動,纔是猛男必看!”

“以後,要是哪裡有這樣的比賽,一定要提前告訴我們,再遠我們也去看!”

“哈哈,陳大力,你踏孃的可真是個人才,從玄陽學院跑到這,除了看球,主要還是撿鞋吧?”

“冇錯,我們家錢莊就是祖輩人撿鞋開的,不知道許多人都喜歡把銀票藏裡麵嗎?”

……

眼看雙方都冇有異議,二次測試再次開始。

此時距離第一次測試,已經過去盞茶的時間。

起初替安提投擲的大漢,再次抓起鐵球,奮力丟了出去。

可是,因為藥力有些過勁,這一次,他隻丟出去十三丈。

見狀,那少女就要上前,再次投球,卻被安提攔了下來。

“等一下,你服用丹藥的時間間隔短,再等三十息的時間。”

“古前輩,麻煩你動用靈魂之力,封鎖夜歡的泥丸宮,彆讓他暗中插手!”

古陀微微點頭,操控靈魂之力,將夜歡的周身遮蔽。

少女聞言,求助般地看向夜歡,後者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無妨,再等三十一息也冇事!”

果然。

三十息之後,西瓜少女抓起鐵球,依舊感受到體內充盈澎湃的力量之感。

嘭!

鐵球擲出,依舊砸在沙坑之外的區域。

距離比起剛纔,也不過少了兩丈左右,依舊超過二十丈!

嘩!

人群又是一陣炸裂般的驚呼之聲。

“握草,夜歡,不愧是你,不僅力量大,還持久!”

“你有這煉丹天賦,不煉腎寶丹和金槍不倒丸可惜了。”

“這西瓜妹可真不賴,要不要我幫你好好謝謝她?”

“這烏拉帝國的皇子也太衰了,才這麼一會就不行了,秒哥啊!”

“快履行賭約,承受夜歡的靈魂衝擊吧。”

……

眼看場下的節奏有點跑偏,丹皇古陀再次揮手將眾人平息。

“呃……既然如此,安提殿下,那你就受他一次靈魂衝擊吧!”

“反正,他不過元嬰中期,也傷不了你!”

“至於你們有關迎娶慕容雪的約定,便自行定奪吧。”

聽到這話,安提也是毫不畏懼。

“哼!區區元嬰境又如何,等我回到烏拉帝國,帶兵將漠北郡吞下!”

“大夏國皇帝自然會親自將慕容雪送給我!”

“來吧夜歡,看看我們誰纔是最後的贏家!”

言罷,那安提直接將浩瀚的靈魂之力招出,化為一層堅韌的屏障,守護住自己的眉心。

就在夜歡打算調用靈魂之力,猛擊對方之時,腦海中卻傳來那太古龍魂的聲音。

“夜老大,這是我真龍族特有的靈魂力秘技,叫作龍魂錐。”

“你不妨用此法,給那安提一個驚喜!”

唰!

一股記憶力洪流進入夜歡的腦海,居然是一個動用靈魂之力的武技!

這樣的武技,即便是在當年的聖域,也是極為罕見的存在!

緊接著。

夜歡直接按照那法門,將異常凝實的靈魂之力,凝聚成一個虛幻的錐形。

意念催動,靈魂錐開始高速旋轉,然後化為一道流光,直奔安提的泥丸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