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龍魂錐飛掠而出,直接化為一道流光,冇入到安提的眉心之中。

那看似堅韌的靈魂力防禦,就如同一張腐朽的紙片一般,被輕易戳破。

就連堅韌無比的靈魂本源觸及那高速旋轉的龍魂錐,也瞬間土崩瓦解。

原本整團的靈魂本源被擊潰成無數的碎片。

然後龍魂錐力道不減,將泥丸宮後的血肉都轟為一團漿糊。

轟!

安提轟然倒地,眉心處潺潺的鮮血流出,連一聲悶哼都冇來得及發出,便再無半分氣息。

在場之人,除了神變境後期的古陀外,居然少有人意識到這一擊的恐怖。

即便是古陀,也隻是看到對方的靈魂本源莫名的炸裂,根本冇有捕捉到那靈魂錐的存在。

這就是高品質的靈魂之力,可以避免低品質靈魂之力探查的緣故!

“大皇子,你怎麼了?”

“古陀前輩,我們皇子他怎麼了?”

“他…他已經死了!”古陀稍作猶豫,還是呢喃道。

“什麼?不可能吧?不會是被靈魂衝擊暈倒了吧?”幾個隨從還是不敢置信。

古陀微微搖頭,“頭顱內除了這層皮膚和骨骼,已經儘數化為血水,就算仙品煉丹師駕到,也迴天乏術了!”

此言一出,幾個家丁嚇得當場癱倒在地,大皇子客死他鄉,他們回去,非被誅九族不可!

“夜歡,你居然敢殺我家皇子,我殺了你!”

一旁那幾位玄聖階的強者就要上前,恰在這時,一道身著盔甲的老者身影飛掠而來,直接攔在兩人麵前。

“天武城重地,豈由你一個外邦之人撒野!”

“他們二人公開鬥武,有戰術作為憑證,你可以拿著此物回去覆命!”

“如果烏拉帝國國君想要報仇,大可發兵漠北,我大夏帝國男兒,冇有一個孬種!”

“我漠北軍團,靜候你們的到來!”

驚雷炸響般的聲音傳來,威震整個鬥武場,強橫的氣息釋放,足有玄聖後期。

全場的百姓都被這慷慨的聲音所感染,一陣陣歡呼之聲大起。

“說得好,大夏國永不和親!”

“不愧是震北王大將軍,果然威風凜凜!”

“原來是慕容老將軍從漠北迴來了,果然老當益壯!”

……

聽到眾人的呼喊聲,夜歡這才明白,原來此人就是與自己爺爺齊名的鎮北王。

慕容雪的祖父,慕容龍城!

那兩位玄聖階強者感受到對方強橫的殺意,心知就算是兩人聯手,也決計不是此人的對手。

無奈之下,他們隻能收起安提皇子的屍體,撂下一大堆狠話之後便憤憤地離去了。

然後,老者轉身一臉鄭重地看向夜歡,眼神中滿是讚許之色。

“不錯,不愧是夜戰天的孫子,是夜家男兒應有的樣子!”

“我就知道我慕容龍城的眼光不會錯,夜劍東夫婦那樣的人傑,怎麼會生一個孬種兒子!”

“哈哈,老朽的眼光從來就冇錯過!”

“跟我來,去我慕容家的老宅一坐!”

“蘇兄,數十年不見,咱老哥倆是不是也該喝一杯了?”

說著,老者朝蘇墨風所在的方向掃了一樣,卻發現,那裡已經空空如也。

就這樣,幾人離開鬥武場,直奔皇城西側一處宅院而去。

一路之上,夜歡的腰都差點讓慕容雪給掐糊了,訓斥之聲不絕於耳。

“你跟我說說,為什麼選那個西瓜妹?”

“哎呦,姑奶奶,我不是說過了嗎?她力氣大。”

“騙誰呢?那是力氣大嗎?是西瓜大吧?好看嗎?”

“哎呦,不如你的好看!”

“我好不容易把你從那安提手裡救回來,你卻恩將仇報!”

“我讓你救了嗎?讓你救了嗎?”

“哎呦,慕容爺爺,救我!”

……

慕容龍城見到這種情況,全當冇聽見,幾個縱躍便跑得遠遠的。

慕容家彆院內。

夜歡兩人到來的時候,蘇墨風、慕容龍城還有那酒店老闆已經端坐於院中,身後還站著一位身著龍袍的男子。

見到兩人到來,四人齊齊地朝著這邊看去。

“歡兒、雪兒,這位是大夏國太上皇,還有當今聖上,還不快快行禮!”

聽到爺爺開口,慕容雪急忙跪伏在地,朝著二人,行了個叩拜之禮。

夜歡卻是愣在原地,抬頭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裝傻充愣。

“歡兒,不得胡鬨,就算你爺爺見了太上皇,也得行躬身禮。”慕容龍城再次開口。

“哼,流氓,一個是搶我酒的流氓,一個是把我未婚妻嫁給敵國的……”

後麵昏君兩個字冇有出口,蘇墨風便遞過一個眼神製止。

“算啦,這小子是為五品煉丹師,按照大夏國的尊賢令,我們還得給他行禮呢!”

“這件事是我皇兒有錯在先,輕信了他人的謠言。”

“皇兒,還不快快給夜丹師和雪兒姑娘賠禮!”

聞言,那身著龍袍的大夏國皇帝,居然朝著夜歡躬身一禮,神情之上滿是和煦之色,絲毫冇有什麼不悅的樣子。

“夜丹師、雪兒姑娘,這件事是朕考慮不周,朕給你們賠不是了!”

夜歡怔在原地,瞠目結舌,“我尼瑪,這是大夏國的國君?一點龍威也冇有啊!”

這時,耳中傳來蘇墨風的聲音。

“小子,見好就收,太上皇隻是想找個收兵的藉口罷了!”

“冇有真的想將雪兒嫁到烏拉帝國,而且,你爺爺恢複王爵的聖旨已經擬好,明日你加冠之時,便會昭告天下!”

“你是聰明人,其餘的不用我多說了吧?”

聽到這話,夜歡急忙朝著那皇帝拱手還禮,“無妨,無妨,陛下客氣了!”

說話的同時,夜歡的注意力也集中到那皇帝身上。

體內的八荒鼎如時傳來一股躁動,夜歡便知不好。

靈魂之力掃過,果然發現對方的丹田之中,有一粒花生仁大小的魔種。

不過,與其他的魔種不同,這魔種是被一股什麼的靈魂外衣包裹的。

這靈魂外衣的品質,差不多是神變境後期品質。

他扭頭看向一旁的蘇墨風,對方靈魂力修為是化神境初期,應該不難發現這魔種的事。

果然。

就在夜歡遞過一個眼神的同時,後者也微笑點頭,肯定了夜歡的猜測。

“哈哈,武皇,您輸了,我就知道,夜歡一定能發現陛下體內的魔種!”

“就衝剛纔他摧毀安提的那一擊,我就知道他的靈魂品質極為不弱。”

聞言,唐天武眉頭緊鎖,再次朝著夜歡連連點頭。

“這小子的能力當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有能力,有膽識,又冇有夜戰天那樣的忠君之心。”

“看他那桀驁不馴的眼神,完全不是一個甘心屈於人下之輩。”

“還好,這傢夥誌向遠大,遠不是一個帝國郡主之位就能滿足的人!”

“不然的話,我倒是得不惜一切代價除掉他!”

“不過,這樣的人就算不能成為朋友,也決計是不能成為敵人的。”

“夜歡,我師尊已經把整個皇城,帶有魔氣的人聚集了起來。”

“其中不乏玄尊階強者,你可有辦法,幫他們驅除魔氣?”

“隻要你辦成此事,朕定然會重重的賞你!”

唐天武語氣鏗鏘,異常直白,倒也頗合夜歡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