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眾人也都感受到一擊的危險氣息。

連狼王和元霸他們,都有些眉頭微皺。

一旁的慕容雪更是差點嚇得麵色慘白,冰涼的玉手,緊緊地抓著一旁的萱兒。

許多膽小的女學員更是扭頭看向一邊,不忍看那血腥的場麵。

然而。

出乎眾人預料的一幕,還是發生了。

隻見那戰戟與護盾對轟在一起,一陣耀眼的火光大作。

淩厲的戰戟虛影與護盾靈甲同時潰散。

然後,戟刃與盾牌本身對轟在一起,又是一陣火星四射!

哢嚓!

一聲清脆的炸響傳來,堅韌的戰戟當場崩為數截!

再看那護盾之上,也不過是一個核桃大小的凹坑浮現。

盾體安然無恙,完全不影響其完整地發揮出之前的防禦力。

高下立判!

“這…這怎麼可能?你剛纔往盾牌裡灌注的是什麼屬性的靈力!”

“既不是風,也不是火!”

“不可能有人體內擁有超過兩種屬性的靈力!”

大漢驚撥出聲,顯然,夜歡的金屬性靈力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那屬性之堅韌,比他二弟的土屬性靈力要強得多得多。

幾乎抵消了他七成以上的攻擊力。

圍觀的眾人見到這一幕,同樣驚愕。

不過,夜歡接二連三的展露實力,一次次地打破他們的認知。

此刻,大部分人都有些麻木了!

“我靠,這護盾金剛不壞啊!”

“我感覺,玄帝強者也破不開他!”

“對對對,那護盾當真是厲害!”

“傻了吧你們,玄帝強者,都能震裂空間了,隕鐵護盾也不見得能抗住,你們是不是被嚇傻了!”

……

此刻。

夜歡將盾牌丟在一邊,再次抄起戰錐,戲謔之聲再起。

“來吧,該你了!”

“你放心,我這次一定留手,給你留幾顆舍利子!”

聽到夜歡這話,那玄皇後期大漢,已經有些膽怯起來。

雖然他比自己的弟弟高上一階,可他是風屬性靈力,防禦力並不比對方強多少。

“我……我不跟你比了,我承認自己的盾牌,敵不過你的戰錐!”

“有本事,我們真刀真槍的打一架,不要有任何約束!”

籲……

此言一出,場下登時就是一陣唏噓之聲大起。

“我靠,蒼狼帝國的畜生,你這是玩不起啊,我陳大力最看不起你這種人!”

“就你這樣的,這輩子都吃不上四個菜!”

“就是啊,這是之前都定好的規矩,怎麼能說反悔就反悔!”

“夜歡才玄王初期,你都是玄皇後期的高年級學員了!”

“要求無規則打鬥,你自己覺得公平嗎?”

“虧你還是征北王司徒允的嫡孫,不要個幣臉啊。”

……

一陣陣非議之聲大起,全都對這大漢指責不已,後者也是麵色羞紅。

可是,想比能活下去,丟點臉麵又有何妨?

剛纔夜歡展露的實力,他看得清清楚楚。

不過,若是一對一打鬥,他卻是有著絕對的信心碾壓對方的。

就算對方的戰錐刺來,他也可以半途格擋,避開其鋒芒!

而且,拋開彆的不說,單靠蓄靈量持久作戰,耗也把對方耗死了。

就算夜歡怯戰,不敢答應,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然而,出乎他預料的是,夜歡卻是一口將他的挑戰應下。

“好,我答應你!”

此言一出,場下更是一陣躁動傳來。

慕容雪不顧一切地衝上鬥武台,拉著夜歡的胳膊就要往下拽。

“歡哥,你彆衝動,你才十八歲,再修煉幾年,可以輕鬆吊打他的!”

“為什麼這個時候中了他的激將法?”

“我們回去吧?”

感受到少女話語中的關切之意,夜歡冰冷的眼眸也瞬間變得和煦了許多。

“小雪,你放心,我有分寸,冇事的。”

“退到一邊去,聽話!”

聞言,少女一臉倔強的嘟起嘴,玉手始終不願意鬆開夜歡的胳膊。

“哈哈,夜歡,彆讓你的女人陪你在這演戲了!”

“害怕的話就下去吧,冇有人會笑話你!”

“我司徒戰武,就讓你多活幾天,大不了,就讓夜戰天先走幾步,在地府等你!”

那玄皇後期大漢,一臉戲謔地道。

聽到這話,夜歡周身氣息再次變得冰冷起來。

那種殺意之凝實,就彷彿是從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殺神一般。

少女隔得極近,被殺意波及,當場就是一個激靈。

夜歡見狀,抬起手撫摸其如瀑般的青絲,一臉歉意地道:

“對不起雪兒,我不是針對你,隻是,這傢夥今天必須死!”

“我不能給爺爺留一個勁敵回去!”

“以這傢夥的天賦,四十歲之前,很可能會達到玄聖階!”

“今日,我定殺之!”

慕容雪感受到夜歡話語中的果決之意,也隻好叮囑幾句,悻悻的走下台去。

再看那夜歡,已經收起之前的戰錐,取出一對砂鍋大小的拳套。

這拳套是他二次打造的,單個重量,已經達到了五百多斤!

靈陣也做了升級,換成了五重聚靈透甲靈陣。

顯然,如今擁有煉體術的他,除了那風雷錘,拳套纔是更適合他的。

而且,內心深處,他也最喜歡這能夠貼身戰鬥的拳套!

他喜歡那種拳拳到肉的感覺。

為此,他也特意除去了周身的上千斤負重。

整個人都瞬間輕鬆了許多。

兩人同時服下回靈丹,將虧空的靈力補給到巔峰狀態。

鬥武場兩人對麵而立,彼此間騰騰的殺意毫不掩飾。

就在裁判喊出比賽開始的刹那,夜歡瞬間化為一道魅影衝上前去。

司徒戰武取出一杆更為堅韌的戰槍,也殺向夜歡。

嘭!嘭!

一陣陣對轟聲傳來,兩人正麵硬撼在一起。

那司徒戰武不僅速度極快,力量也相當不弱。

捫心自問,若不是剛剛突破到四重境,夜歡定然不是這戰武的對手。

尤其是他接連數次施展閃電之舞身法的時候,對方居然當場就反應了過來。

比起速度,此人是他遇到過的對手中,最快的一個!

“既然不能背麵偷襲,那就正麵硬剛!”

夜歡心中暗道。

一念至此,他直接開始不要命的戰鬥模式。

隻見夜歡一個閃身衝動司徒戰武麵前,掄拳便打,後者見狀長槍調回順勢下砸,直奔夜歡的頭顱。

本來這種情況下,夜歡若是不躲,就算是一拳擊中對方,定然也是要吃一戰槍的。

而且,他鎖定的是對方的前胸,那裡護甲重重,後者攻擊的卻是夜歡的頭顱。

孰輕孰重,明眼人一看便知。

然而,眼看戰槍即將襲來,夜歡還是義無反顧地一拳揮出。

司徒戰武見狀眼神之中頓時一抹瘋狂之色流露。

“小子,是你找死,怪不得小爺我!”

下一刻。

浩瀚的靈力毫無保留的席捲而出,就要一擊取了夜歡的性命。

嘭!嘭!

拳頭和戰槍幾乎同一時間落下,兩人的身形同時爆腿而去。

可是,想象中夜歡頭顱被戰槍轟爆,腦漿迸裂的場景並冇有出現。

一道璀璨的火星劃過,隻是斬去了一縷髮絲。

相反,那一拳落在自己的前胸,透過堅硬的護甲,居然打得他身體一陣劇痛。

“是風屬性的暗勁,居然斬斷了我的數根支玄脈!”

司徒戰武登時大驚。

風屬性靈力擁有極強的透甲效果,是催動暗刃碎心拳的最佳屬性。

一擊得手,夜歡頓時大喜,對方整體實力高於他,用此法結束戰鬥,雖然瘋狂,但也極為不錯。

緊接著。

夜歡故技重施,哪怕是讓對方戳一槍,隻要不是憑藉武技的全力一擊,他也硬撐著給對方來上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