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時。

看台之下,一道雄渾的喝聲傳來,好似驚天炸雷一般。

“夜歡,你居然敢對我兒下如此狠手,我上官無敵與你勢不兩立!”

“受死吧!”

說著,那大漢飛身而來,鐵拳掄起,直奔夜歡要害。

對方足有玄皇初期修為,又豈是夜歡能招架得了的。

正在這危難關頭,一道更加強橫的氣息釋放,閃電般襲來。

“上官無敵,你這不要臉個逼臉的,敢動我侄兒一根毫毛試試?”

轟!

夜劍南擋在夜歡麵前,僅存的右臂猛地探出,與對方的拳頭硬撼在一起。

哢嚓!

一道清脆的骨裂聲響起,一道人影倒射而出,卻是上官無敵!

此刻,他右臂詭異地扭曲,鋒利的骨刃已經刺破血肉。

他一臉驚愕地望著夜劍南,完全不敢相信會是這樣的結果。

“啊?玄皇中期!”

“你…你體內的暗傷,居然開始恢複了?”

“這怎麼可能?高品質丹藥,還不是葉家能承受得起的!”

夜劍南哈哈大笑,強橫的氣息催動到極致,足有玄皇後期。

“哈哈,上官無敵,讓你失望了,老子修為恢複到玄皇後期了!”

“從今日開始,誰若是敢動歡兒一個手指頭!”

“我夜劍南,殺他全家!”

最後一句話,夜劍南幾乎是吼出來的,那話語中的果決之意,不容許任何人冒犯!

就如同一隻猛獸,要嗬護自己的幼子一般。

夜歡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三叔,如此霸道的一麵,心中不由得一陣暖意湧來。

那上官無敵又怎麼知道,夜歡已經是一位三品煉丹師,十數顆三品小還丹下肚,後來有專門為其煉製了一枚三品大還丹,硬生生把夜劍南的暗傷儘數修複了。

隻是,夜劍南到現在還以為,自己服用的丹藥,是一位神秘的白鬍子老頭煉製的。

眼看奈何不了對方,上官無敵隻好叫人先把自己兒子抬下去。

可是,好幾個大漢上台,卻發現那上官瑾的身體如同麪條一般,根本冇法抬。

無奈之下,他們就近卸了一塊門板,才把那一灘軟綿綿抬了回去。

果不其然,他的母親見到也根本認不出是自己的兒子。

請來煉丹師一看,嚇得對方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般。

“這…這是什麼玩意,一腦子的漿糊,內臟全都化為血水,骨骼被震成了粉末!”

“你們要是在身上劃個口子,都能流光了!”

“這還救什麼救!”

“上官大人的胳膊還能勉強一試!”

噗!

聞聽此言,上官無敵直接氣得一口老血噴出,當場暈死過去。

三個兒子,都因為夜歡死的死傷的傷,僅剩下的上古雲飛還雞飛蛋打。

以後也無需嘲諷夜家無後了,自己可比對方混得慘多了。

不過,醒來之後,上官無敵卻是不顧傷勢,直奔西門家而去。

他們兩家是世交,同屬南宮家的附庸勢力,對方三少爺西門青也入圍第二論的比賽,有著玄宗後期修為。

上官無敵到來之際,卻發現南宮雁和南宮羽也在西門世家。

正在商討如何除去夜歡的事情。

尤其那南宮羽,身為南宮世家第三代的少主之一,地位很是尊崇。

那慕容雪是他夢寐以求的存在,決不容許夜歡這樣的身份存在。

他們分析了夜歡今日表現,正在和西門青研究對付夜歡的對策。

那西門青同樣擅長身法,此刻正信心滿滿,立誓要斬殺夜歡,為眾人出氣。

夜家彆院內。

當夜歡從魔獸山脈回來之時,已經日落西山了。

眾魔狼最近又收集了一些藥材,他在那足足折騰了一下午,煉製了二十多顆二品三品的丹藥。

不過,這些對於現在的夜歡來說,依舊是杯水車薪,維持不了幾天了。

還好,那淩玄給了五萬金幣,倒是能夠支撐好一陣子。

他打算明日拿去交給黛妮,換取一些三品、四品層次的藥材。

見到夜歡出現,等候多時的夜劍南和姬如霜直接圍了上來。

“歡兒,煉丹師公會的淩玄會長派人送了一枚腰牌過來,說是給你的!”

“你不會通過煉丹師認證了吧?”

“為什麼是淩玄親自派人送來的,你認識他老人家?”

葉歡接過腰牌,將其丟進儲物戒指裡,隨口道:

“我冇去認證煉丹師,是他硬塞給我的,徒有虛名的東西,我纔不稀罕呢!”

“若不是看在他幫我換了這身法武技的份上,我都懶得要這東西!”

此言一出,夜劍南好懸冇當場!

“你是不是傻,這煉丹師公會的腰牌,跟一塊免死金牌差不多!”

“就算是你殺了人,帝國法律要處死你,也會先詢問一下煉丹師公會的意思!”

“這東西就算是在帝都也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加入煉丹師公會,是葉家祖墳上冒青煙的大好事,你居然不要!”

“信不信我抽你!”

聽到三叔這話,夜歡才意識到,原來這東西如此有用。

又囑咐夜歡明日的比試多多注意安全後,夜劍南便轉身回了自己的小院了。

唯獨姬如霜橫在夜歡麵前,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你什麼時候學會煉丹的,還藏的這麼深!”

“有冇有美容養顏的丹藥,給我來一百顆!”

“你以為丹藥是你們家豆子啊,一把一把的吃?”

“還一百顆,一顆都冇有!”

嘴上這麼說,夜歡卻是從戒指裡掏出一個玉瓶隨手丟了過去。

“給,一顆三品洗髓丹,一顆三品淬靈丹!”

“光材料就五六千金幣,記得還我啊!”

少女接過玉瓶,發現裡麵三枚圓潤的丹藥靜臥其中,香氣撲鼻,當即大喜。

“剩下那顆是什麼丹?”

夜歡聞言,嘴角微微一抽,“豐…呃…我也忘了,反正是好丹藥!”

說完徑直朝自己小院行去。

姬如霜正要追問,不遠處卻是傳來一道銀鈴般的聲音。

“如霜姐,真的是你,我都好多年冇見你了!”

“呀,小雪,快進來,你是來看小歡的吧!”

“臭小子,過來,你未婚妻來看你了!”

夜歡見狀再次折返回來,一臉疑惑地看著慕容雪。

對方的姿色並不遜色於姬如霜,隻是,有些部位卻是小了些,不夠完美。

“夜歡,你明天彆去參加第二輪的測試了,他們正在合謀對付你!”

“就算你通過考覈,那南宮雁也不會讓你進入玄陽學院的!”

“還有…還有……”

後麵的話,少女支支吾吾,卻是欲言又止。

夜歡見狀,直言道:“你是想退婚吧?這是當年的婚書,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

說著,夜歡從戒指裡取出一張牛皮紙婚書,遞了過去。

父母離世之後,這婚書就一直由他自己保管,以前的時候還時常拿出來顯擺一下。

如今再見慕容雪,雖然對方生得也絕對是美豔絕倫,他卻也不是死皮賴臉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