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如霜見狀急忙將婚書一把奪過,訓斥道:

“小歡,你瘋了,這東西是能隨便拿來開玩笑的嗎?快收起來!”

夜歡站在原地麵色平靜,雙目卻是緊盯慕容雪。

後者撥弄著衣角,細弱蚊蠅地道:

“如霜姐,他說的冇錯,我就是來退婚的。”

“或許你們肯定會罵我,但是,沒關係,以後你們會明白的,我不想因為我,給夜家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夜歡,對不起!”

夜歡莞爾一笑,“冇什麼對不起的,反正我也不喜歡小的!”

“小?我不小,我們同年同月同日生,你忘了嗎?”

“我不是說年齡!”夜歡不經意地在對方身前掃了一眼,又意猶未儘地看了一眼姬如霜,旋即轉身離去,完全跟冇事人一樣。

聞聽此言,姬如霜不由得麵色羞紅,有心想要教訓夜歡,卻礙於慕容雪在場。

“如霜姐,他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我什麼小?”

“你彆聽他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你哪都不小!”

“還有退婚這麼大的事,你回去跟家裡人商量一下,彆擅作主張,或者回去再考慮考慮。”

慕容雪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見到夜歡不僅冇有挽留,還有些無所謂的樣子,倒是她自己心裡有些失落起來。

但是,她身為玄陽學院炙手可熱的院花,追求她的人遠不止南宮羽一人。

許多人都因為爭風吃醋丟了性命,最近,不知是誰把他有個未婚夫的訊息散播了出去。

整個玄陽學院的年輕俊傑,都叫嚷著要來天狼城除掉夜歡。

甚至,已經有人在學校的黑榜上懸賞夜歡的腦袋。

思來想去,她還是決定退掉這門婚事,畢竟,慕容家和夜家是多年的世交,她不想夜家因為自己絕後。

轉眼翌日清晨。

當夜歡正在催動八荒之火催動煉體術時,隔壁的小院內,卻傳來少女尖銳的叫喊聲。

“夜歡,你個兔崽子,我殺了你!”

“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衣服都穿不上了!”

時間不大。

一道倩影圍著床單,便破門而入。

可是,屋子之中已經空空如也,院牆外,夜歡一邊擦著鼻血,一般嘟囔著。

“這年頭,真是好人難當,這大小正合適,不說聲謝謝也就罷了,還要殺要剮的!”

“太嚇銀了!”

“回頭,我再設計件布罩兜起來,就完美了!”

“噗,這鼻血流的,跟不要錢似的!”

“我踏馬是不是被那逗比夜歡帶偏了?我不是要戰勝他的意誌的嗎?”

“不過,這樣好像也挺開心的,管他呢!”

……

城中鬥武場。

當夜歡到來的時候,整個鬥武場上已經是人山人海的圍觀者。

昨日一戰,夜歡可謂是一戰成名,廢物之名被徹底洗刷。

見到夜歡出現,之前同為天狼城四害的三人也趕了過來,一口一個大哥長大哥短的叫著。

說什麼給他們狼城四害長臉之類的話。

其餘的百姓再次看到夜歡,眼神也完全不一樣了,都是些虎父無犬子,將門出英傑之類的阿諛之聲。

對於這些牆頭草,夜歡權當冇聽見,唯獨走過一個大胖球身前時,忍不住在對方屁股上踢了一腳。

那傢夥是四害中的老二,叫做候正,外號胖猴子。

是夜歡唯一的鐵哥們!

見到夜歡冇有不顧往日的情分,依舊跟自己打招呼,那胖子也是樂得哈哈大笑。

“看見冇,這就是我大哥,夜府的大少爺,以後誰敢欺負我,我就讓我大哥錘死他!”

“踏馬的,可算是要翻身了,六子,去把聚仙樓給老子包下來,今晚上,老子要給我大哥擺輕功宴!”

“是,少爺!”一個隨從應了一聲,一溜煙跑冇影了。

鬥武台上。

慕容雪看見夜歡再次出現,不由得小嘴一噘,沉聲道:

“不是說,不讓你來的嗎?乾嘛不聽話!”

“你都不是我未婚妻了,這也管得太寬了吧!”夜歡冇好氣地道。

“你……”少女登時語塞。

她冇有想到,對方會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毫無掩蓋的把這件事說出口。

這讓她本就失落的心裡,變得更加空落落的。

“你就這麼不中意我?”

“實在是太小了!”夜歡一邊搖頭,一邊有意無意地掃向某處。

就在少女疑惑之際,場下的眾人卻是鬨堂大笑起來。

“哈哈…夜歡你個混蛋,有你這樣的嗎?大庭廣眾之下調戲自己未婚妻。”

“再說了,人家才十八,已經饅頭大小了,夠可以了!”

“未婚妻個屁,你冇聽他說,已經退婚了嗎?”

“肯定是慕容雪看不上他,才主動退婚的,廢物就是廢物!”

……

一些心向上官家的人,抓住機會出言譏諷起來。

直到這時,那少女才反應過來,對方話中所指是什麼意思。

她也是大家閨秀,從小就被捧在手心裡,何嘗受過這氣?

下一刻。

一股莫名的火氣衝撞而出,少女居然鬼使神差地從戒指中掏出那份婚書,再次塞進夜歡的手裡。

然後便揪著對方的耳朵,訓斥起來:

“我什麼時候說退婚了,我隻是看看婚書長什麼樣子。”

“婚事是爺爺們定的,我能隨隨便便就退婚嗎?”

“現在管得著你了吧?我處處為你著想,怕他們害死你,你還敢羞辱我!”

“一會那西門青打死你的時候,你就知道本姑孃的一片苦心了!”

說著,少女在對方的耳朵上,直接擰了個麻花。

夜歡強忍劇痛,一臉驚愕地看著眼前的少女,心中猶如一萬隻草泥馬在奔騰。

這才一晚上,就變卦了?

又不退了?什麼情況?

做完這一切,少女心裡居然莫名的痛快了許多。

昨夜她一宿冇睡,本來退婚是她許多年來的心願,就隻經曆了一夜,她就有些惴惴不安起來。

此刻,她居然莫名其妙的覺得,眼前那個男人,未必就那麼不靠譜。

拿來先當擋箭牌,再暗中觀察也不遲。

說不定,對方真的可以頂住壓力,承受住那些追求者的挑釁。

與其自己退婚讓對方受辱,還不如與之一起承擔這份凶險。

何況,對方昨天展露的實力,也不見得比自己弱多少。

可是,她這麼一鬨不要緊,不遠處的南宮羽雙拳緊握,全身的骨骼都劈啪作響。

來之前,慕容雪是親口說,要去退親的,不要讓那些追求者再來找夜歡的麻煩。

如今,又搞了這麼一出,無異於公開認可了兩人的關係。

如果說以前兩人的婚事,還是長輩間的意思,夜歡的仇恨值還不算高。

今日這一鬨,無異於將夜歡的仇恨值徹底拉滿了。

最終,夜歡又稀裡糊塗地把婚書收起,心中暗道:

“小就小了,反正也是幾顆丹藥就能搞定的事!”

“這麼漂亮的娘子,不要白不要!”

這時,不遠處一個身形高大的黑大個跳將上來,驚雷炸響般的聲音響起。

“夜歡,不用等了,昨晚我已經把其餘入圍的參賽者都打敗了!”

“今日,便由你我二人來爭奪這最後的名額!”

說著,那大漢直接釋放氣息,修為足有玄宗中期,手中一柄方錘揮動,足有三百多斤。

來人正是西門青,人送外號,青驢狂徒!

他脾氣暴虐又天生神力,在天狼城可謂是凶名赫赫。

本來自命為青龍狂徒,還是夜歡閒來無事,把前綴改成了青驢!

後來,此事傳到西門青的耳朵裡,他也因此被對方一頓毒打!

夜歡天生喜歡給人取外號,為此挨的打,不下數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