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血數量非常不少,足有數盆之多。

唰!唰!

精血浮現,一股隱晦的空間波動傳來,居然直接將其移動到八荒鼎中消失不見。

夜歡不禁好奇,這八荒鼎的鼎身之中,到底有何洞天,能夠容納如此多的精血。

加之那祖龍私藏的浩瀚靈力,他更是相信,這八荒鼎內部,一定有他不知道的玄機。

接下來的時間,夜歡又帶人,將洞府內一些珍惜的藥材一一取下,這才準備離開。

此時,那天行雲也恢複了七七八八。

一個方圓數百丈的氣旋形成,如同江河入海般,瘋狂地吸納著天地靈力。

之前的肉身被毒氣侵蝕,全身的實力連一成都發揮不出來。

如今毒氣驅散,肉身也被大還丹修複個大概,實力自然急速攀升。

內心深處,他不禁對那幾枚丹藥的品質暗自驚歎。

他是吃過七品丹藥的,相比之下,這六品丹藥,居然遠在之前七品丹藥之上。

尤其那幾枚大還丹,更是重新整理了他對療傷丹藥的認知。

“這位小友請留步,老夫天行雲,平白受閣下天恩,懇請您留下名諱,以便老夫日後報恩。”

“我叫夜歡,久聞天盟主大名,希望你出去之後,能好好整治一下帝國聯盟!”

“不過,再次之前,我建議你先查一下聯盟內部,是否有人與惡魔族有染。”

“如今的蒼瀾大陸,可不是當年的蒼瀾大陸了。”

……

言罷,夜歡徑直轉身,直接帶人朝著靈陣外行去。

那天行雲見狀,急忙從手上摘下一枚儲物戒指丟了過去。

“恩人留步,這枚戒指裡有老夫的空間玉簡,以後若是遇到什麼危險,請隨時喚我!”

“救命之恩如同再造,老夫這條命,就是您的!”

“至於裡麵的其餘物品,就當是我孝敬您的!”

……

說話的同時,那鬚髮皆白的老者,朝著夜歡恭敬一禮。

整個腰身都九十度彎下,完全是晚輩向長輩行禮的姿態。

他是個信守承諾之人,他說過要是得救甘願當牛做馬,就一定言而有信。

夜歡隨手將戒指接過,發現裡麵的空間足有十數間房子大小。

裡麵雜七雜八的一大堆金幣、靈石之類,還有數塊隕鐵,總價值也有個三五億金幣。

而且戒指外形極為精美,這種品質的儲物戒指,本身就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夜歡也冇有矯情,直接將戒指戴在手上。

不過,即將離開大陣的時候,夜歡還是站住腳步,稍微猶豫了一下。

旋即,他掏出數方玉盒朝著那天行雲丟了過去。

“我看你心性端正,不像其餘聯盟之人那般,不如就信你一次!”

“這是一枚新增了天霜玉肌蓮蓮子煉製而成的天霜淬靈丹,外加一枚六品四紋金髓丹、滌魂丹。”

“相信對你能有不小的幫助!”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如果帝國聯盟再一意孤行,我不介意將其從這個大陸直接抹除掉。”

說完,夜歡徑直轉身,頭也不回地鑽出大陣,帶著眾人離去了。

天行雲愣在原地,雙手碰著那幾方玉盒,眼神中滿是震驚之色。

就在那年輕人離開之際,他清晰地感受到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襲來。

那威壓之強,即便是以他玄天帝四品的修為,都感覺靈魂在戰栗。

不僅如此,就算是剛纔給他服用丹藥的小女孩,一股股隱晦的波動傳來,他都感覺到極強的壓製之感。

而且,這群人有人又有魔獸,還有半人半獸的狼人。

以他三百多歲的閱曆,天行雲斷定,這一夥人絕對不是泛泛之輩,定然來頭極大。

彆的不說,這些堪稱無價之寶的丹藥,就是最好的證明。

大還丹、金髓丹,這些可都是失傳已久的丹方。

當下,他便收起丹藥,伸手劃破虛空,直奔大陸的各大帝國而去。

夜歡剛纔的話頗有深意,他必須調查清楚,這些年他不在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且,當年他被貼己之人騙進這洞府,一切也該查個水落石出了。

……

這一日。

玄陽東院,元素係。

夜歡將一枚儲物戒指交到慕容雪手裡。

“小雪,這裡麵有一枚新增冰淩玉肌蓮蓮子,外加諸多珍貴藥材煉製而成的天霜淬靈丹丹寵。”

“那是蘊含極致冰屬性靈力的存在。”

“平日裡你用裡麵那些低品質丹藥好生餵養,隔段時間也可以讓它吞一部分丹液給你服用。”

“用不了太久,你體內的冰屬性靈力,便能夠達到極致層次。”

“七日後我就要去參加那洞府探險了,若是丹藥冇有了,就通知張三,讓他去找古陀要。”

……

少女將儲物戒指接過,美眸中卻是一抹複雜的神情流露。

“歡哥,下個月就是母親的生辰之日了,要不你陪我去天武城買點禮物吧?”

“我們快去快回,兩三天就回來了!”

“等你從遺蹟洞府回來,陪我去烏托城看看母親吧?”

“陛下已經賜婚,你都冇去主動拜謁過我的父母呢!”

“前些天母親拖人傳信過來,說是想見見你。”

後麵的話少女聲音很小,麵色也羞紅欲滴,就連他自己都差點要聽不到了。

幸好夜歡是靈魂念師,聽力過人。

他一拍腦門,這才意識到自己絲毫是失了禮數。

“呃……你看我,倒是我這做晚輩的考慮不周了!”

“恰好我這幾日也閒來無事,咱們這就去天武城走一趟。”

說著,他不顧周圍無數道熱切的目光,直接拉起少女的玉手,徑直朝學院外行去。

就在他們離去的同時,一道身影目光冰冷地掃了二人一眼,然後迅速隱冇在人群裡。

……

天武城南門前。

當夜歡和少女乘坐租賃的飛行魔獸抵達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不過,此刻天武城燈火通明,街上行人川流不息,正是欣賞夜景的最佳時機。

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兩人服下易容丹簡單地幻化容貌,又辦理了兩塊至尊級的腰牌便進入城中。

當然,這易容丹並不能阻擋夜歡靈魂之力的探查,他還是更喜歡對方真正的傾城容顏。

不知是幻化了容貌的原因,還是晚上光線較暗的緣故,少女這一次出奇的放得開。

一路之上不時地靠在夜歡肩頭,玉手也始終不離夜歡的手掌。

兩人這看看那瞧瞧,玩得不亦樂乎。

燈火闌珊之下,那絕美的容顏之上,少女熱情洋溢的燦爛微笑浮現,夜歡看得如癡如醉。

一股原始的衝動登時衝撞在腦門之上。

雖然腰牌裡有足夠多的金幣,少女還是冇有大手大腳的花錢。

隻是選了一些比較稀罕,但也不是太貴的禮物。

無非就是一些好看的布匹,精美的頭飾,還有些胭脂水粉之類的女人用品。

給母親挑選完禮物之後,兩人便撒歡般的在城中玩鬨了起來。

直到子夜將至,兩人都有些乏累了。

“歡哥,天色不早了,我們就回慕容家的彆院休息吧?”

“這裡也冇有家丁,不會有人打擾。”

“上一次來,爺爺還特意給我留了鑰匙!”

夜歡微笑點頭,兩人趁著夜色來到皇城旁的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