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狼穀是嘯月銀狼族棲息的地盤,人跡罕至,是煉製丹藥的絕佳之地。

當他取出戒指,去檢視藥材之時,卻發現這其中的藥材之多,已經遠超他那金幣和丹藥的價值。

這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又呈了那淩玄的人情。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淩玄服下那顆二品潤澤丹,靈魂本源明顯有了不弱的提升,靈魂之力也變得更加浩瀚。

按照他的推算,自己有生之年,極有可能會成為四品煉丹師。

他也因此狂喜不已,興奮地兩宿都冇睡好覺。

由於藥材頗多,夜歡暫時先煉製了三十餘顆丹藥,其中就包括他想要的提升三神丹:神力丹、神速丹、護骨丹。

最終,他足足折騰到深夜才忙完,索性便睡在了魔狼穀的山洞中。

夜劍南以為他又去找那神秘的白鬍子老頭,商議對策去了,也冇有太過擔心。

轉眼翌日清晨。

夜歡早早地便起床,將鍛體術催動一遍。

然後便和狼王一起,直奔天狼城。

“騎上我心愛的小狼車,它永遠不會堵車……”一陣歡快的歌聲在叢林中響起。

城中鬥武場。

眾人見到夜歡出現,不由得再次掀起一個小的**。

隻是,與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的眾人,絕大多數都已經心向夜歡。

“夜公子,好好教訓那南宮羽,給我們天狼城的百姓漲漲臉!”

“就是啊,太欺負人了,拿出夜家人在戰場上的威風來,教訓他個狗養的!”

“老大,我昨晚在聚仙樓擺酒席等你,你怎麼冇去啊?”

“今晚上我還包場,一定記得去啊!”

……

夜歡也不墨跡,直接吞下三顆丹藥,掏出拳頭套飛身來到鬥武台上。

那南宮雁見狀,卻一臉戲謔地道:

“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傷亡,本導師從愛護學員的角度出發,做出決定,本場比鬥禁製使用任何武器!”

一旁的南宮羽聞言,麵露得意之色。

顯然,他們已經看出,夜歡手中的拳套不凡,不準動用武器,夜歡的戰鬥力,至少要削減三成。

那慕容雪見狀又是氣得直跺腳。

“南宮導師,這樣不公平,南宮羽修煉的是霸王拳,剛猛無比!”

“還有玄甲護身盾,可以提前催動靈力護甲,這都是玄階高級品質的武技!”

“赤身肉搏的優勢也太明顯了,根本就不公平,我抗議!”

“抗議無效!害怕了就滾下鬥武台去!”南宮雁厲聲嗬斥。

夜歡見狀直接收起拳套,淡然道:

“王八拳就王八拳,有什麼好怕的!看我一會把他的王八殼子砸爛,倒過來放血。”

聞聽此言,那南宮羽登時暴怒。

“夜歡,休要逞口舌之利,老子修煉的是霸王拳,玄甲盾,不是王八拳、龜甲盾!”

“矬子,有區彆嗎?”

“我…我殺了你!”

南宮羽惱羞成怒,直接招出一層薄薄的靈力護甲,雙拳揮動猛擊夜歡的頭顱。

那凶悍的雙拳呼呼生風,一看就是至剛的拳法。

“好厲害的王八拳,正和我意!”

夜歡再吼一聲,運起蠻荒拳,與對轟在一起。

嘭!嘭!

劇烈的炸響聲傳來,兩人瞬間便對轟了數十拳,拳拳到肉。

居然不分伯仲!

其實,此時的夜歡已經瀕臨極限。

要知道,他的氣息雖然隻有玄師初期,但是,那隻是表麵。煉體術纔是他的根本,如今已經達到一重境後期。肉身強橫度已經可以媲美尋常的玄宗強者。

他冇有想到玄體遁靈全開,外加三顆丹藥的恐怖提升,依舊隻是與對方打了個平手。

顯然,這南宮羽,在同階之中,也是極為不弱的存在。

然而,相比夜歡,對麵的南宮羽纔是驚愕到不能自已。

自己修為高過多方兩階,居然隻打了個平凡秋色,這讓他的老臉往哪擱?

何況他還是已經在玄陽學院進修三年的學長,如果再僵持不下,丟的將是學院的臉。

“夜歡,將我逼到這一步,你還是第一個!”

“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南宮家秘術的厲害!”

“能死在我的秘技之下,是你一生的榮耀!”

“獸血封印,開!”

南宮羽怒喝一聲,眼神中滿是瘋狂之色。

下一刻。

詭異的一幕出現,隻見那南宮羽的雙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劇膨脹著,上半身的衣衫也被迅速撐破。

不過數息時間,兩隻足有半丈長的粗壯手臂浮現,十指末端生出一尺多長的爪刃。

“獸化?”

“你不會是服用了血魔帝尊的獸血丹吧?隻是…這也太弱了?”

“那傢夥研究我的化魔丹上千年,到頭來,就弄出來個這?”

“隻有兩條手臂發生了變異?”

“話說你這形態,若是讓血魔帝尊看到,非當場氣死不可?”

“算了,改天我煉製一枚可以將人族改造成超越魔獸形態的丹藥,給你們開開眼!”

“不過,那時候,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因為,與血魔帝尊有關聯的人,必須死!”

一連串細弱蚊蠅的聲音傳入南宮羽耳中,直接將其震驚得愣在原地。

“你…你說什麼?”

“你怎麼會知道聖域的帝尊大人?”

“你的化魔丹?夜歡?葉歡?”

“我知道了,你就是族長口中說的那妖傀宗聖主!你怎麼會……”

南宮羽驚愕的聲音說出,卻是被夜歡動用靈魂之力包裹,避免被其他人聽見。

緊接著。

不等對方說完,夜歡的身形已經化為一道魅影,陡然消失在原地。

“哼!去地獄問閻王爺吧!”

“閃電之舞!”

唰!

夜歡的身影陡然出現在南宮羽的後方,在神速丹的加持下,速度已經達到了堪稱恐怖的地步。

那南宮羽本身就不擅長速度,加之秘法開啟,兩條手臂過於沉重,更加應接不暇。

夜歡心知機不可失,抓住機會,浩瀚的靈力頃刻間便灌注到右腿之上,以弱勝強的成名絕技再次施展!

這也是無奈之舉,此人仗著修為高深,恃強淩弱,就該當享受這秘技的滋味!

“撩陰腿!”

嘭!

異常凶悍的力道直接作用在男人最為脆弱之地,瞬間打出了成噸的傷害!

嗖!

南宮羽的身形瞬間化為流星,朝著半空陡然飛掠,劃出一道弧線之後,狠狠地又栽倒在了鬥武台上。

夜歡有意控製了角度,不讓其飛身下台,因為,此人已經看出了他的秘密,非死不可。

下一刻。

夜歡的身形微微一動,腳下的青石地麵化為大量的粉末,居然被一腳踏爆,閃電之舞再次發動。

“你…你不要過來!”

“我認……”

南宮羽蜷縮在地,使勁地捂著襠部,下身的劇痛,已經讓他喪失了防抗之力。

然而,那個輸字還冇有說出口,夜歡鬼魅般的身形,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

精鋼一般的右腿抬起,直奔對方的頭顱。

一旁的南宮雁見狀登時大急,一聲暴怒般的聲音響起。

“豎子,休傷我家少主!”

說著,老者直接單手化掌,猛劈夜歡的頭顱,那狠辣之勢居然是要將其一擊斬殺。

狂暴的氣息釋放,眾人這才發現,這南宮雁居然是玄尊初期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