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見狀眉頭微皺。

再次回到火域房間,發現剛纔凝聚的靈球,外部的空間薄膜也在慢慢的消散。

隻不過,放在覈心區域陣圈中的靈球卻是不會出現空間之力消散的現象。

嘗試之後發現,每一種級彆的靈球,最多隻能存在一顆而不消散。

若是多出的靈球,差不多持續六個時辰左右便會自己爆裂。

粗略的估計了一下,二十七顆靈球,其蓄靈總量差不多是二十多隻一階到八階魔獸的蓄靈量。

足夠夜歡揮霍了。

畢竟,免得絕對實力的強者時,蓄靈量的多少,隻是其中的一個因素。

並不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隻有在雙方實力相仿的情況下,蓄靈量更多的一方纔會占據較多的優勢。

接下來的時間,夜歡又在其餘各個房間的大陣嘗試了一下。

發現那幾座大陣同樣擁有生成靈球的能力,這樣一來,蓄靈量無異於憑空多出了數倍。

隻不過,第五層的空間屬性靈陣,卻是根本無法灌注靈力。

“老龍,什麼情況,這座大陣怎麼無法凝聚靈球?”

“這豈不是一座無用的靈陣?”

聽到夜歡開口詢問,太古龍魂卻是飛身而來,一臉鄭重地道:

“夜老大,你可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啊!”

眼看對方再次朝著自己投來鄙夷的眼神,夜歡卻是一臉幽怨地瞪了對方一眼。

這老龍總是時不時的鄙視一下自己,彷彿根本冇拿自己當主人一般。

可是,後者下麵的話,卻是讓他直接把那一點點的不爽拋到了九霄雲外。

隻聽那太古龍魂又道:

“這座空間屬性的大陣,是除了時間屬性大陣之外,實用性最強的一座!”

“就算是在神階,這座大陣的名字也極為響亮!”

“他叫做空間傳送大陣!”

“是可以將放置在陣圈中的物品,瞬間切換到目標區域的神級大陣!”

“能夠讓你現在就擁有,玄天帝五品強者以上才能施展空間切換之術的存在!”

……

聞聽此言,夜歡登時就雙眼放光,綠油油的眼神緊盯那大陣的陣圈。

空間切換意味著什麼,他比誰都清楚。

雖然已經記不起他巔峰時期具體修為幾何,但是,肯定是遠超半步半神的存在。

至少是半神階!

不然,根本不可能成為聖域九大帝尊之首!

奈何,哪一部分的記憶還冇有甦醒,他也隻能猜測。

一番嘗試過後,夜歡卻是已經冇能尋找到運用這大陣的法門所在。

他扭頭看向一旁的太古龍魂,投去一個詢問般的眼神。

後者也不再賣關子,直言解釋。

“運用此法也很簡單,隻要你將這七十二個小陣圈上的陣圖刻畫在空間靈石之上,製作成傳送玉簡!”

“將玉簡放置在目標區域,意念催動對應的陣圈,就能將陣圈內的物品傳送過去!”

“不管是這陣圈中放置的是人還是魔獸,或者是其他任何的物品!”

“相反,如果手持這玉簡的人,反向將靈力灌注其中,對應的陣圈便會閃爍!”

“如果你反向運轉陣圈,就能將手持玉簡的人反向傳送回大陣!”

“隻不過,這個反向傳送,隻能侷限於會灌注靈力的人或者魔獸!”

“另外,我需要提醒你的是,每一個陣圈隻能對應一枚玉簡!”

“除非是玉簡損毀,可以重新刻畫!”

“否則,有一枚玉簡存在的情況下,無法使用第二枚玉簡!”

……

太古龍魂將空間切換大陣的使用之法講述一般,夜歡登時怔在原地,不停地咋舌!

他心中自喃,不愧是號稱神級大陣的存在!

這種反向傳送的能力,就算是玄天帝五品強者也決計無法施展!

這八荒鼎目前還隻是被修複到初級階段,若是完全被修複,還不知道能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驚喜呢!

還有那最為神秘的時間屬性房間開啟,不知道能否讓他擁有駕馭時間的能力!

時隔千年,那八荒鼎能夠將他的神魂再次送入輪迴,他不禁真的有些期待了起來。

隻是,他去追問那太古龍魂,後者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肯多說。

詢問囚無牢,對方更是坦言,時間屬性靈力,就算是自己的老主龍玄陽,也冇能成功開啟。

而且,那個時候,對方已經把八個大門都打開了。

這又讓夜歡感到疑惑起來。

……

如今的夜歡,修為達到玄皇中期,擁有這八荒鼎輔助,自信心直接到達一個史無前例的新高度。

稍稍安定之後,夜歡直接帶著兩尊傀儡,來到魔獸山脈。

此行,他打算幫囚無牢抓一隻牛族魔獸。

魔獸山脈外圍。

夜歡和俯身血魁阿羅身上的囚無牢,站在林海之巔。

後者直接將神玄境中期的靈魂之力催動,朝著魔獸山脈深處掃去。

差不多盞茶的時間過去,後者終於露出滿意的神情。

“十階二品層次的撼地神牛,普通魔獸皇血品質!”

“這體型也還湊合,足以將我儲存的全部精血儘數容納了!”

“就你了!”

言罷,囚無牢直接拉起夜歡,陡然間消失在原地。

靠近魔獸山脈核心區域的一片沼澤之中。

當兩人出現的時候,水麵之上,一顆足有近數丈大小的牛頭露在水麵。

脊背之上一個碩大的牛身凸起露在水麵之上,就如同一座小島一般。

撼地神牛,血脈之力達到皇血層次,足以成為十階魔獸的存在!

差不多五成左右的皇血,就讓他達到了十階二品的層次。

就在兩人出現的刹那,那神牛也發現了異樣。

碩大的牛眼睜開,比磨盤還有大得多,兩道凶厲的目光射出,如同閃電一般落在兩人的身上。

“卑微的人類,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趁本王還冇有動怒,趕緊滾!”

隆隆的聲音傳來,好似虛空的悶雷作響。

這時,一旁的囚無牢終於開口!

“小牛,我乃聖域囚牛皇族的老族長,因為被仇家斬殺肉身隕落!”

“如今,我需要你的肉身,承受我的靈魂和血脈!”

“不如就將這肉身送給我吧?我帶你一起經曆一場不同尋常的造化!”

“與其在這魔獸山脈終其一生,不如我帶你去聖域開開眼!”

聞聽此言,那撼地神牛勃然大怒,他在這裡,也是霸主般的存在。

放眼整個魔獸山脈,能夠對他發號施令者,也不超過雙手之數。

他雖然隻有十階二品修為,就算是尋常的十階三品魔獸,都奈何不了他。

那一身恐怖的蠻勁,是足以撼動大地、撞到山嶽般的存在。

“滾!有本事你打贏我再說!”

“囚牛族長,還不足以落魄到需要本王的肉身吧!”

“哞!”

撼地神牛發出一聲仰天長嘯。

下一刻。

小山一般的身軀,猛地從沼澤之中一躍而出,高大的身形足有近三十丈。

這樣的體型,就算是魔象一族都有所不及了!

就算是聖域的神獸囚牛,同階之下,體型也比這大不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