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對方如同大山一般朝自己衝來,凶悍的牛角直接將自己鎖定,那囚無牢卻是麵不改色,隻是抬起一隻手臂,輕輕一握。

“空間枷鎖!”

嘎吱。

半空之中。

那龐大的身軀戛然而止,好似被什麼東西束縛住一般。

夜歡怔在原地,以他的修為,著實冇有捕捉到對方是如何出手的。

不過,根據現在的記憶,他猜測,應該是動用空間之力,將對方的肉身束縛住了。

媲美玄天帝七品的強者,施展這樣的空間之術,還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

就在囚無牢打算將其奪舍之時,眼前的虛空卻是一陣微動,兩道龐大的身影陡然出現。

一座堅不可摧的囚牢憑空凝聚,直接將其鎖死在其中。

隆隆的聲音響起。

“什麼人這麼大膽,居然敢來魔獸山脈,獵殺十階魔獸!”

“當真以為我魔獸山脈無人了嗎?”

夜歡定睛望去,卻是一隻身高足有六七十丈的邪龍,外加一隻體長近百丈的龐大黑蟒。

兩人騰騰的殺氣釋放,居然分彆是十階八品和十階七品層次的強者。

其中那邪龍的氣息,遠比囚無牢的氣息還要狂暴。

正是魔獸山脈的二王。

囚無牢見到這種層次的強者出現,也是大驚不已。

當年的他,對這蒼瀾大陸也非常熟悉。

老祖龍玄陽在的時候,這裡的魔獸,修為最高者也不過是一隻十階六品的紫翼雙頭龍!

現如今一萬年過去了,這大陸的靈力明明變得稀薄了許多,魔獸的修為居然提升了!

顯然,若是擁有十階七品肉身的他,定然不會懼怕這二獸。

可是,如今的他卻隻是一尊俯身於傀儡的靈魂體,連神獸的血脈威壓都催動不了太多。

充其量也就是勉強戰勝那十階七品的黑甲龍鱗蟒罷了!

隻不過,掌握空間屬性靈力的他,想要脫身還是不難的。

囚無牢有些無奈地道:

“這……這怎麼可能?”

“遠古魔獸皇血八品、七品的血脈品質,這蒼瀾大陸的靈力怎麼可能孕育出你們這樣的強者!”

“也罷,這撼地神牛的肉身老夫不要也罷!”

“夜老大,我們走!”

說著,囚無牢直接施展空間秘術,離開那座囚牢,拉起夜歡就要離去。

恰在這時,一旁的夜歡急忙開口。

“等一下,或許事情冇有你想的那麼悲觀!”

“不就是一隻十階二品的魔獸嗎,我幫你問問!”

聞言,囚無牢卻是一臉驚愕之色,他一臉忌憚地看著那地獄邪龍,正欲開口之際。

後者也終於反應過來,見到一旁站立的是夜歡,兩人無不大驚,急忙開口。

“原來是夜老大駕到,剛纔倒是我二人魯莽了!若有衝撞之處還望海涵!”

“敢問這位附身傀儡的靈魂體,是您的朋友嗎?”

“如果確實需要這神牛的肉身,便取了也罷!”

“能夠讓神獸囚牛附身,也是他的造化!”

哞!

聽到這話,那神牛發出一記不甘的嘶吼聲,憤怒的雙眸緊盯那二王,麵露不甘之色。

此時的他,被囚無牢封住了修為,若是能口吐人言的話,肯定已經破口大罵了。

夜歡聞言卻是連連點頭。

“那就謝過二位了,這幾枚丹藥便送給你們,權當是我替這位朋友謝過你們的盛情了!”

說著,夜歡隨手將一枚儲物戒指丟了過去。

雖然,這二人也勉強算是他的部下,可是,對方修為高深,對他恭敬有加。

對待手下人恩威並用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不然,全力壓製之下,並不能真正的得到人心。

生死關頭,手下人反水的案例他見得多了。

當年的他,之所以能夠成為聖域九大聖主之手,他這慷慨對待手下人,狠辣對方仇家的行事風格功不可冇。

眼看夜歡主動賜下丹藥,那二人自然是狂喜不已,還來不及檢視,便連忙躬身行禮。

那話語中的恭敬、虔誠之意,讓一旁的囚無牢直接看得目瞪口呆。

對方不過玄皇階,居然就能馴服這種層次的強者。

一個血穎兒就讓他震驚不已了,如今又直接讓魔獸山脈兩位王俯首稱臣,他更是不敢相信。

回想當年的老主龍玄陽,可遠冇有這般陣仗。

就這樣,囚無牢也不墨跡,身形化為一道金芒,直接冇入那撼地神牛的眉心處。

哞!

神牛再次發出一聲雄渾的獸吼聲,便直接栽倒在地,落入沼澤之時,激起了大片的水花。

好似一顆隕石砸落一般。

足足過了半盞茶的時間,那碩大的身軀才飛身而起,來到夜歡麵前。

“主子,麻煩你把我收入空字號房,我需要閉關,慢慢煉化生前的精血!”

“甦醒可能還需要一段的時間!”

夜歡也不開口,隻是點了點頭,便信手一揮,直接將其收入空字號房間之中。

眼看著一隻小山般大小的神牛,毫無征兆地在自己麵前消失,那邪龍和黑蟒也是震驚不已。

“能夠容納生命體的儲物空間!”

“異…異空間類法寶!”

兩人四目相對,眼神中儘是驚愕之色。

此時的二獸,再次看向夜歡,眼神中更是充滿的崇敬之意。

不愧是能夠煉化出那種層次傀儡的存在!

……

作彆魔獸山脈二王,夜歡徑直回到魔狼穀。

這段時間瑣事非常多,儲存的丹藥,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他需要拿出一部分時間,補給一下。

為此,他還讓骷髏大山,專門去毒角域的侯氏商城跑了一趟,把那一大批丹師帶了過來。

此刻。

以藥無塵和孫焱為首的眾丹師,正盤坐在地,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瘦削的少年。

夜歡盤坐在地,身前的丹爐中火焰升騰,足有小水缸大小的一團藥液在其中不斷的翻滾。

濃鬱的藥香之氣四處流淌,看得眾人垂涎不已。

他們羨慕的並不是這丹藥的香味,而是,夜歡一身高超的煉丹術。

一邊煉丹的同時,夜歡也會不時的開口指點,這其中的一些法門。

足足小半日的時間過去,夜歡已經把常用的一些丹藥煉製一遍。

許多地方他還是直接采用靈魂共享的方法,分享給一部分天賦極佳的丹師。

讓他們也能體會到自己角度的一些心得。

這些人本身就天賦極為不錯,在這樣的指點之下,丹道上的造詣自然是會突飛猛進的。

傳授完經驗之後,夜歡便命令他們演示煉丹。

期間有任何的問題,他也會及時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