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不過小半個月的時間過去。

幾乎所有的人都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

其中提升最為恐怖的便是藥無塵了。

因為之前就服用過夜歡七品大還丹的緣故,此時的她,丹田已經完全修複。

夜歡還額外傳給了的他一種天階層次的火屬性功法。

加之他本身就是神玄境的靈魂力修為,這一段時間的曆練之後。

居然一躍就成為了七品煉丹師,而且,已經能夠成功煉製出七品五紋層次的丹藥。

連夜歡看了也微微點頭,這藥無塵的天賦,雖然比不上當年的自己。

不過,做自己徒弟的資格,還是有的。

放眼這蒼瀾大陸,恐怕很難再挑出第二個了。

除了聖域一些擅長煉丹的家族,也很難能遇到這種天賦的好苗子。

隻可惜,他遇到夜歡還是晚了些。

煉丹一道,還是年輕時開始研習更具有優勢,一些心得體會得到的越早,便越好。

這直接決定日後煉製出丹藥的最高品質。

按照葉歡的推算,如果自己不通過靈魂共享指引的話,這藥無塵以後是很難能煉製出超越七紋層次的丹藥的。

而自己,當年可是曾經煉製出仙品十紋,也就是號稱金丹品質的丹藥的。

金丹之下,皆為凡品!

指點結束,眾人再次回到侯氏商城效力,得到額外照顧的藥無塵,更是死心塌地的幫助夜歡指點眾人煉丹。

此時的他,已經將夜歡奉為神明,根本無需服用控魂丹,便對夜歡忠心不二。

侯氏商城的生意,也在這一大批丹師的扶持下,生意完全覆蓋了整個大夏國。

如今,幾乎半個東大陸的大小商會,都會跑到大夏國購買丹藥。

然後再將其倒賣到其他各國。

大量的藥材、金幣和靈石,源源不斷地進入到夜歡的口袋。

隨著八荒練氣決的提升,他每日需要消耗的丹藥也極為恐怖。

聽太古龍魂的意思,這八荒鼎接下來要進入的,纔是自我修複的關鍵階段。

消耗的丹藥會越來越多。

而且,太古龍魂想要凝聚肉身,也是需要海量丹藥的。

對於丹藥,夜歡也毫不吝惜,直接將其放置在覈心區域的空地上。

大量的丹藥堆積在一起,八荒鼎已經能夠做到自行取用。

隨著時間的推移,夜歡也發現這八荒的色彩變得異常絢麗。

而且,八荒練氣決功法的運行速度也越來越快,鍛體的效果也愈發明顯。

他幾乎整日都沉寂在這種穩步提升的狀態之中。

粗略的估計,用不了十年,他一定可以踏入玄天帝九品以上的層次。

……

這一日。

夜歡正在穀中煉丹,不遠處數道人影閃爍而來,肩上好像還扛著一個人,一股股靈魂波動也提起傳了過來。

正是傀儡張三、吳四和汪二麻子。

“老大,不好了,起子哥闖進一座遺蹟洞府,如今昏迷不醒了!”

“你快看看吧,是不是不行了?”

說話間,幾人已經來到了夜歡麵前。

撲通!

秦起被三人毫不客氣地丟在了地上,就跟丟一根木頭一樣。

因為對方的靈魂體非正常傀儡可比,無法收入到儲物戒指。

所以,三人才一路扛了過來。

對方肉身強橫,就算是從懸崖上丟下去,也不至於被摔壞。

三人這才隨意將其丟在一邊。

夜歡聞言眉頭微皺,急忙上前檢視。

這一看不要緊,他登時就發現了異樣。

因為,他赫然發現,對方的泥丸宮中正有兩團靈魂本源廝打在一起,似乎正在爭奪這身體的控製權。

見狀,夜歡急忙伸手掏出一枚七品守神丹塞進對方嘴裡。

嘩!

丹藥入體,化為滾滾的藥力洪流,其中還包含了大量的雷屬性靈力。

藥力經由全身,裹挾著不少的雷霆之力,朝著泥丸宮中突進。

雖然是傀儡,但是,秦起身上的刻畫的靈陣特殊,靈魂本源也是靠這具肉身滋潤的。

那雷霆之力自然也使得這自身的主人。

劈啪!

一陣雷霆之力作響,開始不斷的攻擊著入侵者。

不過一刻鐘的時間過去,秦起的靈魂本源便在夜歡的幫助下重新奪回了身體的控製權。

他緩緩地睜開眼,一臉感激地看向夜歡。

“夜老大,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無妨,說說吧,你不是一個冒進之人,為何會冒險去探什麼遺蹟洞府?”

夜歡語氣平淡,並冇有什麼責怪的意思。

秦起站起身來,催動雷霆之力,將周身的泥土震散,又簡單地整理了一下衣衫,這纔開口。

“老大,這座洞府非比尋常,我每一次從周圍經過,都能感受到召喚之感。”

“起初,我進入外圍檢視,發現核心區域,有一枚天雷珠!”

“這才冒險進入,不承想,地麵之下,有一道化神境中期的殘魂隱藏!”

“若不是張三、吳四及時將我送來,可能我就要被對方控製了!”

說話的同時,秦起伸手從戒指裡掏出一顆拳頭大小的珠子。

夜歡見狀也是眼眸微動,一抹驚異之色流露。

“果然的是天雷珠,虛空雷池孕育上萬年纔有一定機率產生的神物!”

“這裡麵蘊含雷霆之源,我當年煉製的幾尊傀儡,都身懷此物!”

“隻是,眼下這顆天雷珠,經過漫長的歲月後,已經大幅度衰減,倒是跟你的實力剛好匹配!”

“想不到,在這蒼瀾大陸,還能發現這種神物!”

“真不知道那洞府的主人是如何得到的!”

“既然如此,這也是你的造化,你把這天雷珠給我,我幫你在上麵刻畫一座靈源大陣。”

“以後的你,修為定然一日千裡!”

秦起聞言登時大喜,他也曾經是大荒域號稱武神的存在,雖然還缺少一部分殘魂冇有湊齊。

但是,也並不影響他知道這天雷珠的厲害。

能夠在上麵刻畫靈源大陣,更是無異於在他體內製造出一枚魔核。

這樣的大陣,可不是隨隨便便誰都能知道陣譜的。

於是,他急忙上前,將手中那顆雷珠恭敬地送到夜歡麵前。

後者急忙盤坐在地,調用靈魂刻刀開始忙碌起來。

見到這玄奧無比的靈陣紋絡,秦起心中的敬佩之意更勝三分。

足足小半個時辰過去。

夜歡終於滿頭大汗的停了下來。

在天雷珠上刻畫靈陣,要求極為苛刻。

下刀必須要輕,不能損壞雷珠外出的空間薄膜。

期間有好幾次,夜歡都是調用了空間之力將其外部的薄膜重新加固後,才成功刻畫。

不然,以他現在的靈魂力修為,還無法做到一次性成功。

若是冇有自身的空間屬性靈力優勢,他也是無法完成的。

“快,把他吞下去,放置在你的丹田區域。”

“再吞下這一大團精血輔助其與你的身體融合!”

“這幾枚七品塑身丹也一併服下!”

……

夜歡囑托一番,將諸多物品一一遞到秦起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