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聽到對方的一番吹噓,台下的許多人都變得躍躍欲試起來。

夜歡聞言登時就來了興致,狼王體內的血脈是遠古魔獸嘯月天狼,也是風屬性靈力。

完全覺醒的情況下,血脈品質雖然高於嘲風獸。

可是,如果用相應的丹藥輔助,這樣的精血,也是能促進對方的血脈進化的。

骨骸出現的刹那,狼王體內的血脈之力,也不由得一陣躁動了起來。

隻是,他刻意將其壓製,不願意給夜歡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然而,他身為夜歡的寵物,兩人心意相通,夜歡立刻就察覺到了異樣。

於是,夜歡直接調用靈魂之力,朝著一旁的邪龍和黑蟒傳音。

“你們兩個手上的金幣暫時先不用給我,動用你們的威懾力,幫我把這骨骸拍下來!”

“遵命,夜老大!”二人本就想絞儘腦汁地討好夜歡,聽到這話,自然是急忙應允。

下一刻。

不得那索西亞開始競價,那地獄邪龍獸就直接開口。

“女娃娃,你這骸骨本王看上了,起拍價多少?我要了!”

說話的同時,邪龍還刻意地將自身的狂暴氣息催動。

十階八品後期巔峰的修為,可不是蓋的。

這實力就算是放在聖域也算得上是一流的高手。

加上那黑甲龍鱗蟒在旁輔助,周圍的眾人無不嚇得連連後退。

起初,這黑蟒已經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眾人早就知道他們兩個是魔獸山脈的兩位王。

本以為這黑蟒的修為就是最高了,不承想,一旁的邪龍,實力居然更加恐怖。

然而,從對方的血脈品質來看,顯然已經達到了遠古五品左右的層次。

這樣的血脈,已經絲毫不遜色於聖域的神獸皇血了。

當然,這還要拜夜歡的丹藥所賜!

索西亞何等的聰明,這蒼瀾大陸說到底是人家的地盤,魔獸山脈的魔獸,是人族的數倍之多。

這兩位王一句話,拆了這麒麟城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畢竟,聖域的金麒麟一族,因為某種契約的緣故,是不允許大批量的帶領族人到蒼瀾大陸撒野的。

這個約束力,就是來自龍玄陽當年創立的天道閣!

要知道對方可是萬年前的位麵至強,本身就出自蒼瀾大陸。

其震懾力就算過了萬年也餘威尚存!

“啊……原來是魔獸山脈的邪龍大人駕到,請恕小女子眼拙!”

“這骨骸,賣家定的起拍價是二十億金幣!”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開始拍賣!”

索西亞顫巍巍地開口,生怕得罪了對方。

哼!

邪龍冷哼一聲,眼神中流露出冰冷之色。

下一刻,他大手一揮,直接將那骨骸吸扯了過來。

“算啦,不用拍賣了,我兜裡還有兩個金幣,你幫我轉交給賣家吧!”

“如果他嫌少的話,你讓金不換幫我把缺著的錢添上!”

“就當是這些年,麒麟城交的保護費吧!”

“他三番五次的說是要孝敬我,這幾年進貢的東西卻是越來越少了,還妄圖從我的手裡收購藥材!”

“這東西就算是他的孝敬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嚇得一縮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一些膽小的人甚至嚇得捂住了嘴巴,生怕一個雜音冇發準,被這兩位魔王取了性命。

魔獸山脈的王,那可是一句話就能發動獸潮,隨手滅掉一個帝國的存在。

這樣的事情,在蒼瀾大陸的古籍上記載了不是一次兩次。

數百年前,西大陸有一個叫作天鷹帝國的大國,整體實力是排名第二的存在。

比起東大陸最強的烏拉帝國都絲毫不弱,因為進入魔獸山脈捕殺了兩隻十階魔獸的幼崽。

這一行為激怒了那兩位王,當天夜裡,西大陸區域的七階以上魔獸傾巢而出。

一夜之間將帝國的半個都城屠戮,數千萬的百姓被屠殺。

帝國皇室的成員無一倖免,郡主級以上官員,全都被處死。

聞訊趕來的帝國聯盟試圖阻止,最終被擊殺了兩位副盟主,盟主也身受重傷。

最終,還是天道閣出麵,平息了此事。

聽到地獄邪龍這話,那索西亞登時啞口無言,她看了看手中的兩枚金幣,卻是不知如何是好。

恰在這時,一道身著金袍的身影閃身而來,爽朗的笑聲大起。

“哈哈,既然邪龍前輩看得上這骨骼,那就送給您便是!”

“莫說是二十億金幣,就算是再好的寶物,您看上了,也隻管開口就好!”

“至於賣家那邊,就按照物品遺失,十倍起拍價賠償!”

說著,金不換朝著人群的某個角落拱手行禮。

“也罷,就算是給這蒼瀾大陸的土皇帝一個麵子!”

“在這樣的靈力濃度下,能夠孕育出玄天帝八品層次的遠古階魔獸,還是龍族血脈,也當真是難得!”

“嘲風獸聖域有的是,你若是喜歡,我可以給你抓一隻活得來!”

“隻要,你們每年能給我們提供一些高品質的藥材,或者靈石,以後老夫所在的家族可以罩著你!”

一道沙啞的聲音傳來,眾人循著聲音望去,卻發現說話的是一位身穿青袍的瘦削老者。

嗡!

隱晦的氣旋釋放,強橫的威壓頓時席捲全場,壓製之感襲來,居然比囚無牢差不了多少。

“青龍王族!”

“想不到,如今的蒼瀾大陸,連青龍族的成員都能吸引來!”

“不愧是人族人口最多的地方,不管是煉丹術,還是打造器物上,都要比聖域的魔獸們強太多了!”

一旁的囚無牢和地獄邪龍,一眼就認出了那老者的身份。

而且,對方刻意釋放氣息,聽其話中的意思,居然是有拉攏這邪龍的意思。

那可是青龍族啊,在聖域屬於最頂尖級的家族。

能夠與其抗衡的家族,絕對不超過一手之數。

本以為,這種大家族的強者諸多跑來橄欖枝,那地獄邪龍定然的欣然接受纔是。

然而,當那邪龍話說出口的時候,眾人才被震驚得無言以對。

“哼!罩著我?不必了,我魔獸山脈背後的靠山,可比青龍族強多了!”

“而且,他們不會跟惡魔一族糾纏在一起!”

“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千年前那場浩劫,若是冇有你們青龍族從中作祟,說不定魔族已經被祛除了!”

“現在還知道舔著個大臉來拉攏本王?”

地獄邪龍的語氣極重,似乎冇有給對方留麵子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