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袍老者聞言,完全冇有給對方機會的意思,再次開口,以四千億金幣將其收入囊中。

三枚丹藥,居然賣出了九千億的恐怖天價。

如此大的一筆钜款,幾乎能買下整個大夏國的貨物了!

夜歡也著實冇有想到,能拍出如此高的天價。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其中還有諸多實力想要出價,卻是拿不出那麼多的金幣。

並不是他們捨不得這些金幣,隻是,除了麒麟城這樣的超級商會,有誰會有這麼龐大的金幣數量?

這要是熔成金錠,也得堆積如山了。

此時,再看那賣家排行,夜歡已經以八千多億金幣的絕對優勢,穩居榜首。

金幣到手之後,夜歡直接將腰牌遞到黛妮手中,靈魂傳音幾句後,少女便在猿山的陪同下采購貨物去了。

按照葉歡的要求,丹藥從仙品以上開始,逐次往下收取。

若不是各大勢力的人雲集,千年份的藥材,就算是在麒麟城,也不是隨處可見的。

安排完之後,夜歡徑直轉身,就要回自己的貴賓室休息。

這時,身後卻是傳來一道桀驁的聲音。

“等一下,葉丹師,我乃麒麟城的鍛器師卡坤,我看你們的攤位上也有一些品質不錯的武器售賣!”

“不知道是出自誰人之手?老夫一時技癢,想跟貴方進行一場鍛器比鬥!”

“不知閣下,可敢應戰?”

聞聽此言,夜歡轉身望去,不由得麵露疑惑之色。

“哦?這些武器就是我打造的,不知這賭鬥可有什麼好彩頭?把規矩說清楚。”

那人聞言再次開口:

“到時候,我們共同煉製一件武器或者任何裝備,然後進行現場拍賣,價高者勝!”

“至於彩頭,就賭你起初拍得的那一對圓月彎刀如何?”

“當然,我需要閣下將操控它的法門也一併傾囊相告!”

“你若是贏了,想要什麼隨便你開口,隻要這麒麟城有的,隨便你挑。”

聽到這話,夜歡不由得來了興致。

“此話當真?如果我贏了,我要這麒麟城的商鋪中任選三件商品,不論價格多少!”

“我隻管拿走它,買賬的事便由麒麟城自己想辦法!”

那老者聞言並冇有急於答覆,他先是朝著不遠處金不換所在的方向望去。

等到對方的首肯之後,他這才應下此事,兩人當下就簽了賭鬥文書,發下天雷劫毒誓,這才各自離去。

雙方都約定不準有任何作弊行為,否則必定死在天雷劫之下。

在場的許多大勢力的人,也被邀請作為見證。

這算是把作假拍賣的路給堵死了。

卡坤作為西大陸第一鍛器師師林納斯的嫡傳弟子,是有著非常不弱的威名的。

他不僅有著玄帝階的實力,還有化神境中期的靈魂力修為,在靈陣上的造詣也十分恐怖。

最關鍵的,體內那排名第十的金烏墨心焰,也是他的依仗之一。

最初麒麟聖城得到數枚金烏墨心焰的支源火種,其中一枚就是給了這卡坤煉化。

也正因為此,出自他手的武器,不管是在海域、雪域、冰域,都備受歡迎。

傳言,現在請他出手打造裝備的人,已經排隊到了三年以後。

許多人都說,他現在的水平,已經絲毫不弱於年富力強時的林納斯。

這樣的宗師階人物出手鍛器,顯然是非常吸引人的。

而且,兩人打造的裝備要當場拍賣,更是十分誘人。

此人出現的時候,夜歡也看透了對方的底細。

雖然在靈魂力修為上自己弱於對方,可是,接近聖魂品質的靈魂本源,卻是在對方之上的。

至於火焰的強橫度,自己足以甩對方一條街!

當天夜裡,夜歡回到自己的房間,便再次進入神鼎空間,又取出了一部分光明玉太歲,使得自身的靈魂力修為,一躍達到了化神境初期!

然後,又從最近新得的諸多仙品藥材中,選出一些能夠滋潤靈魂的藥材,煉製成藥液。

將玉太歲浸泡在裡麵,還額外丟了數枚六品、七品層次的潤魂類丹藥在裡麵。

這玉太歲是可以反覆再生的存在,有了充足藥力補給,用不了太久,就能恢複如初。

一夜無話。

轉眼翌日清晨。

夜歡運行了一遍鍛體術,又服下數枚丹藥,讓自身恢複到全盛狀態後。

這才朝著城中心的鬥武場行去。

此時的鬥武場,已經圍滿了人山人海的圍觀者,全都想一睹卡坤大師鍛器的風采。

對方還冇來,那溜鬚拍馬的言語就不絕於耳。

聰明的人都知道,這要是無意中讓對方聽到,起到的效果纔會更好!

而此時,夜歡還注意到另外一個問題。

那就是西大陸煉丹師公會的交易金額,不知道何時,已經追上自己了。

許多人也在竊竊私語,開始質疑起來。

畢竟,對方的品質和產量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平日裡連一枚丹藥都求不到。

一晚上的功夫,賣出去大幾千億金幣的數額,也不免讓人懷疑!

不過,夜歡心中也早就有所準備,想要追回這個差距,也不過是一枚丹藥的事情!

距離核心拍賣場不遠處的空地處,一座簡易的擂台被搭建而成。

與其說這是一座擂台,不如說就是一塊碩大的方鐵塊。

這鐵塊長寬都有二三十丈,厚度也達到了一丈有餘。

靈魂力之下,夜歡居然發現,這鐵塊居然是完整的一塊,冇有任何的拚接。

其材質也達到了近三成的玄鐵,其中還融合了一些稀有金屬,使其硬度大幅度提升。

夜歡不僅驚訝於熔鍊出這鐵塊之人的火焰之力,更吃驚於閒暇的時候,這樣的鐵塊會放置在什麼地方。

如果是儲物戒指,那麼,其容納空間也太大了些。

見到夜歡出現,圍觀的人群再次發出一陣陣私語聲。

那卡坤也已經盤坐在鬥武場上,一應器具擺放得整整齊齊,靜等夜歡的道理。

隱隱間一股股騰騰的戰意,從其周身釋放,周圍的看客們都能清晰地感受得到。

夜歡見狀飛身上台,那卡坤一對炯炯有神的藍眸也猛地睜開,淡綠色的衣袍無風自動。

嗡!

一股隱晦的靈力波動傳來,有意無意地朝著夜歡湧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