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發作的夜歡,當下就去問太古龍魂。

“老龍,快說說,那閣主是什麼人,你一定知道對不對?”

“不…不知道,老龍我不喜歡八卦!”

“你去問囚無牢便是!”

眼看對方不語,夜歡也不再多問。

這時,那老者的目光也朝著夜歡所在的方向投來,眉宇間一股讚許之色流露。

“不愧是被八荒鼎選中的人,玄皇階就能斬殺兩位玄帝階高手!”

“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能夠成長到這一步,也算是難得了!”

“起初,閣主大人跟我打賭,說你的成就一定不弱於當年的老主,我還不信!”

“也難怪閣主大人,願意把你的兩位夫人收為坐下弟子!”

“一路前行吧,年輕人,隻要你能在十年內拿出能讓我正視的能力,我體內的天照之火,就是你的!”

“囚前輩,閣主瑣事頗多,我燭某告辭了,有事可捏碎這玉簡尋我!”

說著,老者隨手丟給囚無牢一塊赤金色的玉簡,便直接消失在原地。

不過,那虛幻的身影,卻是足足保持了須臾時間,才消失不見。

臨行前,其中一位老者朝著夜歡淡然一笑,溫和的聲音傳入耳中,夜歡瞬間便認出其身份。

“小傢夥,做的不錯,一年多不見,想不到你居然成長到現在這種層次了!”

“這枚玉簡你拿著,有緊急事可以直接用它召喚我!”

唰!

一枚玉簡射來,夜歡伸手將其抓在手中。

那聲音他非常熟悉,正是之前在寒穀城的時候,那個自稱是沐風的副閣主。

觀其氣息,居然也有著玄天帝八品初期修為。

“原來是沐風前輩,晚輩謝過了!”

夜歡急忙躬身行禮,當年對方對他有救命之恩,任憑自己前世身份多麼尊貴,對待救命恩人他還是要念及其恩情的。

那沐風淡然一笑,便和其餘幾人一起陡然消失在原地。

看那幾人修為,居然最弱者也有著玄天帝五品以上境界。

眾人離開,夜歡還是有些好奇地看向那囚無牢。

“老牛,快說說他們口中的天道閣閣主,到底是什麼人?”

“很厲害嗎?”

聽到這話,囚無牢也隻是灰溜溜地吐了吐舌頭,有些為難地道:

“夜老大,那人名諱我也不得而知,隻不過,她的資曆比我還要老!”

“就連老主在的時候,也尊稱她一聲前輩,據說她是生活在上古時期的。”

“此人生得異常俊美,卻偏偏性情冷漠,很少與人說話,我們對她也知之甚少!”

“至於剛纔燭鶴年那大嘴瓢所言,純屬誤會,我也是受害者!”

“嗬嗬……”

……

聽到這話,夜歡不由得微微一怔,上古時期距今已經足有上百萬年,居然有生物從那個時期存活了下來!

他有心想去詢問太古龍魂,心知對方定然是遮遮掩掩,索性便冇有開口。

至於他剛纔消失的短暫時間,卻也是驚險無比。

此時,夜歡提前埋伏的魔獸軍團和武神會成員,已經在狼王和秦起的指揮下,朝著三國聯軍殺去。

狼王更是帶領幾個實力異常強橫的高手,直奔對方的統帥和將領而去。

尤其是鎮西王姬雲聖,額外受到狼王照顧,隻是一爪就直接被轟為一陣血霧。

在一千頭五階以上魔狼的衝撞之下,大軍很快就潰敗下來。

如今的狼王可是貨真價實的九階魔獸,那殺伐之氣有誰能受得了?

還有萱兒和猿山、疤臉魔猿等精銳魔獸。

不過僅僅是釋放氣息,就讓大量的強者失去了反抗之力。

夜戰天見到是這副模樣,連下令出城追擊都省了。

身為統領數萬大軍的戰帥,他很愛惜將士們的生命。

眼看敵軍精銳部分已經被格殺,再去屠殺那些聽命於人的士兵也冇有太大意義。

就這樣,三大軍團的士兵四散而逃,潰不成軍。

唯獨南宮世家的眾人,被秦起的手下針對,幾乎無一人漏網。

做完這些,秦起親自帶人,在血骷髏大山的陪同下,直接趕奔南宮世家秘密大本營。

又是一場血腥的屠戮自是不必多說。

至此,響徹東大陸的四大家族之一,被除名!

不過,一直對漠南郡虎視眈眈的蒼狼帝國,夜歡卻是冇有任何的留手。

他一聲令下,整個軍團長驅直下,一直殺到其帝國都城,把皇室的成員挨個拎出來放血。

期間也發現了不少身懷魔種之人。

夜戰天和夜劍南一路跟隨,卻也感慨萬千。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一直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卻是被自己這個侄兒輕而易舉地就做到了。

經此一戰,蒼狼帝國最頂尖級的力量被抹除。

若不是大夏國並無心盲目擴充領地,這蒼狼帝國就將成為其殖民地。

銀月帝國和烏拉帝國那便同樣如此,夜歡令秦起和骷髏大山帶人出麵,把玄聖階以上的軍中成員儘數格殺。

最後留下的爛攤子便交給天行雲處理。

短短的幾日時間,夜歡便徹底把大夏國的三大外患儘數除去。

本身已經做好了王國準備的唐校由,忍不住朝其行了一個跪拜之禮。

唐天武遠遠地看著這一幕,心中更是五味雜陳。

捫心自問,這一戰若不是有夜歡出手,大夏國危矣!

就這樣,一直埋在心裡的一顆暗刺,終於被夜歡拔掉。

至少,短時間內,他不必再對祖父和三叔的安危擔憂。

大戰結束之後,姬如霜和慕容雪也聞訊趕來,仔細追問下,夜歡才得知,二女本來是回慕容家拜訪其母親江氏的。

後來天道閣的神秘強者趕到,表示血魂殿的人最近可能要對她們不利,以此要挾夜歡。

這纔將她們二人請到了天道閣做客。

夜歡仔細追問其中細節,二女隻說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接待了她們。

而且,還額外收了她們兩個為徒。

聯想到之前沐風所言,夜歡知道,那女子定然就是天道閣的閣主了。

隻不過,他卻是想不明白,這種層次的強者,為什麼要收這二女為徒。

轉念一想,這也算得上是一件大好事,他便不再去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