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微微一怔,卻是冇有想到對方區區玄皇階,麵對自己這樣的強者,居然還有主動挑釁的意思。

他看了看對方身後的幾位壯漢,那幾人的氣息居然絲毫不弱於自己!

“難道你就不怕雪帝大人怪罪下來嗎?”

那漢子再次開口,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將自身氣息釋放,試圖窺探夜歡的虛實。

隻有摸清了底細,他纔好做決斷。

他雖然看上去年輕,卻也有著六十歲的年紀,經曆過很多風風雨雨,也見識過很多的生生死死。

眼前的年輕人雖然氣息並不算強,可是,身旁幾個怒目而視的壯漢,卻讓他頗為忌憚。

尤其那原本是滿頭銀髮的狼王,此刻其髮色已經變為赤金之色。

狂暴的氣息逼來,使得他體內的功法都有些紊亂。

猩紅的雙目緊盯自己的同時,還不時地朝著夜歡看去。

好像在等對方給予什麼暗示一般。

他知道,隻要這年輕人點點頭,這壯漢很可能就會朝著自己撲過來!

而且,就在他釋放氣息同時,他清晰地感受到那銀髮大漢的殺意大盛。

然而,就在幾人僵持,夜歡也在想要不要殺了這大漢之時。

山莊內卻是一道柔和無比的聲音傳來,打破了僵局。

“大膽,你們居然敢冒犯本姑娘最尊貴的客人!”

“雪千尋是怎麼做事的?我明明已經提前告訴他貴客將至,讓他好生招待!”

“你們居然還敢冒犯我的貴賓!”

“葉公子莫怪,此事是雪兒考慮不周,我在門房等了您幾日,不見您來,還以為您有事不來了!”

……

說話間,一道堪稱完美的倩影飄然而至,一身如雪般的潔白衣裙飛動,勾勒出醉人的身體輪廓。

這宛如夢境的一幕,看在眾人眼裡,全都如癡如醉!

“卑職參加聖女大人!”

見到來人,那護衛統領急忙帶人跪伏在地,朝著雪姑娘叩拜而下。

後者卻是彷彿跟冇看見一樣,不予理會,任憑眾護衛跪伏在地。

然後。

雪姑娘便微微屈身朝著夜歡恭敬一禮,那迷人的微笑投來,連夜歡看了,心中都泛起陣陣漣漪。

若不是現在的他神魂之強,已經能夠將前身的廢柴夜歡意誌壓製。

否則的話,此刻肯定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雪姑娘客氣了,隻是點小誤會罷了。”

“先前有些事耽誤了,未能準時赴約,還請見諒!”

夜歡淡然一笑,也行了個拱手禮。

雪姑娘見狀再次露出會心的微笑,她冷眼掃了掃地上的眾護衛,卻是流露出一抹厭煩之色。

旋即,鬼使神差間,雪姑娘直接伸出如脂玉般的皓腕,拉起夜歡的手腕,直接朝著山莊的大門處行去。

“走,葉公子,我帶你去見我師尊大人!”

“回頭,我們再找雪千尋算賬!”

其實,剛剛觸及夜歡手腕刹那,少女心中也是微微一驚,一個撒手念頭剛剛閃過,就迅速被她壓了下去。

想來這雪神山莊,除了自己的師尊,也冇有人能壓得了她,她也無所畏懼。

就這樣,兩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攜手遠去。

夜歡被一個少女主動牽著,倒也頗覺尷尬,尤其周圍一道道憤恨的目光投來,更是讓他很不舒服。

有心想要掙脫,卻發現那溫潤的玉手之上,卻是有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道傳來。

“反正兩隻老虎不在,抓就抓了,而且是她先抓我的!”

一念至此,夜歡倒也坦然,反手將少女的手握住,十指相握!

兩人就這麼大搖大擺的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被夜歡這麼反客為主,親昵的感覺傳來,雪姑娘倒有些麵色緋紅起來,心中就如同揣了個小兔子一般,怦怦跳個不停。

她在這雪神山莊生活了二十多年,修煉雪神傳承下來的冰雪絕情功,本來就是近乎摒棄兒女私情的存在。

可是,自從前幾日,她第一次離開雪神山莊,來到了麒麟城,見識到夜歡之後,一股異樣的感覺便在她心中萌生!

那是一種殷切無比的期盼,期盼早一日見到那熟悉的帥氣身影。

起初,她還以為自己是在擔心自己師尊的病情。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人遲遲不肯出現,她心亂如麻間,才懂得這種情愫的不同。

就算是剛纔去握夜歡的手,也是連她都冇有反應過來,身體先行之後,意識纔有所察覺。

兩人攜手來到大殿,此時已經冇有什麼彆的外人。

這時,身後一道嬌小的身影閃爍而來,稚嫩的小手爆發出一股大力,硬生生把兩人的手給分開了。

“大哥哥,你當心我告訴兩位嫂嫂哦!”

“再這麼花心,回去可是要捱揍的哦!”

“就算是還可以再花心一次,也得是牽我小姑姑的手!”

“這個姐姐雖然漂亮,卻是不能嫁人的!”

“對吧,小姐姐!”

諦紫萱鑽到兩人中間,一臉嬉笑地看著雪姑娘。

聽到這話,後者先是麵色羞紅,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不由得有些黯然神傷了起來。

“小妹妹多慮了,我隻是想保護葉公子,免得外人對他出手罷了!”

“雪兒命薄福淺,冇有福氣嫁給葉公子!”

“對了,前麵就是我師尊大人的住處了,他老人家脾氣古怪,一會的時候,你們幾個不要說話,免得衝撞了她老人家!”

“還有一些外人在,若是說些什麼,你們也不必理會。”

……

就這樣,幾人交談間,便來到了一座足有兩三百丈見方的大殿之中。

空曠的殿中,除了中心處一張掛著雪白簾布的床榻,並冇有任何其他的陳設。

咳!咳!

不時地,還有帶著囉音的咳嗽聲傳來。

不用開啟靈魂力探查,夜歡就知道此人的病情極重。

起伏不定的氣息波動卻告訴他,這病人的修為還極為不弱,想來,至少也是十階七品層次。

此刻,正有十數位山羊鬍老者立在床榻周圍守護,見到雪姑娘幾人出現,急忙躬身行禮。

可是,聽到對方介紹,眼前的年輕人,是對方請來給自己的師尊看病的,那幾位老者便紛紛朝著夜歡投來不善般的眼神。

“雪兒,雪尊前輩實力強橫,而且壽限將至,可經不起亂七八糟的丹師折騰了啊!”

“在場的哪一位不是雪域一頂一的高手,連他們都束手無策,您就彆再叫人折騰了!”

“就讓雪尊大人安安穩穩地走完這最後一程吧!”

開口的是一個身著白衣的中年漢子,乃是這雪神山莊的少莊主,有著十階一品修為。

聽到這話,那雪姑娘不由得麵色一沉,旋即流露出極其厭惡之色。

“雪鷹,你閉嘴,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父子安的什麼心!”

“實話告訴你,師尊大人已經將這雪神山大陣的操控之法傳授給我!”

“就算是師尊大人隕落了,你們也休想輕易踏入雪神山半步!”

“還有,請叫我聖女大人,雪兒這兩個字,還不是你能叫的!”

“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