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那火種透體而過,在距離丹田不遠的一根主玄脈處停下。

然後,夜歡意念催動,一股強橫的空間之力湧入,強行將那主玄脈破開。

使其與那包裹火種的小空間貫通!

“雪姑娘,服下這枚七品塑身丹,然後調用你掌握的空間之力,去開辟這火種周圍的空間!”

一邊說著,夜歡直接將一枚丹藥塞進少女嘴裡。

接下來,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一片不弱於本來丹田大小的空間被構建完成!

“咦!居然真的成功了!”

“想不到,這世上真的有人族,能掌握空間屬性的靈力!”

“你的手法好嫻熟啊,之前也幫人開辟過這樣的空間嗎?”

少女忍不住誇讚道。

“冇有,你是第一個,我隻是覺得理論上可行!”夜歡直言不諱。

少女:“……”

接下來的時間,夜歡又簡單地對少女體內的玄脈做了一定的橋接改動,額外把運行的功法也改善了一番之後。

他這才長舒了一口氣停了下來。

少女見到對方一臉真認的樣子,不由得心中又是一股莫名的思緒湧動。

“你認真做事的樣子……可真帥!”

雪姑娘細若蚊蠅的聲音響起,說完又忍不住朱唇輕咬,心中暗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要知道平日裡修煉冰雪絕情功的她,見到陌生的男子,本能地都會產生一些厭惡的情緒。

現在則完全不同,兩人對麵而坐,氣息吞吐可聞,她居然不由得有些芳心暗動起來。

殊不知,夜歡這火種打入體內,絕情功原本那壓製情緒的功能直接被除去。

橋接的玄脈和改善後的功法,更是無異於常人。

之前冰屬性靈力以傷及內臟的防守,打壓個人七情六慾的情況便不存在了。

那雪尊者之所以變現的性格怪異,時而狠辣,時而又母性大發,就是受這功法的影響。

但是,經過夜歡這麼一改之後,不僅不會再傷及內臟。

而且,也並不影響她催動冰屬性靈力,操控這雪神山的大陣。

……

少女見到夜歡麵對自己的示好泰然自若,眼神中並冇有任何的非分的感情流露,心中不由對其再生幾分好感。

她知道,這要是換成任何一個彆的男人,此刻肯定就拜倒在她的雪裙之下了。

“雪姑娘,先試驗一下改善後的功法吧,就按我剛纔共享給你的路線運行!”

“整體強橫度並不弱於從前,淬鍊而來的冰屬性靈力也不會有絲毫的減弱!”

“還有,這枚七品五紋金髓丹丹寵,是我感謝你那些饋贈的,你好生餵養,定期取些丹液服用!”

“日後,對你的修為提升,定然有著非常不弱的幫助!”

夜歡見對方有些魂不守舍,便開口提醒。

說話的同時,還取出一枚嬰兒頭顱大小的丹寵,遞了過去。

聽到這話,少女不由得的麵露驚愕之色,起初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直到對方掏出一枚毛茸茸的丹寵精靈,感受到沁人心脾的丹香,她才知道這是真的!

七品五紋層次的金髓丹丹寵,這要是放在麒麟聖城,價格她都不敢估量。

在她看來就這一枚丹寵,價值已經遠遠超出自己的那枚儲物戒指了。

可是,當她的意力再次集中到體內的功法上時。

她不由得又有些愣住了,這夜歡給她的驚喜可謂一個接一個,幾乎讓她精神恍惚,渾渾噩噩。

這功法之強橫,簡直比之前的雪神傳承更為玄奧。

能夠改善她人功法,橋接玄脈的能力,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就在少女打算出言感謝之際,夜歡淡然的聲音再起,卻是使得雪姑娘直接驚愕到失神!

“雪兒,我可以告訴你,你的弟弟如今身在何處,可是,你得保證自己不會太失態,免得被你的師尊發現!”

“以後有機會的話,你最好直接帶著你的弟弟,遠走高飛!”

“不再受這雪神山聖女的束縛!”

此言一出,雪姑娘美眸圓瞪,嘴巴接連張了數下,卻是冇能發出任何的聲音來。

直到過了數息時間,她強行調用功法,將體內起伏的氣血壓下。

“夜…夜公子,你說的是真的嗎?”

“你怎麼會知道我弟弟的下落?你不會是故意騙我的吧?”

“求求你一定告訴我,我這功法是可以刻意壓製自身的情緒的,師尊一定不會發現的!”

“不信你看!”

說著,少女直接調用起功法,在冰屬性靈力的輔助下,其周身原本激動無比的情緒,瞬間變得緩和起來。

根本看不出內心的波瀾!

夜歡微微點點,伸手掏出數枚七品斂息丹交給對方,這才又道:

“這是幾枚斂息丹,如果以後見到你的弟弟,情緒無法壓製,就服下一枚!”

“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你的弟弟,就是剛纔那個叫做小順子的人!”

此言一出,少女不由得眉頭緊鎖,流露出怪異之色。

“不可能,決計不可能!”

“我弟弟小時候從石階上栽下來,額頭上磕了一個很大的傷疤,足有一指多長!”

“而且,口音也不對,我和弟弟是拉瓦帝國的人,語言跟這邊完全迥異!”

“他來雪神山莊的時候,也不過六七歲,完全冇有拉瓦帝國的口音!”

“絕對不可能,你一定是認錯了!”

聽到這話,夜歡卻是淡然一笑,再次開口。

“本來,我覺得他是你弟弟的可能隻有七成左右,可是,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覺得有九成以上的把握了!”

“為什麼?快說說!”雪姑娘聞言一驚,忍不住上前一步,一把就將夜歡的手抓在手裡。

夜歡有些不自然地將手抽回來,一邊頗深著下巴,一邊思索著。

“首先,你師尊跟你提起你弟弟的時候,有數次不由自主地催動靈魂之力,透過那大殿的靈陣,去探查那小順子的所在!”

“這舉動不免讓我產生了懷疑!”

“其次,我仔細觀察過你們兩個人的身體構造……”

說到這裡,夜歡不由得頓了頓,遞過一個歉意的眼神。

“當然,你不要誤會,我不是有意冒犯,隻是想確認心中的猜測!”

“冇事,我不介意!”少女細若蚊蠅的聲音響起,麵色已經羞紅欲滴。

咳!咳!

夜歡有些尷尬地清了清嗓子,又道。

“通過我的觀察發現,你們兩人身上有多處共同點,首先就是雙腳腳趾的不同,你們的小腳趾明顯要比第四根腳趾長!”

“小腳趾的指甲也以兩半的形態生長!”

“體內的支玄脈延伸到肺部的地方,比正常人多出了數條,想來,你們這一族的人,應該閉氣的能力極強!”

“腿部的玄脈也有所不同,這種玄脈的人,正常來說,還會擅長奔跑!”

“還有,最關鍵的額頭處,你看他右側的額頭,那裡幾根最小的支玄脈,明顯有斷裂的痕跡。”

“疤痕應該是被人用丹藥之類的東西修複過!”

“至於語言,便更簡單了,修為達到神玄境中期之後,是可以通過靈魂灌頂的方式,強行賦予對方掌握新的語言能力的!”

“隻要稍減訓練上一年半載,完全不會被察覺!”

“而且,小孩子掌握新語言的速度要比成人快許多!”

……

夜歡言簡意賅地將自己觀察到的一些不同之處講述一遍,許多細節方麵,少女還親自過問。

這雪姑娘也是初步掌握雪神之力的聖女,靈魂力探查方麵絲毫不弱於夜歡。

隻是,對方靈魂力能夠滲透進空間之力中,卻是她冇有的能力。

當下,在夜歡的指引下,雪姑娘直接就悄悄地在大陣上打開一個口子,仔仔細細地探查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