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夜歡的身上。

夜歡也早就期待多時,內心深處也已經盤算多時!

就在眾人擊打這寒鐵樹的時候,他動用靈魂窺視技能,已經窺探出這靈果落下的玄機所在。

每一顆靈果都有一條隱形的脈絡,順著樹乾一直延伸到根係,被一條條的靈絲束縛。

隻要力量足夠強大,達到能將這脈絡震到靈絲崩斷的地步,樹冠之上的靈果就會掉落。

足有近兩丈粗的巨型樹乾前。

夜歡赤手空拳而立,內心深處,八荒煉氣訣已經被催動到極致,浩瀚的金屬性靈力如同怒濤一般奔湧。

緊接著。

夜歡雙腿發力,身形在空中一陣陣飛掠。

上下翻飛間,接二連三的有腿法踢落,著力處居然是周圍的虛空。

每一次踢腿落下,著力處的虛空都是泛起一陣陣清晰的空間漣漪。

然後,他的身形便能藉助這股勁力,迅速加速,達到一個堪稱恐怖的速度。

眾人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全都驚叫連連!

“握草什麼情況,這傢夥不過玄尊後期修為,居然能夠借用虛空的中空間之力。”

“就算是腳踏虛空也得是玄聖階纔能有的能力,如此大規模的借力,應該是玄帝階,甚至是玄天帝階才能做到的吧?”

“你們看,這傢夥的身法越來越快,踢腿落下的勁力也越來越恐怖了!”

“他哪來這麼多的靈力?這小子真的是一個血脈卑賤的人族嗎?”

……

就在眾海妖議論紛紛之際,夜歡的身法終於被加速到一種近乎恐怖的地步。

終於!

唰!

那瘦削的身形,如同一道閃電一般,疾速出現在半空中的樹乾旁!

然後,體內浩瀚的靈力奔湧而出,儘數朝著右腿灌注而去!

清冷的聲音響起,裹挾著義無反顧的殺伐之氣。

“武神強踢!”

轟隆!

一腿落下,猶如鋼鞭一般。

源自上古時期的高深武技,被夜歡催動到極致。

就連不遠處這武技原本的主人秦起見到,都忍不住流露出驚愕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老大居然將亂抽風錘法的疊力法門,運用到了武神強踢之上!”

“這是何等恐怖的天賦,這武技我用了數千年,卻是冇能參悟出這樣的法門!”

“這一擊之威,就算是尋常的十階一品神獸中了,也毫無生還的可能!”

“不對,這裡麵還有暗刃碎心拳,暗勁的技巧!”

“老天爺啊,老大這是想踢斷寒鐵樹的節奏嗎?”

“這樣的一擊,應該已經超出他肉身的承受力了吧?”

果然。

正如秦起所猜想的那樣,這一擊夜歡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手段。

他盤算了近一個時辰,纔想出這樣的絕招。

隻不過,秦起冇有猜到的是,夜歡提前就坐了準備,提前把空間之力加固在了右腿之上,用龍玄護盾同時卸力。

隻是,那反震之力異常恐怖,龍玄護盾剛一招出,就被直接擊潰!

鑽心的劇痛襲來,就如同腿被踢斷了一般。

修煉鍛體術以來,夜歡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外傷劇痛!

想來,若不是有著龍玄護盾,外加近乎變態的鍛體術,他的腿肯定已經斷為數截了!

隨著一擊落下,強大暗刃勁力瞬間透過樹乾,頃刻間就將外層的秘境靈絲斬斷。

堅硬如隕鐵的樹乾之上,登時就浮現出一個拳頭深的凹陷。

千萬彆小看這小小的凹陷,那可是生長了數萬年的寒鐵玄靈果實,早已達到洪荒品,異常之堅韌!

要知道之前所有人的攻擊,根本冇能在巨樹之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嗡!

一股異常狂暴的空間波動泛起,伴隨著整顆大樹都是一陣劇烈的搖晃。

引得與之相連的巨型深海寒鐵塊也是一陣急劇的抖動,廣場之上的所有人都感覺地動山搖!

再看那樹冠之上。

嘩啦啦!

密集的靈果落下,如同大雨傾盆!

海麵之上儘是數不清的水花,好似成熟許久的棗樹,被人猛地打了一杆子!

詭異的一幕出現,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不敢吱聲!

足足過了好一會,夜歡調用靈魂之力,將所有的果子儘是收攏在一起。

細數之下,這才發現,數量足有五千餘顆!

這一腿,居然踢落了差不多四成左右的果子!

千手飛劍和滄翼兩位副閣主相互對視,全都麵露驚愕之色。

這些果子他們本來是打算分給閣中的諸多長老一部分,然後拿到聖域去換取一些天才地寶的。

要知道,閣中的長老們,可都是玄天帝七品以上的高手,吸收個百八十顆果子,根本不起作用。

正常情況下,冇人都是數百枚以上起分的。

被葉歡這麼一搞,哪還夠分?

然而,當這個念頭閃過之後,他們兩便同時麵露驚異之色,迅速飛掠到夜歡麵前。

“夜歡,有冇有興趣加入海神閣?我願意保舉你為五星信徒,將你收入座下!”

“隻要你跟我一起信奉尼普頓大人,東閣的一切資源都會向你傾斜!”

“夜歡,彆聽他的,加入我西閣,信奉波塞冬大人吧,西閣的資源任你挑選!”

“我保舉你成七星信徒,可以直接在第七層海神塔修煉!”

“七星就七星,隻要西閣能給到的條件,我東閣也全都能給!”

……

兩位副閣主你一言我一語,開始爭相拉攏起夜歡來!

圍觀的眾海妖,本來就處在驚愕之中,見到這一幕,更是震驚到不能自已!

“握草,什麼情況?這夜歡到底做了什麼?他居然轟落了五千多顆靈果,這怎麼可能?”

“就算他力量非常不弱,也不過比龍王鯨族的皇子強上一些罷了!”

“根本不可能,超過對方百倍還多吧?”

“這小子到底掌握了什麼詭異的手段,纔打下這麼多果子的!”

“還有,那兩位副閣主,居然直接給他開到了七星信徒的條件!”

“這樣的高度,我們尋常海妖,一輩子也無法企及啊!”

“一個血脈卑微的人族,居然還冇有闖塔,就被授予了這種殊榮,找誰說理去!”

……

然而。

麵對這二人的要求,拉克西的話卻是再次浮現夜歡的腦海。

他果斷的選擇了拒絕!

“對不起二位,我現在還不知道這兩位海神具體的情況,所以暫時不打算選擇信奉任何一方!”

聽到這話,這二人也相繼點頭,似乎還算是滿意。

就這樣,眾人稍稍平靜之後,第三階段的測試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