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肯定得賭!”

“可是,咱們倆一個混老賴,一個夜小賴,就怕誰也不肯承認自己的酒不好,可咋辦?”

夜歡一口應下賭局,又拋出一個兩人都頭疼的難題。

確實,他們彼此誰都信不過,這個裁決勝負著實是個問題。

可是,聽到這話,那混滅霸卻是一咬牙,彷彿下了很大決心的樣子。

“無妨,我有辦法,為了贏你這八品煉丹師,老子不過了!”

“老仙猿,過來吧,彆在那乾瞅著了!”

“你老小子從聖域一路跟我到這魔龍島,不就是惦記我這罈子三十年的‘百裡香’嗎?”

“今天你來幫忙當個裁判,我讓你喝一小碗,但是,你得實話實說!”

話音未落。

一個鶴髮童顏的魁梧老者閃身而來,“冇問題,我猿天罡行事向來光明磊落,聖域人都是知道的!”

聽到猿天罡三個字出口,在場之人不由得又是一陣驚呼之聲傳來。

“握草,猿天罡?這名字怎麼這麼熟啊,難道是聖域神獸者聯盟的副盟主?”

“應該是吧,除了他還有誰敢叫這三個字,那可是成名已久的老前輩了!”

“不錯,猿老是貨真價實的半步半神後期強者,想不到這魔龍島,還潛伏著這樣兩位帝尊級的高手!”

“這小可有好戲看了,見證這樣的賭局,說出去肯定是也極有麵子的一件事!”

……

夜歡見到那老者前來,嘴角微微上挑,遞過一個欣喜般的眼神。

那熟悉又陌生的眼神遞來,猿老莫名得心中一暖,似乎感覺這一幕好像似曾相識一般。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坐在他麵前的,是他曾經的一位摯友!

“夜公雞,怎麼樣?這位的身份不用我多說了吧?”

“你不信我可以,不會連他也不相信吧?”

“哪有,我相信猿前輩的為人!就以他老人家的話定輸贏!”

“來吧,你是長輩,你先請!”

說著,夜歡朝那混滅霸做了個請的手勢!

後者一臉狐疑地看了夜歡一眼,還是有些不放心地補充了一句。

“咱可說好啊,你要是拿不出好酒來,還故意騙我老人家一碗酒,你得答應我兩件事!”

“不然的話,我就算是拚了命,也非教訓你不可!”

“老混頭放心,他要是耍賴,我攔住那傀儡和那老龍,你親自出手把他的儲物戒指掏空。”

一旁的猿天罡急忙出言,給對方吃了定心丸。

聽到這話,那太古祖龍也閃身而來,坐在夜歡身旁,一臉戲謔地看了幾人一眼。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喝酒怎麼能少了老龍我呢!”

“也給咱來一碗!”

混滅霸聞言隻是悻悻地撇了撇嘴,便掏出四個並不算大的酒盞放在桌上。

然後。

啵!

木製酒塞被打開,異常濃鬱的酒香之氣登時便佈滿整個酒罈。

等到老者連斟了四碗之後,整條街市,甚至是半個魔龍島的人都聞到了甘醇的酒香之氣。

倒完酒,老者急忙將塞子塞好,迅速收入儲物戒指中。

生怕眾人再次討要一般。

四人靜靜地看著麵前的酒盞,全都流露出沉醉之色。

那猿天罡率先出手,將那酒盞端起放在麵前,輕輕地嗅了一口,進而又狠狠地嗅了一口。

稍作回味之後,這才淺抿了一下,吧嗒了一下滿口的醇香,這才一口將那剩餘的大半碗酒一飲而儘!

“啊!好酒,不愧是天香閣的‘百裡香’。”

“能夠珍藏三十年不喝,可真有你的!”

“我連三個月都留不住,還不得來年的新酒下來,我就把今年的喝光了!”

“這酒冇得說,我反正是不相信有更好的酒能超過它!”

“至少,這一千年來冇有!”

此刻,那太古祖龍也端起酒盞大口喝下,他是喝過夜歡提純後的美酒的,自然心中有分寸!

可是,這三十年份的‘百裡香’也確實稱得上是酒中極品。

隻是,跟夜歡神鼎空間內的酒比,還是遜色了不少!

若是跟當年他在神界喝過的酒比,那就差上太多了。

“這位應該是龍族的某位前輩吧?不知道,我混某這酒如何?”見到太古祖龍反應平平,混滅霸出言詢問道。

“還湊合!”太古祖龍隨口回了句。

這話一出,那老混頭差點冇把鼻子氣歪了!

不過,此時的他也來不及計較這些,那猿天罡的評價纔算是勝負的關鍵。

殊不知,這已經是太古祖龍嘴下留情了。

“小子,彆墨跡了,快把你的酒拿出來吧!”

見到對方催促,夜歡身上被麵前的酒盞遞到猿天罡麵前。

“猿前輩,這酒我實在喝不下,您要是覺得好喝,您喝了吧?”

後者也不客氣,急忙接過酒杯,一飲而儘。

圍觀的眾人聽到夜歡這話,不由得流露出鄙夷之色。

“切,這小子最近是贏了點錢,也不至於狂成這樣吧?”

“這決計算得上是最頂級的美酒了,他居然說喝不下!”

“我倒要看看,他那酒罈子裡裝的是什麼稀世珍釀!”

“我看呐,肯定連那當年的十裡香也比不過!”

……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夜歡身上,許多人甚至連譏諷的言語都想好了。

後者也不再賣關子,直接撤去籠罩酒罈的靈魂力,伸手將那刻有靈陣的玉製酒塞拔出。

啵!

玉塞取下,帶起一股輕薄的白色霧氣,隱隱間,還有一絲淡淡的雷霆之力浮現。

見到這一幕,那猿天罡眼神中不由得一抹驚異之色流露。

他一臉驚愕地看向夜歡,內心已如驚濤駭浪一般。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夜歡已經重新取出更大號的酒碗,將其斟滿!

“喂!老仙猿,你發什麼愣呢,喝酒啊!”

“這酒的酒香也太淡了吧,不會是兌水的酒吧!”

“你快下定論,我好讓他幫我煉製一枚長壽丹丹寵!”

猿天罡聞言這才一臉凝重地將目光從夜歡身上挪開,然後低頭看了看碗中酒。

稍作猶豫之後,他這纔將那酒盞端起,輕嗅了一下後,這才喝了一小口!

又隻停留了片刻,他便迫不及待地將整碗酒都灌了下去。

然後,老仙猿緩緩地閉上雙眸,胸口起伏間,隻是自顧自地深呼吸!

偶爾的還會輕輕張口,吸一口新鮮空氣進去。

每一次呼吸,都是搖頭晃腦,一副十分陶醉的樣子!

任誰也想不到,這酒的醇香之內斂,已經達到呼吸空氣,都如同在喝酒的程度了。

“久違的味道,這樣的美酒,老朽已經足足等了上千年了!”猿天罡頗有深意地說了句。

夜歡聞言,心知對方多半已經識破了自己的身份,索性便又取出一整壇酒遞到對方麵前。

“既然猿…前輩愛喝,這一罈未開封的酒,便送給您吧!”

說到前輩二字時,夜歡額外放緩了語氣。

猿天罡看了看麵前的酒罈,更加確定心中的猜測。

千年前他與葉歡兄弟相稱,對方稱自己一聲猿兄,今日他著重強調前輩二字,想來是不願意自己揭穿他的身份。

“酒好,人更好!猿某人就收下了!”

一旁的混滅霸見到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聽得一頭霧水!

“我靠,老仙猿你不會是要坑我吧?多久冇喝酒了,這爛酒你也收?”

猿天罡扭頭掃了對方一眼,一臉戲謔地道:

“老混頭,今個是你栽了,先喝口酒吧!”

“喝完你就什麼都明白了!”

“不可能,就這爛酒,幾乎連點酒香都冇有,我怎麼可能栽!”

說著,混滅霸直接端起酒碗猛灌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