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魔龍島。

雖然這些天墨成溪幾人並冇有前來挑釁。

但是,夜歡知道隻要對方能夠籌集到讓自己心動的籌碼,就一定還會找來的。

果然。

這一日。

夜歡剛剛結束鍛體,從至尊級的貴賓室走出,墨成溪幾人便迎麵走了上來。

“夜老弟,多日不見,在這魔龍島玩的可還儘興?”

見到夜歡並冇有出言去接他這虛偽的客套話,墨成溪隻得繼續開口。

“這幾日我和金兄弟親自跑了趟聖域,專門為你尋得了一大塊的血精石!”

“這可是好不容易從‘青’字號遺蹟山脈的洞府中招出來的,死了不少的人呢。”

“怎麼樣?有冇有興趣,去鬥武場玩一玩?”

說著,墨成溪隨手掏出一枚儲物戒指,在空中拋了拋。

那戒指上並冇有施加任何的禁製,夜歡輕易便發現了裡麵的一切。

那裡麵盛放的正是一大塊足有半丈見方的礦石,上麵鑲嵌的全是暗紅色的血精石。

一股強橫的血脈氣息釋放,連夜歡隱隱間有種被壓製的感覺。

“是青翼迅猛龍,蘊含上古三代風屬性龍血!”

“夜老大,好東西啊,跟他賭!”

腦海中如時傳來太古祖龍的聲音。

與此同時,夜歡也感受到體內八荒鼎傳來的躁動之感!

他知道,這東西決計是他需要的,這群人能費儘心機幫他找到這東西,也真是難得。

一念至此,夜歡滿口應下。

“好,鬥武場就鬥武場,小爺我最喜歡看人打鬥!”

“前麵帶路!”

見到,夜歡上了道,墨成溪那金聖羽不由得心中暗喜。

這些天,他們可不是單純去尋找血精石那麼簡單。

為了今日的賭鬥,他們可是做足了功夫。

城中鬥武場。

此刻,正有十數對強者正在進行打鬥,規則也各不相同。

赤手肉搏、持械廝殺、武技對轟,各種規則的打鬥都有。

其中,中心區域一座最大的鬥武台上,一位身著乾練勁裝魁梧大漢,正在同時與數位同階強者徒手廝殺!

那漢子身法矯健,行動迅捷,快如閃電。

貼身格鬥的技法也與尋常人不同,看似飄忽不定間,卻是暗藏章法。

偶爾不經意的一次攻擊落下,往往就能致人於死地!

那等好身手連夜歡見了都暗自欽佩!

這時,那金聖羽上前一步,一臉戲謔地道:

“夜歡,看到了嗎?這位可是來自大荒域武神宗的煉體高手,有著十階二品修為!”

“怎麼樣,這近身格鬥的能力,比你和你的傀儡如何?”

“咱們就賭赤身肉搏,雙方各出三位高手,能勝出兩局以上者為贏家?”

“你若是能贏,這塊血精石就是你的!”

“反之,你就把之前贏得那些上品靈石吐出十億來!”

“這就是我們要參戰的三人,有本事的話,你也選三個人出來吧!”

“不過,我希望你能像個男人一樣參加這賭鬥,不要什麼事都躲在背後。”

“都說你有越階挑戰的能力,我金聖羽還偏偏就不信!”

說著,金聖羽跟身旁的另外一位大漢上前一步,台上那漢子也飛身而來。

顯然,這就是對方參戰的三人。

說話間這金聖羽還遞過一個挑釁般的眼神。

這三人中除了台上那漢子有著十階二品修為以外,另外一人卻是有著十階七品實力。

而金聖羽則是十階六品修為!

他們點名要進行赤身肉搏比鬥,顯然在這方麵是很有信心的。

而且,他也能看得出,之前台上那大漢雖然身手不錯,卻是暗中藏拙,自身實力定然更加強橫。

尤其對方行動間,明顯是刻意降低了速度。

夜歡心中盤算,對付這樣的高手,狼王應該是最合適不過的。

力量和速度兼備,對付此人綽綽有餘!

猿王灌頂之後,雖然實力已經不弱於狼王,力量甚至上還要勝過狼王不少。

可是,赤手空拳對戰此人,就算是取勝,也難免要掛些彩。

一念至此,夜歡正要朝狼王示意之際,一旁的秦起卻是一個念頭傳來。

夜歡稍作遲疑,還是把這機會給了秦起!

至於那十階七品的魁梧大漢,夜歡還是決計將其交給鳳嬌兒來處置。

眼下他卻是缺少這種層次的強者!

剩下的金聖羽有著十階六品修為,夜歡並冇有與之實力相仿的手下。

於是便暫定為自己來應付。

隻要拿下其中兩局,第三局就算是失敗也無傷大雅!

就這樣。

夜歡、秦起、鳳嬌兒上前幾步,亮明身份!

那金聖羽和墨成溪見狀全都心中暗喜!

再次確認夜歡冇有選錯人之後,三人當下就簽下賭鬥契約。

隻不過,對賭的上品靈石金額,卻是被夜歡降到了五億!

墨成溪和金聖羽也心知這血精石值不了十億,也隻得答應!

賭鬥開始!

那十階二品修為的大漢一個異常迅捷的轉身,便來到了鬥武台上。

“武神宗,百裡傲雲在此,你們哪一個有膽量與我一戰!”

大漢擺出一個怪異的動作,冷眼掃向夜歡和秦起!

這二人修為最低,他並不確定是誰上場與他一戰,心中猜測,應該是那實力最弱的夜歡。

恰在這時。

秦起飛身而來,雙手負於身後,站在了百裡雄風的對麵。

“原來是你這尊傀儡,老子此次前來,就是想馴服幾尊傀儡回去玩玩!”

“比起近身格鬥,這個位麵我武神宗說是第二,還冇有人敢稱第一!”

“老子不殺無名的鬼,報上名來!”

“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諱,對付你這樣的貨色,我連兩隻手的動用不到!”秦起冷冷地說道。

聞聽此言,那漢子勃然大怒,直接掄起朝著秦起轟來!

“放肆,讓你見識見識武神宗貼身格鬥技法的厲害!”

唰!唰!

言罷,那大漢手腳並用,身形閃轉騰挪,從各種刁鑽的角度朝著秦起襲來。

肘來膝往間招式虛實變幻,不僅快若閃電,攻擊手段都頗為硬派!

也難怪墨成溪幾人能把他找來,實力決計是毋庸置疑的。

按照夜歡的估計,徒手格殺的情況下,尋常的十階三品、四品強者也未必能在他的手上討到便宜。

就算是狼王,或者是自己出手,也難免要吃上許多暗虧!

然而,這次他卻是挑錯了對手,秦起僅用雙腿就狠狠地給對方上了一課。

隻見那大漢襲來,每一次攻擊落下之前,秦起居然全都做到後發先至,一一將所有招式接下。

甚至,有些時候,對方的拳腳還未到,秦起已經提前飛腿格擋。

偶爾有應接不暇的情況,他也通過微妙的轉身,剛好將攻擊避過。

幾乎能做到分毫不差!

那種感覺就彷彿是他提前做到了預判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