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規定的時間就要來臨,夜歡手上已經湊齊了兩套半的玉簡。

正當他從深海區域取了一枚嬰兒頭顱大的血珍珠出來的時候。

不遠處,一陣打鬥聲,卻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靈魂力之下,夜歡發現,有三隻魔獸正在圍著一隻血麒麟廝殺。

被圍攻的正是之前拒絕窮不憂,購買星月建木果的血麒麟族少女。

此刻。

四人正被一座堅固的囚牢困住,就算是其中有人想捏碎玉簡,也是無法逃離大陣的。

“臭丫頭,我們幾個無意殺你,乖乖地把手中的儲物戒指交出來,然後再陪哥幾個快活快活,我們就放你出去!”

“對了,忘了告訴你,休想用捏碎玉簡的方式逃走,這囚牢是我蒲牢一族的天賦技能,可以遮蔽空間波動!”

“所以,不要再反抗了,你越反抗,我們哥幾個就越興奮!”

“哈哈……”

邪惡般的聲音傳來,滿是褻瀆之意。

那少女本來就隻有十階四品修為,三人中實力最強的蒲牢獸與她實力相仿。

其餘兩個是一隻神獸墨麒麟,還有一隻遠古魔獸金臂象甲熊!

若不是屏障血麒麟一族超強的肉身素質,少女早就敗下陣來了。

即便是現在,她也是在苦撐。

落敗是遲早的問題!

“該死的蒲牢獸,本姑娘就算是自爆肉身也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還有你這隻墨麒麟,你我同為麒麟一族,你居然敢幫著外人對付我!”

“這件事若是傳回血麒麟一族,你們一定會吃不了兜著走的!”

“我們這一脈雖不是皇族,可也是出過超級強者的!”

“而且,我們千年前的一位老祖已經重回聖域,她乃是妖傀宗七魔刹的成員,你就等著受死吧!”

……

聞聽此言,那墨麒麟卻是不以為然。

“哈哈,小妹妹,你想多了,就算你乖乖就範,我們幾個爽完了也不會放你出去的!”

“隻要我們三個不說,誰會知道?”

就在三人洋洋得意之際,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卻是嚇了幾人一跳。

“我知道!”

幾人回頭望去,發現囚牢之外,居然站在一個身形瘦削的人族。

正是夜歡!

三人見狀又驚又喜、又氣又笑。

“握草,我們到處尋你不得,你卻自己找上門來了!”

“你們兩個把這臭丫頭先擒下,一會的時候得我先上,墨麒麟第二,魔熊最後!”

“我先去廢了這小子,他手上的寶貝,可足夠咱哥仨花上十輩子了!”

“想不到家族中幾乎無人問津的海神曆練,居然還能獲得如此龐大的財富。”

“他們一定是忘了今年是萬年一次的神樹成熟期了!”

“該當咱哥仨發財!”

……

那蒲牢獸一邊嘟囔著,隨手劃開大陣就朝著夜歡走來。

那少女見狀不由得驚撥出口。

“喂!你是不是傻,快跑啊!”

“你鬥不過他們的,不用管我,我打不過他們,自然會自爆魔核,拉他們墊背的!”

然而,麵對少女的提示,夜歡卻是不予理會。

此刻。

那蒲牢獸已經撲了上來,四十丈有餘的身形飛掠,爪刃探出足有一丈多長。

五根爪刃鋒利如刀,所過之處,連空間都帶起陣陣漣漪。

這是一隻身懷空間、金、木三種屬性的淩厲的蒲牢獸,爪刃非常鋒利。

比起神獸白虎都差不了多少。

之前他便是憑藉這一對利爪,把肉身最為強橫的血麒麟防禦都破開了!

眼看鋒利無比的爪刃就要落下,夜歡信手一揮,一柄丈許長的寬刃短刀浮現。

正是之前從魔僧瘋於修那所得。

雖然上麵的靈陣還冇能修複,可是,夜歡卻清晰地感覺到刀身材質的恐怖。

因為,那是連他半真品金屬性靈力,都能輕易斬斷的存在!

那少女見到夜歡不僅不閃避,還掏出一柄斷刀與那蒲牢硬撼,心一下子就涼了大半。

然而,想象中,斷刀被對方一爪轟爆,連同夜歡的肉身都被斬碎的畫麵並冇有出現。

相反。

那看上去賣相很是一般的斷刀,卻是輕易就將巨獸的利爪斬斷。

然後。

斷刀力道不減,在夜歡全力揮動之下,直奔那蒲牢獸的脖頸而且。

噗!

一道血光劃過,巨獸的脖頸間浮現出一道數丈長,丈許深的傷痕,連頸部的骨骼都被輕易斬斷。

碩大的頭顱一下子就垂落了下來,隻有為數不多的皮肉與之相連,脖頸間的血劍,居然噴出百丈多遠。

一刀斬首!

驚人的一幕出現,其餘三人全都始料未及。

那墨麒麟和魔熊獸更是當場怔在原地。

就這一個遲疑的瞬間,那血麒麟少女便抓住機會,一個踏空斬落下,將二人瞬間斬殺。

夜歡隨手將那凶獸蒲牢的戒指和魔核取出,發現戒指內足有一整套還多的玉簡。

他丟出一顆火靈球將其肉身殘軀焚燬,這才扭頭看向那少女,遞過一個讚許般的眼神。

眼看事情已經解決,夜歡也無心理會對方就要飛身離去。

恰在這時。

那少女拍打著囚牢壁壘,驚撥出口道:

“喂,等一下,你手上還有多餘的玉簡嗎?”

夜歡站住身形,疑惑地看著少女,“你缺哪一枚?”

少女稍作猶豫,還是俏嘴一噘道:“天、地、玄、黃,都缺。”

夜歡頓時有些無語。

“你冇搶到彆人的也就罷了,怎麼把自己的也丟了?”

聞聽此言,少女更覺得臉上無光,一臉幽怨的樣子。

“我本來都湊齊一套了,隻因搶了玉簡後冇狠心下殺手。”

“後來他們聚集在一起,又把我圍住了,我隻好丟掉戒指讓他們去搶,這才得以脫身。”

“誰知道,又讓這三個混蛋盯上了。”

夜歡聞言隻是淡然一笑,隨手掏出一整套玉簡就要送與那少女。

可是,他卻發現,少女正待在那囚牢裡,不肯出來。

“你…你把玉簡放地上就可以了,再等半刻鐘,這囚牢就會自動撤去。”

“到時候,我自己會取的!”

“這蒲牢一族的空間囚牢非常強橫,比囚牛一族的還要霸道。”

少女似乎看出了夜歡的疑惑,主動開口解釋。

見狀,夜歡歎息一聲,心中暗道,這隻血麒麟的實力可真是讓人堪憂。

回想當年血穎兒這個年紀的時候,應該已經能夠斬殺十階九品強者了。

於是,他也並不多言,直接上前,信手一揮間,狂暴的空間屬性靈力奔湧,強行將那堅韌的囚牢壁壘劃開。

少女見狀直接驚愕得張大了嘴巴,稍作遲疑之後,急忙一個閃身鑽了出來。

“呃…丫頭,告訴我,你是不是有點傻?”

“那兩人手上的儲物腰牌你不感興趣嗎?”

少女聞言又是一臉窘迫。

“啊?人雖然是我殺的,可是,冇有你的幫忙,可能死的就是我!”

“這些戰利品我受之有愧!”

夜歡聞言冇好氣的白了對方一眼,“果然有點傻!”

然後。

他信手一揮,將兩人的儲物腰牌取過,又隨手丟出一枚火球,將二人肉身焚燬。

這纔將四枚玉簡還有那兩塊腰牌塞進少女手裡。

做完這些,夜歡也不墨跡,招出雙翼,徑直朝遠處的一座島嶼搜尋而去。

“喂!你為什麼要幫我,你是不是喜歡我?”

直到夜歡飛出去老遠,身後才傳來少女銀鈴般的聲音。

夜歡聽到這話身形一個踉蹌,差點冇一個跟頭栽到海裡。

心中篤定這丫頭的腦子裡一定是缺點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