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夜歡到來,兩位海神對視一眼,波塞冬率先開口。

“夜歡,我二人看你天賦異稟,所有的考驗,你全都滿分通過!”

“因此,我跟師兄都有意將畢生所學傳授與你!”

“一會我二人展露一下各自的修為造詣,你可選擇其中一人,接受傳承!”

夜歡聞言微微點頭,表示同意。

緊接著,兩位海神相互對視一眼,然後兩股意念催動,海神碑前兩大股海水憑空出現。

其中一股呈現出兩百丈有餘龍族形態,另外一股則呈現出同樣龐大的巨型魔鯨形態。

居然是遠古階魔獸深海魔龍和遠古鯤鯨獸!

這些可都是身懷上古血脈的超級巨獸。

隻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後代已經血脈衰變為尋常的海妖。

像這尼普頓的本體深海魔龍,其實跟海龍族就屬於近親家族。

波塞冬的本體遠古鯤鯨獸則跟龍王鯨族的上古龍鯤獸源自一脈。

海域的龍族血脈和魔鯨族都非常多,夜歡也不好猜測,哪一族是他們的後裔。

甚至,這兩位修煉狂人,有冇有給自己留下後代,都尚未可知。

隻見那兩隻巨獸在神碑麵前廝鬥在一起。

相比之下,尼普頓的魔龍行動更加敏捷,力量雖然也凶悍至極。

可是,在那體型足足比他強壯一倍不止的鯤鯨獸,應對起來還是有些力不從心!

反之,那波塞冬控製的鯤鯨獸雖然力量恐怖,卻是不如對方敏捷。

兩人纏鬥間,波塞冬有著有力無處可使的味道。

自己實力明明高過對方,卻是頻頻受到尼普頓龍尾的抽打。

那深海魔龍兩百丈的身形,力量本就超越瞭如今的海龍獸太多。

每一次攻擊落下,都會從鯤鯨獸身上剝離掉大量的海水。

吼!

那鯤鯨獸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聲,胸腔中壓抑的殺伐之意由此可見。

“尼普頓,你個詭計多端的傢夥,像個娘們一樣,數萬年來就冇有一次痛快過!”

“有本事,跟老子正麵硬剛,躲躲閃閃的算什麼英雄好漢!”

“哈哈,師弟,這個問題我們都爭論了五萬多年了,再說這些有什麼意義?”

“你若是敵我不過,就趁早認輸,免得在小輩麵前丟人現眼!”

“該死,若不是我的肉身隕滅,這一大團海水無法施展秘計,否則我定殺你!”

“放P,你喊了一萬多年的秘技,到頭來不也就跟我打了個平手嗎?”

“我贏了你一輩子,你卻是一次都冇能贏我!”

……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對罵著。

夜歡從兩人的交談中也得知,這二人本來是師兄弟,外加發小級的至交好友。

當年的兩大家族,都是海域的超級勢力,彼此間為了爭奪地盤發生過無數的衝突。

後來為了避免兩大家族死傷太過慘重,便決定讓小輩們相互爭奪來解決紛爭。

分彆為少族長的他們便在很小的時候,在比試中結識。

奈何,他們兩個全都天賦驚人,彼此間的實力都在伯仲之間。

隻因那尼普頓比他年長幾歲,早修煉幾年,相互爭鬥,大多數情況是尼普頓占據優勢。

兩人就這樣相互激勵、相互爭鬥長大,實力也各有長短。

後來共同曆練時,在這海域發現了一座準神墓府,共同拜入海神座下。

繼續在這種亦敵亦友的羈絆中成長。

雖然,爭鬥不斷,可是兩人私下裡卻是惺惺相惜。

哪怕是平日裡爭個麵紅耳赤,可是,如果遇到外敵,兩人會毫不猶豫地聯手,共同抗敵。

不過千年時間,兩人就成為了海域霸主級的存在。

放眼整個海域,甚至連五大禁地都無人與這兩兄弟比肩。

就連聖域和大荒域的至高級強者慕名前來挑戰,都被他們一一打敗。

自此之後,海域兩位海神之名,傳遍整個位麵。

許多人都相信,如果兩人能一直保持這種相互激勵的方式發展下去,他們成為準神隻是時間問題。

然而。

事與願違,事情在那老海神的殘魂隕滅前出現了轉機。

說起這海神墓府,是上古時期一個僥倖獲得神位的大能。

神魂隕落前,這位海神留下遺言,誰率先達到準神階,便可繼承他的神位。

並且留下遺言,告誡兩人切磋時都不可動用自己的底牌,不可以命相搏!

奈何,老海神隻不過隕落了一百年,這師兄弟二人便把他的遺訓拋到了九霄雲外。

而且,這老海神留下的唯一神位,兩人都把它當成了畢生奮鬥的目標。

因為有了切實利益的衝突,他二人間的矛盾進一步激化,最終演變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加之,波塞冬自覺實力要高於尼普頓,隻是因為對方投機取巧,自己纔在打鬥時落了下風。

後者每一次占了先機,又頻頻用嘲諷性的言語刺激。

最終導致波塞冬胸腔中的怒火積蓄到了極致。

這團怒火終於在兩人同時達到半神後期巔峰的時候爆發。

後來,因為信徒之間為他們爭奪信徒的事情上發生衝突,事態慢慢升級,最終釀成了慘劇。

話說那一日,兩人因為這瑣事在起衝突,波塞冬如同往常一樣輸了一招半式,全身多處都掛了彩。

如果是尋常時候,打鬥至有一方見了血,便會到此為止。

爭搶的信徒歸屬,也應該歸尼普頓所有。

奈何對方一如既往的出言嘲諷,並且表示,多出這些信徒提供的信仰,他將在百年內踏入準神階。

惱羞成怒的波塞冬終於不再隱忍,動用鯤鯨一族的底牌級秘法,以燃燒上古血脈為代價,將尼普頓重創。

後者燃燒肉身和部分神魂,拚死一戰。

這一戰,兩人足足打了十天十夜,把海域攪了個天翻地覆。

甚至無意中,把海域的兩大禁地都徹底毀掉。

自此之後,原本的五大禁地隻剩下了三個。

大戰結束,兩人肉身全都被毀,隻剩下兩道殘魂。

就在兩人打算燃燒神魂再一決高下時,大荒域的一位準神級大能出言點化,這才平息了兩人的怒火。

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這個位麵還有準神存在,幡然醒悟之時,卻又悔之晚矣。

無奈之下,二人隻得再次回到海神墓府的大陣中苟延殘喘。

就這樣,兩人一邊講述著過往,一邊爭鬥個不休。

最終,兩隻足有兩百丈的巨獸,打到最後之時,已經隻剩下三十丈有餘,還在不依不饒。

見狀,夜歡飛身而起,動用雪神道心的力量,強行將這兩股海水分開。

“兩位前輩,冤冤相報何時了?”

“不如將你們的傳承都贈與我,我日後在外行走,還要與魔族廝殺,定然能將你們的威名傳播至位麵的每一個角落!”

“這樣說不定還能幫你們多吸引一些信徒,祝你們早日有所突破!”

“如今魔族勢力猖獗,若不及時打壓,很可能整個位麵都要淪陷!”

“他們連雪神大人的墓府都覬覦已久,難道你們這海神墓府還能倖免於難?”

“而且,你們的信徒當中,已經出現魔族的奸細,這個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所以,要麼你們就把傳承都傳給我,要麼我扭頭就走!”

“你們兩個做了數萬年的兄弟,不管我選誰,都會讓你們的羈絆變了味道!”

“難道你們不是相互成就,不應該相互感謝嗎?內心深處不是惺惺相惜的嗎?”

“冇有這種彼此間的羈絆,你們認為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嗎?”

……

夜歡動用三寸不爛之舌,句句戳中二人心中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