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祖龍見到是這寶物出現,也忍不住摩拳擦掌起來。

“夜老大,這可是好東西啊,你體內的光明屬性靈力,雖然在我光明聖龍精血扶持下,已經達到了極致二品!”

“可是,這東西卻是能讓你的靈力品質晉級到半真之品!”

“日後若是用這等層次的光明之力沖刷靈魂,早晚有一天,你的靈魂力品質將達到半神級!”

“當然,隨著我修為的提升,你現在的靈魂力品質,也已經能夠媲美尋常的半步半神初期了!”

……

聽到老龍這話,夜歡也是微微點頭,隻要這東西不是太貴,他定然會將其拿下。

隻可惜,來參加這等規模拍賣會的,都是些身份顯赫,見多識廣之人,冇有幾個是棒槌!

果然。

就在那墨菲喊出競價開始的刹那。

價格便從一億上品靈石的起拍價,瞬間喊到了五億上品靈石!

出價者是一位玉麒麟族的俊美女子。

這玉麒麟一族跟其餘的麒麟族不同,他們雖然冇有血麒麟族那樣強橫的肉身力量,卻是有著所有家族都無法比擬的靈魂力品質。

而且,他們一族也是少有身懷光明屬性靈力的存在!

顯然,這東西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眼看五億天價已經將所有人都嚇到,那玉麒麟族的婦人也不由得麵露得意之色。

隻要能得到這光明曜日果,她自身的靈力品質定然能帶來質的飛躍。

雖然她的靈力修為隻有十階八品,可是其靈魂力修為卻是達到了半步半神初期。

日後用這光明之力不斷的沖刷靈魂本源,定能讓她早日踏入半步半神中期。

最關鍵的,這能讓她的靈魂本源品質提升。

此外,她還可以給遇到突破瓶頸的人,用施展靈魂沖刷的方式洗滌靈魂,這樣有助於對方突破。

這是一個賺取大量傭金的方式,每年都會有大量的人前往玉麒麟一族,尋求這樣的幫助。

所以,這五億上品靈石的钜額投資絕對是值得的!

而且,這也幾乎是她目前所有的積蓄。

“夜老大,隻需加價一千萬上品靈石,那玉麒麟便隻能袖手旁觀!”腦海中傳來太古祖龍的提醒。

此刻。

那墨菲也已經開始倒計時。

“五億上品靈石一次。”

“五億上品靈石兩次。”

恰在這時。

“五億一千萬上品靈石!”夜歡淡然的聲音響起,直接將那墨菲的話打斷。

後者聞言大喜,急忙開口。

“這位公子出價五億一千萬上品靈石,不知道玉麒麟族的這位前輩是否再次出價?”

“哼!”那玉麒麟聞言憤恨的哼了一聲,狠狠的颳了對方一眼後便冇有繼續出價。

剛纔那個價格已經是他的底線,如果花費更多的靈石,她便無法回家族交代。

最關鍵的,她手上隻有這麼多靈石,若是一會拍下貨物,卻拿不出足夠多的靈石,那豈不是要當眾出醜?

無奈之下,她也隻得再尋其他的時機!

可是,內心深處,她已經將夜歡記恨在心裡。

其身旁一位神玄境中期的少主,更是騰地站起身來,當著在場人的麵,對著夜歡大放厥詞,要殺要剮的!

那言語中真切的殺意,夜歡可以清晰的感覺到。

他相信,如果不是當著這麼多的人,還有自己身旁的幾位高手。

那傢夥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衝上來,把自己除掉。

隱隱間,他也感覺得到,一顆仇恨的種子,已經在對方心底埋下。

“唉!這就是人中龍鳳的苦楚,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想要出人頭地,占據更多的資源,哪怕是你用自己的靈石去公平競爭,也是要受人記恨的!”

夜歡忍不住心中自喃。

上一世的自己便是如此,隻不過是拒絕了許多家族幫忙煉製丹藥的請求,便引來記恨。

最終爭奪八荒鼎的時候,許多對他保持仇視的人更是群起而攻之。

可是,哪怕是上一世自己吃了這個虧,夜歡也依舊是個撞破南牆不回頭的主。

愛惹事、不怕事,向來都是他的行為準則!

接下來,麵臨那玉麒麟少主挑戰的時候,他便用自己的行動,狠狠地教訓了對方一番!

……

最終。

夜歡以五億一千萬上品靈石的價格成功拿下這光明曜日果。

其實,這個價格已經算是非常高了。

顯然,在聖域這種強者如雲的地方,想撿漏是很難的。

碰運氣的事情,還是地攤更合適。

接下來,又有兩件貨物拿出,也都是洪荒品的藥材。

隻是,比起那曜日果的價值卻是差了許多。

期間,夜歡也曾試圖出價去購買此物。

結果,每一次出價之後,玉麒麟家族的那個小輩都會高調開口,與之競拍。

其中一株用來煉製仙品血蓮返祖丹的洪荒品龍血藤,甚至因為對方的出價,讓夜歡多花了一千多萬上品靈石。

可惜,最終夜歡出價到一億兩千萬上品靈石的時候,那玉麒麟老者急忙開口,阻止了那小輩繼續出價。

不然的話,夜歡真的想把那溢價的龍鬚藤讓給對方。

等到又一株洪荒品九天霜葉草被拿出的時候,那玉麒麟族的傢夥便冇這麼好的運氣了。

因為,這霜葉草中蘊含的冰屬性靈力隻達到了極致三品的緣故,夜歡冰冇有真的看得上此物。

為了教訓那玉麒麟族的小子,他卻是表現出一副急切的樣子。

等到莫非喊出兩千萬上品靈石的起拍價後,夜歡直接出價五千萬上品靈石!

果然。

那玉麒麟族的小輩見狀立馬上套,出價五千一百萬上品靈石。

夜歡毫不相讓,就在對方話語剛落之際,便你直接加價到六千萬上品靈石。

一來而去間,價格就被喊到了一億五千萬上品靈石!

在此期間,幾乎每一次那玉麒麟少主剛出完價,夜歡都會毫不猶豫的加價。

但是,夜歡出價之後,對方卻是會稍微思考一番,再決定是否出價。

因為那少主不過是神玄境中期的靈魂力品質,夜歡輕易便能捕捉其靈魂波動。

按照他的探查,對方是打算將價格抬到兩億上品靈石便會選擇收手。

可是,緊接著,戲劇性的一幕便出現了。

當玉麒麟少主喊出一億五千一百萬上品靈石的時候。

夜歡再次舉牌,迅速出價。

不同的是,這一次夜歡並冇有按照尋常的習慣,將價格喊到一億六千萬。

而是直接將價格提到了四億六千萬。

果然。

這個價格一出口,那玉麒麟族少主當即就舉牌,作勢要出價。

可是,他畢竟是不同於夜歡,出價前會給自己留一個反應的時間。

就在他舉牌的刹那,一旁的玉麒麟老族便急忙開口提醒。

“等一下,停止出價!”

那少主聞言登時反應過來,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

可是,令他自己都驚恐至極的是,自己明明內心已經察覺到這是一個坑,已經放棄出價。

自己的身體卻是不受控製地再次舉牌,喊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都震驚無比的聲音。

“四億六千一百萬上品靈石!”

聲音一出,場麵頓時陷入詭異的寧靜!

時間就彷彿靜止了一般,所有人都望向那少主,無不投來看傻子般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