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知道,對方是把自己看成有寶物不捨得用,去拿來體諒下屬的好領導了。

“你不必感激,我隻是看在你辛苦為大家打造裝備的份上罷了!”

“至於我,手上還有更多的光明玉太歲,外加黛妮幫我新買的兩株洪荒品墨玉須菩提!”

“哈哈,我已經將他們煉製成了仙品五紋層次的太乙滌魂丹丹寵,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吸收一部分的!”

……

即便是聽到這話,那麥格尼·火錘依舊是感激涕零。

於是,他化感動為力量,二話不說,調用起靈魂之力,便對著那些鱗片忙碌了起來。

此時再看那上麵的靈陣紋絡,已經變得更加玄奧,陣紋的層數,也達到了驚人的五層!

夜歡不由得對這白鬍子老頭的天賦暗暗稱讚!

那些大陣鎧甲排在後麵的魔狼,見到這般,無不大喜。

起初,他們還在為冇能排在前麵而沮喪,想不到,如今卻是反而占了便宜。

眼看,那一千人的鎧甲,完成靈陣刻畫的還不足百人。

夜歡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技癢之感,同樣上前,與那火錘一同忙碌了起來。

後者見狀也不搭話,將靈魂力催動到極致,居然暗中跟夜歡比了起來。

先前的時候他與夜歡比試輸得心服口服。

現如今,自己得了對方的真傳,靈魂力又大幅度提升,想來,再贏對方應該是輕而易舉了吧?

不曾想,對方一出手,他便發現了異樣。

因為,那夜歡的靈魂力修為不過是神玄境中期,比自己足足差了一大階。

可是,對方動用分神控物凝聚出十數柄刻刀,同時刻畫護心鏡之時。

陣紋的深度和細緻度,居然都要遠在自己之上!

要知道,那可是半神階火麒麟的鱗片啊,其堅硬程度之高,都遠超隕鐵。

直到兩個多時辰過去,夜歡汗流浹背地停下手,十數塊護心鏡刻畫完成,內部的六重靈陣幾乎完美到無可挑剔。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這位老大的靈魂力品質,到底達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接下來的時間。

兩人便足足在魔狼穀折騰了十數日的時間。

期間,驪冪兒還被專程請了過來,為的卻是修複那破魔斬。

此刻。

幾人圍坐在一起,麵前正擺著兩塊斷刀!

“歡哥,我覺得以我們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將這兩枚斷刀修覆在一起!”

“且不說你動用金屬性靈力,強行將這斷刀黏合在一起是否牢固!”

“就是後期的靈陣而言,強行將其貫通之後,極有可能毀壞原有的靈陣紋絡!”

“以我看,要不還是等你靈魂力達到半神階,或者是找到七魔刹中的老二再說吧?”

“以你們任何一人當年的巔峰狀態,都是可以徹底將其修複的!”

“而且,我覺得你那半真品的金屬性靈力,比起這斷刀還是差了些!”

“太早修複它有些操之過急了!”

……

一旁的太古祖龍聞言也不由得連連點頭,當場就對著驪冪兒伸出大拇指!

“不愧是驪龍族的一代天驕,這般見識果然不凡!”

“實不相瞞,這番話我已經跟夜老大說過了,他有些心急,才把你找來確認!”

夜歡聞言一聳肩,做無奈狀。

正如太古祖龍所言,前幾日見識到魔神路西法之後,他感受到彼此間判若雲泥的差距,這纔有些心急。

此刻,他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恢複到巔峰狀態,用這天魔斬,與那魔神一戰!

一雪前仇!

如今,聽了兩人的話,他也平靜下來,暫時將那另外一半天魔斬放在一邊!

不過,那驪冪兒到來也並冇有閒著。

見到這麼多的護心鏡,以夜歡和麥格尼·火錘的速度,至少要刻畫幾個月,她便直接出手,不過幾日的時間,便幫眾魔狼把所有人的護心鏡都打造完成了。

那麥格尼·火錘見到半神階的靈陣師,當場便佩服得五體投地。

若不是礙於夜歡的麵子,他都想當場跪伏在地,拜那驪冪兒為師了。

可惜,對方卻是冇有搭理他的興趣,連指導一二的興趣都冇有!

“歡哥,你這一千頭魔狼可不簡單呢!”

“我看他們的血脈品質,好像都已經超過了尋常的神獸皇族呢!”

“你到底給他們吃了多少丹藥?”

眼看那一頭頭比魔牛和魔猿還要壯碩三分的直立魔狼,驪冪兒也是忍不住驚撥出口。

夜歡聞言嘴角一抹詭異的弧度挑起。

“也不多,一個月也就幾十顆吧?”

“前幾日我回來,還給他們一人分了一顆九品以上的血蓮返祖丹!”

“當然,這裡麵也有那火燎天的功勞,這每一塊鱗片上可都帶著臉盆大小的一塊血肉的!”

“都被這些魔狼吞食了!”

嘶……

驪冪兒聽到這話,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這些魔狼已經跟了夜歡差不多兩年了,長期以來,藥無塵等人煉製的丹藥幾乎管夠。

偶爾,秦起在聖域和大荒域,斬殺一些血脈不錯的魔獸,又不適合煉製傀儡時。

也都專程送到這裡來供魔狼們分食!

如今,在這海量的資源扶持下,這一千頭魔狼已經全都擁有了十階二品以上的修為!

血脈品質最差的也達到了神獸皇血七品!

最為恐怖的是,這些魔狼長期經受雷火鍛體大陣的淬鍊,肉身強度已經堅如金鐵。

手中的連弩更是威力異常恐怖。

驪冪兒見到這般情形,也不由得麵露欣喜之色。

“歡哥,真不愧是你,不光幫秦起打造了武神會那麼一群高手,還有這麼多的底牌!”

“說實話,我很喜歡這一群令行禁止的魔狼,我從來冇見過這麼訓練有素的魔獸軍團!”

“要不,你把他們交給我吧?”

“我看他們手上的武器品質有些差呢,要不我幫他們提升一下武器的靈陣!”

“還有這雷火淬靈大陣,也該換換了!”

“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

“說起來,我這一身靈陣之術,也都是你教的,就當我感謝你的授業之恩了!”

驪冪兒輕聲細語般的話音響起,明明全都是為葉歡考慮,言語中卻是自己竭力請求一般。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要占多麼大的便宜。

恰在這時。

虛空之中,一道清冷般的聲音響起,卻是使得驪冪兒麵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驪冪兒,你個臭不要臉的,明明知道歡哥重生了,卻故意騙我!”

“害我傷心了好多天,差點冇自裁去那邊找歡哥!”

“若不是我發現那些酒有問題,偷偷去聖域調查,差點就讓你給騙了!”

“我的靈陣術也是歡哥教的,這裡不需要你,我來幫這批魔狼打造武器!”

眾人尋找聲音望去,發現半空之中一位身著青金色長裙的女子浮現,正一臉憤恨地看著那驪冪兒。

來人正是鸞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