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龍玄陽這話,夜歡不由得眼眸閃動。

“什麼?八荒鼎自帶的丹方和陣法?”

“還有這東西,我怎麼不知道?”

龍玄陽聞言扭頭看向一旁的太古祖龍。

後者一擺手,示意龍玄陽去火域自行淬鍊火種鍛體,這才解釋道:

“如今這千瓣蓮花已經幫夜老大打通了八荒鼎的各個房間。”

“想來,等你的煉體術達到九重境的時候,應該可以提前解鎖一部分丹方和陣法了!”

“隻不過,最高深的陣法部分,還是需要達到十重境五重天之後才能解鎖!”

“因為,刻畫這些陣法需要動用八荒鼎的能力,就算你提前開啟,也無法真正的發揮出這些陣法的威力!”

“就好比你現在已經掌握了惡魔族的誅仙陣,卻隻能催動四柄飛劍一樣!”

“所以,夜老大無需著急,現在的你纔剛剛揭開八荒鼎神秘麵紗的一角罷了!”

“潛心修煉,將根基砸實纔是最關鍵的!”

……

夜歡聽到太古祖龍的話也連連點頭,他知道對方是怕自己覬覦後期的諸多神威急於求成。

要知道,現在的自己是一直在不斷地壓縮修為,以便打好根基的。

作為曾經非常接近於準神的強者,他知道,堅實的根基是決定自己日後最終高度的關鍵。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目前的表麵修為,才僅僅是玄帝中期。

否則的話,以他的能力,達到玄天帝五品又有何難?

接下來的時間,夜歡一直在神鼎空間內忙碌。

除了偶爾幫助龍玄陽凝聚火種和雷種外,更多的時間,夜歡是親力親為幫助鵬蕾兒進行靈魂洗滌。

在這個過程中,夜歡也真正地見識到對方的容貌。

那決計是一種看一眼就讓人失神的美,隻應天上有不該在人間的仙容。

麵臨那種美,夜歡起初都無法讓自己心生邪念,就彷彿一個念頭閃過,都是一種褻瀆。

可是,到了後來,那種原始的本能還是忍不住被勾起,夜歡隻得封禁自己的神魂不去探查對方分毫。

那鵬蕾兒也似乎察覺到夜歡的異樣,表麵清冷對待,內心卻也暗自稱讚。

百萬年來,除了身為長輩的太古祖龍外,夜歡還是第一個見識過自己真容的人。

相比那些見自己一個背影就被迷得神魂顛倒之輩,夜歡的定力還是超乎尋常的。

顯然,前世廢柴夜歡的神魂,已經被儘數壓製。

隻是,偶爾間那股殘魂還會衝出來作祟,讓夜歡做一些偷窺的行為。

後者倒也並未放在心上。

一段時間的接觸,夜歡也終於弄明白,原來這鵬蕾兒乃是太古鯤鵬族的上古一代血脈。

也就是說,其父親乃是太古神鵬金翅大鵬鳥,自己的母親便是太古神鯤。

其血脈品質僅次於太古祖龍!

最關鍵的,這鵬蕾兒是身負準神階神位傳承的存在!

其父母都是成為神級強者,飛離這個位麵的大能。

離開位麵之際,將座下最強的準神階神位留給了年幼的蕾兒,以及其兄弟姐妹們。

隻要一路修行,這準神階神位便能最終成長為神級神位。

可惜的是,在這漫長的歲月中,位麵發生多次浩劫,鵬蕾兒有好幾次都被捲入其中。

惡魔一族也不止一次地對其神位及血脈產生覬覦之心。

種種原因之下,鵬蕾兒修為最高的一次也不過達到了準神後期巔峰。

終究是未能越過那層天塹。

再後來他結識了太古祖龍,因為共同敵人魔族的原因,彼此間站在了同一隊列。

期間,太古祖龍甚至想過讓對方成為八荒鼎的宿主。

可是,不知為何,蕾兒一直無法得到神鼎的認可,此事便不了了之。

……

清楚對方的身份之後,夜歡不禁想起了自己座下七魔刹中的老大。

因為,作為元鳳的第一代後人,對方便是擁有跟鵬蕾兒相同品質的血脈。

當時自己從一座上古洞府將其救出時,還險些被對方奪舍。

好在經曆了渡劫失敗後,又度過上百萬年,對方的神魂和血脈之力都衰退了不少。

最終夜歡贏得了這場奪舍大戰,在對方的靈魂深處種下了一枚魂種。

不過,後來夜歡也是傾儘一切資源扶持對方。

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那大魔刹的實力一直在自己之上,成為自己最重要的幫手,為自己和妖傀宗立下了不可或缺的功勞。

可以說,冇有七魔刹中的老大,便冇有當年的妖傀宗。

隻可惜,元鳳血脈太過高貴,實力恢複需要的資源也頗多。

直到位麵浩劫來臨,夜歡隕落,對方也冇能恢複到巔峰時的實力。

後來,大戰來臨,夜歡應對魔神路西法,那實力極為強橫的魔像,便是交給了老大來料理。

隻是,重生之後夜歡才聽說,老大重創魔像和數位大帝以及魔族高手後,感受到夜歡靈魂本源隕滅,便拚死趕往了魔域大殺四方,最後有人遠遠地發現魔域出現了一個萬裡寬大的空間漩渦。

具體發生了什麼,眾人便不得而知。

想來,這件事隻有老大和在場的魔族中人才知道了。

數日之後。

鵬蕾兒感覺靈魂洗滌已經頗為滿意,又讓夜歡幫其凝聚了一枚聖彩雷種之後,這才告彆夜歡回到天道閣去了。

臨行前,對方還不忘含情脈脈地瞥了夜歡一眼,引得後者浮想聯翩、坐立不安!

至於龍玄陽,則進入潛修狀態,除了每日在火、雷、金三個房間穿梭外。

餘下的時間,便是練習秦起傳授給他的武神宗秘技了。

夜歡也開始修煉對方新參悟的升龍十三踢。

一邊修煉的同時,這二人還不斷地對其在近身格鬥術上的造詣暗暗稱讚。

直到龍玄陽的煉體術達到十重境第五洞天,秦起便開始反過來對這玄奧的煉體術震驚不已。

這時,他才意識到,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華麗的踢術都是枉然。

可是,後來見識到夜歡和龍玄陽用百丈高的玄陽之體,踢出升龍十三踢之後。

他便變得更加不淡定了。

隻可惜,他已經習慣了自己前世的功法,若是改修這煉體術便有些麻煩了。

……

這一日。

夜歡剛剛為受傷的狼王量身煉製十數枚仙品層次的丹藥。

太古祖龍也將之前收集而來的血球,強行灌注到狼王體內。

“夜老大,快把丹藥給小狼服下,我這就幫其施展血脈喚醒!”

“小狼,嘗試催動你體內的血脈之力,儘量吸收這血球中的血脈之力!”

“我會幫你最大限度地覺醒沉睡的血脈!”

“至於能達到何種層次,便看你的造化了!”

夜歡聞言不敢怠慢,直接將十數枚丹藥塞進狼王嘴裡。

經過這段時間的恢複,狼王的實力雖然還冇有回到巔峰狀態,可是已經行動自如。

聽到太古祖龍這話,他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眼前這位是何等身份,他可是非常清楚的。

隻見,一隻數百丈高大的聖彩巨龍虛影浮現,巨龍大口張開,直接將那狼王周身籠罩。

一股無形的威壓襲來,形成一道道彩色的光幕,直衝狼王的血脈深處。

後者登時就感覺自己體內的血脈如同沸騰了一般。

隱隱間,一股召喚之感湧來,沉睡的血脈之力開始慢慢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