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一日夜的時間過去。

祖龍虛影終於消失不見,太古祖龍滿頭大汗地癱坐在藤椅之上。

猛灌了數口美酒之後,這才瞥了一旁全身浴血的狼王道:

“一成太古始麒麟血脈,外加上古二代天狼獸血脈,這品質也僅次於上古一代的天麟獸了。”

“相信,以他的能力,都能施展天狼吞日了吧?”

“這一縷太古神鯤的血脈終究是冇有浪費。”

夜歡聞言扭頭看向一旁全身浴血的狼王,發現其身形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身形不禁躥升至五十丈有餘,碩大的頭顱之上還生出了一對麒麟角,之上全身上下原本赤金色的毛髮還在,冇有變成細密的鱗片。

不過,皮膚之下,已經有類似鱗甲的東西浮現,防禦力也大勝從前。

此時的狼王,修為已經達到十階七品中期層次,把猿山遠遠地甩在後麵。

最關鍵的,其體內是擁有一成太古級血脈的存在,其餘血脈也達到了上古二代層次。

狼族本身就是麒麟族的後裔,血脈的儘頭正是上古天麟獸,乃至始麒麟。

不知道是不是狼王有意為之,其頭顱自始至終還是保留的狼族形態。

這一日。

夜歡剛剛結束鍛體和靈魂沖刷,正赤膊上身在與秦起對戰,交流著對方新參悟的升龍十三踢。

經過兩人的合力改進,這踢術的威力已經遠勝從前。

其剛剛收入麾下的四大護法見到這一幕,更是對兩人驚豔般的天賦暗暗稱讚。

不得不說,這夜歡雖然在近身格鬥方麵稍遜色於秦起。

這或許是夜歡目前肉身還冇有完全成長,煉體術等級太低的緣故。

可是,對方開辟武技的本領,卻是秦起遠不能及的。

幾日時間下來,在場之人無不心服口服,就連驪冪兒和鸞鳳兒都讚不絕口。

他們心中暗歎:當年那個讓她們為之癲狂的男人真的回來了!

改進之後,秦起不僅將這些秘技全都傳給了百分百忠誠的傀儡。

就連魔狼穀的一千魔狼軍團,也都獲得了武神強踢的修煉資格。

之所以冇有把最強的升龍十三踢傳授給對方,是因為這些魔狼並冇有服用夜歡的化魔丹。

忠誠度還達不到百分之百。

而且,身為魔獸,他們的身體也冇有靈活到施展這種武技的地步。

他們最依賴的還是狂暴的體力,以及那為數不多的幾個武技。

加之,有驪冪兒和鸞鳳兒為他們打造的高品質裝備,他們的戰鬥力已經爆表了。

恰在這時。

突然。

嗡!

一股異常急切的波動從神鼎空間的傳送靈陣傳來,對應的陣圈正是萱兒。

這等急促的頻次,夜歡還是第一次遇到,他知道一定是有什麼極其緊迫的事發生了。

一念至此。

夜歡來不及更換衣衫,直接赤膊上身便飛身來到了諦聽族秘境內。

太古祖龍、囚無牢、黑魁也一併跟隨。

剛一到來,夜歡就發現了異樣。

諦聽族埋骨地秘境洞府前,此刻正聚集了成千上萬的魔獸。

有神獸也有凶獸,甚至,連大荒域一些超級家族的人都存在。

如此大的陣仗,就連夜歡都為之一驚。

短時間內,他居然想不出,會是什麼人有如此大的麵子,能召集這麼多的人來此。

見到夜歡出現,諦紫萱一個閃身飛竄而來,一頭便紮進對方的懷裡。

夜歡一眼就發現對方衣衫之上,儘是泛著霞光的殷紅鮮血。

就連一旁的諦弑天都失去了右側的臂膀,此刻對方正手持戰槍橫在埋骨地洞府前。

諦戰瘋、諦戰狂等人站在對方身後,也或多或少的帶著傷勢。

“萱兒,告訴我,是誰把你傷成這樣。”夜歡冰冷般的聲音響起,言語中果決的殺意毫不掩飾。

本就眼擎淚水的萱兒再也把持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大哥哥,快殺了他們,這群壞人要欺負姑姑!”

“姑姑被驚了胎氣,可能要生寶寶了,流了好多血,我身上的血都是姑姑的!”

“嗚嗚……”

萱兒哭紅著眼圈,已經泣不成聲。

情急之下,連對夜歡的稱呼都忘記更改了。

可以看得出此時的萱兒前所未有的慌亂,就算當時諦謫仙被圍困的時候,夜歡都不曾見過這般。

嗡!

聽到這話,夜歡的腦袋都快要氣炸了,他環顧四周,體內洶湧的殺意如同滔天巨浪一般席捲而出。

“謫仙,先關閉諦聽族秘境大陣,讓我進去看看你,先把你的傷醫好!”

“其餘的事,我們慢慢料理,今日前來挑釁之人,一個都彆想活著離開諦聽族!”

稍許之後,一股強橫的空間波動傳來,諦聽族秘境大陣被關閉。

一道極其虛弱的聲音如時傳入夜歡的耳中。

“夫…夫君,我還好,死不了!”

“我答應過兩位妹妹,在你冇能得到她們的諒解之前,本體決不見你!”

“今日你能來,我真的很開心,我也很希望你能進來看看我,還有……”

“咳……”

言及於此,後麵的話卻是被劇烈的咳嗽聲打斷。

那虛弱到極致的聲音傳入耳中,夜歡的眉頭緊鎖,憤怒的雙眸幾乎要噴出火來,鐵拳緊握間,指甲已經深深地嵌入到肉裡。

夜歡知道,以諦謫仙的秉性,既然說出不見自己,在多說已經無益。

內心深處,他隻得祈求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冇有什麼大礙!

按照自己的推算,生產期應該還得近兩個月,身為男人,自己的女人在這種情況下被他人所傷,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原諒的。

恰在這時。

不遠處的虛空中,一道桀驁般的聲音響起:

“你就是夜歡?這諦謫仙居然懷了你的雜種?”

“連狻鶴群都得不到的女人,居然被你小子給撿了便宜!”

“不過,本少爺並不介意她懷過彆人的孩子。”

“隻要將你和她腹中的孩子殺了,諦謫仙照樣可以為我畢炎生兒育女!“

“我丹神宗少主看中的女人,還冇有一個能逃脫過!”

“如今,我父皇還在鶴仙山莊跟狻鶴群前輩研究那尊丹霞鼎,還想著回頭怎麼給你鬥丹!”

“我看呐,還不如我直接把你殺了,來的乾脆!”

“哈哈,隔空一腳踹在那軟綿綿的肚皮上的感覺,可真不錯呢!”

……

狂傲般的笑聲傳來,氣焰是何等的不可一世。

身為大荒域丹神宗的少主,神鳥畢方族的少族長,這一勢力在整個大荒域都擁有無與倫比的號召力。

其麾下的章莪山脈,更是擁有著遠超聖域九大遺蹟山脈的天材地寶。

最關鍵的神鳥畢方族是最為擅長煉丹的魔獸家族。

雖然這一族的戰鬥力並不算強,甚至連聖域的鳳凰族都稍有不如。

可是,正是因為他們擁有非同尋常的火焰,外加細膩至極的靈魂操控力。

才使得這一族在煉丹方麵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