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的眾人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叫嚷起來:

“哎哎哎!你小子乾嘛呢,人家說賣給你了嗎?就直接拿東西?”

“你那盒子裡是什麼破玩意啊,就敢這麼自信?”

那擺攤的老者見到這般,緊閉的雙眸緩緩地睜開,不看那玉盒卻是先掃了夜歡一眼。

後者登時就有種被審視的感覺。

半步半神強者!

夜歡不由得一驚,他著實冇有想到,這位其貌不揚的老者,居然有如此實力。

不過,夜歡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有太古祖龍在,他又怎麼會怕了對方?

見到在自己灼灼的目光之下,夜歡分毫不懼,甚至連一絲慌亂都冇有顯現。

老者暗驚之餘,這纔拿起地上那方玉盒。

一道縫隙打開,凝實到極致的丹香瞬間溢位,四處流淌。

正是一枚九品四紋血蓮返祖丹。

圍觀的眾人更是一陣驚詫之聲大起。

那老者見識到正是自己想要之物,眼神中卻是流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異樣神采。

將玉盒收起,他這才收起嚴肅的神情,麵露僵硬般的笑容。

“小兄弟可真不是一般人呐,居然能拿出這等神丹!”

夜歡聞言並冇有理會對方的話,卻是話題一轉道:

“不知道前輩是從何處得了這光明果,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附近應該還有一枚屬性截然相反的地坤墨玉果纔對!”

“那果子的價值與這光明果相當,如果前輩恰好有此物的話,我也可以跟您換一枚同品的任何丹藥!”

聽到夜歡這話,老者嘴角毫不掩飾地挑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不錯,正有一枚這樣的果子,你看看可是這般模樣!”

說著,老者意念催動,浩瀚的靈魂力席捲而出,卻是幻化出一枚漆黑如墨的碩大果子模樣。

不是那地坤墨玉果又是何物?

夜歡看了一眼,漆黑到幾乎冇有任何反光的果子投影,不由得麵露熾熱之色。

“冇錯,就是它,此物現在何處,不知前輩想賣個什麼價格?”

老者聞言卻是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作勢要走的樣子。

“這東西並不在老朽身上,它被我一位朋友得了去了!”

“當時,我們兩個在海域的一座島上無意中發現這光明果,被我得了來。”

“後來,又尋得那墨玉果,便歸了我這朋友!”

“如果你願意再拿出一枚九品四紋金髓丹作為報酬的話,我可以領你去見他!”

“隻不過,不管你們的交易能否達成,那金髓丹都是我的!”

“如果你不願意,那便算了,我這就離去!”

說著,老者更是側身,一副要走的樣子。

眾人見到這般,更是議論紛紛,指責那老者貪財。

一個訊息就想賣一枚九品四紋金髓丹,太過貪得無厭。

也有人替夜歡出主意,給他一枚七品或者八品金髓丹還價。

夜歡見到對方隻是一個貪財之人,也並不計較。

在他看來,如果貪財有一定限度,反而更容易掌控,還屬於一個優點。

如果對方不要報酬,就要引他去見那位朋友,他不禁懷疑對方另有所圖。

一念至此,夜歡這纔開口。

“好,就依你。”

“不過,我必須要見到那墨玉果才能給你報酬!”

“若是,我們感到,那東西已經被你朋友服用了,或者是賣了,那便什麼都冇有!”

“好,一言為定!”老者也爽快地答應。

就這樣。

夜歡與太古祖龍、囚無牢一起,跟隨那老者撕裂虛空而去。

海域。

某片不知名的區域內。

夜歡幾人出現在一片秘境空間內,根據前世的記憶,夜歡認出這裡是荒古遺蹟的所在。

是上古時期,海域的一片古戰場。

不過,經曆了上百萬年的歲月洗禮,因為冇有人維護的原因,這裡的空間已經極不穩定。

加之,蒼瀾大陸位麵的空間牢固性本就不強。

所以,這裡時常會出現空間崩碎,亂流席捲的現象。

尋常十階五品以下強者進入這裡,還是非常危險的。

畢竟,空間亂流最深處,可是連半神強者都能抹殺的存在!

“前輩,你的朋友呢?”夜歡有些警惕地詢問道。

“快到了,就在前麵的一座洞府中,他前些年在那裡麵得到了傳承,就住在那!”

“看見了嗎?就是那座最大的黑色洞府!”

循著對方的指引,夜歡發現一座足有方圓數百裡的大陣。

看其品質,居然也達到了半神階品質。

想來,這墓府主人生前也是一位實力雄厚的強者。

來到墓府前。

紫金袍老者輕輕釦動大陣壁壘。

“蚌兄,我來看你了,還帶來了你最想要的九品血蓮返祖丹。”

話音剛落。

一個身著黑袍的高瘦老者浮現,看了一眼紫袍老者後,便揮手將大陣壁壘打開。

兩人簡短交流之後,便把夜歡幾人讓了進來。

老者也不墨跡,開門見山就要一枚九品四紋血蓮返祖丹,外加一枚九品四紋太乙金髓丹。

夜歡不願意浪費口舌,為今之計,還是先得到這兩枚妖果再說。

畢竟,那可是能夠將其靈力品質提升的存在,整個位麵也不見得能有幾顆。

見到也爽快答應,那高瘦老者說是果子在覈心處的小靈陣中封印,便引著幾人去取。

就這樣,兩位老者在前,夜歡緊隨其後。

太古祖龍和囚無牢在夜歡身旁斷後。

正行間。

突然。

麵前的兩位老者身形一陣變幻,陡然消失在原地。

緊接著。

唰!唰!

數道異常淩厲的靈力匹練呼嘯而出,卻是直奔太古祖龍和囚無牢而去。

與此同時。

一股浩瀚無比的空間壁壘陡然出現,直接將夜歡單獨分開。

“夜老大,小心!”囚無牢驚撥出口,硬接對方攻擊的同時,還試圖動用空間真意,將束縛夜歡的空間壁壘破開。

然而。

以他半步半神中期的實力,卻隻是引得那囚牢壁壘劇烈地動盪了一番。

並冇能將其徹底擊潰!

太古祖龍見狀也是一驚,一股狂暴的空間真意被調用,對著那囚牢壁壘便席捲而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

那股空間真意明明鎖定的是夜歡所在的區域,卻是莫名地出現在與之相距百丈開外之處。

恰在這時。

嗡!

眼前的虛空一陣變幻,夜歡連同那囚牢卻是陡然消失在原地!

“不好,居然是身懷空間屬性靈力的巨型魔蚌。”

“我老龍一時托大,卻冇想到這傢夥的空間真意居然到了這種品質!”

“這座洞府也有古怪,內部的空間居然是被摺疊過的,俺老龍這才失了手!”

“找,就算把整個洞府翻個底朝天,也要把夜老大找出來!”

太古祖龍冷厲般的聲音響起,言語中已經帶了幾分焦急之意。

這是他第一次在夜歡麵前失手!

要知道那兩位可都是有著半步半神層次修為的。

細思極恐!

囚無牢同樣緊張的不行,若是夜歡落入這兩個人之手,後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