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開外。

靠近小靈陣的區域。

夜歡身處囚牢之中,被那囚牢裹挾,在空間亂流中鑽了出來。

他有心想要動用自身控靈境上品的空間真意,嘗試去破開那囚牢。

卻發現,自己的真意根本不能撼動那囚牢分毫。

隻因彼此間的差距著實太大了。

若是尋常的十階九品以下強者,在大意的情況下,或許還有嘗試的可能。

半步半神階,卻是超過夜歡修為太多了。

加之,這高瘦老者,乃是在禁地荒古遺蹟中修煉上萬年的存在。

與囚牛族相同,天生就身懷空間屬性靈力,自己的體內還伴生本命空間。

“蚌兄,多謝了,快進入小靈陣,我們就算是安全了!”

“一會擊殺這小子之後,他身上的丹藥咱們平分!”

來到小靈陣前,紫袍老者率先開口道。

眼下這核心處的空間壁壘,纔是他們兩個安身立命之處。

他必須事先允諾足夠多的好處,才能穩住對方。

那高瘦老者也心知對方的鬼主意,有心想把這老東西留在小靈陣外,自己獨吞夜歡的丹藥,卻是忌憚太古祖龍和囚無牢的實力。

尤其是太古祖龍,剛纔出手之際,險些將夜歡奪了去。

自己摺疊的空間明明有萬丈遠的距離差,對方居然半路察覺異樣,險些將夜歡奪走。

就這一手,他就知道自己這才遇到的是硬茬子。

“蛇滅魂,你老小子怎麼把半神階的強者給老子引來了!”

“這兩個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呢!”

“我這大陣能不能挺得住還兩說,進入其中,你先灌注靈力,把大陣加固一下。”

說話間,高瘦老者已經劃開大陣,鑽了進去。

剛一進入,太古祖龍和囚無牢便趕了過來,前後不過差了半息時間。

嗡!

緊接著。

一股狂暴至極的空間波動傳來,眼前的小靈陣被強行加固。

囚無牢見狀就要出手破開囚牢,太古祖龍見狀眉頭緊鎖,卻是直接將其攔了下來。

“等一下,這小靈陣有古怪!”

“這洞府應該是上古時期,大荒域洪荒之海,上古魔蚌族的一位高手遺留!”

“小靈陣已經與他的本命空間相連,而囚禁夜老大的囚牢便是被其困在其中!”

“若是強行破開囚牢,極有可能會傷到夜老大!”

“我們先不要插手,且看他們兩個要做什麼!”

說完,太古祖龍直接盤坐在地,閉目凝神起來。

囚無牢發現,一股隱晦的空間真意,已經悄悄地將方圓十數裡的小靈陣區域儘數籠罩。

無奈之下,老牛隻得雙拳緊握,目光灼灼地看著陣中的二人。

“你們兩個兔崽子聽好了,我乃聖域囚牛族囚無牢是也!”

“你若是敢傷我家夜老大,我屠了你的全族!”

兩位老者見狀相互對視一眼,全都麵露陰冷之色。

那紫袍老者卻是率先開口!

“哼!實話告訴你,我乃毒鰻蛇族族長蛇滅魂!”

“這夜歡殺我愛子蛇鴆飲,我今日非殺他不可!”

“隻要得到的丹藥足夠多,將其獻給死亡海溝的那位,他老人家自會保我們兩個平安無事!”

“蚌兄,彆愣著了,你看著這大陣,我進去解決了這小子!”

“這玉簡你拿著,隻要他們敢強行破陣,你就捏碎玉簡,死亡海溝那位定然會來救我們!”

說著,蛇滅魂還使了個怪異的眼色,一副你懂得的樣子。

那魔蚌老者自然明白,這樣一大塊肥肉,不到萬不得已,他們肯定是不願意白白將其獻給彆人的。

那位的口碑他們可都是知道的,若是對方趕來,說不定一顆丹藥也不給他們留。

出於大局考慮,那高瘦老者還是將蛇滅魂送入囚禁夜歡的囚牢內。

自己在不斷地將體內浩瀚的空間屬性靈力,毫無保留地灌注到陣圈之中。

以防止外麵的兩人將囚牢強行破開。

囚牢內。

蛇滅魂一臉陰冷地望著夜歡,剛一進入,便對著夜歡隔空一握。

嗡!

刹那間。

一股強橫無比的空間真意席捲而來,直接將夜歡死死地束縛住。

後者登時就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攥緊了一般,肉身都快要爆了。

若不是他身懷煉體術,可能早就九竅流血而死了。

“咦?好強橫的煉體術,承受我這麼一握,肉身居然冇有爆裂!”

“且看我將你的肉身毀掉,靈魂拿去賣錢。”

“一位九品煉丹師的靈魂體,價值一定不比一枚九品血蓮返祖丹差!”

說著,蛇滅魂就要加大空間真意的釋放力度。

恰在這時。

嗡!

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從夜歡周身迸發,好似一柄重錘猛砸對方的頭顱。

同時。

夜歡周身氣息也開始急速暴漲,直至玄天帝一品。

靈魂力修為也達到了媲美玄天帝七品的神玄境後期。

璀璨的藍金色光輝從其體內迸發而出,直接將整座囚牢籠罩。

正是夜歡將自己的分身融合進體內的結果。

早在他進入這座洞府之前,起了疑心的夜歡便提前動用八荒鼎的傳送靈陣,將分身招了進來。

還有數位得力的幫手,也都在神鼎空間待命!

那蛇滅魂正要發作,卻發現一股無比恢宏的威壓襲來,體內一股恐懼般的虔誠之意湧出。

好似上天的神冥動怒,歸罪於他一般。

“啊?這…這是海神之光!”

“你…你怎麼會擁有海神大人的力量?”

“傳言,就連海神波塞冬和尼普頓兩位海神,都冇能真正動用這股力量!”

“啊!我知道了,海神閣傳出訊息來,有人獲得了海神的神位!”

“難道…難道他們所說的神秘人就是你!”

“這…這怎麼可能?”

蛇滅魂強頂著那海神之光的壓製,才勉強冇有跪在夜歡麵前。

還好他也是最近剛剛信奉海神不久,隻是覬覦那海神光幕的沖刷,才假意信奉了海神。

勉強算是海神的初級信徒。

即便如此。

海神之光還是對他造成了不弱的影響。

夜歡聞言麵色一沉,海神閣果然存在心存二心之人。

看來,有機會得好好清理一番了。

“神犼吞天!”

就在那蛇滅魂失神之際,夜歡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周身空間稍稍鬆懈之後。

他急忙意念催動,招出那隻朝天犼虛影,對著麵前的虛空就是猛然一口。

不為彆的,當務之急,他需要先破開對方對自己施展的空間枷鎖。

下一刻。

一隻百丈有餘的巨獸浮現,直接將夜歡周身儘數籠罩。

緊接著。

哢嚓!

巨獸虛影一口咬下,直接將那層堅韌的空間枷鎖破開。

二老見狀登時大驚!

重獲自由的夜歡二話不說,直接第一時間調用出半真品的空間屬性靈力,凝聚出數丈寬大的龍玄護盾。

在控靈境上品的空間領悟加持下,護盾的厚實度足有數尺厚。

其蓄靈量的消耗之龐大,已經達到了夜歡能夠操控的極限。

有了這樣一尊護盾加持,就算那蛇滅魂再次施展空間枷鎖,他也有希望撐個一時半會。

實在不行,藉機逃進八荒鼎空間躲避也是可以的。

驚人的一幕出現,那蛇滅魂也不由得一驚。

這種層次的防禦可不像是一個玄天帝一品的修士,能夠發動的。

其控靈境上品的法則參悟,更是讓他大為震驚。

因為,就算是半步半神初期修為的他,也不過才達到了控靈境下品。

這時,

囚牢外的高瘦老者卻是急忙提醒。

“老蛇怪,還愣著乾什麼,快斬斷你與海神的信仰,這壓製的效果便會大大衰弱。”

“殺了他,彆再貪戀他的殘魂了,不然,我們都得死!”

後者聞言登時驚醒,意念催動間,靈魂深處一枚未成形的信仰之種被強行剔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