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成熟的信仰之種被剔除,藍金色光幕散發的壓製之感登時消失。

“小子,把海神神位交出來,不然,我有一千種辦法殺了你!”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這種層次的護盾真的能抵擋我的連續攻擊吧?”

夜歡聞言卻是並不解釋,他不顧囚牢之外,太古祖龍要求他進入八荒鼎的催促。

卻是右手探出猛拍自己的胸口,逼出一大口霞光熠熠的精血來。

有些事情,他覺得自己能做的,還是不能依賴彆人。

這對他日後的修行無益!

鮮血抓握手中,緊接著,便是一道道玄奧的印決打出。

那蛇滅魂見狀知道夜歡是在準備什麼殺招,他也絲毫不敢大意。

畢竟,就剛纔那身犼吞天的威力來看,都有一定的概率會傷到他。

這夜歡的地盤頗多,又身懷海神神位,他哪敢小覷。

一念至此。

蛇滅魂信手一招,浩瀚的毒屬性靈力洶湧而出,直接化為一柄淩厲至極的戰槍虛影。

“兔崽子,既然你成心找死,那就彆怪老夫不留你!”

“死!”

嗡!

百丈有餘的戰槍探出,裹挾著恐怖至極的死亡氣息。

身為毒鰻蛇族的老族長,他體內的劇毒靈力已經達到了極致四品層次。

這一擊之威,更是半步半神初期強者貨真價實的全力一擊。

時隔許久,夜歡再次清晰地感受到死亡的氣息。

他心知,若是被這一杆戰槍刺中,就憑自己招出的龍玄護盾,也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

畢竟,這一擊可不是剛纔那空間枷鎖可比。

囚牢之外。

太古祖龍和囚無牢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夜老大,還在猶豫什麼,快進入神鼎空間呐!”

“隻要你能進去,剩下的都交給我和老龍即可!”

囚無牢焦急地靈魂傳音提醒。

一旁的太古祖龍卻是神情肅穆,堅毅的眼神中帶著一股莫名的信任。

他與夜歡心意相通,對方心中所想,他已經捕捉得到。

不過,對方做的卻是一個險之又險的瘋狂決定,連他太古祖龍都不以為然。

隻見。

那恐怖至極的戰槍襲來,直奔夜歡的頭顱,輕易間便將堅韌的龍玄護盾摧毀。

大量的空間護鎧碎片分崩離析。

反觀夜歡,依舊在打著那一串串玄奧的印決。

眼看那冷厲的槍尖劇烈夜歡的頭顱不過數尺之遙。

突然。

嗡!

夜歡體內,一股堪稱璀璨的藍金色方棱體閃電般襲出,就如同一座盾牌般,頃刻間便把夜歡的身形籠罩。

哢嚓!

耀眼的火光乍現,伴隨著驚天般的炸響傳來。

威力凶悍至極的戰槍,居然不看那方棱體的堅韌外壁,瞬間土崩瓦解。

與此同時。

強大的衝擊力,使得夜歡的身形如同流星一般倒射而出,狠狠地撞擊在百丈外的囚牢壁壘之上。

轟!

聲音傳來,整座大陣空間都為之顫動。

“握草,這…這是海神神格!”

“這小子可真是個瘋子,居然用還未完全成型的海神神格當盾牌用!”

“這一擊下去,得需要多少信仰之力才能將其修複啊!”

“不好,這小子的武技有古怪,老蛇怪,快招出空間護鎧防禦!”

囚牢外,正在觀戰的魔蚌老者驚撥出口。

然而。

一切都太遲了。

就在那蛇滅魂的戰槍和夜歡的神格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夜歡的攻擊便已經同時發動。

隻不過。

因為這次天雷召喚術的消耗尤為恐怖,需要的準備時間格外長了些。

不等那魔蚌聲音落下,蛇滅魂就驚愕地發現,自己頭頂的虛空被一股神秘力量,撕開了一個百丈有餘的大口子。

透過這虛空裂縫,他看到的是濃鬱到極致的黑色雷霆。

狂暴的雷霆之力湧動,密密麻麻的雷霆巨龍在虛空中不斷的翻滾。

蛇滅魂能清晰地感受到,這些巨龍鎖定之處正是自己的所在。

“啊?這…這是黑…黑魔雷!”

“那可是半神階強者渡劫,也不一定能引來的恐怖之物!”

“你小子瘋了?”

“老魔蚌,快打開囚牢,放我出去!”

一邊嘶吼的同時,蛇滅魂頃刻間便調用出體內所有的靈力,連同浩瀚的空間真意一起,凝聚出一座堅韌的空間護鎧。

此時的他已經進入了最強防禦狀態。

眼看那蛇滅魂猛烈地拍打著囚牢壁壘,那魔蚌老者卻是麵色難堪,不為所動。

“蛇滅魂,你開什麼玩笑,這等恐怖的雷霆,你若是出來,非連累了老夫不可!”

“難道你冇發現它已經將你的氣息鎖定了嗎?”

“就算你躲進虛空亂流,那黑魔雷也會瞬間尋到你!”

“你聽說過哪位半神強者可以躲避黑魔雷的嗎?”

“我問候你全家!”蛇滅魂猛地爆了一句粗口,便急忙現出真身。

一隻百丈有餘的巨型青黑色巨蛇出現,周身上下還散佈著絢麗無比的斑紋。

巨蛇盤在一起,將那顆碩大的頭顱埋在最深處。

隻留尾巴和腰身留在最外麵。

蛇滅魂意念催動間,一連十數座囚牢憑空出現,直接將其周身籠罩。

顯然,這一次他真的是不敢有絲毫的保留。

恰在這時。

夜歡意念催動,虛空之中的裂縫中,上百道百丈有餘的黑色雷霆化為巨龍,猛撲那蛇滅魂而去。

“天雷召喚陣!”

隨著八荒鼎核心區的大陣被完全打通,夜歡早就發現,原本八荒鼎自帶的天雷召喚術,已經變為更加恐怖的天雷召喚陣。

隻不過,準備的時間變得更長了,消耗的精血、靈魂力、體力,也變為了一個天文數字。

轟隆隆!

驚天的炸響傳來,好似天崩地裂,日月對轟!

凶悍至極的雷霆巨龍衝撞而來,那籠罩在蛇滅魂周身的九座囚牢,卻是如同泥捏紙糊的一般,頃刻間便被轟為齏粉。

緊隨其後的,便是籠罩其周身的厚實鎧甲。

密集的黑色雷霆完全遮擋了幾人的視線和靈魂探查。

眾人隻見那恐怖的一擊落下,地麵之上一個數百丈深的巨坑浮現,周遭儘是黢黑的焦土。

嫋嫋的青煙升騰而起,卻是不見那蛇滅魂的隻鱗片甲存在。

甚至,連最為堅硬的骨骼,也不見分毫!

這一擊,居然將其整個肉身都轟為虛無。

與此同時。

囚牢壁壘旁的夜歡已經癱坐在地,麵如白紙。

此時的他,已經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冇有了。

剛纔的一擊,不僅將他的體力全部榨乾,就算是堪比玄天帝七品的靈魂力,外加玄天帝一品的靈力,都頃刻消耗掉。

這一刻,他的狀態幾乎比最開始在魔狼穀甦醒的時候,還要虛弱得多得多。

慶幸的是,此時的八荒煉體術已經達到八重鏡後期。

不過片刻之間,源源不斷地體力便補充進來,他勉強獲得了行動的能力。

嗖!

靈魂力調用,數枚仙品五紋大還丹、潤澤丹、回血丹丹寵,從戒指中飛掠而出,直接冇入夜歡的嘴裡。

嘩!

浩瀚的藥力精華化為一股股洪流,席捲其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好似乾涸的河床被滋潤,說不出的舒爽之感。

隻不過,此時的夜歡,若是想動一動手腳,都會帶來鑽心的劇痛之感。

顯然,這天雷召喚陣的後遺症還是非常恐怖的。

不過,他知道,隻要給他數日的時間休整,定能恢複如初。

然而。

就在夜歡打算回到神鼎空間,把這裡的事情交給太古祖龍的時候。

嗡!

一股更加狂暴的空間真意襲來,一下子就將其吞噬而去。

夜歡大驚,這纔想起,自己隻顧發瘋,卻是把外麵的魔蚌給忽略了。

此時的他,有心再想傳送到八荒鼎內,卻發現周遭的空間已經被完全禁錮。

根本無法打開八荒鼎的空間屏障。

哪怕那內部的一切近在眼前,他卻是不能進入其中。

周圍儘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混沌空間,靈魂力之下,他驚愕地發現,這裡居然是一座不過百丈有餘的狹小空間。